笔趣阁 > 惊悚乐园 > 第037章 山池鬼屋篇 四
    在一楼客厅的墙上挂了好几幅画,大部份都像病人的作品,画中幻象丛生、晦涩不明。但唯有一幅,显得并不那么抽象。
  
      那幅画上呈现的是一处狭长的长方形隧道内景,四壁低矮,光滑、洁白,没有中断也没有装饰,前路看上去是个向下的坡。有点像…该说十分像是一个墓穴。一些细枝末节的描绘显示出这洞穴深埋于地下,在画面中看不到任何出口,也没有任何人工照明的光源,作画者也不知用了何种方式,让这画中展现出一种鬼气森森的、与环境不相宜的光线。
  
      封不觉注视了那画面五秒左右,目光就仿佛被定格了一般,一种未知的力量使他无法说话和移动。下一秒,他眼前就被黑暗遮蔽,什么都看不见了。未过多时,当他恢复行动能力时,从行囊里拿出手电筒打开一看,自己已到了那画中所绘的隧道里。
  
      他不清楚这传送的原理,也不知道自己的离开的过程有没有被小叹和龙哥看到,不过无论他们有没有看到,恐怕他都得靠自己的力量来离开这个地方了。
  
      他背后是一面石墙,用手推上去纹丝不动,顶壁低矮,上方显然也没有逃生的出路。封不觉叹了口气,从行囊里取出【仇视之眼】戴上,一手举着手电,一手拿着管钳,开始沿着隧道向下坡前行。
  
      脚上有【爵士之舞】,封不觉毫不担心会发生因探路导致的体能值缺失问题,走多远他都无所谓体能值,加上装备减少走跑消耗的特效,一路太空舞步遛下去都行,就算这下面真有恶魔城那么大,他也自信能把地图给探全了。
  
      沿着隧道前行了大约十分钟,封不觉的手电忽然闪烁了几下,他用手摇了摇,对筒身拍了两下,心道:电池不足?不可能吧……在上个剧本里根本没用多久啊。接触不良?更不可能了,这玩意儿上可是写着那质量妥妥儿的……
  
      突然,前方传来一声诡异的低语:“放我出去……”
  
      声音从封不觉正面十米左右的距离传来,他将视线从手电筒上移开,朝那儿看去,手电的光亮却偏偏在这时完全消失,导致其眼前变得一片漆黑。
  
      接着,手电的光又短促地闪烁了几下,正好照出前方孤零零站立着的一个白影,看身形,这是个女人。她遍体鳞伤,骨瘦如柴,白衣上血迹斑斑,由于看见她的时间很短,加上光线与距离的问题,封不觉根本看不清她的脸。
  
      亮光稍纵即逝,封不觉的眼前立即又成了漆黑一片,只是在他的视网膜上留下了那个恐怖的影像。随后他的耳中再一次听到了一声哀鸣。
  
      “放我出去!”黑暗中紧接着响起了人的身体和木板接触的声音,那是摩擦和撞击声,还有铰链声吱哑作响。另有一个极其遥远的声音隐隐传来……仿佛有人在这地窖铜廊的深处哀怨地惨叫。
  
      大约三十秒过去,手电又恢复了正常,不再闪烁,持续输出着光线。
  
      封不觉遭遇刚才的场景后,非但面不改吁了口气道:“原来手电没坏啊,只是剧情导致的闪烁而已……”
  
      这时,又有系统提示响起:【支线任务进度更新】
  
      封不觉查看了一下,那条任务【找出全部六段“鬼宫”】的当前进度已成了2必是其他人又找到了一段词,不过从任务栏里看不到具体的内容。
  
      与此同时,身在一楼的王叹之和龙傲旻,正蹲在厨房的壁炉旁,看着砖墙上用煤灰一般的黑sè物质所写的第二段“鬼宫”。
  
      【王旗灿烂金黄,
  
      在殿顶翻飞飘扬。
  
      这一切皆是前尘往事
  
      那是微风轻拂,
  
      美丽祥和的rì子。
  
      沿着白sè宫墙,
  
      一阵幽暗芬芳飞拂远逝。】
  
      全搞不明白啊!”王叹之看完以后就忘得差不多了,他来到壁炉前,仰面朝上,把头伸进里面想看看烟囱的状况。
  
      弄得一脸黑以后他才出来说道:窄了,肯定爬不出去。”
  
      起先龙傲旻好像没搭理他这句话,王叹之也没太在意。不过几秒后,王叹之转过头去,发现龙傲旻的神sè十分异常,只见他双眼圆睁,嘴巴一张一翕,似乎在大声说着什么,但小叹耳朵里没听见半个字。
  
      这诡异的一幕让王叹之毛骨悚然,随即他也意识到了什么……此刻他自己的声音也没有从嗓子里出来。
  
      接下来的情形,在当事人看来很可怕,但旁人要是看着肯定会觉得很好笑。
  
      只见两个完全不懂手语的人在那儿手舞足蹈,声情并茂地配合着表情和唇语表述了半天,最后谁也没弄清楚对方在说什么……
  
      我想最适合这种场面的台词应该是:“你有病啊?”“你有药啊?”“你有多少?”“你吃多少?”“你有多少吃多少!”“你吃多少有多少!”“你有病啊!”……
  
      不过实际上,他们俩说的内容分别是。
  
      王叹之:“怎么回事?你说什么?你这手势什么意思?”
  
      龙傲旻:“是你脸上那黑sè的东西在搞鬼!”
  
      站在龙傲旻的角度看得分明,王叹之脸上黑sè的煤灰像“活着”的面具般,此刻正做出一张怪诞的笑脸面”的表情与小叹本人做出什么表情无关,仿佛是一张浮在脸上的画。
  
      最后龙傲旻想了个办法,他在脏乱的厨房中找到了一块抹布,摆在自己脸前方,隔着一段距离,做了个顺时针擦拭的动作,然后用手指了指抹布,又指了指王叹之的脸。
  
      后者好似明白过来了,接过布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盖在自己脸上一阵抹,当他把布拿开时,两人同时恢复了正常说话的能力。
  
      什么妖怪?”王叹之看着手上的抹布面”像印在布上的一样,保持着完整的人脸形态从小叹的脸上转移到了抹布上面,此刻小叹的脸上变得干干净净,一点黑灰都没有。
  
      “虽然不知道系统设置这玩意儿究竟有何意义……”龙傲旻这时才发觉,这个没有实质杀伤力,也并不算特别吓人的黑面,除了表达出一种系统整蛊玩家的恶意以外,似乎没什么理由出现在这里。
  
      “但我觉得还是烧掉它比较保险。”龙傲旻接过面具,在一个炉子旁找到了两块打火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