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04 租界消息
    轩徐氏抱着轩悦萌出了大厅,没有想到老爷子居然会同意让轩悦萌出去玩,“长大一定是个贪玩鬼,才八个月大的人就知道要出去玩吗?”
  
      被一个十岁大的小女孩抱着实在别扭,轩悦萌从昨天开始开口讲话以来,也只是简单的说些单字,只有刚才对着轩宗露才第一次说了一句完整的话,“放我下来吧。”
  
      轩徐氏吓了一跳,其吃惊程度远过轩宗露,因为轩宗露从来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轩悦萌的身上,而轩徐氏则是全身心的扑在轩悦萌的身上的,过了角门,轩徐氏将轩悦萌放下来,蹲着看轩悦萌:“你刚才说什么了?你再说一遍?”
  
      轩悦萌在轩徐氏的鼻子上刮了刮,“我说放我下来,我现在要出门了,有事回来再说吧。”
  
      轩徐氏咚的一声坐在了地上,轩悦萌可不怕在轩徐氏的面前展露一点惊世骇俗的表现,迈着小短腿离开了轩徐氏的视线,他并不是刻意要表现什么,不过他知道轩徐氏是一个永远都不会伤害他的人,他不需要在轩徐氏那里装的太辛苦,对其他人,该掩饰的时候,他还是存在着提防之心的。
  
      轩徐氏半天才回过神来,爬起来,只两步就追上了还需要扶着墙走路的轩悦萌,惊喜的拉着了轩悦萌的小胖爪子,虽然很不可思议,不过正如轩悦萌所想的一样,轩徐氏看轩悦萌怎么样都是喜欢的,都是正常的,仅仅是觉得轩悦萌比一般小孩要聪明的多而已。
  
      轩徐氏将轩宗露的吩咐告知了门房老轩和轩大智,既然老爷都同意了,那么出门玩玩就不是问题了,大智带着轩悦萌出门。
  
      大智背着轩悦萌,却并不问轩悦萌要去哪儿,他觉得一个几个月大的小孩子,随便转一圈回家便是了,并不打算走远,背着轩悦萌走到胡同口又回头啦。
  
      “哎,你不问我去哪儿么?”轩悦萌忽然开口了。
  
      大智当然也被吓了一跳,显然对于轩悦萌这么大一点的小孩忽然张口说出如此完整的长句没有心理准备,惊讶的扭头去看趴在自己肩膀上面的轩悦萌,“少爷,是你在说话吗?”
  
      轩悦萌笑笑,下巴搁在大智的肩膀上面,歪着眼看看大智,用他那稚气的声音道:“你说叻?”
  
      大智这才定下神来,“少爷,你什么时候忽然说话说的这么好的啊?我记得你前两天都还不说话呢?”
  
      轩悦萌并不理会轩大智的问题:“去租界看看吧。”
  
      虽然轩悦萌没有做过少爷,但是做少爷是不用实习的,他给了轩大智一个很明确的地点,并给了大智一个‘少爷再小也是主宰者’的感觉。
  
      轩大智哦了一声,好奇的一直看轩悦萌,实在想不通一个八个月大的小孩,可以这么早就开口讲话,而且一开始就可以说的这么好了?三岁的小孩都说不到这么清楚吧?最那啥的是,小少爷连租界都知道了?莫非是诸葛亮投胎转世,能运筹于帷幄之中?
  
      轩悦萌现在最想得到的就是关于法国人和跟天津教案有关的外国的信息,轩悦萌的思路异常的清晰,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谋划着怎么样才可以让大房的日子好过起来,只有大房好起来,他才会好起来,轩悦萌可没有了再想着做个纨绔少爷的打算了,因为就算是轩宗露能度过这一关,轩宗露似乎根本就没有将他这个孙子放心上,等他长大了,轩宗露也该死了,到时候即便是二叔和三叔的事业有所展,跟大房,跟他,一定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很显然,作为小孩的他,他的命运必须得跟大房结合起来,大房是他的靠山。
  
      要想让大房好起来,就只能是先让轩洪涛好起来,纵使轩悦萌一万个看不上轩洪涛,一万次的在心里暗叹倒霉,摊上这么个老实又好赌的父亲,不过他眼下只能走扶持轩洪涛这唯一的一条路,否则就得把自己的命运彻底交托给老天了,如果是那样的话,也还得赌自己能不能平安长大,况且,他不是一个被动无为,随遇而安的个性!
  
      轩悦萌在轩家大宅所得到的信息当中,眼下最大的机会似乎就是天津教案,天津教案被曾国藩谈了前半段,曾国藩上来就稀里哗啦赔了除法国之外的其他国家46万两银子之后,两边不讨好的曾国藩在国人的唾骂声中滚出直隶了,这下半段是由曾国藩的徒弟,新任直隶总督李鸿章接着谈,从轩宗露每日的反应来看,谈判似乎特别的困难。
  
      轩悦萌意识到这将是一次大的机会,如果能够让轩洪涛在朝廷和法国人谈判这件事情上面立功,甚至得到新任直隶总督李鸿章的赏识的话,他想改善大房境况的想法,应该就可以实现了。
  
      这个时候的天津很小,就像后世的小县城一般,租界分为三块,英法美租界都是连在一起的,轩大智带着轩悦萌逛了两个多时辰,轩悦萌几乎每个教堂,每家店都要去看看,最喜欢最留神的就是听洋人交谈。
  
      租界的人很少,很难得看见一个中国人,洋人们都对轩大智和轩悦萌感兴趣,见他俩路过,都会多看两眼。
  
      轩悦萌一面走,还一面让轩大智注意收集洋人的报纸,这个时候的洋人报纸主要还是给他们自己看的,都是洋文,因为英国人占多数,所以报纸也大抵是英国的报纸,不光是报纸,反正只要是有文字的纸张,悦萌都要让轩大智帮他捡起来,最后轩大智没办法,捡了个旧麻袋,居然收集了小半袋子的各种废纸。
  
      “少爷,为什么光是捡有字的纸头啊?其实用纸头引火是不错,也不用这么多吧?”轩大智对悦萌道。
  
      轩悦萌呵呵笑笑,并不解释,亏大智想的出来,捡这些东西回去是为了研究最新的欧洲实事的,用来引火?引你妹啊。
  
      知己知彼方能够百战不殆,轩悦萌希望多搜集一些关于法国人的信息,这是他眼下唯一能够做的一件对于跟法国人谈判有帮助的事情啦。
  
      轩悦萌原先的英文程度是大学四级,工作之后也一直是在外资企业,英语没有放下来过,当然,他有中国学生的通病,书面要比听说好的多,直接和人交流还有障碍,所以他要去跟外国人接触接触,外国人最多的地方当然是租界。
  
      轩悦萌让轩大智背着自己将租界的几条主要街道都逛了一圈,轩悦萌现这个时代的英语和他在现代学的英语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十个单词能理解五个左右吧,尤其是在美租界能听懂的更多一点,基本能明白别人的意思了,这让轩悦萌信心大增,如果不是比这个时代的人多一点什么优势的话,他会很没有安全感,他可不认为自己有什么杰出之处,过人之处,也没有幻想着自己能够虎躯一震,就产生莫大的王八之气,就让一堆人跟着自己屁股后面俯听命。
  
      轩悦萌其实在这八个月的幼儿时期里面也没有少做事,原先二房三房没有走的时候,大房的孩子和这两房的孩子一起上私塾,一直是由轩宗露的那个绍兴师爷薛庆昌给大家讲学,他便在旁边旁听,当然,也没有人会注意他一个小屁孩,轩悦萌也没有想过要在这个时代考科举什么的,如果能在这个时代考个秀才,那绝对比现代的汉语言博导的水平高深些。
  
      轩悦萌也就是认个字,他还为认字特地偷了一本轩悦文的小说,这是一本厚厚的清代线装本小说,轩悦萌每天在房里都会偷着看,繁体字和后世的简体字是一脉相承,多读了几遍,其实已经很少有轩悦萌不认识的字了,当然,轩悦萌在房里看小说,也不会引起轩徐氏的注意,轩徐氏只会是将轩悦萌的这种行为当作小孩子玩玩具的类似行为的一种罢了。
  
      “少爷,你刚才都听懂洋鬼子说话了吗?”轩大智好奇的问轩悦萌,因为他见轩悦萌特别爱听洋人说话。
  
      “回家吧,对了,还是先去看看大房。”轩悦萌仍然一副酷酷的小酷哥模样,大大的脑门,乌溜溜的黑眼睛,面无表情。
  
      轩大智看看天色:“少爷,快用晚饭了,赶不上点的话,怕老爷会脾气吧?反正现在老爷让少爷可以出门玩,夜里吃过饭,我再带少爷去大房那边看看吧?都一个胡同的,离得这么近。”
  
      轩大智已经彻底的将轩悦萌当成了一个小大人了,弯着腰认真的对着抱着自己膝盖的悦萌少爷解释。
  
      轩悦萌点点头,“也行。你最近有去过大房那边吗?你知道大房那边的日子过的怎么样吗?”
  
      本来轩悦萌还想在轩大智这里装装稚嫩的,后来他现自己实在不是演戏的料,索性就不装了。
  
      轩大智的适应能力也很强,这半天功夫下来,也差不多不记得了自己现在是跟一个八个月大的小孩在一起,似乎觉得这样跟一个小孩对话是很正常的事情了,“少爷,大房的人这段时间都没有来过,老爷也没有让我去过问过,不知道啊。”
  
      轩悦萌点了点头,示意轩大智背他走,并告诉大智不要将今天到了租界的事情回去说,就说两个人在轩家大宅附近逛了逛。
  
      就这样,已经快累的头昏眼花的大智又提溜着一个破麻布袋,背着悦萌少爷回胡同。
  
      轩宗露早早的吃过晚饭便回房去休息,轩宗露现在的食量越的小了,小半碗饭,喝一点汤水,仅此而已。
  
      轩悦萌吃了一个粗面馒头,比轩徐氏还多吃半个,自从二房三房走了之后,轩家大宅的伙食标准又降低了,从原先的两桌,每桌八菜一汤变成了一张桌子,一菜一汤。
  
      轩悦萌很难理解世上怎么会有轩宗露这么小气的人存在,而且偏心到了偏执的地步,因为以前如果是有老二轩洪波在的餐顿,还会特别加两道菜,凑足十道菜,按照老二轩洪波的说法是吃饭就得吃个十全十美。
  
      轩悦萌暗道:现在每顿就一道菜,应该算一心一意罢。
  
      “今天上哪儿玩的?”见轩悦萌拒绝再吃,轩徐氏就知道轩悦萌吃饱了,给轩悦萌边擦嘴巴边问。
  
      轩悦萌笑一笑:“就门口。”
  
      他倒不是故意骗轩徐氏,只是知道轩徐氏和轩大智没事是不会说话的,他不想让轩徐氏担心,毕竟一个小孩做的事情如果太多,是太夸张了一点的。
  
      轩悦萌要脱离轩徐氏的怀抱,轩徐氏便将轩悦萌放地上,轩悦萌迈着小短腿摇摇晃晃的往厅外去,轩徐氏看轩悦萌走的还算稳当,便腾出空来收拾碗筷,现在整个轩家大宅的琐碎杂务等于都落到了轩徐氏的身上。
  
      轩悦萌扶着墙壁一路来到了门房,这里是老轩父子的家。
  
      老轩看着扶着墙过来的轩悦萌,一把将轩悦萌抱到了腿上,“少爷,这些都是你让大智给捡回来的啊?引火也用不了这么多纸头啊?”
  
      轩悦萌懒得跟老轩解释,从老轩腿上滑下来,拿过老轩手中的报纸,暗道幸好来的及时,估计等明天的话,这些东西就要被老轩父子填了锅底啦。
  
      轩悦萌蹲地上翻看装了废旧纸张的麻袋,他的英语水平没有到可以随便阅读报纸和书信的地步,不过他主要就找法国两这一个单词而已,单纯的找一个词就快的多了,不一会就将一大堆纸头翻完,挑出了五份含有法国这个词汇的纸张,慢慢的细看起来。
  
      ‘普法战争正在激烈进行。’
  
      轩悦萌像是中了大奖,才看第一份报纸就看见了这么震惊的消息,他的历史知识有限,根本不清楚现在国际形势是啥样的,****的啊,你们法国人都快被德国给灭了吧?还有空来打大清?
  
      在轩悦萌的心里,一战二战德国都是主角,德国还是挺高大上的,而且原先在现代的轩悦萌是德国球迷,对德国的了解要相对于比其他国家多一点点,轩悦萌在现代所买的车也是德国产的。
  
      轩悦萌也不去看底下的内容,将这份英国报纸悉心的折叠整齐,放在一边,他找出的这五份带着法国这个词汇的纸张上,有两份是报纸,三份是随手的便笺,全部都有关于普法战争的字眼,而且都表明法国战局吃紧,普军连战连捷。
  
      轩悦萌像是喝了蜜一般,将五份纸张都叠在一起,放入怀中的小兜兜内。他对外国的情况不清楚,对身边生的事情还是很清楚的,法国人给清政府施加压力的最主要来源就是天津口外的军舰,号称要将天津夷为平地,既然法国国内都战事吃紧,还顾得上打大清么?估摸着法国人是虚张声势,军舰应该早都滚蛋啦。这是很有利于谈判的消息啊,难道李鸿章他们连这个都不知道?这应该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吧?
  
      轩悦萌并不知道,其实就在李鸿章和曾国藩办直隶总督印信交接的时候,普法战争就已经爆了,清朝国内政治**,闭目塞听,对国外的事情是完全不清楚的,洋人们之间即使是知道法国这个时候根本不可能将清政府怎么样,也绝对不会有人站出来给清政府报信,事情传出去的话,将会造成国与国之间的矛盾,无利益又大风险的事情,谁都不会去做,更何况,来中国的人,都是抱着大捞特捞的心态来的,谁管中国死活。
  
      中国人将洋人当成是鬼,洋人们将中国人当成是猪。这是轩悦萌通过这段时间和洋人的接触,对这个时代的华洋关系的一个简单认识。
  
      老轩看着轩悦萌一阵忙碌,好奇的问道:“少爷,你看的懂这些东西上面的洋文啊?”
  
      轩悦萌笑道:“老轩,你别管了,大智,我们再出去玩会儿。”
  
      大智询问老爹的意思。
  
      老轩想了想,又看了看大厅的方向,猜想老爷子已经睡了,也不便再去请示,“少爷,这么晚了还出去玩?明天才出去吧?”
  
      轩悦萌一汗,其实这个时候才刚擦黑,五六点钟的样子,放现代的话,夜生活才刚开始呢,这叫做这么晚?不过在这个时候,大部分人家都已经睡下了的,尤其是穷人家,穷人家连吃菜都舍不得放油,又怎么舍得点灯,“就出去一会,很快回来,没事的,老爷同意我出去。”
  
      老轩惊讶于轩悦萌可以说这么长的一段完整的话,同时也被轩悦萌说服了,对大智道:“去吧,就在胡同里转转,快些回来。”
  
      大智答应着,背着面露喜色的轩悦萌少爷出门。
  
      两个人的目的地是胡同里面的大房家,大房所在的小院关着门,大智喊了好几声,轩悦文才应声出来开门。
  
      轩悦文好奇的看着大智和大智背上的轩悦萌,在轩悦萌的脸上摸了摸,“这么晚了,你们怎么来了?悦萌已经长这么大了?”
  
      小孩是长得很快的,虽然才三个月不见,但轩悦文却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轩悦萌成长的度。
  
      大智没有说话,现在大智已经将轩悦萌当成了一个正宗的小主人,轩悦萌既然自己都可以表达意思,他没有必要多说,轩悦萌微微的一笑:“二哥,妈在么?轩洪涛在么?”
  
      轩悦萌不想叫轩洪涛这样的人叫爹,干脆直呼其名,本来他和轩洪涛也没啥感情。
  
      轩悦文吓了一跳,看着胖嘟嘟的戴着个小香瓜帽的轩悦萌,几个月的小孩就可以这样说话了?“悦萌啥时候学会说话的?他说话可以说的这么清楚?”
  
      大智一笑:“是啊,悦萌少爷说话说的可清楚呢。”
  
      轩悦文怔怔的点点头,将轩悦萌抱过来道:“娘在呢,轩……爹他已经睡下了,喝多了。”
  
      轩悦萌哦了一声,正要说话,这么急的事情,肯定等不了明天了,他现在就要叫轩洪涛起来,跟他一起去找李鸿章,这是天大的机会,万一李鸿章和法国人把合约签了,一次好机会就错过了!
  
      轩黄氏出来了,惊喜的看着轩悦萌,赶紧从轩悦文的手里将轩悦萌接过来,在轩悦萌胖嘟嘟的小脸两侧各亲了一下,“大智,这么晚,你怎么把悦萌抱过来的?老爷子同意你们出来?有什么事情吗?”
  
      轩黄氏说完,又在轩悦萌的大脑门上面亲了一下,亲不够。
  
      这段时间轩黄氏是想着去看看轩悦萌的,不过轩宗露有令,不让任何人进轩家大宅,轩黄氏就一直没有办法去看轩悦萌,现在一见,自然喜不自胜。
  
      轩悦萌笑道:“娘,我有急事要找轩洪涛。”
  
      轩黄氏啊的一声轻叫,看着轩悦萌,“小东西,你都会叫娘,会说话了?你才多大啊?乖乖。”
  
      轩悦萌一汗,当个小孩也确实费劲,每个人一听他说话都是这个样子,他都已经尽量让自己的话言简意赅,显得像是孩子一点了,还是不行。
  
      “有急事呢,轩洪涛呢?让他赶快起来。”轩悦萌没工夫扯闲话。
  
      轩黄氏呸了一声,轻轻的在轩悦萌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那是你爹,什么轩洪涛?有哪家小孩不喊爹的?”
  
      轩悦萌感觉到轩黄氏的手在摸自己露在外面的******,痒痒的紧:“让他起来,真的有急事啊。”
  
      轩黄氏:“你一个小孩子有什么急事?”
  
      轩悦萌知道再说就是囫囵话,要没完没了了,而且还可能说不清楚,灵机一动:“老爷子找轩洪涛,让他立刻去呢。”
  
      轩黄氏狐疑的看了看轩大智,“这么晚了,老爷怎么忽然找我们大房?什么事?”
  
      轩悦萌知道大房一家的日子现在很难过,却不知道具体难过到了什么样子的地步。虽然这段时间不用交纳公中的银子,不过轩洪涛的月俸早就断了,自从天津教案生之后,天津机械制造局了一次月俸就停了,因为管事的总办会办都走光了。这次月俸的也是银贴,一旦爆****,银贴就贬值的厉害,轩洪涛一个月的月俸就六两多,要用银贴再去兑换银子,只能兑换,三两不到,就靠这三两不到,一家人挨着过了三个月了,而大房原先的月份例银子是四两呢,现在每日只能喝一顿粥,能对轩宗露意见不大吗?
  
      轩悦萌哪里知道这些?以为说了轩宗露喊轩洪涛去,应该能少费些口舌。
  
      轩大智被轩黄氏给问住了,来的时候老爷可没有对他说过这话,他爹老轩也没有对他说过这话,轩大智哪知道这是悦萌少爷临时编出来的话啊?
  
      轩悦萌很烦躁,这么简单个事情,也要说这么半天?轩洪涛是有多难叫起床?“就是老爷找他啊,让他赶紧去呢,不然我们这么晚来做什么?是吧?大智。”
  
      轩悦萌说着,冲大智快的做个鬼脸,大智虽然不懂少爷这是什么意思,却也并不傻,只得愣愣的点点头,轩大智肯配合少爷撒谎,主要是因为轩大智并不怕大房大爷,下人们都是心里有杆秤的,因为大房大爷平时就比较窝囊,顶多是瞎喊两嗓子,其实不可怕,反倒是轩大智现在比较怕悦萌少爷,少爷人小鬼大的,还能说会道,似乎天生有种教人想听他的话的力量,而且,这即便是撒谎,也不碍什么事情,轩大智猜想着悦萌少爷是想逗轩洪涛玩玩?唉,小屁孩就是爱瞎胡闹,少爷也不例外呀。
  
      轩黄氏还是很相信大智的,老轩的两个儿子都挺老实的,也没有必要说瞎话,只得对轩悦文道:“那就去喊你爹起来吧,说老爷找他赶紧过去。”
  
      轩悦文吓得退后一步,“我不去,等下起酒疯来又冲我火。”
  
      轩黄氏叹口气,看了看一间屋子,似乎也不敢去喊轩洪涛。
  
      轩悦萌一汗,轩洪涛在外面软用没有,回家倒是挺有霸气的,各个都怕了他?从轩黄氏怀里挣脱着要下来,轩黄氏只得将轩悦萌放下,轩悦萌迈着小短腿就往轩黄氏的目光看向的屋子走,进了屋,摸到床沿,在轩洪涛耳边运气大喊:“轩洪涛!你爸喊你回家。”
  
      轩洪涛喝了不少酒,正迷迷糊糊呢,被吓了一跳,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嗯,唔,谁……”
  
      轩悦萌得意的看着三十多岁像四十多岁,满头蓬,两眼无神的轩洪涛,被自己一招就弄起来啦,不过轩悦萌也很是为自己有个这样的爹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么大的人,也该长点心吧?还这么无忧无虑的?
  
      轩洪涛揉了揉醉眼,四下望了一圈,这才看见床沿边上仅仅露出一个脑袋的轩悦萌,顿时怒了:“小鬼!你怎么来了?”
  
      轩悦萌冷静的绷着脸,“你爸喊你回家。”
  
      虽然对轩宗露有一万个不满意,不过轩洪涛骨子里面对轩宗露的惧怕是没法改变的,头昏脑胀的就赶紧下了床,去找鞋子穿,“老爷子让你来喊我?你个小屁孩懂什么?”
  
      轩悦萌一脚将轩洪涛的鞋子给他踢到脚边,“有急事,赶紧抱我去,他说让你马上去,这都耽误了很久啦。”
  
      轩洪涛被轩悦萌这么一催,顿时更急,也许世上最了解轩洪涛的反而是很少跟他接触的轩悦萌,轩悦萌了解轩洪涛这种人,是因为他自己上一世也跟轩洪涛差不多,过的稀里糊涂的,胆小,贪婪,还懒,不过自己应该比这个轩洪涛聪明一点点。
  
      轩洪涛披了衣服,穿好鞋子,抱起轩悦萌就出门,这些都很是让轩黄氏和轩悦文意外,没有想到轩洪涛会这么麻利。
  
      大智紧跟着出去了,扶着了轩洪涛,因为轩洪涛走的是醉八仙步子。
  
      一家人连饭都吃不上,他居然还有酒喝!轩悦萌很不满的斜了一眼轩洪涛。
  
      走到轩家大宅门外,轩悦萌:“不是到这里,到三口通商大臣衙门去找李鸿章,李鸿章现在应该在那儿。”
  
      轩洪涛吓了一跳,现在才现几个月大的轩悦萌居然说话说的这么清楚,他一天才喝了一顿粥,加上每日又喝大量的劣质白酒,早没有力气了,将轩悦萌放下,“你说什么?”
  
      轩悦萌一汗,自己明明就口齿很清楚啊?为什么每个人在他说完一句话之后都要问他说过了什么?难道还要给你们打字幕么?
  
      “我让你到三口通商大臣衙门去找直隶总督李鸿章,李鸿章,中堂李鸿章,李大人。”
  
      轩洪涛这回听得清清楚楚的,这些话从一个小孩嘴里出来太诡异了,轩洪涛身边的大智也吓了一跳,找李鸿章?直隶总督?正一品大员是随便可以找的啊?轩洪涛只不过是一个白身,一个没有官职的人,而且又不在三口通商大臣衙门当差。
  
      轩洪涛在惊讶之余,也就顾不上去想轩悦萌这么大点的孩子怎么可以说话说的这么好这件事情了,问道:“不是说老爷找我?你个小孩乱骗人的啊?你是不是故意在耍你爹?”
  
      轩悦萌大汗,我闲的蛋疼差不多,我耍你有什么意思?“我问你,你到底想不想像一个男人一样撑起一个家,难道你想到了四十岁五十岁,都还是像现在这样窝窝囊囊的吗?我现在是帮你知道吗?我有个天大的好处给你,你要不要?”
  
      轩洪涛被轩悦萌惊得一愣一愣的,打死他都不信一个几个月的孩子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不过被一个这么点儿大的孩子说窝囊,确实很让人沮丧,尤其是他最好面子,就想打轩悦萌来出气,“胆子不小,有哪家小孩这么跟自己亲爹说话的啊?即便是你过继给了四房,我也还是你亲爹懂不懂?你要叫我大爸!”
  
      轩悦萌被打败了,爸你妹!从怀里的小兜兜中掏出那五张纸头,递给轩洪涛,“这是我在租界找到的消息,法国人现在和朝廷的谈判陷入僵局,朝廷应该还不知道法国国内正在打仗的事儿,否则早就应该谈拢了,法国人肯定是要狠狠的敲诈咱们朝廷,你现在就带着这些证据去找李鸿章,这是一份天大的功劳!”
  
      轩悦萌的口齿虽然清晰,但音色却依然是孩童的音色,不管他说的多好,话中总是会带着孩童特有的童稚的,既古怪,又好笑。
  
      这下子,不但是轩洪涛,就连轩大智看着轩悦萌也像是看着鬼魅一般,一个几个月大的小孩说出这么一大篇话来,任何人都会以为是见了鬼呢!两个人同时低头盯着小不点大的小胖墩看。
  
      轩悦萌目清神明,也盯着轩洪涛看,沉稳的狠。
  
      轩悦萌已经无所谓了,事关紧急,这两个人一个是自己亲爹,一个是家中的忠仆,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再耽搁功夫了,便将要说的话都一次性说了出来。
  
      轩洪涛不傻,很快就理解了轩悦萌说的莫大的功劳是确有其事,如果这些纸头上面写着的事情是法国国内打仗,并且战事吃紧的消息,的确对于与法国人的谈判是有莫大的帮助的,轩洪涛虽然因为没钱出去赌博,也没有地方当差,而每日在家醉死梦生的,但是外面生了什么事情,他大概还是可以从老婆和儿子们的口中得知,大房一家人其实也都很害怕如果轩宗露获罪,他们又没钱逃到别的地方去,很有可能会被牵连。一家人忍饥挨饿且惶惶不可终日的过日子,的确非常的痛苦。
  
      轩洪涛拿过轩悦萌举着的五份纸头看了起来,见上面写着的都是洋文,便对轩悦萌的话加了几分信任,他也生出了希望,难道我儿子真的是个神童?这么点大的小屁孩就能通洋鬼子的话啦?能看得懂洋鬼子写的字儿?如果真的能立一个大功劳的话,不但老头有可能没事,自己一家也就安全了,说不定还可以因祸得福呢。
  
      轩洪涛翻了翻,全都是洋文,他连个屁都看不懂,怀疑的看着轩悦萌:“这就是你说的法国国内打仗的消息?你还看得懂洋文?”
  
      轩悦萌看着轩洪涛的眼睛,“不错,你现在到底是敢不敢去找李鸿章吧?带我去,我保证你立大功!”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