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07 全面上风
    轩悦萌他妈轩黄氏是长期干活的人,刚才这下又在盛怒之下拍出,又准又狠又重!
  
      轩洪宇捂着脸,被轩黄氏瞪视的倒退了一步,“轩黄氏,你疯了吧?信不信我揍你?你到时候可别说我打女人。”
  
      轩黄氏冷哼了一声,已经豁出去了,立刻踏前一步,“揍,你现在就揍,不揍我的话,你是王八养的。”
  
      轩黄氏话一出口便有些后悔,这下连带着将老头老太一起给骂了,不过她实在是气急了,诬人做贼和刨人祖坟一样!老太太刚才张口闭口就是帮着二房和三房的人说自己偷东西。
  
      轩洪波一直在旁边等着挑轩黄氏的错,这下当即站出来:“嘿嘿,您这是放的什么屁呢?大嫂,你跟老三闹意见就闹意见,怎么话说的这是?老三不揍你的话,老三就是王八养的?你说爹妈是王八呢?你现在连爹和娘都敢一块骂了?咱出去找街坊四邻评评理,看看哪家有这样的女人?”
  
      轩洪波抓住了轩黄氏话中的漏洞,十分得意。
  
      轩洪波正要滔滔不竭的发挥一番,只感觉一阵温热从头顶传来。
  
      刚才众人争吵之时,轩悦萌便让轩徐氏将他抱到了大桌子边上,此时趁着轩徐氏和众人都将注意力没有放在他身上,用绝世小鸡正居高临下的对着轩洪波的头顶开火呢!
  
      轩洪波连着:“呸!呸!呸!这什么味儿啊?嘿!你个小兔崽子!我抽死你!”
  
      轩悦萌见轩洪波手扬起,自己眼见着要倒霉,老娘又被众人隔着,急中生智,将那水柱的最后一炮射向轩洪波的嘴里和眼中!
  
      轩洪波的视线被阻,动作便迟疑了一步。
  
      二房众人气疯了,轩洪波的老婆轩于氏,女儿轩玉洁便要过来抓轩悦萌。
  
      轩悦萌早有准备,一转身便握住了大桌子上面的一个用于摆饰的大花瓶,“敢过来我就砸了这个!”
  
      这一对大花瓶值钱,又是老头轩宗露的心爱之物,轩于氏和轩玉洁顿时便不敢动了,抹去脸上液体的轩洪波也不敢动了,“嘿,好,这么点大的小孩倒成了人精啦!”
  
      轩洪宇不管这么多,上来就要抓轩悦萌,轩洪宇不敢再去惹轩黄氏,惹轩悦萌这么个小不点还是可以的,“你砸,小兔崽子,砸啊,这家不过了,大房这是要造反!”
  
      轩黄氏要去拦着已经来不及了,轩悦萌想都不想就将花瓶推倒!大花瓶落地,砸的粉碎!
  
      轩洪宇气急败坏的抱过轩悦萌,将轩悦萌按在大桌子上,就打轩悦萌的屁股。
  
      轩悦萌哇哇大叫:“你死劲打!现在你打我一下,我将来还你一年的霉运!”
  
      轩洪宇听轩悦萌说的恶毒,下手更重!连着在轩悦萌的屁股上打了两下。
  
      这下将轩黄氏真的逼急了,从地上抄起一块花瓶碎片,上去就对准了轩洪宇的喉咙,“再动一动,让你死!”
  
      轩洪宇的脖子一疼,顿时一股鲜血飙出。
  
      原来是轩黄氏急切之下,手里也没有个轻重,给那碎片刺进轩洪宇的脖子少许。
  
      以前轩家的家斗都是以文斗为主,谁知道现在改武斗了,还一下子就提升到了见血的阶段。虽然有些意外,不过见血就是见血了,事情越发的严重起来。
  
      轩洪宇哇呀一声,吓得脸也白了,腿也软了,“大嫂,您这是干什么?您这是干什么?不至于吧?”
  
      轩黄氏已经说不出话来,激动到了极点,一只手抓着轩洪宇的衣领,一只手捏着花瓶碎片死死的抵住轩洪宇的脖子,似乎随时都要取轩洪宇的性命。
  
      轩洪宇疼的直哼哼,不住求饶。
  
      众人慌作一团,大呼小叫着,纷纷在劝。
  
      轩悦萌借机脱了轩洪宇的掌握,又站到了桌上。
  
      轩周氏的声音都变了:“老大家的,你这是干什么?快点把家伙放下。”
  
      轩黄氏要放下,轩悦萌不答应:“妈,你别放下,你这一放下,这帮人一定会更猛烈的报复的,等我们的援兵到了再说!我刚才已经让人去喊人啦!妈,你站我边上来,小妈,你也站过来。”
  
      轩悦萌叫轩徐氏叫妈是实在叫不下嘴,就干脆叫小妈,轩徐氏也就由着他去。
  
      轩悦萌的口齿虽然很清楚,但毕竟是八个月大的童音,那小样,站的高高的,再配上这番话,多多少少给混乱场面添加了点喜剧色彩。
  
      轩黄氏一手拉着轩洪宇的衣领,一手捏着花瓶碎片,站到了大桌子跟前,轩徐氏也听从着轩悦萌的指示,站到了轩黄氏的旁边,形成了和众人对峙的局面。
  
      轩宗露早就闻声而来了,只是站在后面一直没有出来,刚才听见轩悦萌砸碎古董花瓶那一下响声,把老头子恨得就想掐死轩悦萌。
  
      老头这阵子心情并不好,本来二房三房回来他是高兴的,但是听见众人吵闹又心烦起来,加上老头确实是有意让二房和三房压一压大房,便想晚些出来,谁知道局面会一发不可收拾,等他想出来的时候也来不及了,因为事态恶化的太快。
  
      两边正在对峙的时候,大房全部过来了,大房离着轩家老宅就几步路,所以人来的很快。
  
      轩悦文和轩悦武一看这个场面就急了,轩悦文:“妈!你没事吧?你们要怎么样?”
  
      轩玉冰哭着奔到了母亲的身边,“妈,这是怎么了?”
  
      轩黄氏看见儿子媳妇和女儿都来了,顿时定住了神,“没事,玉冰别哭,他们诬陷我们偷东西,玉冰,你告诉他们这小鹿肉是哪里来的,看看是不是我们偷了老宅的?”
  
      轩玉冰望了一眼众人,目光落到了轩洪波等几个人的脸上,顿时就明白了,恨声道:“我们大房这边有偷东西的人吗?这肉是我今早上和大嫂二嫂一起买回来的,专门买来给小弟炖肉饼汤的,你们不信就看看这碗,这碗也是我们最近才买的,老宅这边有这样的碗吗?再不信就找老轩叔来对证。”
  
      轩洪波冷笑一声,“对什么证啊?我大哥每个月多少月俸,我又不是不清楚。算啦算啦,都是小事情,拿点就拿点吧,大嫂,你把老三放了吧,都是一家人,这是干什么?”
  
      轩悦文和轩悦武听轩洪波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在污蔑母亲偷东西,哪里按捺的住,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就朝轩洪波扑过去。
  
      轩悦文:“二叔,你说谁偷东西?”
  
      轩悦武:“如果我娘没有偷东西,你要给我娘下跪赔罪!”
  
      轩洪波并不怕两个十四五岁的小辈,站在原地喝道:“做什么?你们还想打我?我有説你们娘偷东西啦?读书读到哪里去了?听话都听不懂?”
  
      轩黄氏瞪了轩洪波一眼,“你不也就是个秀才?你会读书了?你跟悦文悦武这么大的时候连个童生还考不上呢,我三个儿子都是童生,你说谁会读书?”
  
      轩洪波后退半步,“呵,冲我来啦?好,我什么都不说了,这总行了吧?我去喊老头子去,你们就这么僵着吧。”
  
      轩黄氏一把将轩洪宇推开,“不用喊,这么大动静,他还会听不见?老二老三,今天你们诬我偷东西,如果现在不磕头赔罪的话,我们大房这辈子都跟你们没完!”
  
      轩洪宇一脱了危险,立刻像疯狗一样去抢过一张椅子,高高举起,就要向轩黄氏砸过来,“我现在就跟你没完!”
  
      大房众人都没有料到刚放了轩洪宇,轩洪宇就像是一条疯狗一样,众人皆惊讶。
  
      轩黄氏担心误伤到轩悦萌,来不及多想,一下子就将手中的那一大块花瓶碎片举起,做出向轩洪宇掷出的动作,“你砸,你敢砸,我就跟你拼了!”
  
      轩洪宇倒是真的不敢砸了,椅子高高举着,放下也不是,砸过去又不敢,累的很。
  
      僵持了约莫分把钟,轩洪涛来了,轩悦萌刚才让徐香织去喊大力去给大房报信,然后大力给大房报完信又赶紧去天津机械制造局给轩洪涛报信,幸好离着并不远,轩洪涛来的还挺及时的。
  
      二房三房众人一见轩洪涛一身簇新的官服,身后还带了八个武贲,都惊呆了。
  
      原来,轩洪涛听了大力的话,便觉得事情严重了,怕二房三房又要发难,便带了局里的几个武贲过来,像天津机械制造局这样的大单位,是有自己的专门的治安人员的,轩洪涛平时待人随和,人缘还不错,加上又是会办,是这些人的顶头上司,自然是随叫随到。
  
      轩洪涛大喝一声:“老三!你干什么,快把椅子放下。”
  
      轩洪宇二话不说就放下了,他可是从来没有这么听过他大哥的话,是被轩洪涛那身官服给震住了的,轩洪涛的这身官服让轩洪涛在老三心中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许多。
  
      老二笑着迎上来:“大哥,你这身是……”
  
      轩洪涛不去理会他,问轩黄氏:“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啊?”
  
      大力去报信也只是因为奉了轩悦萌的指派,去之前也并不知道这次具体又是为了事情吵起来的,是以轩洪涛会上来先问缘由。
  
      轩黄氏将手里的花瓶碎片扔了,“我给悦萌喂肉饼吃,二房三房的都说我是偷了老宅的东西说我们偷了老宅的肉吃。”
  
      轩洪涛大怒,冲着轩洪宇吼道:“你到底要干什么?你们到底要干什么?你大哥再不成气候,我这辈子偷过东西吗?你们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清楚了,就报官!这事没完!”
  
      轩洪宇吓得退后两步,没有想到大哥这么软的人也有发威的时候,其实这个时候的二房三房众人加上轩周氏,大家都已经确信轩黄氏没有偷东西了。
  
      被轩洪涛这么一吼,居然无人敢搭腔。
  
      轩洪涛:“爹呢?你们都打成这样了,他都不出来?他在家吗?”
  
      轩黄氏冷笑一声,“怎么不在?吵闹了这么半天,聋子也听见了。”
  
      轩悦萌已经到轩徐氏的怀里去了,“老头躲后面老半天不出来是想让二房三房杀杀你的威风,我刚才砸掉了一个那么大的花瓶,发出那么的声响,老头怎么可能听不见?老头是要让你知道,你当个六品官不算什么,这个家还是他老大。而且老头嫌弃我妈最近来老宅来的勤了,故意加强矛盾,用二房和三房的丑陋嘴脸让我妈没法过来老宅这边。”
  
      一直躲在后面的轩宗露被轩悦萌说破心事,老脸一红,懊悔不及,早知道这样,他应该早点出来阻止的,更恼恨轩悦萌这么点个小人就可以把事情分析的这么明白,还当众说出来啦!不过老头怎么也不会想到大房和二房三房的人已经这么的水火不容了,吵个几句居然立刻就动起手来,这点是超出了他的预期的部分。
  
      轩悦萌清脆的童音让众人听着又好笑又不能笑,二房三房和轩周氏都诧异着一个几个月的小娃娃怎么可以这么能说话?说话跟个大人一样,甚至已经比大人都要有条理啦。
  
      轩宗露硬着头皮从后面出来,“都打够了?”
  
      自从老头被罢了官,老头在家的威信已经下去了不少,但常年积累的余威还在,老头那低沉的嗓音一现,众人便自然而然的被压住了情绪。
  
      轩洪涛满腹委屈的看着轩宗露坐在了正中央的太师椅上,“爹,您说我们大房有人是偷东西的人吗?您今天无论如何要给个说法。”
  
      轩宗露哼了一声,“给个说法?不给说法怎么着?你就要报官?你自己现在不就是官吗?你还要去报哪个官呢?不嫌丢人!就凭你这两下子当的了官吗?我还道你最近长进了呢。知道什么叫无为而治吗?知道什么叫以德服人吗?不管是做官还是做大哥,都得有个样子。”
  
      轩洪涛被轩宗露噎了一句,无言以对,退立在了自己该站的位置,众人已经恢复了全家到场时候的站位。
  
      轩宗露看看轩黄氏,“什么事情,我都听见了,知道你们大房对我不满意,不过你好歹也是大嫂,这都是话赶话的事情,你做大的人先退一步,不就吵不起来了?”
  
      轩黄氏不服气,想要反驳,为什么是自己先退一步,为什么每次都是大房先退一步?
  
      轩宗露不等轩黄氏开口,又冲着老二老三道:“还有你们!老二,你不会帮着劝一劝?还尽是火上浇油!老三,你那个脾气就是狗脾气,一辈子没出息的货!你不要瞧不起你大哥,以后我们轩家就指着你大哥呢!你现在就跟你大哥大嫂认个错!”
  
      老三轩洪宇歪着个脸,一只手捂着脖子,其实那脖子已经不流血了,就一点皮外伤而已,老三轩洪宇见大哥忽然当了官,还带了一堆武贲来,怕大哥大嫂不依不饶自己要吃亏,从牙缝挤出一句:“大哥,大嫂,给你们赔不是了。”
  
      轩洪涛和轩黄氏都没有说话,两个人毕竟都是老实人,刚才发怒都是因为被气急了。平常两人在老辣的轩宗露面前,也就是空委屈的劲。
  
      轩宗露见事情虽然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一点点,不过也还是朝着他需要的方向结束的,打个哈哈,“大房的都吃过了吗?如果没有吃过,今天就留这一块吃吧,让老轩家的多煮些面吧。”
  
      轩宗露这是委婉的让大房赶紧滚蛋,轩洪涛便要带着大房离开,嘟哝一声:“跟这吃,等下人家又说我们偷东西。走吧。”
  
      轩悦萌:“慢!凭什么大房分出去住,二房三房还留在这住?要分就一起分,要么就都不分!而且,二房三房拿大房没有办法,等他们都走了,还不把气都撒我头上啊?”
  
      轩宗露差点没有气的从太师椅上面蹦起来,在心中怒骂轩悦萌是自己的克星,坏事都坏在这鬼精的小娃娃头上!不过他还是保持住了低沉的音调:“这里有你个小鬼说话的份?老四家的,你怎么管教的孩子?”
  
      轩徐氏吓得赶紧抱着轩悦萌后退了一步,小声冲着轩悦萌:“别出声。”
  
      轩悦萌的话提醒了轩黄氏,“对,凭什么大房分出去住,二房三房还留在这住?要分就一起分,要么就都不分!”
  
      众人都没有想到,本来以为一场风波就要被老头子几句话给推过去了呢。
  
      轩宗露见老二老三被大房一压,没有人接轩黄氏的话,不得不开口道:“老大家的,这分出去住,原先不是跟你们商量过的吗?你们大房先分出去住,过个几年,二房三房也会一家一家分出去的,怎么又说起这话来了?人多住一起,争执就多,你看,现在你们不住一块,今儿个还不是吵的起来?”
  
      轩洪涛最近特别迷信轩悦萌的话,现在他也被轩悦萌给点醒了,“爹,要分就一起分,要么就都不分!你给我们的那个小院子怎么住一家人?要么你就帮我换个大院子,要么就让我们搬回来住。我现在在制造局好歹是当官的,住那么小一院子,还不如胡同里面那些个做小买卖的人家,您也不怕我们让人笑话。”
  
      轩悦萌听的暗自点头,轩洪涛总算是长进了,也懂得跟自己的老婆共进退了。
  
      轩宗露没有想到轩洪涛也会这么说,泛起难来,沉吟半晌都没有开腔。
  
      轩洪涛从袖兜中掏出一张字条,“对了,这是爹给我打的条子,上回我当官请客花了些银子,娘,您先给我兑了吧。”
  
      轩洪波和轩洪宇,还有两个人的媳妇都偷眼去看,眼睛登时都瞪得老大,居然是一张六百两的条子!
  
      轩宗露没有料到轩洪涛会在这个时候当众兑条子上写的银子,脸色更加难看,却惹得轩悦萌又在心中暗自夸赞轩洪涛长进了不少,这下等于一次性打了二房三房所有人的脸,比老妈刚才扇轩洪宇的那下巴掌还过瘾呢。因为,这家人看钱看的比命好重!
  
      轩宗露咳嗽一声,一边站起身来,一边对轩周氏道:“这是我答应了老大的,你给他兑了,既然老大和老大家的都想搬回来住,就搬回来住吧。”
  
      轩宗露说完这句话便提溜着他的水烟往后面走去。
  
      大房众人的脸上都挂着了笑意,这还是大房在这个家里面第一次占上风!
  
      轩周氏铁青着脸,从包袱里面摸出一小叠银票,数了六百两给轩洪涛,一句话不说就往后面去了,轩悦萌用眼睛瞧着,暗道那包袱里面的银票不知道有多少,眼馋的很。
  
      二房三房众人见大房没有要走的意思,在轩洪波和轩洪宇气急败坏的回屋之后,一个个连饭都不吃,各自回屋。
  
      轩悦文笑的直咳嗽,抱起轩悦萌来在头顶扬了扬,“好小弟,好小弟。”
  
      轩悦武也跟着直乐:“上回爹说小弟拉他去找直隶总督大人的事情,我还将信将疑呢,这下我信了。”
  
      轩悦文的媳妇轩钱氏:“小弟真正是神童,这么小的人儿就这么机灵,长大不得了。”
  
      轩悦雷的媳妇轩赵氏:“悦萌的大哥如果有这几个月大的人这么机灵就好了,有悦萌一半机灵都行,读书都读成呆子啦。”
  
      轩悦雷是很老实的一个人,而且读四书五经有点读傻了,听自己媳妇这么说,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似乎除了四书五经,这世上的事情和他都没有多大的关系。
  
      轩黄氏将轩悦萌从轩悦文的手里接过来,在轩悦萌肥嘟嘟的小脸蛋上香了香,“老大媳妇你去弄些吃的,其他人去收拾收拾,等下吃过饭,今儿我们就搬回来住,现成的大房子凭什么不住?”
  
      众人喜笑颜开的都去忙着去了,轩徐氏见轩黄氏抱着轩悦萌,跟轩黄氏打个招呼,便去帮轩赵氏和老轩嫂做饭。
  
      轩洪涛对随着自己来的几个武贲客气了几句,要留他们吃饭,几个人不肯打扰,也都散去了。
  
      大厅里就剩下轩黄氏和轩洪涛,这里现在俨然已经成了大房的地盘了,只不过是几个月的功夫,大房在轩家的地位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让轩洪涛和轩黄氏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最近你在局里还顺当吗?”轩黄氏抱着轩悦萌,关心了丈夫一句。
  
      这也正好是轩悦萌关心的问题。
  
      轩洪涛叹口气,“还行。”
  
      轩黄氏急了:“什么叫还行啊?又有人欺负你?”
  
      轩洪涛有些不耐烦:“胡说八道什么呢?谁欺负我?谁敢欺负我?我现在是局里的三把手。”
  
      轩悦萌:“你虽然是天津机械制造局的老人,但是李鸿章一定把人都换了一遍了,其实你反而等于是新人,不要觉得别人是在排挤你,也许是和你不熟悉。你和人家要尽快的融合,要多交朋友,还最好是能给上级一些帮助,既要显示才干,又要显示忠心,这才是你眼下要做的。”
  
      轩悦萌以己度人,他也是换过很多公司打工的人,他猜测轩洪涛目前遇到的问题顶多就是这样。
  
      轩洪涛好奇的看着轩悦萌,“你怎么全知道?也太神了点,倒也不全是因为跟大家不熟,都是你当初告诉李中堂我会洋文,我哪儿会什么洋文?还有人让我摆弄那些洋机器,这我哪儿会?而且我以前在局里就是个普通帐房,我是着急不能给沈保靖大人多少帮助,怕时间久了,大家都知道我是个没有多少本事的人。”
  
      轩洪涛能说出这番话来,是很需要勇气的,毕竟是在对自己的儿子说话,不过轩洪涛现在也跟众人一样,渐渐习惯了轩悦萌是神童这件事情,他居然就像是在跟一个平辈人一样在聊天,轩洪涛的潜意识当中希望能够在轩悦萌这里得到更多的帮助。
  
      轩悦萌有些犯难,我是比你强一点,但我总不能替你去上班吧?你一个三十多岁的官员,也不能带着个几个月大的儿子去当差吧?我还能咋帮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