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08 曾府萝莉
    轩悦萌没有想到不光要自己进步,还得帮着轩洪涛进步啊,顿时觉得鸭梨山大。

    轩悦萌:“知道哪里不足,就不怕的,现在你要做的事情是:一方面要提高自己的本事,不会洋文这个简单,跟洋人多接触接触就是了,现在天津城里的洋人快比大清国的人还多了;另一方面就是要多关心李中堂有哪些想法,沈保靖总办有什么想法,你能帮到他们的忙话,那你的位置不就稳固了吗?”

    轩黄氏听儿子说的一套一套的,不停的在轩悦萌的肥嘟嘟的小脸蛋上面摩挲着:“儿子说的真好啊,儿子都成了你现成的师爷啦。”

    轩悦萌的话虽然没有多么的高深,但是山外看山总比山中人要清楚一点的,顿时就让轩洪涛疲惫迷惘的思路开通了不少。

    轩洪涛将轩悦萌抱过来放在自己的腿上,“不错,不错,可我上哪儿跟洋人接触啊?至于李中堂有什么想法,我现在是可以比较容易知道的,听说总理衙门大臣毛大人已经上奏朝廷,授两江总督兼任南洋通商大臣,咱三口通商大臣衙门也要改组了,要改成北洋通商大臣的行馆,直接由直隶总督李中堂兼管。听沈保靖大人的意思,天津机械制造局还得扩大,至少得扩大十倍!要大量雇用洋技师,本国技师则全部从江南机器制造总局与金陵机器局奏调。另外,李中堂嫌直隶地区的守备空虚,当年张宗禹的捻子才几个昼夜就可以长驱直入,直逼畿辅,致使朝野震动,两宫变色,归根结底,在于直隶防守太单薄了。眼下京师只有神机营六千人十营,口外也只有黑龙江将军管辖的马队四千人。直隶其他要地,只有几座兵站和粮草转运局,几乎无兵。偌大的直隶和东北仅仅是一万人不足的守备,这实在是太过空虚了些。所以李中堂打算在大清河、北运河之间,择地兴造弹药库和兵营一座,用来储存弹药、成品机器。在经过朝廷的允准之后,还要把裁撤后已转成经制之师的两万淮勇,分三批调驻进直隶各口驻防,又将要在口外添募一支五千人的马队,聘洋人教练。同时设总粮台一处,分粮台十处,使得直隶一带,除去京师的神机营,还要有两万五千人左右的淮军精锐之师拱卫。”

    轩洪涛说的详细,轩悦萌听的认真,轩悦萌在心中暗道李鸿章的胃口不小,有了这样的实力,除非是举国的人或者是慈禧合起来都要杀他李鸿章,否则单单凭王公大臣是无奈他李鸿章何的。不过轩悦萌觉得像直隶这么要害的位置,这可是全国的政治军事中心啊,两万五千人的淮军,加上六千人的神机营,总共也就三万人马,再扣去吃空饷的虚报数目,连三万军队都不到,这点人马别说是一旦周边有什么动静将无兵调派,即便是拱卫京师,那也捉襟见肘吧?

    不过对于直隶地区兵少这件事情,轩悦萌并没有发表意见,他猜想可能是慈禧对李鸿章和淮军不能够完全的放心,这两万多人的驻军,应该就是慈禧能够接受的驻军上限了吧。

    轩悦萌:“扩建天津机械制造局,这需要施工队吧?买机器,请人工,这都需要很大一笔银子吧?八成得向洋人借钱。请洋教练组建新式马队,这两件事都离不开洋人啊,你立功的机会也许又要到了,如果能够在这两件事情上帮助李中堂和沈保靖大人的话,那么他们将会把你当成半个自己人看了吧?”

    轩洪涛惊喜的看着虎头虎脑的轩悦萌,在轩悦萌的脸上香了一口,轩悦萌的肥嘟嘟的小脸蛋儿都被他亲的变了形,小嘴一嘟嘟,轩洪涛直接把轩悦萌的哈喇子都香出来了。

    “好儿子,有啥办法吗?请洋教练和雇佣洋技师还好说一些,但是如果能在扩建天津机械制造局和造军火库,造兵站这么大的事情上帮到李中堂和沈大人的话,那他们岂知是要把我当成是半个自己人,应该会完全信任我重用我了,你爹的好日子就真的要来了。爹看的出来,这是眼下中堂大人最头疼,最着急办的大事。”

    轩悦萌一汗,我就是随口分析,随口把分析出来的意思给你总结总结,尼玛,还真当我是金身罗汉转世呢?我随便吹口气就能把一堆建筑物吹出来么?我要有那么大的本事,还被你抱的动都动不了吗?我只是一个走路都还需要扶着墙的八个月大的小孩唉。

    轩悦萌挣脱了轩洪涛的怀抱,从轩洪涛的大腿上溜下来,稳稳的站在了地上:“做人要靠自己。”

    轩洪涛:“……”

    轩黄氏:“……”

    轩家大房又搬回了老宅,这次他们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回来的,不但住着原先的位置,轩悦武还自动搬到了外院,一个人占着好大两间屋。而且原先那小院的钥匙也还是掌握在轩黄氏的手里。

    第二日,这是一个晴朗朗的艳阳天,秋高气爽,鹰飞长空。

    轩家老宅,大厅。

    向以往一样,轩宗露最先吃完饭,老头一个人坐太师椅上不停的抽着水烟。

    轩洪涛也很快吃完,轩黄氏过来给轩洪涛整理官服,快速的拉着轩洪涛前后的衣角,直到官服都平整了,这才满意。

    轩洪涛咳嗽一声,中气颇足:“伙食越来越差了,得,你们不用说,知道现在家里困难,等会让人到厨房多砌个灶台,悦萌还太小,以后我们大房这边吃饭,得多加几个菜。”

    轩洪波很不满意的看了看桌上的两个素菜,“大哥,那你们大房以后不跟我们一块吃,自己吃自己的不就成了?”

    轩洪涛呲出一口气,“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人活着就得凭本事吃饭,家里的饭,我们大房有资格吃吧?你要是也想自己多加菜,你再多去砌个灶台,我绝无二话!老大家的老二家的,今天多买些瘦肉,晚上蒸个红烧狮子头,再加顿肉饺子,对了,再到醉仙居叫一个那什么,对了,对了,醉爆海参,那个味,一里外都飘着香,再加个八宝油鸡,让他们炖的透透的。”

    轩洪宇瞪着眼,轻轻的呸了一口。

    轩洪波:“得,大哥,你这是故意气人呢吗?老婆,咱二房今晚也得按照大房的标准加菜!”

    轩于氏:“人家大哥现在是官,你是什么?还嫌二房不够穷啊?”

    轩洪波:“行,那我晚上出去吃,好几个局等着我呢。”

    轩悦萌已经吃过饭,从轩徐氏的身上滑下来,对轩洪涛的小人乍富德行很不感冒,去看轩宗露,似乎这一切和轩宗露一点关系都没有,老头子面无表情的猛吸着水烟。

    轩悦萌拉了拉轩徐氏的衣角,轩徐氏会意,俯下来侧耳,轩悦萌在轩徐氏的耳边道:“我要出去玩啦。”

    轩徐氏点点头,现在轩宗露已经不再限制家人出门了,而且轩宗露最近似乎根本都不管大房的人,大房的人无论做什么,他都只当看不见。

    轩徐氏抱着轩悦萌来到大门处,轩悦萌让轩大力背自己出门。

    轩大智和轩大力两个兄弟当中,轩悦萌觉得大力更稳健一点,虽然大力是弟弟。

    轩大力背着轩悦萌出门,他已经听大智说过轩悦萌的事情了,虽然前阵子大力陪着二房三房和老太太去乡下避了一阵,却对于轩悦萌的神童事迹并不陌生,“少爷,咱上哪儿玩?”

    轩悦萌:“租界。”

    轩悦萌到目前为止就只出过一次门,就是去租界,他将去租界那次和去三口通商大臣衙门那次是算在一起的,因为都是同一天发生的事情。

    租界在轩悦萌的眼里,就像是淘金的地方,那里也是最接近现代社会的地方,轩悦萌对于租界有种特别的亲切感。

    “喂。”

    一个童稚的声音飘来。

    大力没有察觉,还继续往前走,大力背上的轩悦萌却听见了这声喂,看去,一座大宅子的大门台阶上,站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双手叉腰,神气活现。小女孩旁边站着一个十五六岁丫鬟模样的女孩。

    那女孩见大力继续往前走,显然不高兴啦,“喂!喊你们呐。”

    大力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他平常就不跟小孩子怎么说话,少爷才几个月大,也不会有朋友吧?轩大力并不认为这小女孩是在叫他们,轩悦萌拍了拍大力的背,“等等。”

    大力这才停下来,和轩悦萌一起看着那女孩。

    女孩一身清朝裙袍,服饰华丽,头顶挽着个小笼包,还插着两支翠玉的发髻,很短,却镶嵌了金边,圆圆的脸蛋是因为婴儿肥的关系,已经看的出一点瓜子脸的雏形,大大的眼睛乌黑灵动,雪白的小手水藕一般,这让轩悦萌第一次觉得清朝服饰其实也有点儿好看,这小女孩精致漂亮的像个瓷器娃娃。

    轩悦萌不知道这小萝莉要干什么?“你是在和我们说话吗?”

    那小女孩似乎也被轩悦萌给弄糊涂了,显然对于轩悦萌这么小一点的小孩能这么流利的说话觉得稀奇,“你是叫轩悦萌?你就是他们说的神童吗?”

    轩悦萌:“我不是什么神童。不过我的确是叫轩悦萌。你有事儿吗?”

    小萝莉:“我问了你,你怎么不问我是谁啊?”

    轩悦萌一汗:“你是谁?”

    “不告诉你。”

    轩悦萌又一汗,不想跟这么大一点的小屁孩废话,看了看门匾,认得是曾府,暗道是曾国藩家里的女孩子,却并不以为意,拍了拍大力的背,催促大力走人。

    小萝莉顿时急了,就要下台阶,丫鬟赶紧牵着她下来,“小姐慢点。”

    小萝莉:“你好没规矩,我正和你说话呢,你怎么可以走?”

    轩悦萌:“我有事,回头再和你玩吧。”

    小萝莉:“嘿,谁要和你玩,我会背诗,你会吗?你知道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的下两句是什么么?”

    轩悦萌大汗,敢情是要跟爷比试啊,他脸腾的就红了,虽然是大学本科的学历,不过他还真的不会下两句,这两句诗他是听过的,如果小萝莉是问两个黄鹂鸣翠柳的下一句,或者是问一行白鹭上青天的上一句是什么的话,他也许能答的出来。

    轩悦萌:“你赢了,我不会,我不是什么神童,你才是神童。”

    小萝莉好不得意,和尚念经一般仰天快速背着:“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这是杜甫的名诗,这都不会,还敢说自己是神童,哼。”

    轩悦萌点点头,“你果然是神童,佩服,大力,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