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10 换兑外汇
    轩悦萌又好气又好笑,“人家那是要跟你握手,动个毛手!你站好,把爪子伸出来,跟人家握一握。”
  
      轩大力没有明白意思,轩悦萌上去将轩大力的右手给拉出来,李提摩太便跟轩大力握了握手。
  
      轩大力大惊,暗道老外原来是要跟自己比拼手劲儿啊!连忙运气用力!
  
      李提摩太顿时疼的嘶哑咧嘴的,他哪里是轩大力的对手,轩大力可是每天挑水砍柴,专门干些力气活儿的。
  
      “奥,我的上帝!干什么?奥,谢!”
  
      轩悦萌大汗。
  
      轩大力洋洋得意,“少爷,您看见了吧,这老外还想跟咱们比力气,他这样的真不是个儿!”
  
      轩悦萌怒道:“大力,快松手!不然给你卖美洲去!”
  
      轩大力吓了一跳,急忙把手松开,面如土色的看着轩悦萌,“少爷,您别吓我啊?”
  
      轩悦萌不去理会大力,急忙对正捂着被握痛了的右手的李提摩太道:“李提摩太先生,非常的对不起,他不懂你的意思,以为你跟他比试,比谁的力气大呢。”
  
      李提摩太愤怒的看着大力,轩悦萌怕俩人再闹误会,急忙站在中间将两个人隔开。
  
      轩悦萌伸出手,对大力道,“来,你跟我握握手。”
  
      大力照着刚才的样子,跟轩悦萌握了握,这次当然不敢使劲儿,否则少爷的小胖爪子立刻变成小肉饼了。
  
      轩悦萌:“瞧瞧,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吗?来,你就照这样,再跟李提摩太先生握个手,先道个歉。”
  
      大力也明白是闹误会了,挠挠头,伸出手,“那个洋先生,对不住了。”
  
      李提摩太给大力捏怕了,哪里还敢再跟轩大力握手,轩悦萌忙示意轩大力主动点,轩大力便拉着李提摩太的手握了握。
  
      轩大力这回当然没有使劲,李提摩太却还是吓得连忙往回缩,等感受到大力没有恶意,没有使劲之后,笑了。
  
      大力也笑了。
  
      轩悦萌:“嘿嘿,这就好了,吃饭去。”
  
      三个人在一家中档的英式餐厅用餐,李提摩太点了一份薄饼,轩悦萌还太小,吃不了这里的东西,便点了一份沙拉,点了一份汤,给大力也点了一份薄饼,再给李提摩太和大力一人加了一份咖啡。
  
      李提摩太点点头,“悦萌先生来这里吃过东西吗?一般中国人都不会点餐,因为他们不熟悉我们的饮食习惯。”
  
      轩悦萌随口解释道:“来过几次就懂了。”
  
      大力用手抓起薄饼啃了一口,“味道还行,就是有点怪,不如吃锅饼痛快,这里面还包了东西,好像是生的菜啊?洋人就是古怪。”
  
      轩悦萌也不去理会轩大力,指了指刀叉,再指了指李提摩太,“别用手啊,你学他的样子吃。先用刀叉切块,再用叉子送嘴里。”
  
      轩大力哦了一声,放下了薄饼再去喝咖啡,“呵,这什么味儿?少爷,这家的茶叶都馊了!”
  
      轩悦萌:“呃,这是洋茶,就这味儿,别老土。”
  
      轩悦萌给大力的咖啡中加了五块方糖,搅了搅,“加点糖就不苦了。”
  
      旁边吃饭的客人都好奇的看着轩悦萌这边,对于轩大力的举动,众人虽然觉得好笑,却也正常,只是轩悦萌不仅是动作娴熟,一副小大人的神情,更是惹得众人啧啧称奇。
  
      见怪不怪,轩悦萌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小孩,他已经习惯了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他已经逐渐的适应了现在的状态。
  
      李提摩太也逐渐的适应了轩悦萌这么一个奇怪的小孩,他在中国也接触不少人了,当然其中也有小孩,并没有发现中国的小孩和欧洲的小孩有什么区别,所以在心里是很佩服轩悦萌的。
  
      轩悦萌和李提摩太随便闲聊着,当然,主要都是围绕着李提摩太,轩悦萌在这个时代的时间还太短,并没有太多的人生经历可以拿出来聊天。
  
      轩悦萌:“那您的家人还都在德国啊?您一定很想念您的妻子和女儿吧?”
  
      李提摩太叹口气,点点头,“怎么能不想,每天都想,只是我这几年在中国一点作为都没有,也没有办法把他们接过来。”
  
      轩悦萌费力的明白了李提摩太的意思,颇有感慨,这样的日子,他何曾没有领会过,背井离乡,没有做出成绩,又怕家人知道自己过的不好,想家又不好意思回去。
  
      本来这些话,李提摩太是不该对一个刚刚认识的小孩子说的,只是轩悦萌的小孩子身份也更容易让人放下心防,加上李提摩太在中国也没有什么朋友,谈着谈着就不自觉的吐露了心声。
  
      轩悦萌:“李提摩太先生,你是一个心中有家庭有事业的人,你的日子一定能够好起来的。”
  
      李提摩太苦笑着看了看轩悦萌,“但愿像你说的吧,我的女儿才比你大四岁。”
  
      轩悦萌:“你的女儿知道你这么爱她,她会幸福的。李提摩太先生,我想雇佣你。”
  
      李提摩太一惊,这孩子是在开玩笑吗?自己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你雇佣我?你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你懂什么叫雇佣吗?“悦萌先生,你说错了单词了,你明白雇佣的意思吗?”
  
      轩悦萌微笑了一下,“我懂的,我要雇佣你,我出钱,你为我工作,是这个意思吗?”
  
      李提摩太哭笑不得,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大傻瓜,居然会有一个这么点儿大的小孩说要雇佣自己,自己在中国混不下去,也不至于到成为一个小孩子的仆人的地步吧?
  
      轩悦萌见李提摩太没有说话,也并不着急,他当然明白这事听上去其实挺荒谬的,如果现在把自己和李提摩太调换个位置的话,忽然有个几个月大的小孩对三十多岁的自己说要雇佣自己,自己绝对不像李提摩太这样表现的这么有风度。
  
      轩悦萌:“李提摩太先生,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们多接触接触,我也给你一点时间,你再考虑下,我的意思,有很多,我现在的语言表达水平还说不出来。不过,关于我的一切,你请保密,不可以对任何人提起。也不能和别人谈起我要雇佣你的事情。”
  
      李提摩太笑道:“我没有人可以交谈,也许,我们虽然才认识了这么一点时间,你这么一个小孩,却是我在中国的最亲密的朋友了。”
  
      轩悦萌也笑了,轩悦萌对这个举止稍显夸张的英籍德国人的感觉挺不错的。
  
      吃过饭,三个人又去了教会,轩悦萌信守了诺言,让大力入了教,其实大力也不懂是什么意思,按照轩悦萌的意思,就是给李提摩太先生一个面子,轩悦萌并没有强迫大力信教,他对人的信仰不干涉,而且轩悦萌也看不上洋教。
  
      李提摩太很高兴,虽然觉得轩悦萌只是一个很聪明,有些奇怪的小孩,但是跟轩悦萌的接触,让他对轩悦萌的印象很不错。
  
      轩悦萌:“李提摩太先生,我们要走了,今天很开心。以后我每天都来找你,我还可以帮着你宣传呢。”
  
      李提摩太惊喜道:“那太好了,有了你的帮助,我相信会更好的,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悦萌先生,你是一个很特别的小孩,越跟你接触真的越有意思。”
  
      轩悦萌:“李提摩太先生,明天我想再多兑换一些钱币,方便吗?”
  
      其实在这个时候,轩悦萌也仅仅是将李提摩太当成是一个合适的对象,作为候选的参考对象,在他从轩洪涛那里得知了李鸿章的发展计划之后,便暗自在心里面萌生了做生意的想法,轩悦萌想不出还有什么比做生意更能够挣钱的事情,当然,他也明白,跟官场做生意不简单,自己的父亲轩洪涛绝对没有办法成为自己的大靠山,轩洪涛只不过是一个六品官,放在直隶地区,小吏中的小吏啦。而且,轩悦萌也知道李鸿章身边还有很多做生意的好手。如果是没有难度的生意,也轮不到自己头上!李鸿章自己不晓得赚钱么?
  
      轩洪涛把李提摩太当成是应聘者中的重要候选在对待,可是李提摩太绝对没有将轩悦萌当成老板的想法,“你还要兑换?私人兑换的话,只能是小量数目的,大宗的兑换不方便,除非是拆成很多笔,而且那样的兑换不但不方便,一旦让人发现,还以为你是故意在倒汇,你打算兑换多少,兑换什么币种呢?”
  
      轩悦萌这次费了很大劲都没有明白李提摩太的意思,最后还是让李提摩太把这段话写出来,轩悦萌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去解读,才明白了,“不多,七百来两银子而已,我想换成德国马克。”
  
      李提摩太点点头,“也不少了,一般的洋行对于兑换超过一百两的银子都会很谨慎的,而且你不能拿银票,洋行不认银票,必须是现银,你还得分成七八个地方去兑换,你要这么多马克做什么?”
  
      轩悦萌笑了笑:“暂时呢,这是一个秘密,钱不能死存着,必须让钱动起来,钱才叫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