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11 投资观念
    李提摩太很欣赏轩悦萌的这种投资观念,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会做生意的民族,犹太人似乎生下来就是为了做生意的,轩悦萌的这种生意经便是来自犹太人。
  
      轩悦萌过去在现代,虽然收入不是很高,却也算是一个理财爱好者,买了几十种理财产品,理财的收入,比他的工资还高。
  
      李提摩太:“好吧,悦萌先生,我可以帮助你。”
  
      轩悦萌伸出小胖爪子,“李提摩太先生,明天见。”
  
      李提摩太好笑的和轩悦萌的小手握了握,轩大力见状,忙伸出手来,也要跟李提摩太握手。
  
      李提摩太眉毛飞起,举着自己的右手,做了个很夸张的面部表情,显然是在以形体语言说刚才轩大力把握手当成比力气的事情,和轩大力握了握手,两个人相视大笑。
  
      离开了租界,天色已经将暗,轩大力背着轩悦萌快跑。
  
      “少爷,时辰过的真快,您说这洋人其实好像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吓人啊,为什么我听人说起来,都说洋鬼子是坏人呢?”轩大力的体力很好,一边背着轩悦萌跑步,一边还气不喘的在说话。
  
      轩悦萌:“那是因为,这些人当中虽然也不全都是坏人,可是他们的国家侵略了我们,他们的大部分人都是为了吸取我们大清国老百姓的骨血而来的。”
  
      轩大力糊涂了,“那这个李提摩太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啊?您还和他接触干什么?”
  
      轩悦萌本来不想解释的,不过觉得以后应该还有很多需要跟大力沟通的地方,还是给出了一个简单的解释,“那是因为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洋人也并不全都是坏人,至少没钱的洋人里面就有不少人也是在被有钱的洋人欺负的,他们这部分人,跟普通的大清国百姓都一样。要想击败对手,便需要更加深入的了解对手,甚至和对手中的一些人做朋友。”
  
      轩大力若有所悟,又不是很懂,却没有再问,只是在心中对萌少爷的敬重更增加了一分,今天的见闻,对于轩大力来说是颠覆性的,轩大力已经在内心暗暗打定主意,以后就围着萌少爷转,会有前途的。
  
      轩家大门边上,轩黄氏和轩徐氏两个人的眼珠子都要凸出来啦,两个人伸着脖子在观望,等到看见大力和轩悦萌的身影出现在胡同口的时候,同时出了一口长气。
  
      轩黄氏:“嘿,几个月的小孩就这么贪玩,这个死大力,也不知道带少爷回来,也不知道两个人有没有吃午饭。”
  
      轩黄氏走过去迎,轩徐氏紧紧地跟着。
  
      轩黄氏:“你们两个死到哪里去了啊?晌午饭也不回来吃,不知道家里会着急的啊?大力!”
  
      轩大力见轩黄氏生气,吓得连忙道歉,“对不住大奶奶,对不住大奶奶。”
  
      轩悦萌暗自赞赏轩大力这一点,因为轩大力并没有直接说是自己让在外面吃午饭的,而只是道歉而已,说明轩大力是一个能守住话,并且是一个有担当的人。
  
      轩悦萌:“唉,出去一趟总要时间呐,就四周转了转,这不是好好的吗?”
  
      轩黄氏将轩悦萌从轩大力的背上抱过来,在轩悦萌大大的脑门上面点了点,“你个小毛猴,就知道出去野,晌午你们都吃了什么呢?”
  
      轩悦萌:“吃的……锅饼,油条,豆浆。”
  
      轩黄氏哦了一声,又道:“大力,怎么不带少爷去馆子吃?我不是放了钱在少爷身上的吗?你们在路边吃的啊?”
  
      轩大力听轩悦萌在撒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嘿嘿傻笑带过,心说八个月大的小孩上哪门子馆子?难道要给少爷点几个炒菜来壶酒不成。
  
      轩黄氏也不追究了,紧紧地抱着轩悦萌就往大院内去,急着去给轩悦萌喂饭呐。
  
      轩悦萌现在担心的问题是怎么跟轩黄氏和轩洪涛要钱。
  
      在轩悦萌看来,普法战争应该马上就要结束,这个年代的战争都比较短,因为国家的财力还达不到资本主义经济鼎盛期间的水平,打两下就完了,很难出现持久战,而且轩悦萌确信德国会赢,因为后面还有德国的很多戏份啊,他的历史知识再怎么匮乏,这点还是清楚的。之后的德国不仅赢了,应该还发展迅速,并且还是一个统一了之后的强大德国,否则就没有第一次世界大战啦嘛,既然德国赢了,那么现在就应该多买处于战争期间的德国货币,在战争期间,德国马克和法国法郎都很不稳定,这应该是一次赚小钱的好机会嘛。
  
      不过,轩洪涛和轩黄氏会相信他的判断吗?
  
      大房的晚饭非常丰盛,现在大房每个月仍然是按照原先的八两银子的标准往公中交钱,所得的份例银子当然也不变!还是四两银子。
  
      按道理,轩洪涛现在的月俸提高了几倍,再往公中交的银子应该增加,而份例银子也应该相应的增加的,不过轩家经过连番大战,老头轩宗露已经没有把握能够在大房这里讨到便宜了,生怕等下大房往公中交的银子不变,再反过来要求增加每个月所分得的份例银子,最后还有可能闹个得不偿失就不划算啦。
  
      所以,大房往公中交的银子和每个月所得的份例银子也就没有人提起了,一切都还按照老例。这就在客观上大大提高了大房的经济条件,只要老头不增加对二房和三房的投入,大房应该成为轩家之首。
  
      日子好过了,生活条件自然提高。
  
      轩家大厅,晚餐。
  
      吃完了小米粥和肉饼汤的轩悦萌老老实实的坐在旁边玩耍。
  
      轩家的坐席位置仍然照旧,轩宗露和轩周氏坐在上首,轩洪涛,轩黄氏,轩洪波不在,轩于氏,轩洪宇,轩查氏,这是一桌,小一辈的在另外一桌。
  
      小一辈的虽然在同一桌吃饭,但是却自然而然的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边,公中的菜摆在中间,轩洪涛让加的菜,则摆放在大房的晚辈们这一侧,轩洪涛时不时的过来夹些好菜,再回到自己的位置去。大房的主食也和其他人不同,吃的是饺子。
  
      这一切这么的不合理,却又无人吵闹,这个家诡异的和谐着,轩悦萌觉得好笑。
  
      吃罢了晚饭,众人各自回屋,轩徐氏去做家务,轩黄氏和轩洪涛照例先带轩悦萌在大厅等着轩徐氏干完活来接轩悦萌。
  
      大厅就剩下轩洪涛,轩黄氏和轩悦萌三人,轩悦萌觉得时机到了,该向两个人提出换兑外汇的事情了。
  
      轩悦萌:“明天把家里的银子都拿出来给我,就留个备用的钱。你们应该拿的出七百多两了吧?都给我,我有用处。”
  
      轩洪涛奇道:“你这么点儿大的小孩,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轩黄氏也翻转了在自己腿上坐着的轩悦萌,看儿子那肥嘟嘟的小脸上的一对灵活眼睛,“是啊,你一个小孩,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啊?”
  
      轩悦萌:“投资。”
  
      轩洪涛和轩黄氏异口同声:“投资?”
  
      然后就是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差点被呛到,各自干咳了一声。
  
      轩洪涛:“投资是不是就是做生意?”
  
      轩悦萌:“差不多意思吧,算是做生意的一种,少花些力气罢了。”
  
      轩洪涛:“你一个这么小的小孩,你能做什么生意啊?”
  
      轩悦萌:“炒外汇啊,现在白银贬值的厉害,各国外汇都涨的厉害,当然要炒外汇啰。”
  
      轩洪涛和轩黄氏又险些被儿子呛到,都是他们听都没有听过的新鲜名词和新鲜想法啊,真不知道怎么能生出一个这样的儿子出来。
  
      轩洪涛的赌性比较重,并不是很排斥投机生意,“怎么个炒法?你当是炒菜呢?”
  
      轩悦萌嘿嘿一笑:“差不多,冷了炒热,热了出锅,吃干净了再接着炒下一波。”
  
      轩洪涛:“那你这么点大的孩子要这么多钱,我们怎么放心?你详细说说看。”
  
      轩悦萌摇摇头,“就说给不给吧?不给就算了,反正这些钱大部分是靠我得来的,我拿这钱,大哥二哥三哥他们应该也没有话说,等赚了钱,我就把本金还回来,我还给你们分红,如果亏了的话,以后我就不管你们要钱啦。”
  
      不是轩悦萌不愿意细说,这事本来就担着极大的风险,任何投资都不可能是没有风险的,说也说不清楚,说多了还有可能拿不到钱。
  
      轩洪涛和轩黄氏面面相觑,轩黄氏不太愿意。
  
      轩黄氏:“你这孩子,让你说清楚你也不愿意,是,这些银子是你给家里挣来的不假,但你还小啊,爹娘给你留着攒齐了,将来也还是你的啊。一点大的孩子懂啥做生意啊?”
  
      轩洪涛见轩悦萌挂着个小脸蛋,“要么,你先给儿子十两银子吧,小玩玩,从小就知道花钱,说明聪明。”
  
      轩悦萌大汗,我不是要花钱,我是要投资啊!十两银子?十两银子是不少,对于一个小孩来说是天文数字了,但拿十两银子做个毛生意啊,你们当我是去干路边摊么?“这个道理还不简单吗?这些银子你们要是没有急用的话,一直放在那里就是一堆废纸,拿出来流通这才叫钱啊!你们把钱给我,就当那钱还在你们手里,别去想了就行了,费劲。”
  
      轩悦萌有点急,他本来认为这不算什么,反正在他看来,这些钱是他挣来的,就该给他,谁知道会这么费事。
  
      轩黄氏比轩悦萌更急,神童好是好,但神童可不让人省心啊,轩黄氏带大三个儿子也没有一个轩悦萌这么多事情的,哪里有一个八个月大的小孩张口就要七百多两银子的啊?这笔钱在轩黄氏心中很大!还打算指望着这笔钱做很多事情呢,哪里舍得就这么让小轩悦萌一下子就给提了去。
  
      轩洪涛见轩黄氏和轩悦萌母子都冷着脸没有人说话了,一咬牙,将轩悦萌抱到了自己的腿上坐着,“一百两,爹给你一百两,这总行了吧,笑一笑。”
  
      轩黄氏啊了一声,“一百两啊?你这就答应小孩了?他才八个月大呢!他知道啥叫做生意啊?萌萌,你是不是想买什么小把戏来着?明天娘带你去买,总可以了吧?”
  
      轩悦萌大汗,你们当这是菜场买菜呢啊?还讨价还价的。小把戏?我像是这么不成熟的人吗?
  
      想到面对一次大机会,手里却没有本金,轩悦萌就心急如焚!别说七百多两,现在就是一次性给轩悦萌一万两十万两,他都敢全部的投进去!可是,现在连七百两都希望渺茫啊,一百两,一百两!才一百两!
  
      够投资个屁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