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13 洪波买官
    轩悦萌前后围着轩洪涛转了一圈,手托着下巴,点点头,“穿这身官服是挺碍眼的,得,我现在就带你去做两套西服吧。”
  
      轩悦萌也不管轩洪涛答不答应,便用英语对李提摩太道:“我父亲要做身西服,你陪着我们去吧,然后我再帮你想想办法,看看怎么帮你尽快融入中国社会。”
  
      李提摩太当然是欣然应允,轩洪涛连连摇手,“你跟洋鬼子说什么了?我不做西服,洋鬼子的衣服,穿了像什么样?等下被人看见,还以为我通了番匪。”
  
      轩悦萌大汗,“您说话能客气点吗?什么就番匪了?那李中堂不是还要多找洋技师到天津机械制造局的吗?是洋人就都是番匪啊?这位李提摩太先生是我的朋友,不是什么番匪,他又不是当兵的。”
  
      任凭轩悦萌怎么说,轩洪涛只是不肯。
  
      轩悦萌只好使出杀手锏,先以退为进,“你不肯就不肯吧,那么晚上我带我这位洋人朋友到咱家去吃饭,你安排一下。”
  
      轩洪涛想了想,带洋人到家里吃饭?将轩悦萌抱到一边,“那也不行啊,那要是让人看见了,成什么了?我是当官的,怎么可以私下跟洋人吃饭?还带家里去?你爷爷也不会答应的,而且,你看见有哪个大清国的人成天和洋鬼子混一块儿啊?以后啊,这租界,你也少来,洋鬼子没有好东西,你还太小,你不懂的。”
  
      轩悦萌暗自叹气,看来很多事情都是他想的简单了,要转变人的思想绝对是很高深的学问,“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就一辈子老老实实的当个混日子的六品官吧!你前天不是还跟我说,想在李中堂手底下坐稳位置的吗?你什么都不行动,就只会放空炮。”
  
      轩洪涛被轩悦萌说的有点心动,不过仍然不肯放弃对洋人的成见,“不跟你说了,我先走了,大力,你早些带少爷回家,听见了吗?”
  
      大力急忙答应一声,“是。”
  
      轩悦萌不满道:“走吧,走吧,在家说的天花乱坠,出来就全变了,刚才那些马克,你给一点给我,我身上得有点钱。”
  
      轩洪涛笑着抽出一张十马克,放到轩悦萌的小兜兜里,“这么点大的孩子就会花钱,会做生意。”
  
      望着轩洪涛所乘坐的马车离去的背影,轩悦萌叹口气,太不容易了,如果什么事情能自己说了算就好了。
  
      李提摩太:“悦萌先生,你刚才不是说你父亲要做一身西服吗?”
  
      轩悦萌苦笑一下,又灵机一动,“他不好意思穿你们洋人的衣服,这样,我父亲身材跟你差不多,我就按照你的尺寸订做一套吧。”
  
      李提摩太能理解轩悦萌的意思,这个忙很容易帮,自然答应了。
  
      轩悦萌见李提摩太的衣服都旧了:“李提摩太先生,冒昧的问一下,您要新一点的西服吗?我们既然是朋友,我想送一套衣服给你。”
  
      李提摩太笑道:“我们欧洲人,没有男人送衣服给男人的,只有男女之间才送衣服作为礼物,况且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我无功不受禄啊。”
  
      轩悦萌哈哈一笑:“您这不是挺懂中国的人情世故的吗?你现在是在中国,要想在中国生活的好,就得习惯中国的风俗,不要客气了。况且,你也不是无功不受禄,我不是还需要跟你学英文的吗?”
  
      李提摩太不好意思道,“这个不能算啊,你跟我学英文,我同时也跟你学了中文啊,抵消了。”
  
      轩悦萌摆摆手,“不,不,不,你比我多会一门,你不是还会德文吗?我只教你一门,你却教我两门呢,所以,我还是应该送一份礼物给你。而且,你今天还陪我去换兑外汇了呢,我占用了你的时间,应该对你表达感激的,等会,我再陪你去做一套我们中式的长袍,这样,以后你就可以穿的像是一个中国人了,如果你穿着中国人的服饰和中国人接触,会增加中国人对你的好感的。”
  
      李提摩太感激着轩悦萌想的这么周到,对轩悦萌的好感更增了几分,“谢谢你,悦萌先生,没有想到,我来中国的第一个朋友居然是一个小孩,你的观念很接近我们西方人,我感觉和你很谈得来。”
  
      轩悦萌伸出一根指头摇了摇,“李提摩太先生,我纠正你一个问题,如果你当我是你的朋友的话,就不要将我当成小孩,我希望你将我当成是事业伙伴,我还是希望你能够认真的考虑我的请求。”
  
      李提摩太好奇道:“悦萌先生,你还是想雇佣我吗?您有什么具体想法呢?”
  
      轩悦萌:“我有渠道知道中国朝廷的事情,但是中国的官场中的人呢,不适合直接做生意,所以,我想开设一家洋行,聘请你做我的经理,我给你百分之一的股份,你就是这家洋行的股东,到时候对外就说你是老板,我另外每个月开给你底薪,比照其他洋行买办的工钱开给你,我还另外付给你每单生意一成的提成,如果我们洋行发展的好的话,你很快就可以将妻子和女儿接到中国来。”
  
      李提摩太险些惊呆了,他是觉得轩悦萌比一般的小孩要聪明的多,但是从轩悦萌跟自己说的话来看,这已经没有办法用聪明来解释一个小孩子了,简直是妖怪般的小孩啊?李提摩太可以肯定,即便是轩悦萌那个三十多岁的父亲也比轩悦萌差远了。李提摩太现在不但觉得轩悦萌说要雇佣自己,绝不是说说而已,而且这事似乎还真的有些可能。
  
      轩悦萌见李提摩太仍然没有说话,似乎是在犹豫,紧锁着眉头正在思考呢,不由的笑道:“李提摩太先生,你可以找到很多老板,我也可以再物色你这样的人,但是我认为你很难找到比我更大方的老板了,我也很难找到比你更实在的欧洲人,你心里有家庭,就证明你不是一个没有情义的人,我们中国人最讲究的就是这情义二字,所以我现在正式向你提出邀请。”
  
      李提摩太思虑了良久,才道:“虽然这很奇怪,但是,轩悦萌先生,你不要忘记了,你是一个中国人,你要想开办洋行,你根本就不具备资格,大英帝国的国籍不容易获得啊。”
  
      轩悦萌哦了一声,很高兴,李提摩太能够这样说,就证明他是认真的考虑过了帮助自己开设洋行的问题的,“英国的国籍不容易,那就德国的呗,德国如果这次在普法战争中胜出的话,一定会重新统计户籍信息的吧?到时候不是就好弄了?”
  
      李提摩太一怔,半天才说道:“也许,你是真的应该当老板,你天生就是当老板的料。”
  
      李提摩太的这句话让轩悦萌十分的受用,他从小到大连小组长都没有当过一次,还真不容易发现自己有管理天赋呢。
  
      轩悦萌和李提摩太置办了西装,轩悦萌还带李提摩太去弄了身长袍,然后两个人又合计了怎么给轩悦萌弄个德国国籍的事情,李提摩太告诉轩悦萌,他当初来中国的时候,是跟着一个德国贵族来的,后来那人死在了中国,现在轩悦萌要申请德国的户籍,可以说轩悦萌是那人在中国生的孩子,这样比较容易取得德国领事馆的信任。
  
      轩悦萌虽然很不满意李提摩太的这个故事,但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轩悦萌这边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自己的发展计划,轩宗露那边也没有闲着。
  
      入夜,轩宗露的寝房。
  
      轩洪波给轩宗露上好了水烟的烟丝,服侍着老头抽烟。
  
      轩宗露吐出一口烟雾,长舒了一口气,“这样看来,李鸿章是不会用我这老人了,他要全部培植自己的势力,这就叫做一朝天子一朝臣啊。”
  
      轩洪波急了:“爹,那这么说的话,您再想出来就不行了?”
  
      轩宗露:“也不是不行,得等,等到崇厚先恢复了官职,我这边就快了,到时候只能是先找李鸿藻大人,让我先回礼部去,再走一步看一步吧。”
  
      轩洪波点点头,神色黯淡,“您都还得再等,那我这还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呢,现在大哥都做了官,您看看大房那边的人,现在成天趾高气昂的,咱二房这边都被他们压成什么样了,爹,您说他老大是做官的料吗?”
  
      轩宗露看了轩洪波一眼,“你也不用性急,我给你都疏通过了,花了一万两呢!已经捐了个贡生给你了,过几日,再想法给你活动个六品官,本来不想先告诉你的。”
  
      轩洪波惊喜无限,眼睛顿时睁大了,“爹,您怎么才跟我说啊?那敢情好,这下咱就可以跟大哥平起平坐了,省的老在家受窝囊气,爹,您放心,我绝不辜负您老人家的厚望!到时候别给我弄外地去吧?”
  
      轩宗露笑道:“捐贡生一万两,跑你这个正六品,又花了两万两,里外再加上打点的费用,这就是将近四万两呢!天津知府衙门,不比他那个天津机械制造局差多少。”
  
      轩洪波惊喜的哦了一声,差点蹦起来,忽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爹,您说话怎么一段一段的啊?您这都已经给我办成了啊?这么说,我现在也是官了?您放心,我一辈子孝敬您!”
  
      轩洪波怎么都想不到老头会在自己身上花了这么大的本钱,感动的不行。
  
      轩洪涛和轩悦萌就更想不到老头会花这么大的本钱给轩洪波买官了,看见大摇大摆走进了大厅的轩洪波,都不知道他又犯了什么病。
  
      众人正吃晚饭呢。
  
      轩洪波站在上首位置,咳嗽一声,“老婆,明儿让人买张桌子来,以后咱二房三个人,单独一张桌子!不,再多买两张,以后这厅里摆四张桌子,爹妈也单独一张,不是喜欢显摆吗?以后爹妈一张桌子,大房,二房,三房,各一张桌子,大家一起显摆个够,一个破制造局,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呸!”
  
      轩周氏是知道老头子花了大笔钱财给老二捐官的事情的,急忙去偷看老大和老三的脸色。
  
      轩洪涛虽然大概猜到了是什么事情,并不是很生气,他的个性本来就不是喜欢斗气的个性,之前是被二房三房逼到没路走了,才蹦达了两下,轩洪涛也喜欢一家人都能够好起来。
  
      轩洪宇当然更是立刻猜到了什么事情,霍的一下子站起身来,就朝后面走去,到了吃饭的点,老头自己没有出来,吩咐了开饭之后,却和老二在里面嘀咕了这么久,再看老二出来以后这份不知道了天高地厚的样子,轩洪宇就是再傻也清楚是怎么回事,更何况,三兄弟当中,哪个都不傻。
  
      轩于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拉了拉轩洪波的衣角,示意轩洪波别这样。
  
      轩洪波笑道:“干什么?我不能说话了是怎么着?你别吃了,现在赶紧去醉仙居叫几个好菜来,晚上加菜,多少天都吃这一荤一素,快成了养兔子了。”
  
      轩洪涛:“恭喜啊,老二,爹给你捐官了?”
  
      轩洪波哈哈一笑:“老大,不如你啊,咱没有本事,只能靠老头子给活动了,天津知府衙门,六品的顶戴!”
  
      轩洪涛和轩悦萌大吃一惊,轩悦萌虽然到现在也不是很清楚官场构造,不过品级还是清楚的,轩洪涛那是因为在天津教案当中立了大功,由李鸿章亲自出面保举,这才得了个官身,这种机缘可以说是历史罕见,尤其不是在打仗的时候,如果是在和太平天国什么的打仗的过程当中立了功,一次都提拔几十个人,那还正常点。
  
      但是这轩洪涛一下子就从一个白身给硬提进了天津知府衙门啊,这是用了多大的人脉,花了多少银子啊?轩悦萌暗暗纳罕,并深恶痛绝老头的偏心。
  
      轩洪涛并不是气量大的人,只是在这个家里,实在都是气量小的人,才显得气量有那么一点大,但是轩洪涛在听轩洪波报了官职之后,顿时没话了,脸色铁青。
  
      大房众人也都没有好脸色,轩黄氏自然不用说,底下的几个儿子,女儿,媳妇,他们虽然年纪都不大,却也都懂事了,轩悦雷和轩悦文这两个童生更是深有感触,读书读了这么多年,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做官吗?二叔不费吹灰之力就有了个正六品,怎么不让人心理不平衡。
  
      轩黄氏哼了一声:“老头子还真舍得花钱!这一项就不少于十万两白银吧?一个普通的县官,还得是富庶之地的县官,恐怕一辈子都不要想捞到十万两银子!”
  
      轩黄氏微微的有些夸大,而且轩黄氏并不清楚老头子给老二跑官具体花了多少银子。
  
      大房是心理不太平衡,三房的人数仅次于大房,且三房众人的心胸普遍要比大房众人的心胸狭窄的多,如果大房是不爽,那么三房众人则是心理被摧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