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14 窝里狠斗
    轩周氏听轩黄氏说老头子花了十万两银子帮老二轩洪波跑官,急忙解释道:“老大家的,你知道什么?别瞎说了,就几千两银子的事儿。”
  
      轩于氏也赶紧说,“是啊,又不是什么大官,天津知府衙门而已。”
  
      轩洪波哼的笑了一声,“大嫂说的没错,你们知道什么?几千两够干什么的?去买个秀才做做还差不多。”
  
      轩查氏站起身来,“恭喜二哥啦,以前大哥好赌,老爷子没少花钱,现在二哥当官,老爷子又花了十万两银子,我们三房就是多余的,娘,您跟咱爹说说,要不然就让三房分出去得了,省的在这里丢人现眼!”
  
      轩周氏急忙道:“老三家的,别听你大嫂瞎说,没有那么多的。”
  
      轩查氏眼眶含泪,转身就走,连饭也不吃了,回房赌气去了。
  
      大厅算是冷战,轩宗露的寝房就热闹了。
  
      轩洪宇大声责问,“爹,大哥二哥现在都是官了!那我怎么办?您不能这样吧?我也不是捡来的吧?”
  
      轩宗露没有想到老二的嘴巴这么快,才跟他说的事情,转头就到处去说,无奈的叹口气,“老三,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吗?只要你拿个秀才回来,到时候爹在你身上花的钱,绝不比你二哥少,这总行了吧?”
  
      轩洪宇:“爹,您别推来推去的了!你不是给二哥买了个六品官么?行,我不跟二哥争,实话告诉您,这个秀才我是考不上了的,您直接连秀才也给我买了吧,要不就直接给我捐个贡生,再给我捐个七品官当当,我就再也不说别的了。”
  
      轩宗露:“老三,别心急啊,一步一步来嘛,你老跟你二哥攀比做什么?你大哥都没有闹的,你要是再闹下去,那你大哥是不是要我给他那个六品的顶戴再换成五品的啊?你们当爹是财主吗?实话跟你说,这次爹的银子都花光了,等家里缓一缓,五年,如果你五年都还考不上个秀才,爹就给你买,这总行了吧?”
  
      轩洪宇一拍桌子,“不行!你的银子花光了?谁会信?您还真的把我当傻子呢啊?您老心里就老二一个人,全家谁看不出来?”
  
      轩宗露气急了,一下子站起来,“你这是在跟谁说话呢?有这么跟爹说话的吗?我欠了你的啊?你这是在讨债啊?”
  
      轩洪宇哭道:“那我是你和娘捡来的吗?凭什么好事都让给二哥,他轩洪波有什么?凭什么啊?您必须现在就给我买,不然我们三房没法在这个家过了!”
  
      轩宗露也是老泪纵横,“老三呐,你这是要逼死你爹吗?跟你说了,家里的银子都花完了!你就不能等你爹缓一缓啊?爹又不是说死就死!”
  
      轩洪宇一把将老头寝房中的桌子给掀了!桌上的茶壶茶杯跌的粉碎!“你不会死,你还指着你二儿子给你安享晚年呐,我是真活不长了,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老三轩洪宇在里面闹腾的声音太大,众人都被声音给引了过来。
  
      轩周氏哭天喊地的进来,“老三,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轩洪宇狠狠的踢了一脚摔倒在地的凳子,“不干什么!大家一起死了干净!我在这家就是个废人!我们三房都是外人。”
  
      轩洪波怒道:“老三!你凶什么凶?这个家轮到你做大啦?你一个快三十岁的人,连个秀才都考不中,你让爹上哪里去给你捐功名?爹不是常说等你考上个秀才就给你捐官,你还要爹怎么样啊?”
  
      轩洪宇平时是有些害怕轩洪波的,被轩洪波一吼,顿了一下没有做声。
  
      轩查氏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了,“哼,二哥,爹给你花了十几万两的银子,你当然这么说了,那好,我们也不用爹给捐什么功名,大家都在这里,爹,你把给二哥花了多少钱都说出来,我们三房就要银子就可以。”
  
      轩悦萌哈哈大笑:“那我们大房和四房也要银子,分银子啰!”
  
      轩徐氏吓得赶紧将轩悦萌抱远一点,这一个个都跟要拼命一样,别再跟上回打架那样,再让人打了轩悦萌。
  
      轩黄氏附和着轩悦萌的话,“不错,我们大房和四房也就要银子就行了,给老二花了多少银子,我们就要多少银子,我们一分银子都不多要!”
  
      轩宗露被众人给逼在一个小角落当中,哪儿还有封建大家长的威风,就跟个被债主围攻的赌鬼一般。
  
      轩宗露呼吸不给劲儿了,急喘几下,靠在了床沿上。
  
      轩洪波一拳就捣向了轩洪宇!“看你把爹气的!”
  
      轩洪宇是成天在外面沾花惹草游手好闲的主,自然不吃轩洪波这一套,当即展开反击,和轩洪波拳脚相交在一处。
  
      老二轩洪波和老三轩洪宇这么一打起来,二房三房立刻进入了混战,二房人少,就只有轩洪波的老婆轩于氏和轩洪波的女儿轩玉洁两个帮手,三房的人多,轩查氏对阵轩于氏,轩玉清对阵轩玉洁,两个儿子轩悦陆和轩悦华则去帮着轩洪宇打轩洪波,场面立刻混乱。
  
      轩悦萌拍掌笑道:“好华丽的团战场面,快放大招,快放大招啊!”
  
      众人也不知道轩悦萌在说啥,也没有人顾得上一个几个月大的小孩啦,屋内屋外,哭闹声大作,再配上轩悦萌的笑声,热闹非常。
  
      轩悦萌是不怕事情大的,早就烦了二房和三房的人,他上一世是独生子,鬼知道一个大家族原来是这样的,他原先还很羡慕那些亲戚朋友多的同学呢。
  
      轩徐氏急的又是捂住轩悦萌的小嘴,又是按住轩悦萌的小手,“别吱声啦。”
  
      轩徐氏的力气小,没有办法长久抱着轩悦萌,将轩悦萌抱到了老头寝房的门口,将轩悦萌放在了地上。
  
      二房三房大规模团战,大房的人则在旁边,四周站着,口中相劝,却并无人上前拉架,主要是因为轩洪涛和轩黄氏并没有动。
  
      轩周氏在轩宗露旁边哭天喊地的抹泪,轩宗露倒是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厮打中的众人,又将眼睛给闭上了,老头本来打算用晕倒这招先缓一缓局面的,现在看来彻底无效了。
  
      轩悦萌看见老头的表情,嘿嘿一笑,轻声对轩徐氏道:“轩宗露的表演最精彩,该拿影帝啊。”
  
      轩徐氏吓得赶紧又去捂轩悦萌的嘴巴。
  
      这个时候老轩和老轩嫂,大智大力都闻声而来。主要是喊叫的太吓人,轩于氏的声音,隔着大院都能够听见。
  
      轩悦萌推了推大力的屁股,“站开点儿啊,挡着我的镜头啦。”
  
      大力:“……”虽然不知道镜头是啥,急忙站开了一点,本来大力可是好意,是怕误伤了轩悦萌呢,想着替萌少爷挡一挡危险。
  
      三个打一个,当然是轩洪宇和俩儿子占了上风,一会儿就将个新晋六品官轩洪波打的跟猪头一般,轩洪波满身满脸都是血。
  
      轩宗露一见要打出人命啦,也顾不得再装,坐在了床沿,“老大!你还看什么?还不赶紧给人都拉开?”
  
      轩洪涛早就想去拉来着,即使老头不说也要过去拉了,只是二房和三房这回打的太狠,真的是往死里在招呼,这让轩洪涛十分的寒心,也无从着手。轩洪涛自己没有什么本事,家庭观念还是很重的,总是在内心期盼一家人最终能和和气气的。
  
      轩洪涛:“悦文,你拉开悦陆,悦武,你拉开悦华。”
  
      轩洪涛说完便冲进战阵,去挡在轩洪波的面前,刚进去就被众人打了好几下,等到轩悦文和轩悦武费力的将轩悦陆和轩悦华拉开,这才解了轩洪波被打死的危机。
  
      轩洪波坐在地上,浑身是血,两只眼睛瞪的凸起,形容十分可怖,刚刚解除了被打的局面,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一下子又冲出了屋子。
  
      轩洪波来到很急,老轩一家急忙闪开,轩徐氏也抱着轩悦萌闪到了一边,生怕被轩洪波给撞上了。
  
      这边扭打中的轩于氏和轩查氏已经停了,轩玉洁和轩玉清也各自退开,大家都以为这一场应该这样就结束了呢。
  
      谁知道,出去没有多少功夫的轩洪波,立刻又提着菜刀回来啦!
  
      轩宗露也被吓住了,高喊道:“老二,你做什么?快把刀放下来!”
  
      老轩家的人急忙护着轩悦萌退开,众人惊叫声中,轩洪波举着菜刀向轩洪宇扑去!
  
      这谁敢拦着啊?轩洪宇怪叫着逃命,可惜屋子实在太小,躲都没有地方躲,而轩洪波又追的急。
  
      轩洪宇的两个儿子也吓死了,哪里敢再去相助父亲,只生怕自己会成为二伯的首要打击对象,都吓得往墙根躲避。
  
      轩查氏捂着嘴直叫唤,“别打了,别打了,你疯了吗?”
  
      轩洪波一下子没有能够追上轩洪宇,恶向胆边生,一把抓过轩查氏,直接在轩查氏的手臂上砍了一刀,这一刀连带着带到了轩查氏的脸上,轩查氏的手臂一长排,带着脸上也出现一排血迹!
  
      轩查氏吓得一下子就昏死过去。
  
      众人惊叫着往屋外奔逃,都以为轩洪波把轩查氏给杀了呢。
  
      轩悦萌被吓得目瞪口呆!再不敢在旁边瞎废话啦,万没有想到打斗瞬间升级到了械斗的境界。轩府是格斗场么?
  
      轩洪波的女儿轩玉洁,和轩洪宇的女儿轩玉清当时就被吓傻了,连哭都忘记了。而一堆晚辈小子,除了轩悦萌之外,都吓得大哭。
  
      轩宗露过去抵挡轩洪波,被轩洪波将老头给拉开,老头的力气实在太小了些。
  
      轩洪宇没有办法,纵然老婆已经被砍了,仍然不敢去拼,逼不得已,只得跳上了轩宗露和轩查氏的卧榻,用个被子挡着,生怕轩洪波随时会砍过来!
  
      轩洪波对着轩洪宇吼道:“刚才不是很凶?再凶啊!爹的银子,爱给谁就给谁!就你这软样,你还想当官?当官的各个比我凶!你行吗?软货!”
  
      轩洪宇吓得没有了半丝半毫的脾气,“二哥哥,官给你当,官都给你当,我再不跟你争了!”
  
      轩洪波一听轩洪宇这么说,也冷静了不少,“这是你自己说的,再敢啰嗦一下,一刀砍死你!”
  
      轩洪宇吓得瑟瑟发抖,提着个被子直道:“不敢,不敢了。”
  
      轩洪波将手中的菜刀啪嗒往地上一扔!“跟我争!?呸!”
  
      轩悦萌看着满屋的血,看着浑身血污的轩洪波,看着倒在血泊当中的轩查氏,大汗,对于这个封建大家庭的印象再次颠覆,你们是要将家斗推向什么境界啊?拍玄幻电影么?特么的怎么不把你们这堆人派到抗日战场去啊?中国人要都跟你们这堆人似得,都拿出在家窝里斗的狠劲出来,十个鬼子国也被灭了吧!?
  
      轩洪波也不再多说话,径直出了屋子,众人这才敢去看看轩查氏是死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