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15 我喜欢你
    轩查氏没死,不过也似乎差不多了,不知道为什么,不停流血,还直翻白眼,众人又是一阵忙碌,老轩让大智赶紧去喊郎中来。
  
      只剩下半条老命的轩宗露靠在床边痛哭,轩悦萌却一点都不怜悯老头,养不教,父子过!这个家成这个鬼样,在轩悦萌看来,这老头的罪过是最大的。
  
      如果老头一碗水端平,对几个儿子都一视同仁,不偏不倚的,绝不会是这幅情景,老头自己也是个文人出身,但是轩悦萌在他身上却看不到半点诗书礼仪的气息。
  
      由此,轩悦萌得出了一个结论,封建科举制度要么就是把人弄得跟轩悦雷这么傻乎乎的,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书呆子,再要么就是将人弄得跟轩洪波和轩洪宇这样,几乎疯狂,几乎为了利益可以动手杀人,完全看不到半点科举的教化道德作用。
  
      而且,这也让轩悦萌愈发的感觉到在这个年代的法制等于是没有啊!太可怕了,这个年代,被家里人砍死,尤其被家里长辈砍死的话,估计算是白死了。
  
      除了伪善就是罪恶。
  
      好一个疯狂的世界。
  
      杀戮血腥的封建主义世界!
  
      轩黄氏帮着收拾了一番,赶紧过来看轩悦萌有没有被吓到。
  
      轩悦萌从最初的看热闹状态到现在这个面无表情的状态,还真的有些被吓到了,幸好他是过来人,如果他真的是一个八个月大的小孩子的话,这下子还真的有可能被吓成神经病啊。
  
      因为轩洪波的女儿轩玉洁和轩洪宇的女儿轩玉清,就似乎都吓得有点精神不正常了,两个人一会儿一个劲的傻笑,过一会,又一个劲的傻哭。
  
      轩黄氏看见轩悦萌一直闭嘴不说话,着急的眼泪都出来了,问轩徐氏,“孩子不是吓坏了吧?怎么不说话了啊?平时不是话挺多的?刚才你怎么不知道抱着他回屋?”
  
      轩徐氏也吓的眼泪出来了,不住的骂自己,说看着看着就忘记了,是应该抱轩悦萌回屋。
  
      轩徐氏和轩玉洁轩玉清的年纪都差不多大,哪里经受的了那场面啊,只是摇头,后悔的要命。
  
      轩黄氏将轩悦萌抱在怀里,一个劲的拍着轩悦萌的背,“哦哦哦,萌萌不怕,哦哦哦,萌萌不怕,妈妈在哦,哦哦哦……”
  
      轩悦萌回过神来,看了看面色蜡黄的轩徐氏,忽然对轩徐氏道,“你别怕,已经没事了。”
  
      听见轩悦萌说话,轩徐氏才回过神来,忍不住就抱着轩悦萌痛哭不止,她一点都不想在这个家再待下去了,太可怕了。
  
      轩悦萌的肥嘟嘟小脸靠着轩徐氏的粉嫩的面颊,感受着轩徐氏的紧张不安情绪,这还只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啊,这经历是够吓人的,轩悦萌唉声叹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不过从轩徐氏的反应来看,应该还好,她毕竟不算是当事人,而且事发的时候一直是站在门外的,比在屋内的人受到的震撼要小一些呃。
  
      轩悦萌看一眼二房和三房的两个堂姐,暗道,轩洪波的那招无敌斩,真的可以算的上是大招中的大招啦,直接吓傻了俩。
  
      不对,是吓傻了两个半,这之后,轩查氏的命是救了回来,但是手臂上多了一条长长的疤痕,本就相貌平常的脸上也多了一道疤,整个人的情绪都有些不对劲啦,只是没有疯而已,看见轩洪波就会吓得打抖,没有办法出来吃饭了,一日三餐都要送到屋里面去吃,还一直说着胡话。
  
      自此一战,轩家的秩序又得到了恢复,只是大厅的桌子从两张变成了四张,真的像轩洪波安排的那样,各家在各家的桌上吃饭了,不过,各家都收敛了许多,都绝口不提这次的流血事件,居然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除了老二轩洪波,老三轩洪宇也很少回来吃饭了。
  
      轩洪涛想搬回小院去住,轩悦萌不同意,这点事就吓走,那真的要成了轩洪波独霸天下啦,轩悦萌不肯走,大房也只得跟着硬挺。
  
      轩宗露愈发的苍老起来,每次吃饭前,都要站起身来说同样的一番话:“我没银子了,银子都花光了,你们要打就打,要杀就杀,总之我没有银子了!”
  
      老头每次说的时候都是咬牙切齿的!轩悦萌知道,老头经过了给老二轩洪波买官的事儿之后,是肯定不会再往外拿一两银子出来了。
  
      轩悦萌很明白,为什么家境恶化的这么快,都因为老头轩宗露丢了官的缘故,如果老头还在位,自然能够震慑老二轩洪波和老三轩洪宇,老头的罢官,加速了轩洪波和轩洪宇争夺财产的野心。
  
      生活还得继续,轩悦萌和李提摩太混的越来越熟,已经成为了无所不谈的朋友,至于无所不谈这方面,当然指的是李提摩太,轩悦萌在这个时代的阅历还太少,想谈什么也没有东西谈,不过轩悦萌是一个很好的听众,天真无邪的模样,还经常恰到好处的拍李提摩太两句马屁。
  
      轩悦萌的英语水平在飞速进步,语言其实不难学,关键是得有语言环境,以轩悦萌现在这个年纪的身体状态,再以他过来人的心智,读书是肯定牛逼的不行的,记忆力超强啊。
  
      不但英语进步的飞快,轩悦萌的德语也入门了,轩悦萌自己也不清楚学德语是要做什么,只是闲着也是闲着,他算是全家最闲的闲人啦,除了偶尔练练字,轩悦萌消耗最多时间的事情,就是和李提摩太用英语和德语来回瞎扯淡。
  
      暮光中。
  
      大力背着在租界玩了一整天的萌少爷回家。
  
      “少爷,不好,又好像是曾家的小姑娘啊。”大力提醒背上的轩悦萌。
  
      轩悦萌也看见了,曾思平正站在她们家的大门口,似乎在等谁,不用问,一定是在等自己,谁让自己说人家是丑八怪了呢?
  
      曾思平当然也看见了轩悦萌,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小萝莉迈着小短腿,噔噔瞪,几步就下了台阶,动作还挺灵活的。
  
      轩悦萌一汗:“又干什么呢?”
  
      小萝莉双手叉腰,“哼,我知道你这个草包,我就算是骂你,你也不会下来的,这么大个人啦,还要别人保护,真是大草包!”
  
      轩悦萌又忍不住狂汗,小萝莉神经病么?没完没了啊?自从经历了那次流血事件之后,轩悦萌的心性产生了一定的变化,觉得这个年代应该算是一个铁血的年代,却反而让他在待人接物方面,更加的沉稳了些,轩洪波的那惊雷一刀,确实是将轩悦萌的胆子吓得小了许多。
  
      本来他是觉着小萝莉有趣,跟她逗着玩呢,现在他觉得没有必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赶紧摆平了好。
  
      轩悦萌拍了拍大力的背,“我下来。”
  
      大力一惊,“少爷,咱还是回家吧,你给曾小姐道个歉算了。”
  
      轩悦萌点点头,冲着小萝莉笑了笑,“我跟你道个歉,行了吧?”
  
      男子汉大丈夫嘛,快三十岁的人啦,怎么可以跟一个五岁小女孩没完没了?太不成熟啦。
  
      小萝莉有些意外,没有想到草包居然会给自己道歉?“好吧,你下来。”
  
      大力见小萝莉的脸色和缓了些,这才蹲下,让轩悦萌下来。
  
      轩悦萌顺着大力的背,滑下来。
  
      轩悦萌两只小脚这才刚到地面,只觉得面前一道掌影飞来,急忙侧身躲过。
  
      小萝莉一击不中,急忙抓住了轩悦萌,“我要打你,你别动,我要打你!”
  
      轩悦萌大汗,这他妈在家必定是被娇纵坏了啊,你要打人,还不许别人动,站着让你打?老子又不是你的家奴。
  
      大力想要再次抱起轩悦萌,可惜小萝莉已经将轩悦萌抓结实了,大力也不敢硬来,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千金大小姐,弄伤了这千金一点儿,大力估计自己死全家都不够赔的。
  
      这局面惹得大力和小萝莉的丫鬟雯儿两个人在旁边都干着急。
  
      轩悦萌定了定神,“你为什么一定要打人呢?我们不能讲和吗?我都准备给你道歉了呀。”
  
      小萝莉点点头,“要讲和,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先让我打一下,而且不许你躲。”
  
      轩悦萌无奈了,看小萝莉生气的样子,真的好像自己将她摧残之后又将她抛弃了一般啊。
  
      不至于吧?
  
      轩悦萌看着小萝莉怒气冲冲的表情,忽然痛心疾首一般的捂着自己的脸,忽然放声大哭起来,将在场的小萝莉,小萝莉丫鬟,大力,三个人都吓了一跳!
  
      轩悦萌直哭的肩膀都抽动了,似乎有抑制不住的那份悲伤,其状,似乎悲痛欲绝,简直可以融化天地怨气啊!
  
      小萝莉被轩悦萌给吓得蒙住了,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松了手,傻傻道:“唉,我还没有打你,你就哭了?”
  
      轩悦萌忽然把手拿开,倒也没有眼泪,认真的看着小萝莉,“我喜欢你!”
  
      小萝莉呀的一声,吓得后退了两步,又呀的一声坐在了地上,快速的爬起来,退到了丫鬟的身后去,精致绝美的小脸蛋,立刻浮上了两团大大的红晕,小苹果一般。
  
      大力和丫鬟呆立当场,俩人的脸也都被羞的通红!听了这么直接的表白,都恨不得赶紧躲起来,别说是听,想想都怕人呢。
  
      虽然轩悦萌只是个几个月的小男孩,但男孩可毕竟还是男孩嘛。
  
      这个时代的民风保守,喜欢这两个字,他们可从未听说过,至少从未亲耳听过过一个男孩对着一个女孩,就这么肆无忌惮的面对面轰炸啊?
  
      三人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错啦?
  
      小萝莉躲在丫鬟身后,粉脸涨的通红,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轩悦萌:“草包,你刚才说什么?”
  
      轩悦萌大喊道:“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你是美女,你就是天下最大的美女!我!喜!欢!你!!!”
  
      小萝莉呀的一声大叫,转身飞快的往家跑,速度还快过小萝莉刚才下台阶要大轩悦萌的时候的两倍不止。
  
      轩悦萌笑着咳嗽着,憋的十分辛苦,看见小萝莉肥鼓鼓的两瓣小屁股快速晃动,无以伦比的开心。
  
      小萝莉的丫鬟在身后直喊‘小姐,小姐’,瞬间俩人都消失在了曾府的大门内。
  
      轩大力痴痴傻傻的看着少爷,“萌少爷,大力真的服了,大力这辈子也没有办法跟少爷相比啊。”
  
      轩悦萌看了一眼大力,得意的踢了踢短胖小脚,“当然,你能明白这一点,说明你这个人的这辈子将会很有前途滴,回家吧。”
  
      轩悦萌嘿嘿一笑,忽然发现,很多事情,换个角度去思考,效果好多了。
  
      轩悦萌和大力俩人手拉着手回家,一回家,轩悦萌的好心情就荡然无存。
  
      不为什么,因为,满院子都是轩洪波那让人听见就恶心的大笑声,轩洪波当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