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16 我雇佣你
    轩洪波抖了抖袍袖,做了个唱戏般的动作,“哈哈哈……”

    轩悦萌也不知道轩洪波刚才正在说什么事情,笑的贼开心。

    轩悦萌看见轩洪波一身的新官服,就当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就是一个六品官么?轩洪涛不也是六品?现在想来,轩洪涛当官时候的状态,至少比这个轩洪波谦虚一万倍!

    当初,轩悦萌还觉得轩洪涛是小人乍富呐,跟轩洪波比起来,轩洪涛都可以算的上是君子啦。

    轩黄氏和轩徐氏已经习惯了轩悦萌每天出去玩耍的事情,因为是轩洪涛说服了两个人,轩洪涛虽然自己不想跟洋人接触,却在内心中其实是赞成轩悦萌多跟洋人接触的,毕竟轩洪涛曾经在轩悦萌会洋文这事上,讨到过便宜。而且有个神童儿子的事情,也让轩洪涛在外面很有面子,似乎他儿子是神童,他就也是个大才子一般。

    轩洪涛和轩黄氏只要求轩悦萌晚上准时回家吃晚饭就行。

    轩徐氏抱着轩悦萌进了大厅,大厅上四桌,又在实际上变成了三桌,老头轩宗露,老太轩周氏那一桌和二房并一起去了,轩洪波大声说笑,就是在和老头子两个人喝酒呢。

    另外就是大房一桌,三房一桌。

    轩悦萌一边被轩徐氏喂饭,眼睛却四处看着,轩洪宇照例不在,但是三房的菜肴却并不比大房和二房差,其实三桌现在的生活水平是差不多的,轩悦萌猜想这是因为老太太在私下补贴三房的原因,而且如果不补贴的话,轩洪宇也没有钱长期在外面混,这里对于轩洪宇来说,似乎跟个旅馆差不多,只是用来晚上睡一觉的,甚至很多时候,轩悦萌清早也看不到轩洪宇,说明轩洪宇还经常不回来睡觉。

    大房靠自己,二房靠老头,三房靠老太。

    轩洪波:“老爷子,明天办酒,你们也都听着,全家各房都要到啊!”

    三房没有人吭声,大房也没有人吭声。

    轩洪波:“大哥,说句话啊?你是老大,该不会不打算给弟弟包喜钱吧?”

    轩悦萌一阵恶心,还有这样逼着人家包喜钱的?

    轩洪涛:“肯定会包,放心。不过我们大房可没有什么钱,存了一点银子都拿出去投资了。”

    轩洪波点点头,“投资?什么意思?入股的意思吗?知道你大房有多少钱,钱多钱少无所谓。三房的悦陆悦华,你们都听到了吧?明天都要到,跟你们老子说一声,让我那个三弟也要到。”

    轩悦陆没有抬头,没有吭声。轩玉清一边吃饭,一边嘿嘿傻笑着。轩悦华忍不住,抬头瞪了轩洪波一眼。

    把人家都弄得等于家破人亡了,还在这里大呼小叫的。

    轩洪波看见了轩悦华的嫌恶表情,把酒杯重重的一放,走过去就拎起轩悦华的耳朵,“你冲谁甩脸子呢?跟你说话没有听见啊?不知道答应一声啊?聋了还是哑了?”

    轩悦华呸了一声,怒道:“你干什么?”

    轩洪波一把将轩悦华拎得站了起来,一个巴掌就甩出去了。

    啪,非常清脆的一声。

    轩宗露急道:“老二,喝多了吧?”

    轩洪波笑道:“二两都没有喝到,就喝多了?我这是帮着老三管教儿子!”

    轩宗露:“快回来,你多大的人?跟小孩子斗气?”

    轩悦华挨了打,却还被轩洪波拎着耳朵呢,愤怒的瞪着眼,却不敢说话。

    轩悦萌看不过劲了,“你松开,凭什么乱打人?”

    轩洪涛和轩黄氏,还有大房的人听见轩悦萌这么点大的小人居然敢顶撞轩洪波,都急了,生怕轩洪波会找麻烦,都站了起来。

    轩洪波松开了轩悦华,冲着轩悦萌走过来,“哟呵,都知道我们轩家出了个神童,这神童还管起叔叔来了?老大,你自己的儿子,你自己教!”

    轩洪涛在心里还是有些惧怕轩洪波的,怕轩洪波又会大发雷霆,冲着轩徐氏使个眼色,“悦萌吃饱了,带悦萌下去。”

    轩徐氏赶忙抱起轩悦萌往外走,轩悦萌抱着轩徐氏的脖子,趴在轩徐氏的肩头,不去看轩洪波,肥嘟嘟的小脸上写满了不屑。

    轩洪波哈哈大笑,“行,这么点大的人,就看出来一肚子的心思,等你长大点,你叔叔再管教你。”

    出了大厅,轩徐氏在轩悦萌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让你不听话,不知道他脾气大啊?下次不许和他顶撞,知道么?”

    轩悦萌知道轩徐氏是为自己好,是担心自己,“就是看不惯他那样,放心,我不会让他伤到我的,他轻易不敢跟大房为难。”

    轩徐氏叹口气,“就你能,你什么又都知道了?三嫂现在还神志不清呢,成天说胡话,还有,你们没有看见你玉洁姐和玉清姐都傻了吗?”

    轩悦萌恨恨道:“恶有恶报,迟早会报应回去的。”

    轩徐氏:“好人命不长,恶人活千年。咱们就管好自己就行了,别老让人担心。”

    轩徐氏虽然只是个十岁的小女孩,却饱经寒苦,懂事的程度甚至超过现代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了。

    回到家就是不痛快,不过轩悦萌之所以不肯让大房再搬回小院,不光是为了自己,他是不想让大房放弃阵地,凭什么把老头的家业都让二房吞了?虽然老头说过再也不拿钱出来,老头说钱都花光了。但是轩悦萌很清楚,老头的家产绝不只是那帮老二轩洪波买官的几万两银子,绝对还有!来这时代这么长时间了,轩悦萌估算着,以轩宗露在三口通商大臣衙门干了这么多年的肥缺,崇厚的身家如果可以在大清国排入前十名,那么轩宗露在大清国排入前一百名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第二天,轩悦萌和轩大力照常去租界。

    出门的时候,轩悦萌特别留意曾府,倒有些盼着那小萝莉再来给自己找麻烦,却不见了小萝莉的踪迹,轩悦萌在心中暗暗好笑,只觉得昨日对付小萝莉的办法简直是神来之笔,堪称泡妞最巅峰境界了吧?五岁的小萝莉都可以下手……

    李提摩太非常的兴奋,今天他没有穿牧师服装,而是穿着一身西服,新西服,轩悦萌给买的那身。

    李提摩太将轩悦萌抱起来:“悦萌先生,告诉你两个好消息,我决定不再当牧师啦。”

    轩悦萌哦了一声,这个消息,他并不意外,“那么还有一个好消息呢?”

    李提摩太显然不满意轩悦萌的表情,怎么可以这么冷静?轩悦萌其实是在不爽,李提摩太最近对他没有以前那么的客气了,自从混的越来越熟识,似乎李提摩太开始在将他当成一个小孩子了,而不像以前那样将他当成一个朋友。

    轩悦萌发觉要想就这么轻易的驾驭一个大人,还是外国大人,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他又有些高估事情的进展状况了。

    李提摩太:“你知道吗?你上一回换德国货币,真的很有先见之明,马克的兑换比率上升了一成多呢,你赚钱啦!你现在是不是要按照你的计划,将马克都换成黄金?”

    轩悦萌摇摇头:“才一成,还不急,不是还在上涨的过程当中吗?等涨到不能涨了,开始有回落趋势的时候再卖不迟。”

    李提摩太对轩悦萌的能力还是很认可的,听轩悦萌这么说,虽然并不完全赞同,觉得顶多也就涨这么多了,现在不卖,别弄得到时候连现在的利润都没有,又恢复到普法战争之前的兑换比率。“还有一个好消息,你已经正式获得德国国籍了,我写到上海去给德国领事馆的信,已经有回信了,他们相信了我编造的故事,你的户口就落在我下面,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你应该感谢我,我帮了你一个大忙!”

    轩悦萌心里一喜,不过看见李提摩太高高的仰着头,留给自己两个大鼻孔的表情,又将那份喜悦瞬间冲淡了,觉得李提摩太不够稳重,也许应该重新考虑雇佣经理人的问题了!这个李提摩太到底适不适合做一个经理?到底会不会屈从于自己?

    骑马不一定要骑特别好的马,但必须骑服从自己的马,否则会被甩下马背!

    轩悦萌从李提摩太手里接过那份德文写成的身份证明,大致的看了看,这可是自己的德国人身份啊,这个身份以后也许能救命呢,轩悦萌将那张纸交到了大力的手里,“收起来。”

    大力将那身份证明收好,又将轩悦萌从李提摩太的手里抱过来,大力外表粗犷,心却很细致,已经察觉到了萌少爷不是很高兴,虽然大力不清楚是为了什么,但是知道萌少爷不想让李提摩太再这么抱着,就应该将萌少爷给抱回来。

    李提摩太并没有察觉轩悦萌不是很高兴这件事情,继续滔滔不竭,“悦萌,我想好了,我们合伙开一家洋行,每个人百分之五十的股本,你说好不好?我们一定可以在中国有一番作为的,你赚大便宜了,你上哪里去找一个像我这样的大人和你合伙?我既会英文,也会德文,还对各家洋行的情况都很熟悉,我对整个欧洲国家的情况都有所了解,你觉得怎么样?”

    轩悦萌直接用德文道:“不怎么样!李提摩太先生,很感谢你之前对我的帮助,不过你似乎忘记了我以前对你说过的话,我愿意给你百分之一的股份,是希望给你一个名誉,让你觉得自己是老板,而不是真的要让你跟我平起平坐,一家公司,必须只能有一个主宰!我的公司,只能我是主宰,否则,这个公司不是我所需要的公司!”

    李提摩太没有想到轩悦萌这么小的一个人,居然做事这么果决,双手摊开,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悦萌,这是为什么?怎么了?你只是一个小孩,我提出的条件难道不合理吗?是,你是有点钱,不过这几百马克有什么用处呢?你不能没有我,否则你连换个外汇都做不到啊。你不要以为做生意是很简单的事情,没有我,你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

    轩悦萌呲笑一声,“李提摩太先生,你也太高估自己的作用了吧?你不要忘记了,我现在已经具有了德国国籍了,英租界法租界和美租界都会认可我的,我可以随便去这三家租界的领事馆注册一家公司,我可以雇佣一大堆像你这样的人!我连换个外汇都离不开你?离开了你,我连换个外汇都办不到?好的,那么,你现在就可以跟着我去看看,看我没有你的话,是否能兑换外汇。”

    李提摩太的舌头有些大了,“奥,不,悦萌先生,你不能这样,这用你们中国人的说法,这就叫过河拆桥啊?你不能这样的,不。悦萌先生,请你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证明是我帮你申请的,我可以替你申请,同样也可以告发你,你可不是什么德国贵族在中国生的孩子,你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中国小孩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