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17 驾驭经理
    轩悦萌淡然的点点头,“那好,你去告发吧!你也不要忘记了,我的身份是你帮我申请的,你如果去告发,对我的损失就是我将要重新找人申请国籍,仅此而已,我不申请德国国籍,我还可以申请法国的,美国的,甚至西班牙,葡萄牙,荷兰,意大利的,我的选择性很多,我的外语足矣让我可以和外国领事馆的人沟通,我可以编造一个比你那个什么德国贵族私生子更加合理的故事出来,我不信这么多家领事馆,会没有人让我通过申请。如果不是一个人可以拥有双重国籍的话,你又怎么可能同时拥有英国和德国两个国籍呢?你可以做到的事情,为什么我就不可以做到呢?所以,我不怕你去告发,相反,你才应该怕被人告发,为什么呢?因为你是我的申请人,如果你告发我的话,你就是欺骗了德国大使馆的领事先生,你将会受到德国领事馆的信用否定,我知道德国是一个办事很严谨的国家,他们将会通告各国的领事馆,会说你是一个骗子,你不但在中国呆不下去,如果这个名声传播开来,你在哪里都呆不下去!即使是你回到欧洲,别人也都知道你是一个骗子的事情。”

    李提摩太夸张的抱着头,“奥,不,上帝,你让我遇到的是一个小孩子,还是一个魔鬼啊?”

    轩悦萌笑道:“我可不是什么魔鬼,我们在最初认识的时候,我就把我的计划都说给你听过,你当时并没有否定,而你,你现在是因为后悔了,想从我这里得到更多的好处,想得到那些本来就不属于你的好处!用我们中国话来说,这叫做人心不足蛇吞象。妄想得到本来是不属于你的利益,你才是魔鬼,你心中的那个魔鬼,使得你忘记了我们最初的约定,犹太人之所以可以成为全世界认可的商人集团,就是因为犹太人有着至高无上信守承诺的传统,他们不管是口头的,还是书面的,只要是承诺,就算是倾家荡产,就算是不惜牺牲性命,也会守住承诺,这才是一个商人应该毕生遵奉的商道!”

    李提摩太显然被轩悦萌的口才给震慑住了,沮丧的垂下手,“奥,悦萌先生,请你忘记我刚才的提议,我知道你的智慧,也知道你一定可以通过你的人脉和智慧赚到钱,我愿意做你的买办,做你开设洋行的经理,请忘记我刚才说过的话吧?好吗?”

    轩悦萌一只手捂着自己肥嘟嘟的小脸,做痛不欲生状,把李提摩太吓了一跳,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奥,对不起,对不起,悦萌先生,没有想到我的话,会带给你这么大的伤害。”

    轩大力憋着笑意,轩大力是见识过轩悦萌这手的,昨天萌少爷才刚对曾思平用过呐。虽然轩大力听不太懂轩悦萌刚才都和李提摩太叽里咕噜的说了些什么,但是轩大力知道少爷从来都没有真哭过,似乎什么事情在少爷这里,都能够得到解决。

    跟着少爷就是无敌!

    轩大力的存在感很强,掏出了少爷给他准备的道具,一块手帕。

    轩悦萌拿着手帕捂着脸,呜呜几下,擦了擦鼻涕,“李提摩太先生,我的朋友,我的兄弟,请你不要以年龄的差距来看待一份真挚的友情,你是我最好的外国朋友,我如果真的把你赶走,我会孤独,我会寂寞,我会害怕,你能够明白吗?我的害怕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害怕再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又穿着那身牧师大袍子在扮演假洋和尚,你懂吗?我一想到那一幕,我肝肠寸断啊!”

    李提摩太:“……”

    不要说轩悦萌肝肠寸断,李提摩太想着如果离开轩悦萌,还真的立马就要恢复原先的状态了,哪里有穿西装打领带的机会?顿时,李提摩太打了一个寒颤。

    李提摩太不停的耸动肩膀,故作轻松幽默:“老板,请你原谅我,我刚才不是真心那样说的,我就是开个玩笑,你懂的,我们欧洲人,很爱开玩笑,你懂得。”

    轩悦萌暗道,我懂个毛!

    轩悦萌深情的看着李提摩太的眼睛,伸出了自己的小胖爪子,“兄弟!”

    李提摩太感激的握住了那小胖爪子,感受着那温暖的温度,转而抱住了轩悦萌,“老板!”

    就连抱着轩悦萌,好让轩悦萌和李提摩太在同等高度相拥的轩大力都能够感受到轩悦萌和李提摩太之间那份可冲上青天的友情,那份友情似乎已经化成一道火焰,熊熊烈焰,可以所向披靡啊!

    李提摩太想到自己刚才愚蠢的想要和轩悦萌平分股权,就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自己一点本钱都没有,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妄念呢?他觉得自己刚才差点就断送了自己的前程,甚至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轩悦萌吃惊的看着李提摩太,用自己的道具——手帕,给李提摩太擦了擦眼泪,“奥,李提摩太先生,不用这样,我已经原谅你了,我的兄弟。”

    李提摩太拿过手帕,感动到无以复加:“谢谢,谢谢老板。”

    轩悦萌嘿嘿一笑,“好了,兄弟,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谈一谈合同的事情了?”

    李提摩太大惊,“合同?奥,是,是该有个合同,是股权合同吗?”

    轩悦萌微微的一笑:“不单是股权的合同,我说了给你百分之一的股份,就会给你百分之一的股份。还有一份是雇佣合同,你和我之间的,在雇佣期间约束你行为的合同,因为你将要成为我的雇员,你将会掌握我的公司的机密,所以必须有一个正规的合同啊,相信别的洋行也都有合同吧?”

    轩悦萌在租界玩,都是李提摩太带着轩悦萌去玩,李提摩太可没有带轩悦萌怎么接触过洋行的操作和管理,谁知道轩悦萌什么都明白啊?“是,一般都订一份为期三年的合同,试用期一般都是三个月,我一般都过不了试用期,多亏了老板赏识,我愿意签这样的合同。”

    轩悦萌摇摇手,“李提摩太先生,你说的三年的合同,那是对于普通的员工的,你是我的股东啊?你等于也是我公司的老板了,你得和我签署一份三十年的合同,我才放心将公司经理的职位交给你。”

    李提摩太后退一步,又夸张的捂着嘴巴,抓着自己的头发,“悦萌先生,奥,你不是在开玩笑吗?奥,这一切都不可能是真的,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的,你以为现在是中世纪的欧洲吗?你是我的奴隶主吗?这样的合同,跟我把自己的一辈子卖给了你,又有什么区别呢?三十年?三十年之后,我都六十多岁啦!”

    轩悦萌笑道:“六十岁还很年轻啊,到时候你想退休去享受人生也可以,想继续为我工作也可以,三十年后,我也只不过是刚好三十岁,世界还是很需要我们滴啊,我的兄弟,难道你不愿意和我一起工作吗?”

    李提摩太一只手横着放在腰间,一只手借着那只手固定,拖着下巴,“不,不,不,奥,不,悦萌先生,我也是一个德国人,我做事也是很严谨的,你这个三十年的合同,不对,这绝对是不对的,这实在是太长了,我接受不了啊,我还要回欧洲的,我不可能永远都待在中国啊。”

    轩悦萌点点头,“你回欧洲你回欧洲好了,我不可能不让你回家啊,我还怕我到时候让你回去,你都舍不得回去呢。但是我的公司难道就不会发展去欧洲吗?我们可以在合同中注明,如果你要回欧洲去,而你所要回去的国家,不管是英国,还是德国,只要是你有那个国家的国籍,而我的公司没有发展到那个国家去,我们之间的合同就可以自动终止,你看怎么样?这很公平吗?虽然是雇佣关系,我也得保证我们两个人之间的雇佣关系是开心的才可以啊?我不想看见你,或者你不想看见我,那么我们在一起工作不就像是受罪一样吗?这份合同主要是为了约束你,不管是不是在公司效力,你都不可以做出泄密的事情,不可以做出损害公司利益的事情,还有什么问题吗?”

    轩悦萌本来就长期在外企工作,外企的工资制度和所涉及的法律条文都是很规范的,老外比中国企业更害怕劳动纠纷,这些细节,轩悦萌非常的清楚。

    李提摩太彻底服了,“悦萌先生,你显然是说服了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你,我的老板,我的上帝,你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你似乎一生下来就什么都懂一样,我相信你将来开设的洋行,将会是一个很人性化,管理很全面,很严肃的洋行,我愿意为你工作。”

    轩悦萌开心的点点头,“好啦,我的兄弟,我们现在就去找一个地方商谈合同的细节,把这些东西打印出来,钤印画押之后,我们就该去申报开设洋行的手续了,正好,今天晚上我带你回家,我们那里有一个聚会,我们去喝一点酒。”

    李提摩太笑道,“悦萌先生,我的老板,你能喝酒吗?”

    轩悦萌笑道:“你和大力喝酒,我喝奶!”

    李提摩太和轩悦萌两个人谈妥了心中的纠葛,心无挂碍的相视大笑。

    轩大力看两个人一直在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似乎是在争执什么东西,现在又似乎说通了,也很开心,“少爷,你们都在说什么啊?”

    轩悦萌笑道:“大力,我们在说开办洋行的事情,又在说喝酒的事情,我晚上带李提摩太先生去我们家,还有,大力,这间洋行的开设,你要严格保密,不能够让人家知道我是老板!对外都要称李提摩太先生是老板!他是经理,你是副经理,李提摩太先生,你之后再物色一个副经理,最好是外国人,由你亲自应聘,以后洋行的对外业务都由你负责,我只负责决策,你负责去执行,都懂了吗?”

    李提摩太点点头,“懂了,老板!”

    轩大力惊喜的都定住了,“少爷,我是副经理?副经理是什么东西啊?”

    轩悦萌笑道:“就相当于二掌柜!”

    轩大力咳嗽一声,自己被自己给呛到了,不得不将轩悦萌放在地上,“少……少爷,你不是开玩笑吧?我连字都不认得啊,您让我当二掌柜?我行吗?”

    在这个时代的普通人心中,不能当官的,就只能往做工的方面发展了,掌柜有着让人羡慕的社会地位呢!二掌柜也非同小可。

    轩悦萌:“把那个吗字去掉,行,你一定行,不会就学,只怕没有机会,还没有听说过有了机会还有学不会的东西的,你就等着做副经理吧,你就记住一条,这件事不得和任何人提起,我是说任何人,包括你的爹妈和我的爹妈,明白了吗?我是洋行老板的事情,只有你,我,还有李提摩太三个人知道!”

    轩悦萌盯着轩大力的眼睛看,他已经认准了李提摩太,但是对于大力,他反而有些不放心,因为堡垒一般都是从内部攻破的,不过不放心也没有办法,他又必须要一个中方的负责人,他甚至都没有选择轩悦文或者轩悦武,而是将宝押在了大力身上,这是多么大的信任啊!

    这次选择大力,看似轻描淡写,却有可能关乎着大力和洋行的命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