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18 注册洋行
    轩大力听轩悦萌说的郑重,表情凝重的点点头,眼眶中瞬间蕴含了泪水,跪在地上道:“萌少爷这么看得起我大力,这么给我大力机会,我大力一辈子赴汤蹈火,刀山火海也要报答少爷,如果不是有少爷这么提拔大力,我真怕我要跟我爹一样,一辈子给人当门房呢。”

    轩悦萌将大力扶起来,“别动不动就说一辈子,那都是男人和女人之间互相骗来骗去的甜言蜜语,我从来不信一辈子,时间是会变的,世界也是会变的,除了利益,世上没有永恒的东西,也没有永恒的关系,只有有了共同的利益,只有永恒的利益才是最可靠的,才能把各种关系绑在一起,才有可能造就永远的朋友。”

    李提摩太拍了拍巴掌,“老板这几句话说的太好了。”

    轩悦萌并没有因为搞定了李提摩太就欣喜若狂,相反,第一次当老板的他,反而很淡定,因为轩悦萌以前所在的公司都是国际级的大企业,全都是世界五百强级别的,在这些企业干活,多多少少也会感受一下这些企业的企业文化和雄厚的历史底蕴。

    注册一家洋行只是走上了第一步,而让洋行动起来,还得要盈利,还得要将生意做大,并且让生意稳定,只有在有了稳定的客户群和销售通路之后,这才说明洋行走上了正轨啦。

    轩悦萌明白,自己现在还没有任何值得高兴的理由。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轩悦萌和李提摩太订立了雇佣合同,并且向美国领事馆申请注册了公司。

    为什么要向美国人申请呢?轩悦萌有三个选择,分别是英国,法国,和美国,因为目前还只有这三个国家在天津有租界,英国人的势力太强,势力越强就越蛮横,法国人则更不用说了,这次的天津教案就给轩悦萌留下了十分不好的印象,而轩悦萌对美国的印象虽然也不好,甚至比英法更不好,但是轩悦萌知道美国是一个后起的国家,多元化的国家,更开放一些,对商人权益的保障性也更强大一些,这就是轩悦萌最终选择在美国领事馆注册开设洋行的原因。

    因为李提摩太给轩悦萌申请的德国身份证明上面的名字叫克林斯曼,所以洋行的名字也叫克林斯曼洋行,这不禁让轩悦萌有点汗颜,他到现在才知道自己的德国名字叫克林斯曼啊,好像有个德国球星,外号金色轰炸机的就叫做克林斯曼啊。

    也好,说不定将来一飞冲天,炸死你们这帮洋鬼子。

    一切事情都办好了,轩悦萌松了心中的第一块石头,大力也和李提摩太签订了一份雇佣合同,李提摩太代表公司,大力是这家即将诞生的克林斯曼洋行所雇佣的第二个员工,位列李提摩太之后。轩悦萌的意思是,他只控制李提摩太一个人,而克林斯曼洋行的所有事务,在明面上,都由李提摩太管理,连带大力也归属李提摩太管理。公司的组织构架不能乱。三人小团队实际已经成型了。

    轩悦萌见李提摩太的情绪并不是很高,知道李提摩太还在为那份三十年长约的合同,心有芥蒂。

    轩悦萌笑道:“李提摩太先生,你马上就是全世界最大商行的总经理啦啊,你要振作起来,你要想着名利双收,让家人都过上好日子,让家人都能够扬眉吐气的生活啊。做人,最重要的是要有信仰,你信仰你的神,不如信仰我,以后全心全意的辅助我,我会让你知道世界有多大,舞台有多大滴。”

    李提摩太:“……”

    在李提摩太的心里,轩悦萌是很少说大话空话的,知道轩悦萌是在鼓励自己,“老板,你一定以为我在为那份长约而苦闷吧?不完全是的,我在想,我们一点运作资金都没有,一点项目都没有啊。”

    轩悦萌笑道:“嘿,果然是我看中的经理,已经开始为公司的事情上心了啊?值得表扬,运作资金是个问题,我不瞒着你,我目前手头上,也就只有上次换兑的那几百马克的钱,少是少了点,作为应酬费用肯定是足够的,我手里有一些马克,等下就先去换成一部分的金币,其余的继续留着等升值。至于项目嘛,多的是,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天津机械制造局正在为买设备,招洋技师,扩建厂房的事情着急吗?还有直隶总督兼任北洋大臣李鸿章李中堂正准备要修建大型的军火库和大型的兵站,这都是多好的项目啊?”

    李提摩太哦了一声,笑道:“我差点忘了,是,都是好项目,技师容易,我们现在就可以帮着联系,到时候应该能抽取一部分佣金做为联络费的,但这种事情毕竟是偶尔的啊,如果能够拿到天津机械制造局的扩建项目,这才真的是长期而又稳定的大生意呢,相信我们做好了这一单生意之后,可以赚不少钱,那样的话,我们洋行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用为开支而发愁了啊。而且,做好了这一单生意,以后大清国朝廷再有什么施工项目,也会首选我们洋行的。”

    轩悦萌笑道:“说的不错,这不就是谈一谈就谈出生意啦?人不要悲观,路子多的很。”

    不过,李提摩太还是高兴不起来,“老板,只怕没有这么容易吧?听说大清国朝廷非常的**,这么大的项目,应该是他们自己的工部户部这些自己做吧?怎么会交给洋行?即便有合作的可能性,也需要一笔极大的贿赂费用吧?我们上哪儿弄一大笔钱呢?万一拿不到这笔生意怎么办啊?真的接到了生意,我们上哪儿弄起始资金开工啊?这么大的项目,需要很多钱吧?而且,万一我们真的接到了这笔生意的话,他们要是不结款给我们,又该怎么办啊?”

    轩悦萌一汗,你个洋鬼子,想的还挺多的,一会功夫,整了一大堆怎么办出来,怎么不写本十万个怎么办?

    轩悦萌笑道:“接到了生意,结款的事情不用担心,大清国朝廷最怕的是什么?就是你们洋人呐,他们不敢拖欠洋人的钱的,接到了生意也不用担心起始资金,我们不知道拿着合同去找有实力的银行贷款吗?只要能赚钱,只要让洋行运作起来,钱就是转来转去,转出来的。一家洋行有多大的实力,并不是看他的实际资产有多大,而是看他的生意做的有多大,换句话说,即便是我们一分钱没有,甚至是负资产,但是我们如果可以凭着庞大的订单不停的贷的到款的话,能借贷的到多少钱,我们就等于有多少实力,除非是公司倒闭。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提摩太震惊的看着轩悦萌,轩悦萌说的这些道理,他甚至想都没有想过,在对于一家公司的管理和运作上,李提摩太等于是一个白丁。这些经营理念和经济上面的知识,李提摩太觉得自己完全不如轩悦萌啊,想到自己居然不如一个一岁都还不到的人,不知道该做什么感想。

    轩悦萌和李提摩太又商量了一阵,两个人大概有了些眉目,因为还没有租赁正式的办公地点,两个人的临时办公室居然是英租界的一家他们经常去的咖啡馆。

    轩悦萌,李提摩太,轩大力三个人暂时就只能在这里办公……

    好在这个时候的注册公司没有那么严格的限制,放在现代的话,他们这家克林斯曼洋行是彻彻底底的皮包公司啊,连办公用品都没有,写个字都还得问咖啡店的柜台借纸和笔。

    轩悦萌:“李提摩太先生,今天晚上我们家的宴会,是我二叔召集的,他新近补了天津知府衙门的一个官缺,到时候应该会来很多天津地面上的官员,这是一次好机会啊,你要借机会宣传我们的洋行,等下先去印制名片,晚上大方一点,要装成非常成功的成功人士做派,知道吗?”

    李提摩太一拍脑门,“老板,还是你想的细致,我都没有想到呢,我的名片印什么上去?经理?”

    轩悦萌嘿嘿一笑:“不,是总经理。”

    李提摩太也觉得好笑,总共就三个人的公司,还总经理呢,“那您呢?您要印名片吗?”

    轩悦萌摇摇头,“你这么快就忘记了,我是隐形的,就当我不存在,这点很重要,千万不要忘记了啊,我既然是隐形的,我要名片做什么啊?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以后千万别再说漏嘴啦。”

    李提摩太点头答应了,“对不起,悦萌先生,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忘记啦,那么,大力先生呢?要给他印制名片吗?”

    轩悦萌看了看大力,大力都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什么,轩悦萌对李提摩太道:“印吧,你要用名片的地方比较多,你多印一些,大力要用到名片的地方很少,他印制最少限额的量就好了。”

    李提摩太:“好的,知道了老板,那大力先生是印副经理呢?还是印买办?”

    轩悦萌:“副经理吧,不是都说好了吗?买办那是以后你们的手下人啦。”

    两个人又具体谈了公司的构架图,一些基本的规章制度,财务制度,未来各个部门的职能问题。轩悦萌在这些问题上面,并不需要询问李提摩太的意见,他所知道的经营理念那都是二十一世纪,经过了千锤百炼出来的一些人所共知的公司运营上面的知识,放在这个年代,当然先进到了极点啦。

    和轩悦萌谈的越多,越让李提摩太对轩悦萌佩服不已,现在李提摩太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一开始还觉得让一个一岁不到的小孩当自己的老板,有些委屈的想法呢。

    三个人商谈一阵,准备往大树胡同去参加宴会,轩悦萌想着反正轩洪涛肯定要给轩洪波包喜钱,自己不如多带个人去,而且李提摩太还可以趁机多认识人,为洋行拓展业务打下基础。

    在去之前,轩悦萌和李提摩太约定好,凡是在外面,他们不方便直接沟通的时候,轩悦萌一握拳头,就是代表希望李提摩太收一点,少说话,或者对事情的处理采取严厉的态度。轩悦萌一摊开手掌,就是希望李提摩太放一点,就是希望李提摩太多说话,热情一点,或者对事情采取积极宽容的态度。

    暮色中,轩大力背着轩悦萌和李提摩太三个人一起,兴致很高的来到了大树胡同。

    三个人都带着对人生的美好憧憬,浑身充满热血,充满了斗志!

    “喂。”

    轩悦萌一汗,原来又是小萝莉,早上出去的时候没有见着,晚上倒是出现了。看来是自己高估了自己那个我喜欢你的炸弹的威力,并没有将小萝莉炸服气啊。

    小萝莉的身边还有一个人,轩悦萌认得的,是曾纪泽,轩悦萌没有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曾纪泽,曾纪泽可是朝廷大员,虽然曾府就在轩府的旁边一点儿,可是要见到曾纪泽不容易。

    曾纪泽很诧异轩家的小孩和仆人,怎么会和一个洋鬼子在一起。

    李提摩太带着高脚帽,拿着一根绅士棍,浑身西装革履,被轩悦萌打扮的倒有八分富商做派。

    曾纪泽笑了笑,牵着小萝莉的手过来,边走边对小萝莉道:“不能没有礼貌,你认识悦萌吗?你是想跟悦萌玩儿吗?你应该叫弟弟,而不是喂。”

    小萝莉吐了吐舌头,想到轩悦萌今天轩悦萌说喜欢自己的事情,“爹,就是这个人,他昨儿个说喜欢我,还说我是全世界最美的女孩。”

    轩悦萌大汗,谁说古人不开放的?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小萝莉都这么开放,不过,轩悦萌听见小萝莉居然会当着自己的面,将自己说过的话转述给她父亲听,还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得了。

    曾纪泽哈哈一笑,不过马上就恢复了面色的平静,将轩悦萌抱过来,正色对轩悦萌道:“悦萌,你还小,不懂喜欢是什么意思,这个喜欢两个字,是谁教你的啊?还是你听谁说过吗?”

    轩悦萌乐呵呵的道:“妈妈和姐姐都经常说最喜欢我,我见这个小姐姐长得好看,还会背诗,我也最喜欢她。”

    李提摩太和轩悦萌接触已经很久了,难得看见轩悦萌像现在这样,一脸童真的表情,当即会意了,原来轩悦萌是装的,这更加的让李提摩太觉得轩悦萌真的有点深不可测。

    发达的大脑配上个幼稚的外形,确实是实力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