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19 牵我的手
    小萝莉嘟了嘟小嘴:“我不许你喜欢我。”
  
      曾纪泽本来是想对轩悦萌说,不能随便对女孩子说喜欢这两个字的,想教育轩悦萌,听曾思平这么一说,反倒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啦,“思平,悦萌为什么不可以喜欢你?喜欢谁不喜欢谁,是每个人的自由。”
  
      轩悦萌看了看曾纪泽,觉得曾纪泽跟这个时代的大多数酸文人都不一样,思想很先进啊,居然还知道说自由。
  
      小萝莉不买账:“反正我不许他喜欢我,他就算是夸我漂亮也不行。”
  
      曾纪泽奇道:“为什么呢?”
  
      轩悦萌也很想知道这小萝莉又能说出什么特别的话来,盯着小丫头的大眼睛瞧。还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被人喜欢的吧?也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被人夸漂亮的吧?
  
      有点意思。
  
      曾思平笑得很开心:“格格……格格……”
  
      “因为,他没有我高。”
  
      轩悦萌大汗。
  
      曾纪泽哈哈大笑,不知道是不是记起了似乎很遥远的童年过往,将曾思平也一起抱起来,“你们俩以后可以在一起玩儿,不能吵架打架,都听见了吗?”
  
      曾思平冲轩悦萌做个鬼脸,然后问曾纪泽:“爹,我才不打他,他这么矮,矮子鬼一个,他打的过我吗?”
  
      曾纪泽笑着将两个人放下来,“打的过也不能打,人家悦萌还小,以后一定比你高,是不是等人家悦萌比你高的时候,就可以打你啦?女孩子要知书达理,要是你爷爷看见你不听话,又要罚你。”
  
      曾思平吐了吐舌头,笑道:“爷爷才舍不得罚我,爷爷最喜欢我,走吧,咱们玩去。”
  
      曾思平的前半截话是对曾纪泽说的,后半截话是对轩悦萌说的,说完还牵着了轩悦萌的手。
  
      轩悦萌一汗,这可是自己的初牵啊,和初吻一般的珍贵腻,最关键,他很不喜欢曾思平,或者不仅仅因为小丫头精灵鬼怪还优越感爆棚的个性,也有曾府的原因,想到曾国藩上来就稀里哗啦赔了洋人四十六万两银子,还杀了这么多中国百姓,他就反感透顶。
  
      轩家大门外热闹非凡,这次轩洪宇请客,排场极大!比轩洪涛上次至少要大一倍以上。
  
      因为上次轩洪涛当官的时候,天津教案还没有结束,天津地面的官场倒了一大半,而且轩洪涛也没有老头子的帮衬,这次轩洪宇办酒席,老头子亲自下的请帖,所以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卖了老头轩宗露的面子来的。
  
      虽然老头轩宗露现在闲职在家,不过还算年轻,才五十刚到,随时都是有机会东山再起的,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今天连曾纪泽都会前来,不但是曾纪泽,甚至连李鸿章都派了代表来。
  
      轩悦萌和曾思平手牵着手在轩家大门外玩耍,两个人身后跟着曾思平的贴身丫鬟,还有轩悦萌的跟班仆人大力。
  
      轩洪宇小跑着帮忙拉轿帘子,从轿子上下来一个人。
  
      这人轩悦萌认得,是李鸿章大人的首席幕僚盛宣怀,上次轩悦萌陪着轩洪涛去找李鸿章的时候,盛宣怀也在。盛宣怀本身也有个四品官职,是这个时代数一数二的红顶商人!清末一项特色之处就是出了很多红顶商人,许多朝廷的洋务工业,都由这些红顶商人出面承办,赢了算朝廷的,亏了的话,责任就不是朝廷的,当然,这些官商也仅仅是承担个黑锅,除非是私人投资,不然都是一本万利的。
  
      “盛大人!您里面请,您能来寒舍,我轩家真的是蓬荜生辉啊。”轩洪波的口齿伶俐,低头哈腰的,倒是天生一副奴才相。
  
      盛宣怀点点头,客气几句,便和后面轿子中下来的沈保靖一道入府邸。
  
      盛宣怀沈保靖能来,已经是极大的面子了,由轩洪涛亲自陪同着。
  
      接下来的几鼎轿子则让轩悦萌有些傻眼,一个比一个的身份尊贵,听轩洪宇寒暄中可以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一个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中国总税务司赫德,此人控制整个大清国的海关长达半个多世纪,甚至比慈禧掌权的年数还久,赫德身边的另外一个洋人是德璀琳,李鸿章在天津海关筹备海关道和天津税务司,赫德带着德璀琳前来赴任,顺便和天津的洋务官员们接触一下,办几件大事。
  
      曾思平拉了拉轩悦萌的手,“进里面去找好玩儿的吧?这里有什么好看的啊?”
  
      轩悦萌想看看李提摩太的表现,他很不放心呢,便随口敷衍曾思平:“等会打完爆竹,我们捡爆竹玩儿。”
  
      曾思平是个小女孩,早就想试一试炸炮竹是什么滋味了,连忙拍着小手叫好。
  
      轩悦萌对着还在等待进去时机的李提摩太一使眼色,李提摩太立刻心领神会,跟着赫德和德璀琳进去了。
  
      轩悦萌并不是事先知道赫德和德璀琳这样的高级洋人官员会来,他是在想等下让李提摩太和曾纪泽一道进去,省的自己再跟轩洪波费口舌来着。
  
      果然,李提摩太跟着赫德和德璀琳等一干洋人一道入内,连红包都给省了。不过,本来轩悦萌也没有准备要包红包,他想着实在没有办法,就跟轩洪宇说李提摩太是自己父亲的朋友,谅这个轩洪宇也不敢多说什么。
  
      再接下来的重量级的嘉宾就是轩悦萌连名字都没有听过的了,几个人都是正四品以上的,而且全部都似乎跟轩洪波很熟络,这点让轩悦萌对轩洪宇忽然刮目相看啦,没有想到轩洪波平时也不是完全是在吹牛,确实认得几个人物。
  
      为首的似乎是一个皇亲国戚,郑贝勒,水泡眼,面红耳赤的,一看就是长期酗酒的人。然后是一个身材瘦高,形容较好的男人,和轩洪涛轩洪波的年纪差不多,却显出一股阴深深的气质,一看面相就是很工于心计的那种,轩洪波用恨不得去帮人跪.舔的样子喊着:“哟,治麟大人,万万没有想到您会把郑贝勒和寿川将军请来啊,太有面儿啦,让在下说什么好?”
  
      那个治麟淡然一笑,“客气什么?轩二爷,以后天津地面上的事情,还少不得麻烦你老兄呢。”
  
      轩洪波把腰都弯到底了,“应该的,只要治麟大人说句话,我轩洪波赴汤蹈火!”
  
      治麟背后那人大大咧咧的一副粗犷武官做派,重重的一拍轩洪波的肩膀,“轩二爷,这边给你恭喜啦?”
  
      轩洪波声音都酥了,“寿将军,您能来寒舍,就是我们轩家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啊,您瞧您这话说的?几位贵客慢点,老轩,都迎着点,里面请,里面请。”
  
      轩悦萌暗道,你个轩洪波,平时在家把牛皮都吹破天,现在这幅嘴脸,倒是个天生做哈巴狗的好材料啊。
  
      不过轩悦萌此时并没有瞧不起轩洪波的意思,按照官场的角度来看,轩洪波虽然这幅样子很恶心人,不过的确是比轩洪涛要适合当官的多,官场嘛,本来就是怎么恶心怎么来,怎么脏怎么来,没有最恶心,只有更恶心,身为官宦子弟,轩悦萌早就见多了。只是以一个现代人的眼光,加上轩洪波的反差这么大,才觉得有些怪异的,估计习惯习惯就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轩洪波很适合当个跑堂的,这是轩悦萌对轩洪波的重新认识,毕竟这是轩悦萌第一次看见轩洪波在外人面前,尤其是在高官们面前是啥样。
  
      轩洪涛倒像是个没事人一般,既不喜,也不忧,坐在个不起眼的角落,和人闲聊,喝酒,跟个账房先生差不多,一点做官的风采都没有,轩悦萌在心中暗叹,这么大的场面,你好歹多认识点人也是好的啊?当官不是搞个社交圈子嘛,你整的自己跟个普通老百姓似的。
  
      轩宗露亲自出来在主座相陪,客人们几乎到齐了,只等曾纪泽到了好开场,今天来的众人当中,身份最高的是郑贝勒,不过郑贝勒并无官职,只有爵位,也就是个吃吃喝喝的主,纯属给轩洪波充面子的,其次便是曾纪泽了,曾国藩还在位,曾纪泽不管是品级还是家世都比众人高一筹。曾纪泽往下应该要数赫德,赫德虽然品级不高,却是大清国的当红实权派。
  
      赫德之后是盛宣怀,盛宣怀不声不响,却无疑是众人关注的中心,今天来的许多贵客,其实并不是给轩家买账,而是冲着盛宣怀来的!北洋衙门扩军天津机械制造局,修造大运河,修造兵站粮站,这些是多么大的生意啊?刨去工程建设项目不说,光是能够供应这几万大军的军饷,粮饷,过冬衣物,这些钱能稍微在手里过上一过,厚厚的一层油!
  
      李提摩太进了轩家之后,自己一个人找了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居然是和轩洪涛坐在一起。
  
      轩悦萌大汗,你们两个干什么跟一些连官身都没有的人坐一起啊?
  
      轩悦萌拉了拉轩洪涛的衣服,在轩洪涛耳边道:“你带着李提摩太去坐主桌去啊,你是轩家的长子,完全有资格坐的!”
  
      轩洪涛一怔,“老头没有喊我去啊?我自己去坐?”
  
      轩悦萌又是忍不住狂汗,什么事情都等人家喊你?你这品级放到现代起码也是个处长啊,怎么弄得跟处男一样啊?“管他喊不喊你,今天主桌坐的都是头面人物,将来你就跟这些人少不得打交道啊,攀不上交情,你好歹先混个脸熟吧?好歹算是认识了,以后有需要说话的时候,也不至于完全说不上话啊?懂了吗?”
  
      轩洪涛迟疑着看了看主桌的方向,人家都在那里谈笑风生呢,“我不去了,我一个都不熟啊,盛大人平时也没有和我说过话,我跟那些大员坐一起,心里不踏实。”
  
      轩悦萌已经不是狂汗可以形容的了,你别当官算了,就你这样,再怎么扶也是没有用处的,人家一个小饭馆的老板都少不得应酬交际吧?轩悦萌知道再跟轩洪涛讲道理也是无用,对李提摩太道:“李提摩太先生,你和我父亲一起去主桌坐吧,多和人聊一聊。”
  
      李提摩太虽然也挺老实的,不过毕竟是洋人!在社交这方面,还是比轩洪涛要强上一些,听轩悦萌这么说了,便过来挽着轩洪涛起来,轩洪涛被两个人弄得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往主桌而去。
  
      轩洪涛是硬着头皮过去的,李提摩太又何尝不是,李提摩太虽然心里面懂得轩悦萌是什么意思,刚才也留心听了不少,而且主桌中的盛宣怀,是轩悦萌平时和他提起过很多次的,知道要拿下订单,必须先拿下盛宣怀!不过,李提摩太还是心中虚的很。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