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20 承包打赏
    今天赴宴之前,轩悦萌下午其实已经给李提摩太上过课了,怎么装.逼就怎么来,不过气质这个东西,还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装的,身份这玩意也不是说装就能够装出来的。

    李提摩太上去就先发一通名片,用英语和德语跟赫德和德璀琳打招呼。

    赫德是正儿八经的英国人,德璀琳则是德国人,两个人是总税务司共事的,赫德找德璀琳来天津做总税务司,并不是说将德璀琳当成亲信,而是因为这个时代能够通晓华洋行情和语言风俗的人少之又少,赫德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不然赫德肯定把重要的位置都安插上英国人,都安插上自己的亲信,赫德是见清国朝廷本身也对德璀琳有好感,眼见着德璀琳上来是挡不住的事情,所以干脆顺水推舟,给德璀琳把面子做足,亲手把德璀琳送上那个位置去。

    赫德拿过李提摩太递过去的名片,看了眼,放在了一边,用英语问道:“克林斯曼洋行?美国洋行?没有听说过啊?你是哪国人?这洋行是你开办的?”

    李提摩太眼见赫德举止傲慢,并不会像轩洪波那种低三下四的,抬头挺胸,用已经流利了不少的中文回答:“我是英德双重国籍,我们克林斯曼洋行的实力非常雄厚,我是这家洋行的股东。”

    对于中国人来说,会说洋文是了不起的事情,而对于洋人来说,在中国的地面,谁的中文说的好,自然也是一件很知道夸耀的事情啦,就凭李提摩太现在的中文水平,完全值得炫酷一番,这当然也离不开轩悦萌的功劳。

    轩悦萌忍不住要给李提摩太一个赞,其实李提摩太这样对赫德说话,并没有什么好处,毕竟赫德是上流社会,不管是跟大清国朝廷还是跟英国领事馆都很说的上话,又握着海关,得罪他没有什么好处,不过李提摩太这个态度,正是最好的装.逼方式啦。这是轩悦萌希望李提摩太做到的,宁让人怕,莫让人嫌。

    李提摩太其实自己也曾经设想过该怎么样装.逼,一个正真的贵族应该怎么样,李提摩太只是不善交际,又不是真傻,看见刚才赫德那副傲慢,李提摩太就决心装.逼装到底啦!

    德璀琳对李提摩太有好感,因为李提摩太说自己是德国人,德璀琳马上用德语和李提摩太交流,问李提摩太家是在德国哪里?随意的聊着德国的一些风土人情。

    李提摩太倒也应对自如。

    德璀琳知道李提摩太是做生意的,做生意的凑过来,肯定是为了盛宣怀而来的呗,微微一笑:“李提摩太先生愿意坐在这里吗?各位大人,轩老先生,方便我邀请李提摩太先生坐在这里吗?”

    轩宗露并不懂洋人的事情,见李提摩太也是一个洋人,当然没有话说,“当然可以,这位洋大人,请吧。”

    其实洋人里面的等级制度区分,并不会不如清国人,贵族和贫民,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和普通人的区别也是很多等级的,跟着赫德和德璀琳一道来的也有好几个洋人,还不是没有资格坐在这张桌子。

    赫德暗暗不高兴德璀琳这样安排,不过看德璀琳的态度,也不像是故意气他,倒像是想多跟李提摩太谈一谈家乡的事情,赫德倒也不便说什么,毕竟,直接把人赶走,是很没有绅士风度的事情。

    李提摩太得寸进尺,“这位轩洪涛先生是我的朋友,他可以坐在这里吗?”

    其实盛宣怀早看见轩洪涛了,沈保靖也看见轩洪涛了,只是这里是轩家,他们都很奇怪轩洪涛为什么没有坐在主桌,而且两个人都比轩洪涛高好几级,轩洪涛在李鸿章的体系里面不但职位低,还暂时只是一个边缘化的人物,并没有进入李中堂的权力圈子,所以两个人当然不会主动去找轩洪涛寒暄,轩洪涛如果早点主动过来跟他们打招呼的话,他们自然是会和轩洪涛说话的。

    盛宣怀听李提摩太这么一说,笑道,“洪涛,这里是你府上啊,你不是轩家长子吗?来来来,坐过来,等会跟你们制造局的沈大人多喝两杯。”

    沈保靖听盛宣怀都这么说了,便招了招手,也说了两句类似的话,“洪涛,过来吧,在你自己家里还这么生分?”

    轩洪涛即便是再不懂奉承,都被上官点名了,哪里还是木头一样?受宠若惊的陪着笑,端了把椅子坐到了沈保靖的下首。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轩宗露和轩洪波自然不便说什么,总不能说轩洪涛你别坐这里吧?两个人说着些客套话,吩咐再派人去请曾纪泽过来,先开席但不开戏,等曾纪泽过来再开戏,算是给曾家面子和排场。

    席间轩洪波要出去敬酒,各桌的客人也都会来主桌向众位大员敬酒,这就便宜了轩洪涛,今天多认识了不少人,大家想轩洪涛是轩家的大房大爷,又是制造局的会办,都可以和盛宣怀大人和沈保靖大人坐在一起,自然非同小可,谁也不敢怠慢他。

    李提摩太待人接物很有礼貌,谁过来,他都发一圈名片。

    看着李提摩太和轩洪涛的表现,轩悦萌舒了一口气,任务完成大半啦,这顿酒应该没有白喝,以后再让李提摩太去找盛宣怀和沈保靖他们拉生意也方便啦一些啦吧?

    赫德一方面是陪着德璀琳来天津赴任,不过也是有着自己的其他目的的,英国在天津最大的洋行是新泰兴洋行,赫德带来了新泰兴洋行的经理麦克马福就是为了拉北洋衙门的生意的!

    而军机大臣景廉的公子治麟过来,当然也跟赫德的目的类似,治麟是帮助户部工部争取北洋衙门的生意的,治麟的父亲是军机大臣景廉,只要生意到了朝廷的手里,等于是到了他的手里,他就靠人际关系做做这些拉生意抽红利的事情,郑贝勒和寿川将军只不过是治麟的酒友,充门面的,治麟何等身份,怎么可能专程为了给轩洪波这样的人充面子而来。

    李提摩太一会功夫就看清楚了两边的动静,找个机会过去跟正在和曾思平玩耍的轩悦萌,将情况大致的,快速的说了一遍。

    轩悦萌点点头,表示明白了,让李提摩太自己见机行事,并夸了李提摩太今天表现的不错。

    李提摩太原来还有将轩悦萌当成小孩的意思,不过和轩悦萌签订了正式的合同之后,已经是尽职尽责的服从于轩悦萌了,轩悦萌并没有看走眼,李提摩太这个经理在大范围来看,是不错的啦。毕竟洋人难驯,找个比李提摩太能力强的,但是心眼不好的,岂不更加坏事。李提摩太大毛病没有,就是常常会虚荣心作祟,属于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类型,不过为人还是挺正直的,不会去坑蒙拐骗这些,这点很被轩悦萌欣赏。

    轩悦萌在听完了李提摩太跟自己说的话之后,快速的去找大力,想具体了解一下今天能装.逼的事情有哪些?

    大力当然不知道啥叫装.逼,被轩悦萌意会了一阵之后,笑道:“那就只剩下等会打赏啦。”

    轩悦萌一惊,“打赏?啥意思啊?”

    轩悦萌以前写书的时候,常常有人打赏,自然知道打赏是干什么,只是不知道吃个饭,看个戏,还打什么赏?现在又不是喝花酒,轩悦萌知道的古代打赏,都是喝花酒的时候打赏给美女。

    “戏班子唱戏,主家除了要给唱戏的例钱之外,还要给打赏的钱,这就是显示身份地位和阔气的时候了,通常都是有地位的客人说个数,一般不用自己掏钱,因为会有人抢着帮这些客人掏钱的。这些钱是戏班子额外得的钱。”大力给轩悦萌解释了一遍。

    轩悦萌点点头,“一般是多少?都是谁给?”

    曾思平本来是觉得轩悦萌就是个比自己还小的小孩,听轩悦萌跟轩大力一直说话,一直说话,偏偏自己还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什么,觉得轩悦萌比自己懂的东西多多啦,自尊心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打击,非常的郁闷,“悦萌,走吧,咱们去玩会儿啊,你不是对我说捡爆竹么?”

    轩悦萌看了看五岁多的曾思平,笑道,“马上就好,我等会不但带你去捡爆竹,还带你去后台看人唱戏!”

    曾思平拍了拍小手,“好耶,我还是第一次出来玩呢,以后你每天都要陪我玩。”

    轩悦萌胡乱敷衍了小萝莉两句,不再理会曾思平,回头看着大力,等着大力解答自己的疑问。

    大力挠了挠脑袋,“萌少爷,我也不是很清楚,打赏的事情,应该都是戏班的班主自己直接负责的,外人也不清楚,不过咱轩家经常摆酒席,每次都会请戏班子的,打赏是分曲目来的,客人觉得唱的好,就多赏一点,唱的不好就少打赏一点,或者不打赏,一般每次堂会都是六场戏吧,一次大概二两银子,三两银子,四两银子,五两银子,十两银子,十五两银子这样的数目,难得有到二十两银子的,二十两银子都可以置办两桌上等酒席啦,大概一个戏班每次唱完一家的堂会,打赏的钱都在不到六十两的样子,我就大致知道这么多啦。”

    轩悦萌点点头,“很好,你跟我到后台去找他们班主,你跟他们班主说,我们要承包这次戏班子打赏的项目!”

    轩大力大汗,打赏也是一个项目?他这几日都跟萌少爷和李提摩太在一起,听两个人说做多的一个词就是项目,这个项目,那个项目,现在大力当然懂项目是什么意思,对于大力来说,项目的解释就是买卖,大力只是想不通,连打赏都可以成为项目啦?

    轩悦萌并不再解释什么,“去吧,你就直接跟那班主说,说我是这家少爷,老头子最宠爱的少爷,老头子吩咐你去跟他们说,承包这次打赏的事情,说不管打赏多少,都跟戏班子没有关系,堂会结束,我们直接付给他们八十两纹银,你说如果他信不过,我现在就可以跟他画押立个字据!”

    轩大力点点头,“明白啦,少爷,您放心吧!可是……少爷,万一打赏不到八十两银子咋办?八十两银子的打赏价码很高唉,如果不到八十两纹银的话,我们岂不是要自己贴本钱?不划算吧?这铁定是赔本的项目啊?”

    轩悦萌笑道,“这你就别管了。”

    这个戏班叫吴家班,班主叫吴老三,班主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武师,手底下有两手绝活,拉起来这么一支戏班,因为班主做人圆滑,做生意精明,所以没有多少年头就将一个几个人的小班子经营成为了天津城里数一数二的大戏班子,这个吴家班已经来轩府好多次了,跟轩大力也算的上熟悉。

    吴老三吴班主听大力说完要承包打赏的事情,吓了一跳,“大力,这是你们家少爷,我认识,你们少爷要承包打赏的事情?还愿意给我们八十两银子?我是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啊?以前可都没有这个规矩啊?你们不怕亏钱啊?”

    轩悦萌笑道,“其他的你就别管了,这次比较特殊,你不要把我们承包打赏的事情跟任何人说,懂了吗?记住这点就行,否则以后你不用指望再做我们轩府的生意啦。”

    吴老三见轩悦萌一个几个月大的人,居然可以说话说的这么溜,心道难怪天津城中都传说轩家出了一个神童,果然名不虚传啊!难怪轩家老爷子会最疼爱这个孙子!按照轩悦萌提出的条件,这是只赚便宜不吃亏的事情啊,哪有什么问题,“不用立什么字据啦,都是老主顾,我们江湖人,一口吐沫一个钉在,我答应啦。”

    在场的除了轩悦萌,轩大力,还有吴家班后台的几个班里的人,轩悦萌见吴老三答应的爽快,暗道往吴老三不至于爽约,便也豪爽道:“好!那就一言为定!等会堂会结束的时候,我让大力给你拿银子来,你只记住一条,除了我家老爷子问你,任何人问起你,包括我叔叔问,你都不能说出去我跟你承包打赏银子的事情。”

    吴老三笑道:“放心吧小爷,小爷这么点儿大的年纪,做事也忒细致忒老练啦些,跟个大人似得,有意思。”

    轩悦萌见事情办妥,带着轩大力和曾思平离开吴家班的后台,一边小声的叮嘱轩大力等下应该怎么怎么做。

    曾思平一直都好奇的竖着小耳朵听,只觉得轩悦萌比她认识的任何人都要有趣的多,居然也不吵着再怎么玩怎么玩啦,老老实实的就像是轩悦萌的一个小跟班差不多。

    轩悦萌带着曾思平在主桌不远处玩耍,轩大力随侍听命,轩悦萌一直注意着主桌的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