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22 巨额打赏
    治麟有苦难言啊,出什么出啊?刚才掏了二十两都打水漂啦!还出?
  
      冲着赫德尴尬的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示意要去方便,跑的飞起,却被德璀琳一把拽住啦。
  
      赫德身边的德璀琳是个花钱大手大脚的典型败家公子哥性格,德璀琳是一块钱能花五块钱出去的主,显然对于这样的斗富表演十分喜爱,也跟着起哄,“是啊,治麟大人,你也出个价码吧?你不是这位刚刚升官的轩洪波先生的好朋友吗?你们中国人就是这样给好朋友庆祝的吗?还不如我们这些地地道道的外国客人来的爽气。”
  
      治麟看向赫德和德璀琳,又发现所有人都在看自己,只恨不得将德璀琳拽着自己的手给打断咯。
  
      治麟看见盛宣怀的时候有些沉不住气了,不想让盛宣怀看扁,只能硬着头皮出价,六十两!
  
      戏班子的乐呵呵的高喊:“治麟大人出价六十两纹银咯!六十两纹银啊!”
  
      众人轰的一声,再次叫起好来。
  
      这一声叫好,差点把治麟气的喷出一口老血!
  
      治麟不傻,知道这钱肯定是打了水漂啦,就那两家的气势,这点儿钱,肯定出不了风头啦。
  
      治麟急忙拉过了轩洪波耳语道:“我这是给你们轩家争面子,你等下得给我负担一半!”
  
      轩洪波听得差点没有惊得坐地上去,他是不敢得罪治麟这么大的官位的人的,更何况治麟背后还有一个当军机大臣的爹,那就更不敢得罪了,轩洪波想到等会老爹轩宗露是肯定不会给自己报效这么一大笔银子的,想到这笔钱要从自己头上出,叫苦不迭!担心再照这样下去的话,今天宴会的收入估计都不够赔!
  
      治麟狠狠地瞪了轩洪波一眼,“怎么样?”
  
      轩洪波心虚的擦了擦汗,点点头,“您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赫德冲着麦克马福点点头,一瞪眼,示意叫的高一点,直接将李提摩太震住!等下就不用再竞价了,等下到了第三场,如果没有人再打赏的话,这就是最后一次开支啦。
  
      英国人是很精明的,麦克马福作为英国在华最大洋行的总经理,就更精明了,立刻明白了赫德的意思,自己站起身来喊道:“一百两!一百两官银,我们新泰兴洋行打赏一百两官银!”
  
      纵然新泰兴洋行和麦克马福不可不谓财大气粗,不过一百两官银出去,依然肉疼的紧!
  
      麦克马福喊的时候,都有些语无伦次啦。
  
      众人这次直接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一出戏打赏一百两官银,能够亲历这样的场景,明天上哪儿都够吹半年的牛吡啦。
  
      众人恰逢盛会,怎么能不兴奋?谁知道这么一场普通的六品官的庆祝会会有这么多惊喜啊?
  
      轩悦萌在心里暗道,尼玛,老子买马克,换黄金,辛辛苦苦的忙活这么久,也不如这个打赏有赚头啊?他已经觉得很赚了!
  
      人要富,靠打赏!
  
      不过轩悦萌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他换兑是作为一种商业投资,是作为一项生意来做的,那是他的商业头脑在帮他赚钱啊,而今天这个打赏,要不是正好赶上了,到哪儿去找这种的生意,去找这样的好事情呢?不能天天等着有兔子撞死在树下,正好被自己捡到啊。
  
      第三次打赏,轩大力也毫不做作,上来又装模作样的在李提摩太的耳边听了一通指示,然后站起身来高声道:“克林斯曼洋行的李提摩太先生打赏二百一十两官银!”
  
      尼玛,人群中爆发出巨大的惊讶声,不少人都激动的站了起来,听都没有听说过啊,一场戏打赏二百一十两官银?外国人是疯了吗?
  
      吴家班的班主在后台看着前面的一切,双手握成拳头捂住了自己的嘴,虽然是一个知名武师,却也禁不住做出了一个十分娘们的动作,吴老三站都快要觉得自己站不稳了,只感觉满脑子充血充的厉害!
  
      二百一十两官银?二百一十两官银?
  
      德璀琳哈哈大笑,抱着李提摩太的肩膀拍着,直觉得李提摩太果然是他的德国老乡,十分的对自己的胃口,出手太豪气啦!“李提摩太先生,有实力啊!你们的洋行有实力!以后在天津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来找我!”
  
      盛宣怀和沈保靖也禁不住对李提摩太抱了抱拳,说了点儿赞美的话,人就是这样,谁都希望跟有实力的人做朋友,尤其盛宣怀这半官半商的身份,李提摩太在盛宣怀心中已经站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啦。
  
      李提摩太云淡风轻的笑了笑,如果刚才还是打肿脸充胖子在这死装大款的话,现在他要做的,仅仅是坐着不动就行,现在不是他在唱主角了,他的钱在唱主角,每个人看李提摩太的眼神都已经不一样了,甚至还有不少中国的官绅富商们都伸着脖子往主桌这边看,都想看看这个李提摩太究竟是何许人也。
  
      这时代还在没有手机,否则一个个都得上来跟李提摩太合影留念不可。
  
      德璀琳看向治麟,德璀琳已经在兴头上啦,高兴的像个小孩,“治麟大人,轮到你啦,别泄气啊!你赶紧出个价码啊,大家都等着呢。”
  
      盛宣怀早就看出治麟的窘境了,不方便说什么,却也紧紧的盯着治麟看,要看他如何表现。
  
      治麟的脸孔本来就比较白,此时更白了,倒也不见多慌乱,心中打鼓发虚,神色却依然能够保持冷静,让轩悦萌十分的留心上了这个才见第一次的治麟,以轩悦萌的阅历都可以断定这个治麟是心计很深,很有一套的人啦。
  
      能在这么痛苦的环境下还坐的这么稳,光是这份定力,就让轩悦萌觉得治麟这个人很不简单。
  
      治麟笑道:“既然各位大人这么有兴致的话,那我只能放弃啦,没有带这么多银子啊。”
  
      轩悦萌差点没有坐稳,这尼玛,也太脸皮厚啦吧?既有定力,又脸皮厚,高手啊。
  
      德璀琳双掌互相击了一下,“治麟先生,你太扫兴了,你不是代表户部和工部,有生意要和北洋衙门谈的吗?你代表的是朝廷,怎么可以这么没有意思啊?出个价码吧,快点啊,先生。”
  
      治麟暗暗叫苦,二百一十两啦啊,让我上哪儿出价,不过被德璀琳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索性咬了咬牙,只盼着这是最后一次,希望能够在结束之后,找吴家班把这笔钱给要回来!治麟这么想了之后,整个人轻松了不少,以他家军机大臣的背景,除了洋人不能动,皇亲国戚不能直接动,封疆大吏不能直接动,你一个小戏班子还不能动吗?“二百五十两官银!”
  
      戏班子的高声道:“治麟大人打赏二百五十两官银!”
  
      众人再次爆发气如潮的掌声,太精彩了,真的也太精彩啦吧?众人甚至希望干脆连演戏都省掉,直接看几个人竞价有意思的多!
  
      众人的掌声刚落,新泰兴洋行的总经理麦克马福一下子站了起来,毫不做作,“三百两官银!”
  
      众人的嗓子都要喊哑了!
  
      现在已经不是精彩不精彩的事情了,大家都觉得心跳加速,全部都置身局中了,谁都看得出来几个人斗富斗急了眼啦!
  
      众人拼命的鼓掌,拼命的叫好,本来来的客人就清一色的是有钱有势的大老爷们,越是看见人斗急了眼肉痛的情形,就越是兴奋。
  
      轩悦萌的嘴角终于扬起了一抹弧线,实在淡定不了了,这尼玛,这天下还有这样的事情,他的策略非常简单,他根本连个银票都没有啊,身上就一点马克,轩悦萌告诉轩大力的做法更简单,就是不管人家拿多少出来,下一轮把那笔钱再照样拿出来便是来,鬼知道,才第三轮就居然加码加到了四百多两啦?
  
      够买个小院子啦!
  
      轩悦萌现在其实也挺痛苦的,因为他的定力不够,此时在狂喜之下,恨不得仰天大笑一顿才能畅怀的,但是还非得忍着,跟个石头是一样一样的。
  
      第四轮,不用问,仍然是李提摩太先叫!
  
      李提摩太这回也不用演戏啦,李提摩太也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情了,等轩大力走到自己的面前的时候,直接站起身来!“七百六十两官银!克林斯曼洋行打赏七百六十两官银!”
  
      治麟愤怒啦!赫德愤怒了!麦克马福愤怒啦!
  
      三个人同时在脑中想做一个动作,那就是掀桌子走人!你也太能装了吧?七百六十两的中国官银?你知道这是多么大的一笔钱吗?
  
      盛宣怀和沈保靖虽然都是很大的官商,也被惊呆了!现在谁都明白这个游戏是怎么玩的了,人家克林斯曼洋行的李提摩太先生就是不管你们之前出多少钱,他下一轮肯定是你们之前出的钱的总和,这是当面叫板啊!这是什么样的实力才敢这么当面的打人的脸?
  
      七百六十两官银!
  
      治麟的手都开始微微的抖起来啦,他虽然是正牌纨绔,还身负高绝武功,可是这么一掷千金的时刻,这真的还是这辈子头一回碰到!
  
      治麟也不等德璀琳来起哄了,在李提摩太出价之后赶紧看向轩洪波,意思是你怎么样?拿得出钱吗?
  
      轩洪波一个劲的摇手,意思是实在拿不出来!
  
      轩悦萌看着两个人无声的交流就觉得好笑。
  
      德璀琳:“治麟大人,您怎么样?怎么老是拖拖拉拉的啊,该轮到您出价啦。”
  
      治麟咽了口口水,“不行了,德璀琳先生,你们玩吧。”
  
      德璀琳叹口气,“你父亲不是军机处的景廉大人吗?你这样是给他丢脸啊,这是在天津,你这样的话,你父亲的脸都要丢到天津来啦。”
  
      德璀琳是只要能烧钱,只要能有烧钱的游戏,就浑身来劲,不怕事情大,不惜用刻薄的语言挤兑治麟。
  
      治麟恨不得站起来赏给德璀琳两个巴掌,心想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啊?其实治麟也早就看出赫德跟德璀琳其实不是真正的一路人,德璀琳就是个爱瞎起哄,你起哄归起哄,一直拉着我做什么?银子都给戏班去了,你又捞不到什么好处?治麟是实在无法理解德璀琳的这种行为。
  
      这回治麟沉吟了许久,德璀琳不耐烦了,“赶快啊,治麟先生,所有人都在等你呢!你是拿不出钱来了吗?我这里有,我先借给你,我这里有好几千两呢,都是留着准备在天津安家用的。”
  
      治麟哑巴吃黄连,要你的钱干什么?要了你的钱是不是可以不还?既然是肯定要还的,谁的钱不都一样,等下借了你的钱,还弄得轩洪波以为我们两个有什么,到时候说都说不清啦,老子这钱还打算让轩洪波负担一半呢。
  
      治麟再次一咬牙,“德璀琳先生,这最后一次啦,我先说好了,下一轮我是无论如何都不玩了,我承认没有这两位洋行的经理先生那么的财大气粗,我出七百七十两官银!”
  
      众人等治麟的话音刚落,都噼里啪啦的鼓起掌来,中国人毕竟希望中国人争面子嘛,这三家里面,就只有治麟是中国人,所以其实大家都希望治麟赢的。
  
      众人的掌声就像是若干巴掌不停的在扇治麟的脸,他都感觉自己的颜面神经失调了,脸都僵硬的跟什么一样,似乎连张嘴说话都困难了,甚至连呼吸都困难了,整个人晕头转向,整个人都发僵。
  
      轩洪波更是像被雷打过一样,心知这下这个七百七十两加上刚才的六十两和二百五十两官银,至少有一半都要落到自己头上的,已经亏损严重啦!本来还打算靠着今天的大摆宴席狠狠的捞一笔的!
  
      要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