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23 十万打赏
    轩洪波只觉得浑身像是被人当场扒了一层皮一般,既像是个植物人,又像是一个被冰封住了的人,反正是感觉浑身僵硬的无法动弹了,这富人的游戏,真不是他这个级别的人能够上台面的!
  
      治麟喊过了四百七十两官银之后,麦克马福也发了性子,现在也不用赫德给自己提醒啦!麦克马福当然知道这一战对英国商业界在中国的影响力有多大!这还不是纯粹的商业竞争,这就是赤露露的斗富!比的就是谁的财雄势大,比的就是一口气!
  
      麦克马福的生意颤抖高亢,站起身来大喊!“一千两官银!一千两官银!”
  
      尼玛,这还仅仅是第四轮啊!
  
      轩悦萌差点被自己给呛到了!咳嗽一声,急忙捂着自己的嘴巴。这不是戏剧,不是喜剧,这是一出悲剧正上演!轩悦萌都可以猜想这个黄毛洋老头等会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失措啦。
  
      洋老头疯了啊。
  
      轩悦萌的这一个动作让曾纪泽觉得很有趣,这说明轩悦萌什么都明白。
  
      众人稀里哗啦的鼓掌,掌声如大雨磅礴,全部站起身来向麦克马福行注目礼。
  
      李提摩太的演技不错,配上个夸张的惊讶表情,还脱掉了绅士帽,一只手压在胸前,对麦克马福伸出个大拇指。
  
      第五轮,李提摩太等那出戏一停,人家轩大力还走半道上呢,已经在大喊啦!“两千五百三十两官银,我们克林斯曼洋行出两千五百三十两官银!”
  
      治麟一下子站起来,大家连鼓掌都来不及啦,以为治麟这回有种起来啦,要马上接着喊价码啦呢,谁知道治麟说句解个手,便遁走了。
  
      众人:“……”
  
      全场静的吓人,都在等着麦克马福,麦克马福不信邪了!你一个听都没有听过的新开张的洋行,你有多能烧钱?你有多么雄厚的财力,敢这样跟新泰兴洋行叫板?麦克马福决定捍卫帝国的荣光,誓死捍卫大英帝国的荣耀!怎么可以输给一个德国人?怎么可以让新泰兴洋行输给一家德国洋行?“三千两官银!新泰兴洋行打赏三千两官银!”
  
      全场大哗然,不用问,即便是从清朝立国开始算到现在,也绝不会有谁为了一出戏,打赏三千两官银的,这已经到了一个根本不可能的数字啦!
  
      麦克马福身上没有带这么多银票,谁出门带几千两银票在身上啊?居然立刻喊人去取十万两来,彻底疯狂啦。
  
      赫德一看势头不对,想要拦住已经拦不住了。
  
      能在短时间内筹集这么多银子的人,可不好找。
  
      麦克马福先生算一个。
  
      轩悦萌知道今天算是彻底的逮着肥羊啦。
  
      不过轩悦萌也很奇怪一个问题,你们就为什么没有人怀疑我们从头到尾就没有拿出过一两银子呢?难道还真的有人会准备上万两银子来炫富?
  
      轩悦萌想不明白的事情,人家赫德和麦克马福还真就是这么想的,其实在第三轮之后,两个人就都认为这个李提摩太就是有备而来,认为李提摩太是专门跑这里来炫富的,就是公开来和他们新泰兴洋行叫板来的,就是为了让这个什么鬼都没有听说的克林斯曼洋行一战成名,成为整个洋商商业界的新星之心,怀疑克林斯曼洋行的背后甚至有可能是德国皇室,专门来挑战英国在中国的霸主地位的!
  
      如果轩悦萌知道赫德和麦克马福这么会脑补的话,保准要被惊呆。
  
      轩悦萌的目光一会停留在赫德的脸上,一会儿停留在麦克马福的脸上,俩人有个共同点,就是不停的擦汗,下雨一般。
  
      天津城小,帮助麦克马福去取银票的助手很快就回来了,第六场戏都还没有结束,人家麦克马福就等不及了!
  
      麦克马福并不需要听命于赫德,赫德只不过是一个打入了清朝朝廷内部的海关大官员,实际上比麦克马福在英国的地位都不如,麦克马福掌管着如此之大的洋行,是彻彻底底的贵族!身家不知道是赫德这样的人的多少倍!
  
      麦克马福发了性子,“刚才是三千两官银!诺,我先分出来,这里是十万两官银的银票,北京义盛号,即换即对!除去补足刚才的三千两官银,剩下的,我全部打赏啦!九万七千两中国官银!九万七千两中国官银!”
  
      麦克马福如同醉酒一般的将九万七千两中国官银重复了两遍,心跳砰砰砰的剧烈撞击着他的心房,也剧烈的撞击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房。
  
      众人的嗓子早都全部喊哑了,而且就算是不喊哑了,现在也没有人敢发出声音来了,一个个屏住呼吸,眼睛都瞪得凸出来啦!十万两?一次打赏?够买轩府这样的大宅子五六个呢!小一点的都是穷人住的胡同的话,可以把人家整条胡同都买下来啦!老外还真的是舍得!
  
      场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轩悦萌快速的计算着,这下总共应该是进账了十万二千五百三十两啊,世上有这么好赚的钱?
  
      乖乖隆地洞,这是在下钞票雨啊,这要是自己原来在现代的时候有这种好事,是不是可以直接在北京市中心买几千万的大别墅还有富余的啦?应该都可以讨个二线明星做老婆啦吧?小明星怎么行?明显都不行,都被人潜烂了的货,我呸呸呸,得直接弄个全球校花大赛,还得先测是不是处女!?轩悦萌咽了很大一股的口水,像是喝了小半瓶可乐似得,差点给自己呛着啦。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李提摩太身上,这是李提摩太最后一次叫价!
  
      李提摩太本能的看向轩悦萌,因为李提摩太早就惊呆了,此时头脑一片空白,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才短短多少日子,就会风光到这个地步?前阵子还是穿着个牧师大袍在街上拉人头的牧师助理,一日三餐都吃不饱啊,现在已经跻身于上流社会,名流中的名流,富商中的富商啦!哪个富商可以一次性拿出十万两以上的白银打赏一出几乎没有人会去在意的老戏?
  
      轩悦萌伸张了一下自己的小胖爪子,这是轩悦萌一早就和李提摩太约定过的,只要自己伸开手掌,就代表是要李提摩太的态度松动,服软。
  
      人生该服软还是要服软,更何况,没有那么多银子,不服软也不行嘛。
  
      轩悦萌此刻已经陷入了醉酒般的陶醉状况当中,人生能有这么一次经历,何其爽哉?只可惜大家不知道我现在在古代的上流社会混的风生水起啊!
  
      李提摩太笑着鼓掌,伸出大拇指对着麦克马福,“麦克马福先生太豪气啦!佩服,大涨了我们洋商在中国的气势啊。我没有银子打赏啦,呵呵,我不玩啦。”
  
      麦克马福和赫德两个人就像是瞬间被人抽了老大的几万个大耳瓜子!两个人只差没有当初喷血啦!你不玩了?
  
      你不玩啦?
  
      你不玩啦???
  
      赫德在心里大骂麦克马福是草包,一次性要下十万两干什么?人家才三千两,你一万两都很了不起啦!你十万两?
  
      其实麦克马福也和治麟是差不多的想法,钱到了一个小戏班子手里,通过强硬手段,怎么可能拿不回来?装逼就装到底好了!他刚才去让人拿银票来的时候,已经暗中让手下准备到戏班子去强抢一番!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个钱可是不好拿的,吴家班的班主吴老三一个劲的擦着一脑门子的汗,暗道轩家的这个小少爷莫非不是妖孽变幻的?这下真的要将自己和吴家班给害死啦!
  
      这钱能拿的到手吗?
  
      这钱,最后会到谁的手上啊?
  
      大家都可以想的到的问题,轩悦萌不可能想不到,轩悦萌赶紧用眼神示意大力赶紧把银票都收好,别再回吴家班的后台啦!因为戏已经演完了,再回吴家班的后台,吴老三绝对不会再让戏班子的人将银票给大力的!
  
      现在可就全看大力的啦!轩悦萌并不清楚大力有多大的忠心和魄力,尤其身为大力的主子的自己,目前还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孩!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戏班子那人拿着的装打赏银票的那个竹制笸箩上。
  
      小山一般的银票。
  
      轩大力看明白了轩悦萌的意思,不能再回后台,可是不回后台又怎么样?现在强抢吗?
  
      轩大力倒也了得,硬着头皮从那戏班子的人手里接过了笸箩!戏班子那人当然不会阻止大力的这么一个动作,那人只恨不得早点将这堆烫手山芋脱手才好,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这一辈子还居然有抱着十多万两银票的时候?
  
      大力直接将怀里的银票,都放到了笸箩里面,然后将笸箩一起放到了轩悦萌的面前,轩悦萌大汗,轩大力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啊!尼玛!放我面前做啥?
  
      不过,轩悦萌转念一想,自己的意思本来也就模糊不清,大力如果现在不跟着这个戏班子的人去后台,又能怎么样呢?难道抱着钱就跑?来个百米冲刺,然后无影无踪?不太现实吧?
  
      轩悦萌不动声色的从当中拿出一张银票,是一张一百两的,递给大力,“把这个给吴家班的班主,不用找了,多出来的二十两,是我赏给他们的。”
  
      轩大力答应着去了。
  
      轩悦萌笑呵呵的端着那个装满了银票的笸箩,“我真没有想到过承包戏班子的打赏项目能有这么好的收益啊?原本只是想让我这位朋友李提摩太先生显一显面子,这下可把我给富的!这么多银子,我一个人要几辈子才能花的完啊?思平,咱俩一起花吧?”
  
      众人顿时如同被雷击过了一番一样一样的,各个外焦里嫩?
  
      承包打赏?
  
      咋回事啊?
  
      轩悦萌说完便将那笸箩推到了曾思平的面前,曾思平也不知道这是啥,只知道是轩悦萌给自己的,自己就要。
  
      曾思平笑哈哈的:“呀,悦萌,你给我这小筐子做什么呀?这些纸片片不是银票么?你要给我买糖吃啊?”
  
      轩悦萌已经是骑虎难下,明白凭自己和轩洪涛,万万没有办法保住这么大一笔银子!他现在只能赶紧找个靠山,相对来说,他似乎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在场的人里面,除了朝廷顶梁柱,久历朝廷首辅,现任南洋大臣的曾国藩的儿子曾纪泽,还有谁可以暂时的做自己的靠山?“这是我送给你的!我昨天不是跟你说啦我喜欢你?现在正好,你爹和我爹都在,还有这么多长辈都在,我要用这笔钱给你做彩礼!将来长大之后,我就娶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曾思平哪儿知道长大之后要娶自己是啥意思啊:“好。”
  
      众人听了轩悦萌的话,顿时全明白了,今天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富商官绅,哪个是笨蛋啦?要吓死个鬼啦,这么大一场戏,居然是一个八个月大的孩子编排出来的?
  
      众人一个个都把眼珠子差点弹出来。
  
      治麟就跟本从未走远,一直躲后面观察局势呢,当看见装满银票的笸箩都跑曾家小丫头曾思平怀里面去了的时候,只恨不得来个饿虎扑羊,过去将那笸箩抢过来!
  
      轩洪涛,轩黄氏,都觉得心跳要加速的停止了一般,忽然发觉这钱归了儿子,又忽然看见儿子居然将所有的钱都推给了曾家,一会在火中,一会在冰底,各种感觉纷至沓来。
  
      轩家的大房,二房,三房,感受不一,同众人一样,所有人的脑中现在都几乎是一片空白啦,眼睛眨都舍不得眨一下,只怕错过了这场绝世好戏的任何细枝末节。
  
      轩宗露想以长辈身份将这笸箩据为己有,老头可是个吝啬到了极致的主儿!但畏惧无数只猛虎在场,哪里敢下手?下手也绝对拿不住!不是君王命,不敢夺玉玺啊!
  
      所有具备智谋者,只能在心中感叹轩家小子真的是妖孽转世啦,这么一出一出,一环扣一环的戏码,是个孩子能够弄出来的?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