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24 十万彩礼
    曾纪泽怎么会不明白现在的局势?

    曾纪泽刚才看见轩悦萌的眼珠咕噜噜转动,再听了轩悦萌的一番话,便全明白啦。

    轩悦萌这是要寻自己给他保住这笔钱啊。

    曾纪泽本就喜爱轩悦萌,现在理清了所有关系之后,再想到两家算的上是世交,虽然轩家的家世比曾家差了太多,不过他是一个新派人物,接受过一些西方教育,思想比较开通,相门才子,为人果决,快速思虑之后,认准了轩悦萌今后非凡夫俗子,却又担心轩悦萌这样的小孩会长歪,想到有自己多加看顾,歪也歪不到哪儿去,便有意成全轩悦萌!

    曾纪泽朗声问轩宗露和轩洪涛,“老爷子,洪涛兄,令公子的话,刚才你们都听见啦吧?令公子虽然小,却喜欢我曾纪泽的女儿,这钱,我曾家能拿吗?”

    幸福来的太突然,刚才还患得患失的轩洪涛和轩黄氏,转而狂喜降临!

    似乎幸福的就要晕过去啦,这有什么不愿意的?他们都不傻,当然明白眼下的局势,没有曾纪泽这样的人物做后盾的话,这银子连碰一下都要断手的!既能让这么大的一笔钱有影子啦,又能攀上汉人至尊中的至尊的曾家,不同意就真的成了脑袋灌了大粪啦。

    轩徐氏心中百感交集,虽然轩徐氏不是轩悦萌的亲生母亲,而且现在只是个十岁的女孩,却也懂事了的,想到轩悦萌长大要娶媳妇,就会离开自己,那时候自己就一个人了,顿时在心头涌起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轩洪涛双眼含泪,“纪泽兄,我轩洪涛求之不得!”

    轩悦萌本来就是个谎话张嘴就来的主,他可不会为了十多年后的事情着急,眼下最重要的是保住这笔钱!十多年后?说不定曾思平长不大呢?生出这么歹毒的想法,轩悦萌急忙在内心中鄙视了自己一下,呸呸呸,就算长大,到时候曾思平看不上我,那也是八成中的事情!你这么漂亮的小美女,还是长大啦吧,菩萨啊菩萨,刚才当我啥都没有说啊。

    现在就看轩宗露的意思啦,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轩宗露看,不知道老头会怎么说。

    轩宗露轻轻的干咳一声,“老夫受曾中堂提携才有微薄功业,纪泽如果觉得两个娃娃合适,轩家自然是求之不得。”

    轩悦萌看着轩宗露目无表情却紧紧绷绷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其实如果这事不是轩悦萌,换做轩家的任何一个小孩,轩宗露都是一万个愿意的,自从上次轩悦萌辅助轩洪涛在李鸿章那里立下大功,轩宗露就烦死了轩悦萌。不过再烦也是无用,事已至此,他同不同意都无关紧要了,除非轩宗露能够说的出一个合理的反对理由出来。

    曾纪泽微微的一笑,端起了酒杯道:“悦萌虽然只是不到一岁的小童,但我是真喜欢这孩子,今日在座的宾朋做个见证,待在下禀告过家父之后,如果家父也没有什么意见,就和洪涛兄弟定下这门娃娃亲,大家请共同举杯。”

    众人轰然叫好,虽然故事的结局非常的戏剧化,不过总归算是皆大欢喜,本来大家都在替那个吴家班的戏班子担心呢。反正最后钱不会重新回到打赏的人手里去,就是大家愿意看见的结果,否则刚才那么一大出精彩戏码都白演了。

    德璀琳掏出一块金表,“恭喜曾大人,我没有带什么礼物,不过我也是真希望这个悦萌小先生,没有想到世界会这么奇妙,居然能有这么聪明的小孩,这个算是我的礼物吧。”

    曾纪泽看那金表至少上千两银子,贵重非常,不便说话,看向了轩洪涛。

    轩洪涛明白曾纪泽是让自己拿主意,只是这东西好像是太贵重了,怕收了的话,会让曾纪泽欠下这洋人的人情,他自己是无所谓,自己只是一个天津机械制造局的六品小吏,别人也不会求他办什么大事,更何况这位德璀琳是新任的天津海关税务司,比他的官职可大的多了,便推辞道,“德璀琳先生,这礼物着实是太贵重啦,我代小儿说声愧不敢当啊。”

    轩悦萌非常不满,送给我的东西,要你代我说什么,我没有长嘴巴么?不过当着众人,也不方便驳了轩洪涛的面子,对着李提摩太紧了紧小胖爪子。

    李提摩太会意,轩悦萌这是要结交德璀琳,笑道,“洪涛先生你好,我和你们家悦萌先生是很要好的朋友,现在我和这位德璀琳先生也是很要好的朋友,我们德国人,拿出手的礼物如果人家不收的话,我们会很不开心的。”

    德璀琳很高兴有人替自己说话,“是啊,我这礼物是送给这位小先生的,你们不要多想,我觉得他很可爱,悦萌小先生,你想要这块金表吗?”

    轩悦萌点点头,“想要的,我早就想要一块表,可以准确的掌握时间,德璀琳先生,认识你很高兴,过一阵子我也送你一份礼物,一定不输给这块金表的价值。”

    众人都很惊奇的看着轩悦萌,因为刚才轩悦萌至始至终都没有怎么说话,大家始终对于今天的事情是由一个八个月大的小孩子全权策划的,感到不可置信,但是看现在轩悦萌说话流利,言谈举止大方得体,都信了**分啦。

    德璀琳高兴的将那块金灿灿的金表放到了轩悦萌的手里,摸了摸轩悦萌的脑袋,用英语说道:“好,真好,刚才听李提摩太先生一直夸赞你,说你的语言学习能力很强,你真的很了不起。”

    轩悦萌笑着用英语回答:“我很普通,是李提摩太先生教导的好,很感谢您的礼物。”

    众人刚才都只是惊奇轩悦萌得体的言谈举止,这下就像是被天雷给轰了个集体外焦里嫩,这么点大的孩子,中国话说的流利,这也就罢了,毕竟虽然少,却并不离谱,再把外国话也说的这么流利,那就非常吓人啦。

    不是轩悦萌忘记了要隐藏实力的事情,只是轩悦萌后来想了想,既然神童的名气肯定是要传开的,索性让大家觉得他只不过是对语言方面有天赋,反而更加的容易解释一些,从小能言会道的小孩毕竟也还是有。

    轩洪波嫉妒的看了看轩洪涛,他不但没有儿子,而且现在看着大哥的儿子还厉害成这样,怎么不教人心寒,轩洪波之后便狠狠的看了一眼轩悦萌,心中居然生出一个十分恶毒的念头出来!

    宴会散场,治麟,寿川,赫德,麦克马福眼睁睁的看着曾思平和轩悦萌抱着个小笸箩走在前面,轩洪涛和曾纪泽手拉着手,轩黄氏和轩大力,还有曾府的一干下人步入曾府,毫无办法。

    赫德暗道这小孩真是个妖孽,这一下子得来的钱,都已经够买八分之一艘铁甲舰啦!想到麦克马福居然会在最后弄出个十万两的打赏,怎么都想不明白,狠狠的瞪了麦克马福一眼。

    麦克马福不甘示弱,本来现在就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便也瞪了回去,老子有钱,那都是老子自己的钱,是我们新泰兴洋行的,关你屁事!即使钱没了,这下整个大清国的人都知道我们新泰兴洋行的实力啦!这个广告贵是贵了些,值得!

    麦克马福当然不是纯傻,他是被李提摩太的财力给吓的,刚才在轩府的场面,让他失去了主张,麦克马福觉得只有十万两银子这样的巨额打赏,才可以稳操胜券,而且他让人去取来十万两银票的时候是被李提摩太听见了的,麦克马福所以在最后一轮不敢让李提摩太先打赏,如果李提摩太直接就高于十万两的话,他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从理论的角度来看,人家麦克马福在最后一**额打赏,合情合理,也是唯一能不让李提摩太超越自己的办法。

    赫德和麦克马福这边损失的是钱,好在这钱和赫德没有多少关系,而且麦克马福的财力雄厚,这都还好解决,就是心疼的事情,治麟和轩洪波的事情就没有那么容易解决啦。

    众人散去,治麟一把就将轩洪波拖着走。

    轩洪波大惊,“治麟大人,干什么啊?”

    治麟将轩洪波拖入轩府的门房,这里暂时没人,压低嗓子怒道,“你们轩家够厉害的啊?说!你是不是和你那小侄子合起伙来坑人?”

    轩洪波差点没有被气死,“治麟大人,您看您这话说的,我敢吗?我坑谁也不敢坑您啊,实不相瞒,我最恨我这小侄子,这小兔崽子可不是什么好鸟,这么点大的人,就天生的一肚子坏手,他爹当官的事情,您听说过吧?”

    治麟点点头,“怎么说?”

    轩洪波叹口气,“您既然听说过,就该知道我和我爹都恨死这小兔崽子了,您想啊,如果他当初是带我爹去找李中堂的话,我爹不早就官复原职了吗?我爹还用得着把家底都拿出来给我捐这么个破六品官吗?”

    治麟狠狠道:“少东拉西扯的,我这钱是在你们轩府少的,刚才出了整一千一百两!你说怎么办吧?”

    轩洪波抹了抹一脑门子的汗,“我出一半!这总成了吧?您多担待,担待,这钱又不是我得了,我大哥那房得了银子,跟我半两关系也没有啊。”

    治麟握着轩洪波领子的手松开了。

    轩洪波赔笑道:“您多担待,担待啊。”

    治麟呸了一口,“又丢了银子,又丢了面子,这叫什么事?行,一半就一半吧,去给我拿五百五十两来,快去啊!晚了就他奶奶的全让你出!”

    轩洪波叹口气,只得硬着头皮去找老婆要钱,今天的这场宴席,本来可以赚个六百多两的,这下差不多全送出去啦,还把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家底都掏空啦。

    轩洪波要钱,轩于氏少不得又跟轩洪波抱怨几句,轩洪波正心烦呢,哪里管老婆,心急火燎的给治麟送钱来。

    治麟收了轩洪波的银票,“哼!这事没有这么便宜,我跟你说,你老大的事情,你得给我想个妥帖的办法!这事否则没完!”

    轩洪波擦了擦汗,“您还想怎么样啊?您刚才没有看见我老大家现在和曾家搞上关系了?您还是息怒,多担待吧。”

    治麟哼了一声,“曾家,曾家怎么了?明里不行,你不能来暗的?”

    轩洪波疑惑的看了看治麟,没有明白意思,治麟把轩洪波揽过来,在轩洪波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轩洪波脸色大变,“这怕是不好吧,毕竟是我轩家的人啊,这要是被人知道了,我这个当叔叔的绝脱不了干系啊。”

    治麟:“谁能知道?你自己多琢磨琢磨吧,我这段可能不得空,这事到时候就由你办!你都想好了怎么做,再来告诉我。”

    轩洪波看见治麟露出凶狠的模样,大气都不敢出,叫苦不迭,暗暗嫉恨轩悦萌,真是个妖孽小子!

    话分两头,曾纪泽把轩洪涛和轩黄氏,还有轩悦萌都请到了家中。

    曾纪泽在大厅上首坐下,“都坐,不要拘束,这以后就是一家人啦。都喝茶吧。”

    轩悦萌已经让大力把银票都拢了拢好,厚厚的几大摞,放在桌上。

    轩悦萌也不知道曾纪泽会如何对待这些银票,别真的收了这么多银票吧?到时候我真的算是白卖身啦。

    轩洪涛乐呵呵的,完全没有去想银票的事情,轩黄氏的眼睛倒是时不时的往桌上的银票瞟着,做梦都想不到儿子居然一炮就能赚来十多万两银子!同样也和轩悦萌一样担心,担心曾纪泽会将这笔钱全当作了彩礼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