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25 富贵之路
    轩洪涛喝口茶,笑道:“纪泽兄啊,真想不到我轩洪涛一个小小的六品可以高攀曾家,我到现在还跟在梦里一样呢。”
  
      曾纪泽摆摆手,“洪涛兄,不要这么说,人的运势有先后,没有家父,我曾纪泽也顶多是跟洪涛兄一样,很可能连洪涛兄的成就都得不到,洪涛兄无须过谦。”
  
      轩悦萌听两个人客套,有些焦躁,赶紧说这些银子怎么分吧?你曾纪泽不会真的要包圆吧?如果是那样的话,刚才不如说是开个玩笑,把银子全部退归原主,还能落个大气!
  
      曾思平拉了拉轩悦萌的衣角,“哎,我们去玩去吧?”
  
      轩悦萌看了看曾思平稚嫩的小脸,心道,谁跟你个小屁孩玩?却笑道,“等会儿吧?”
  
      曾思平嘟起个小嘴,很不乐意。
  
      曾纪泽看在眼里,怎么看怎么觉得轩悦萌像是一个小大人,不住的在心中称奇,曾纪泽已经暗中观察过轩悦萌很久啦,尤其是刚才,曾纪泽以前只知道轩悦萌聪明过人,却并没有接触过,今天跟轩悦萌在一起的时间不断,悉心留意之下,这样的感觉就更加的惊人了,虽然轩悦萌没有怎么盯着那堆银票看,不过曾纪泽知道轩悦萌是在关心银票的归属。
  
      曾纪泽笑道:“用银子提亲的也不是没有,但我曾家不会要一个小孩子的东西的,洪涛兄等我禀告过家父之后,如果家父认可了这门亲事,再另外备礼品信物便可,这些银票,你们等会走的时候就都带回去吧。”
  
      众人都很吃惊,没有料到曾纪泽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轩黄氏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一颗心惊喜的狂跳,到底是豪门大户,豪气嘛。
  
      轩悦萌虽然也很吃惊,没有想到曾纪泽做事居然如此的大气,不过他吃惊的点跟其他人不太一样,倒不是完全惊异于曾纪泽的大气,而是觉得曾纪泽做人的手腕和眼光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曾纪泽确有宰相的胸襟。
  
      大清国最有资格大气的,也的确是曾家,曾国藩当年要是狠一点,把满清干掉咯,也只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如果换成轩悦萌,曾国藩拿下天京的时候,肯定自立啦。北京这边哭都没有用,曾国藩当时兵马雄壮三十多万!分分钟踏破万里山河啊!
  
      轩洪涛已经惊喜的说不出话来了,不住的道,“这怎么好?这怎么好?悦萌就是小孩子瞎胡闹,今天这事,如果不是纪泽兄出手,这银子他根本拿不住,而且现在如果还给了我们的话,我们还是保不住这么大一笔银子的,那两家都不是好想与的。”
  
      曾纪泽赞赏的点点头,笑着看轩洪涛,觉得以前小瞧了轩洪涛了,轩洪涛人虽然老实,看事情倒也不差,人就是这样,不管多聪明的人,总是希望人家说自己的好,念着自己的好处,尤其是施恩之后,大抵都是图报的。“洪涛兄这话说到我心里去了,不过你不用担心,他洋人也不能胡乱抢钱,出去的钱再想收回来就不容易啦,拿着吧,以后有什么事情,尽可以来同我商量,我曾纪泽既然看中了悦萌,就是看中小家伙未来的前途,否则我曾家不成了卖女儿了?”
  
      轩洪涛心悦诚服的给曾纪泽施礼道:“纪泽兄所言甚是,思平如果不是这么小就跟我这小儿定亲的话,将来嫁给皇家也是大有可能的事情。”
  
      曾纪泽点点头,“不要说嫁给皇家,嫁给谁,我曾纪泽都不稀罕。其实我就是希望思平将来长大了,能嫁给一个有才华的普通士子,我就满意了,我们曾家已经可以算是大户人家了,我知道嫁入大户的难处。”
  
      曾纪泽的话说的有些狂悖,显见曾纪泽现在也听激动的。
  
      轩悦萌大汗,你这么说是啥意思啊?看准了等我长大了,我们轩家都还是小户人家啰?女孩过的幸不幸福,跟大户小户有啥关系,主要还不是看老公对老婆好不好?
  
      轩悦萌忽然说话了,“这笔钱暂时还是放在曾府吧,这样安全一些,我说了这笔钱是归思平的,既然曾大人愿意暂时借给我们的话,我承诺,到思平出嫁的时候,按照十万两乘上思平的年纪得到的总数来给思平当嫁妆。”
  
      轩悦萌这句牛吡吹的有点大,十万两官银乘上年纪,要是二十岁的话,不是二百万两啦?却引得曾纪泽开怀大笑。
  
      轩洪涛明白儿子的意思,看见轩黄氏又伸长了脖子,笑道,“纪泽兄,你看见了吧?我这小儿从小就知道跟爹妈斗心眼了,怕我们两个拿着他的钱呢,不瞒纪泽兄,我们轩家大房手里的几百两银子都在这小儿的手里,从小就想着做生意,都让他给换成了德国钱币了,说是换兑能赚钱。”
  
      曾纪泽哦了一声,十分吃惊的看着轩悦萌,一个几个月大的人,到底是怎么变幻出这么多的心眼的?其实曾纪泽对轩悦萌的未来是一点都不担心,就以轩悦萌现在的表现,即便是长大了就这样了,都能算是万里挑一的精明人物了,曾纪泽担心的是这孩子心眼太多,怕轩悦萌走歪路。
  
      曾纪泽:“爱做生意,这也没有什么,不过有一条,这孩子太过聪明,这样的孩子开蒙早,应该早点给悦萌蒙学,我给悦萌定个任务,你五岁就得给我考个秀才回来,否则就得每日规规矩矩的读书,什么都不许乱想了。”
  
      轩悦萌大汗,怎么说着说着,还给我定起任务来了?考秀才?我就是使出吃奶的力气也考不上的!你摆明了就是叫我被锁在家里什么也别做呗!
  
      曾纪泽见轩悦萌面露难色,笑道,“怎么?悦萌,你不敢答应吗?等你和思平正式订了亲,你不答应也不行哦,因为我说的话,就跟你爹说的话是一样的。”
  
      轩悦萌又忍不住一汗,得,自己过继给个死鬼当爹,现在又冒出一个爹,加上轩洪涛,自己还是俩爹。
  
      轩悦萌见推脱不得,也感激曾纪泽今天帮了大忙,只得应道,“是。”
  
      轩悦萌不敢违抗,这个五岁考秀才的指标,现在来看,也只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但愿过阵子,俩爹能忘了这话才好。
  
      曾纪泽哈哈大笑,觉得跟轩悦萌说话,就跟一个十多岁的后生说话一样,确实有趣,“悦萌,这些钱如果都给了你,你能保住吗?你打算藏家里,还是都存票号去?还是都拿去换兑,存洋行去?”
  
      轩悦萌:“都拿来换兑,先换些马克,然后再等到马克升值啦再换成黄金,做点小的投资,钱存票号是最傻的方式,钱只有让其流动起来,才能够产生效益。”
  
      曾纪泽笑道,“可是,这世面这么乱,你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你怎么拿这么大一笔钱做生意啊?你怎么保住?不怕人给你抢了去?官啊,匪啊,还有洋人,抢钱的人很多啊。”
  
      轩悦萌:“组建一支家丁队伍,买宅院,购置一批洋枪,那个李提摩太先生是我的朋友,我们大清对家丁人数和武器有限制,洋人没有,我可以出一点钱给李提摩太,让他给我找几条洋枪,这样的话,除非是军队来抢。”
  
      曾纪泽笑着摇摇头,“不问了,再问,我的脑子都要跟不上了,洪涛兄,过几日就给悦萌蒙学吧,到时候我每日要检查他的学问,这孩子的想法太多,他这么多的心思如果不放在书本上是要出事情的。”
  
      轩洪涛点头称是。
  
      曾纪泽:“这些银票,暂时先让我府上保管,你们要的话,随时可以跟我府里面的帐房说,随时可以提走。”
  
      轩悦萌点了一遍那些银票,将十万两的整数,整整齐齐的码好,将两千多两的临头取走,准备明天拿去都换成英镑或者马克,先买一些必需品,购置了保障体系之后,再将这些钱都换成马克,轩悦萌很着急啊,估计着普法战争很快应该就要打完了,说不定打完了,还没有传到国内,生怕错过了这波机遇。
  
      轩洪涛感激了一番,带着一家人离开。曾思平却还想跟轩悦萌一起玩。
  
      曾纪泽拉着曾思平的手,“明天再玩吧,你们两个可以一起长大,以后时间多的是。”
  
      轩悦萌听见曾纪泽说自己和曾思平一起长大,看了看傻丫头,心里忽然一阵暖流通过,猜测着傲娇小丫头长大是个啥样。
  
      轩洪涛,轩黄氏,轩悦萌等人回到轩家老宅,像是回到个鬼宅,除了老轩,老轩嫂,大智大力这一家人,二房三房,老头老太,早早的都回各自屋子去了。
  
      轩洪涛:“雨堂,你要怎么用这么一大笔钱啊?又都拿去兑换外汇吗?你知道拿着这么一大笔钱流通,是需要极大的保护的吗?天津可乱的狠呢。”
  
      轩洪涛很关心这个问题,轩黄氏自然也很关心,才进大厅,便问个不停。
  
      轩悦萌笑道:“刚才在曾家不是就说过了吗?放心吧,不构建一个安稳的保障体系,我不会把钱随便乱露面的,放心吧我不会让咱们的钱有风险的。”
  
      轩洪涛和轩黄氏很不放心,两个人一左一右唠叨个不停,虽然没有明说,不过中心意思始终围绕着让轩悦萌将银票给他们保管,都存到义盛号去比较稳妥,要么就是买栋大宅子,多招家丁。
  
      轩悦萌只是笑笑,并不顶嘴,知道顶嘴也是无用,这个时代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小民思想,封建地主思想,说改变就能够改变吗?买个大宅子,多雇佣家丁,你俩干脆造一个碉堡给自己关里面不出来,就最安全啦。
  
      这种局面直到轩徐氏来抱自己去睡觉的时候才结束。
  
      轩徐氏收拾好,给轩悦萌洗小胖爪子洗脚洗脸,洗大掰掰,将轩悦萌放被窝里,“萌萌,你今天怎么会想到跟曾家小姐提亲的呢?你懂什么叫成亲吗?”
  
      轩悦萌看了看轩徐氏,十岁的小女孩,却一点不让人觉得小,感叹于轩徐氏可怜的身世,这么小的年纪,在现代是最童真烂漫的年纪啊,“不懂。”
  
      轩徐氏摸了摸轩悦萌的脑门,“那你喜欢曾家小姐什么呢?”
  
      轩悦萌:“不知道,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轩徐氏心想我在问你话呢,你反而问起我来了?“爹把我卖到轩家来之前,叫我香织。”
  
      轩悦萌哦了一声,“徐香织,挺好听的,就是有些土,嘿嘿。”
  
      轩徐氏叹口气,在轩悦萌的小脸上亲了一口,“就知道你不懂啥,以后不能随随便便再对女孩子说喜欢了,知道吗?赶紧睡吧。”
  
      第二日,轩悦萌看了看自己的金表,想着自己居然有了一块如此昂贵的古董表,还是金怀表,这要是在现代得多拉风啊,光这块表都能泡一百个妞,看看已经四点多,大清晨就起来了,一个人穿着衣服。
  
      其实轩悦萌这一晚都没有怎么睡好,忽然有了十万三千多两银子的财富实力,更激发了他的雄心壮志,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八个月的人,按照现代的标准,这一下子就冲入了五千万富翁的行列了,得赶紧向亿万富翁迈进啊!
  
      不过轩悦萌知道,一个人要想将自己的财富从一万变成十万,很容易,从十万变成一百万,也不算很难,从一百万往一千万迈进就很费劲了,可以说,资产越大,越往高处,每一步牵扯的事情就越多,就越困难!穷人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上富人的台面的。
  
      轩悦萌这么早起来,还有一个原因,担心起晚了的话,又会被曾思平那傲娇小妹子给缠上,不对,现在应该说是傲娇小姐姐,比自己大四岁多呢。
  
      轩悦萌一起来,轩徐氏也就起身了,“萌萌,你这么早起来做什么?你自己会穿衣服吗?”
  
      轩悦萌看了眼轩徐氏,纤细的身材,穿着个大蓝色的肚兜,虽然还没有胸,但是雪白的肌肤大半都在外面,轩悦萌毕竟心中有男女观念,急忙转过脸不去看,“有事。”
  
      轩徐氏便帮着轩悦萌穿衣服,“这么小个人,能有什么事情?是小便么?小便就不用穿这么整齐,披个外套,我抱你去。”
  
      轩悦萌:“是要起床啦。今天很多事呢,我今天去给你买两个丫鬟来,你一个,大房一个,以后你就不用做家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