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26 雅馨格格
    徐香织听轩悦萌这么说,心中温暖的要命,眼泪都要出来了,“萌萌,你对妈妈这么好?妈妈不用丫鬟服侍啦,家里也没有多少事儿,你要是想孝敬你亲爹亲妈,可以给大房买一个,让大力陪你去吗?”
  
      轩悦萌很不满意徐香织总是自称妈妈的事情,你也不过才比我大十岁,自称妈妈?这真的好吗?
  
      他可以允许比自己小的叔叔阿雅,大爷大妈都行,反正亲戚多了,都是随便瞎叫,但是一个小妈妈,是轩悦萌不能接受的。
  
      轩悦萌没有搭徐香织的话茬,穿好衣服便要去喊轩洪涛。
  
      轩悦萌为什么喊轩洪涛呢?因为轩洪涛有马车,轩悦萌得做他的马车,不然身上兜了几千两的钱财步行的话,很不安全,轩悦萌决定今天就去提一部流弊马车先。
  
      轩徐氏也不知道轩悦萌是怎么了,反正她能感受出轩悦萌不喜欢喊自己喊妈妈,暗暗难受,觉得自己对轩悦萌都已经恨不得不知道怎么对他好了,就算是要自己的性命也可以,一个这么点的小男孩,到底在想些什么?
  
      轩徐氏服侍好轩悦萌小解洗脸之后,牵着轩悦萌出屋。
  
      正碰见从外面回来的轩洪波,轩洪波快速瞪了一眼轩悦萌之后,快速回屋,轩悦萌很感兴趣轩洪波怎么一夜未归,却无从得知。
  
      来到轩洪涛的门前,轩悦萌扯着小嗓子喊,“轩洪涛,轩洪涛。”
  
      屋内呸了一声,是轩黄氏的声音,“爹也不叫?这大早的,又要做什么?”
  
      轩黄氏对轩悦萌的喜爱和徐香织是一般的,不过绝不会和徐香织那样对轩悦萌百依百顺,而且最近对于轩悦萌这么小一个小孩就总想着捞钱,把钱攥在手里的事儿很不满意。
  
      轩黄氏披衣起身,开了房门,将轩悦萌抱起来,在轩悦萌肥嘟嘟的小脸上亲了一口,“小东西,又啥事?这才什么时辰?这天都还没有光呢,吃早饭了?”
  
      轩悦萌笑道:“天马上就光了,我想坐轩洪涛的马车,等会让轩洪涛陪我到街上去吃豆汁。”
  
      轩黄氏呸了一口,“这么小的小人,成天净想些啥啊?吃个豆汁,至于起这么大早?”
  
      轩黄氏嘴上是这么说,还是给轩悦萌去叫轩洪涛了,轩洪涛自从当官之后,整个人的改变很大,一天到晚跟打了鸡血似得,轩黄氏才叫两句便应了,不一会功夫便穿戴好,从屋里面出来,从轩黄氏手里接过了轩悦萌,一面抱着轩悦萌,一面摸轩悦萌的屁股,“我都听见了,这也差不多该起了,我这就带雨堂出去吃早饭。”
  
      轩黄氏还是不乐意,“一个个就死劲的惯着他吧,家里的东西不能吃啊?现在小皮猴一天中饭都在外面吃,现在连早饭也在外面吃,再往后,是不是连晚饭也在外面吃?”
  
      轩洪涛其实知道轩悦萌起大早,肯定是有事,他对于自己生了个神童的事情,已经很平淡了,现在完全将轩悦萌当作是一个小大人看待,轩悦萌的事情,轩洪涛可不敢怠慢,还指望自己的给力儿子让自己坐稳位置,搞不好再往上升一级两级的呢。
  
      轩洪涛也并没有多大的志向,能当个五品,他就已经满足了,当然,能当个从四品,他也想过,如果能当个正四品,轩洪涛这辈子都满足了,轩洪涛可还没有想过自己这辈子会超过轩宗露当初的正三品,连从三品都不敢去想,因为他只不过是一个秀才出身,再往后,如果不打仗,哪里有那么多恩典赏赐下来?而且即便是有仗打,他一个文人,也上不得沙场,更不通军事。
  
      到了三品大员的话,是有机会进入皇帝议政的小房间的,轩洪涛想想都觉得冒汗。
  
      轩洪涛和轩悦萌,再喊上大力大智,四人出门。
  
      大力现在是贴身服侍轩悦萌的,这是大力自愿的,本来轩家老宅实际雇佣的也仅仅是老轩一个人,老轩嫂做工都是按月给钱,大智大力,纯粹是帮老轩的忙,跟本就没有工钱,所以对于大力现在成天围着轩悦萌转的事情,其他人也不方便说什么,大力大智并没有跟轩家签订什么契约之类的卖身契,从律法上说,跟轩家没有多大的瓜葛。
  
      不过轩大力跟轩悦萌就有瓜葛了,轩大力签给了李提摩太,而李提摩太又签给了轩悦萌,实际上,克林斯曼洋行就是轩悦萌一个人的公司,所以,轩大力成天围着轩悦萌转,是因为轩大力认为自己是卖给了萌少爷了,他也愿意卖给萌少爷,因为萌少爷每个月都给他开工钱,还是照着洋行买办的标准开的,他是拿年薪的人啊,对于这点,轩大力很骄傲。
  
      天津的小吃是轩悦萌所喜欢的,他前世不是天津人,来天津最大的乐趣就算是吃了,尤其是天津,非常讲究吃。
  
      天津小吃老街位于天津东北隅东门外,海河西岸,北至东北角,位于闹市区,东临海河、南至水阁大街。南北街口各有牌坊一座,上书“津门故里”和“沽上艺苑”,这里有一座很大的天妃宫。
  
      因为昨天儿子赚了大钱,轩悦萌的心情很不错,来的地方是这条街,也是整个天津最高档的一家小吃铺子,只做早点,却是大饭店的装修,档次可见。
  
      轩洪涛点了几样精致小点,轩悦萌不让人抱着自己吃,坚持要站在椅子上,自己吃。
  
      四人吃的津津有味,轩洪涛回想才不久前,大房还是一天只能吃一餐,一餐只能喝一点稀饭的日子,吃得格外香甜,吃完又要了一碗豆汁和一笼汤包。
  
      轩悦萌因为年纪关系,只能吃点豆汁和少量的锅贴和汤包,吃多了会难以消化,想到重生来的头几个月都只能喝小麦粥,现在至少也算是小小的苦尽甘来罢,轩悦萌同样吃的狼吞虎咽。
  
      “哟,这不是轩家大爷吗?”
  
      四个人正吃的起劲,一个声音传来。
  
      四人抬头,轩洪涛认得是昨日见过的郑贝勒,急忙站起身来,“是郑贝勒啊,见过礼了。”
  
      轩悦萌看了一眼郑贝勒,对这个干瘦中年男子没有什么在意,却注意到了郑贝勒牵着的一个小女孩。
  
      这女孩十岁左右,跟徐香织差不多年纪,容貌清丽脱俗,瓜子脸,平刘海,耳畔的秀发微微的随风轻摆,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一般,好奇的看了轩悦萌一眼,觉得一个这么点大的人自己站在椅子上吃东西,非常有趣。
  
      轩悦萌只看了一眼,便在这一世第一次尝到了心动的滋味,很难想象,自己怎么会对一个这么小的小女孩有这样的感觉,急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看,只觉得心里砰砰砰的跳动猛烈。好奇,这女孩,莫不是天上的仙女偷下凡间啦?
  
      那一霎那的印象便像是照片一般永久的储存在了他的脑海中。
  
      轩徐氏徐香织其实也很漂亮,但凡是轩家这样的大户人家去买女孩,都是挑了又挑的,更何况还是给儿子做媳妇,轩家那个死了的老四病了许久,轩家可是一直在挑女孩,范围大时间长,这么挑选出来的女孩能不漂亮吗?不过轩悦萌是没有往其他地方对轩徐氏动过念头的,他都很少仔细的观察轩徐氏,虽然相处了这么久,他到现在都从未认认真真的盯着轩徐氏的脸看过。今天这个女孩不一样,各方面都符合轩悦萌的择偶要求,周慧敏和高圆圆的综合体啊,非常古典的美女。
  
      轩悦萌偷眼去瞧轩大力和轩大智,俩人也跟他情况差不多,看一眼便不敢再看,都低头呐。
  
      郑贝勒笑道,“别多礼,我带我们家丫头出来吃早点呢,我说看着怎么眼熟,原来是轩家大爷,我们每天都要在这吃早点,你要是常来的话,会常碰上的。”
  
      轩洪涛点头称是,捅了捅轩悦萌的小胳膊,“叫人啊,叫郑伯伯,还有这个小姐姐。”
  
      轩悦萌:“郑伯伯,姐姐。”
  
      那小女孩抿嘴一笑,“他这么小,就可以自己吃东西啊?他多大了?”
  
      轩洪涛:“八个月。”
  
      小女孩笑道:“八个月?哦,他就是爹爹昨儿个回家说的那个小神童啊?好吓人。”
  
      轩悦萌大汗,老子哪里吓人了?不过再看这小女孩一眼,便又低下了头,假意吃着东西,不敢再看,实在想不通一个这么点大的女孩,怎么让人看过便有心醉的感觉,像是喝了酒一般,居然连头都有些晕了起来,莫非老子做小孩做的久了,都有恋童癖啦?轩悦萌只恨现在不是现代,否则非偷偷给这女孩拍下来,回头跟人谈论谈论,世间还真有长的仙儿的女孩。
  
      一直怀疑莫不是仙女下凡来玩来啦?
  
      郑贝勒笑着呵斥女儿,“雅馨,别瞎说,轩家大爷,我这丫头没有规矩,你别在意,你们接着吃,我们里面去了,里面这间是我的包间,这家店见我每日来,专门给我留出来的。”
  
      轩洪涛急忙说了两句客套话,目送郑贝勒离开。
  
      轩大智轻声道:“大爷,这人好厉害,在这种地方都有包间啊?”
  
      轩洪涛轻声笑道,“打肿脸充胖子呢,这人我知道,说是皇亲国戚,其实什么都不是,他父亲死的早,他到现在也没有捞着承袭王爵呢,像是到了他这个年纪,除非是有太后或者皇上的特殊恩典的话,一般都没有希望承袭王爵了,皇家对于封王也抓的紧的很,多封一个王,要多多大一笔开支呢。满人里面这样的亲贵多了去了,能成王,就是个人物,不能成王的,靠祖业一点田产度日而已,也就是个名声好听些。像他这么好吃喝,家底殷实不到哪儿去。你们想啊,每日请他吃吃喝喝的人是很多,不过总归好吃的人,自己还是有出血的时候的,再大的家底也架不住每顿大吃,还都去贵的地方。”
  
      轩洪涛显然对郑贝勒的印象不好,轩悦萌猜想可能因为这个郑贝勒昨天是捧轩洪波的场,才去的轩家宴会,轩洪波的宴会有个皇族赴宴,这点是很争面子的,这估计是让轩洪涛不爽的地方。
  
      轩大力点点头,接着轩洪涛的话道:“大爷说的不差,听说许多皇室的败家子,都是空架子,很多人还靠典当过日子呢,现如今皇室也不值钱,天津都住着好些呢,那都是混的差的,不然,好一点的都得住北京。他们要是正正经经的过日子,自是衣食无忧,不过要喜欢显摆的话,多半没有什么好的,如果没有个差事的话,比我们大爷差远了。”
  
      轩洪涛笑容放大了一点,却道,“行了,赶紧吃吧,别净扯人家的闲事啦。”
  
      其实轩悦萌昨日也看出来这个郑贝勒应该不怎么行,似乎就仅仅是被治麟拉去做面子的,昨天在主座,治麟虽然是和郑贝勒还有个什么寿将军一起来的,不过一直都只是跟寿将军说话,都没有跟这个郑贝勒说过话,这个郑贝勒就像是前世没有喝过酒一样,一个人只顾喝酒,跟谁都不会交际,明显不是能干的人。
  
      四人吃过早点出门,轩洪涛又轻声道,“看,他那马车都多旧了?这应该是郑贝勒家的马车。”
  
      轩悦萌大汗,轩洪涛你可真够八卦的,你管人家车旧了还是新呢?
  
      轩洪涛将轩悦萌一行送到了租界,轩悦萌要去找李提摩太,让轩洪涛先回去,轩洪涛知道租界比较太平,尤其是这英租界,街上有巡捕,便和大智转道往天津机械制造局衙门去了。
  
      李提摩太暂时还是住在教会提供的房子里面,非常简陋,条件就跟轩家大房原先住着的那个小破院子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