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29 吴家戏班
    轩悦萌轻声回答,“这是什么?这是洋枪啊!?二百多两一把,这人怎么样?你一眼就能看出来吗?再看看懂吗?心术不好,或者太傻,都不能重用。”
  
      轩大力哦了一声,心里跟吃了蜜一般,少爷这是很看重我呢,不过有些妒忌大智,大力觉得自己给少爷出的力最多,而大智几乎啥也没有做啊,居然也可以分到一把枪。
  
      轩悦萌看着这些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洋枪,暗道无论什么生意,都没有军工生意好做,这些短枪的成本应该还不到三两银子,却可以卖到二百多两银子,这是将近一百倍的利润啊!科技就是第一生产力,这句话的确是至理名言!
  
      轩悦萌憧憬着有朝一日成为一个军火商人就美呆啦。
  
      大智把枪拿在手里把玩着,“少爷,改天咱到僻静的地方去试一试吧?上回教案的时候,我见过洋鬼子打枪,可厉害啦。”
  
      轩悦萌点点头,“是的,人家一支军队,每个人除了这种短枪之外,还配步枪,大炮,而咱们呢,都是弓箭,长矛,土炮,根本无法近人家的身。”
  
      轩大力:“是啊,少爷,如果咱们什么时候能有一支全部配备这种家伙事的军队就好了。听说早年间,洋鬼子火烧京城的时候,几千人就可以干倒咱们大清十万大军。”
  
      轩悦萌吃惊的瞟了大力一眼,他没有看错人,大力的确是可想法很前的人,这是生在了天津,如果大力早生几年,生在南方的话,绝对去参加太平天国起义了。又因为生在一个生活还过得去的家庭,不然以大力的个性,绝对会去当土匪,不过轩悦萌喜欢大力这样的人,手下人如果都太老实也是不行的。
  
      轩大智:“少爷,这枪挺沉的,得有三斤多啊,您拿的动吗?”
  
      轩悦萌:“谁跟你说我拿的动啦?我跟四奶奶合伙练习,等四奶奶练会了,再教小花。”
  
      徐香织咳嗽一声,差点呛到,“我练打枪干啥?净是瞎胡闹,我没空练。”
  
      轩悦萌:“你当然得练,还得练好呢,以后我出门,你也得跟着出去,练好了枪法,我就不用担心你有危险啦,你不但可以保护你自己,还可以保护我,我现在怎么说也是身价上了十万两银子的人啊,说不定已经有土匪或者街面上的黑道盯着我打算绑票呢。”
  
      徐香织听得心头一暖,没有想到轩悦萌这么小的人就这么关心自己,她还总委屈轩悦萌对自己不像对轩黄氏那么亲近的,想到自己可以保护悦萌,便扭转了心意,“好,我练。”
  
      轩悦萌满意的笑了笑,“大智,这三把枪你收着,以后大智,大力,你们俩再加上大牛,你们就是一个小班组啦,大智是班长,让大智枪大智再,没事的时候,所有的枪支弹药都归大智统一保管,大智,枪和子弹都收好!大家都记住,把枪都藏好,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让我指定之外的人看见,也绝不能说出去,私藏武器是有罪的。”
  
      虽然有李提摩太的洋行做靠山,弄几把短枪,在轩悦萌看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他还是很谨慎的叮嘱了一番众人。
  
      轩大力酸不溜秋的,没有想到少爷居然会让大智做自己的头,虽然大智是哥,不过大力并不服轩大智的。
  
      轩悦萌将轩大力酸不溜秋的表情看在眼里,笑着起身,让轩大智和轩大力俩人试着拆解一遍枪支,再装上,今天他带着大力去买枪的时候,洋行的人有教过使用方法啦,他以前看电视,似乎军队里面的人都是先从拆枪装枪开始练习的。
  
      第二天,轩悦萌依然早早的起来,不过今天就不用去叫轩洪涛了,带着大力和大牛,先到曾府借了十多个孔武有力的家丁,然后乘坐马车到租界找李提摩太,将那十万两银票全部换成银子,再换成马克,最后送回曾府,曾府现在已经成了轩悦萌的一个临时存放资金的地方啦,曾府的管家和帐房知道轩悦萌是未来姑爷的事情,居然还给轩悦萌额外开了一本账,开了一个柜子专门用来给轩悦萌存放资金。
  
      这个时候的天津租界还没有大的银行,这让轩悦萌感到十分的不方便,不过即便是有大的银行过来的话,轩悦萌也不会将大量的资金都存放在银行内,其实洋人的银行,他也并不是很信得过。
  
      曾思平一直眼巴巴的等着跟轩悦萌玩呢,见轩悦萌一直在和家中的管家和帐房先生谈事情,早就不耐烦了,“好了没有呢?该带我出去坐马车啦。”
  
      轩悦萌看看将近晌午,办完了一件大事,心情极好,“出去吃吧,去下馆子去!”
  
      曾府的管家和账房先生俩人面面相觑,你俩一个才**个月,一个五岁,就要出去下馆子啦?弄得跟新婚一样。
  
      曾府管家:“萌少爷,要不然就在这吃吧,小姐没有得到老爷的允许,是不许出门的。”
  
      轩悦萌惊喜的点点头,再看着曾思平道:“你看,这是你爹定的规矩,可不是我不愿意带你出去,算了,我改天问过纪泽叔再带你去。”
  
      曾思平板着个小脸,狠狠打了一下管家的大腿,当然不疼,管家还是装着很疼。
  
      曾思平:“那你也不许走,你要留下来陪我玩!你就在我家吃饭。”
  
      轩悦萌倒也好说话,陪着曾思平吃饭,再跟思平玩闹一会,直到曾思平困倦了睡午觉,他才离开。
  
      轩悦萌带着大力和大牛又马不停蹄的赶往天桥,轩悦萌预备多买些家奴,培养自己的小团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都需要人手,轩悦萌可不怕人多,而且,大房前阵子住的那个小院子,现在还归大房管着,也不愁无处安置人手。
  
      大牛还不会赶车,在轩家过了一晚,吃的好睡的好,已经收拾出一个正常年轻人的样子了,轩悦萌对自己买的第一个家奴还是挺满意的。
  
      封建制度有大部分都是糟粕,但也有一小部分是很利于展势力的,就比如这种还没有完全脱去奴隶制社会残余的家奴制度,汉人这边还好些,满人的贵族,哪家不是一大帮子包衣门人,不脱去贱籍的话,一辈子都要受主人家的控制。
  
      轩悦萌躺着靠在豪华马车当中,软软的沙椅,这马车还带避震装置,一晃一晃的非常惬意。
  
      望着车窗外,这近代的美丽的古早的景色,轩悦萌的心情非常的好,就凭这每天看到的这么多清朝风景,现代哪个旅游景点做得到,即便做得到,能弄出个仿古街,能弄这么大吗?能找来这满街的几万临演么?他现在虽然还是个小孩,不过他现在的自主权越来越高,轩宗露不管他,他更乐得高兴,他都已经想好了,赶紧弄出个好的居住环境,到时候四房先分出去,老子搬到租界去住,这样的话,你那清国的律法就拿我没辙了,轩悦萌可不想再受那种封建大家庭的气啦。
  
      “少爷,你看啊。”
  
      轩大力忽然停了车,敲了敲车窗,冲着坐在马车当中,舒服的已经眯着眼,似乎睡着了的萌少爷道。
  
      轩悦萌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只见远处一片火光,似乎是有一条胡同,整条胡同都被烧着了,这个时代的建筑都是木制结构,一旦起火的话,是很麻烦的事情,无数人都在救火。却依然难以阻止火势,只能阻挡火势不向其他胡同蔓延。
  
      轩悦萌:“上午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这里忽然起了大火啦?”
  
      轩大力已经下车,“少爷,回去吧,乱哄哄的。”
  
      轩悦萌想回去了,不过转念一想,这也许是一个机会呢?他对于找那些被迫卖身的人,其实不是很满意的,因为这些人当中很多都是成年人,说不定在街上都混了很久了,鱼龙混杂,有些就是专门靠混入富户找机会的,所以他昨天才找了一个大牛,要想找到身家清白的好家奴,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啊。
  
      轩悦萌:“知道这胡同都住着什么人吗?是穷人,还是富人,还是些中等人家啊?大白天的怎么会起火起的这么大?这条胡同的人不是都要无家可归了吗?而且这大白天的,怎么会让火势控制不下来?”
  
      轩大力:“应该算穷一些的人混居的地方,好多棚子,所以烧起来的话,火势很难控制,我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大白天着火,一般起火都在夜里啊。对了,这条胡同是吴家班,就是咱府里面前两天请的那个戏班子住的地方,我到过这里面的,那戏班是个草台班子,没有自己的戏院,就靠到处给人唱堂会过生活。”
  
      轩悦萌吃惊的点点头,其实他在刚开始问的时候,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事情不对了,他是个很爱分析事情的人,他早就想过治麟那一伙人可能会去难为这个戏班子,不过他没有什么力量,这事也管不了啊,就一直没有再去过问过,现在听轩大力跟自己这么一说,顿时什么都明白了,不用问,肯定是治麟找人这么干的,鈤他姥姥的,居然对一群穷苦唱戏的下手,还特么是军机大臣的公子,真特么不是人,鈤!
  
      轩悦萌:“靠过去看看!”
  
      轩大力听了萌少爷的指令之后,有些迟疑,这让轩悦萌很不高兴,“怎么?我说话你没有听见?”
  
      轩大力急忙:“是。”
  
      豪华马车再驶过一条街道,就已经离着起火的胡同很近了,街道上堵满了人,哭声震天,听着让人直气鸡皮疙瘩,轩悦萌其实心中已经非常内疚了,如果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让这么多人都受到了牵累的话,自己的确是造了很大的一个孽!
  
      很多人都哭的没有力气了,望着已经快烧成废墟的胡同,绝望的干瞪眼,拖儿带女的坐在路边。
  
      轩悦萌的眼尖,一眼就看见了一堆人,正是吴老三领着的戏班子——吴家班。
  
      轩悦萌急忙对大力耳语,大力点头而去。
  
      吴老三马上就跟着大力来了,走近马车,冲着车内的轩悦萌大喊道:“你还敢找我?我这回被你害的家破人亡了!我跟你拼了!”
  
      轩悦萌大汗,幸好是在马车里面,吓得臀臀急忙往后挪动,“吴大伯,你别激动,我也是刚才才过来,你不会这事跟我有关系吧?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会尽力帮助你的!”
  
      吴老三看着轩悦萌这么点儿大的人,虽然一肚子的怨气无处泄,但是对着一个长这么可爱的小孩,实在也作不起啦,狠狠的打了自己的脑袋一下,“这还用问?我平常对谁不是战战兢兢的?我们吴家班主要接的就是你们这种富户的生意,可不敢得罪任何一家啊,谁又会对我们这样的一个穷戏班子下手?”
  
      轩悦萌点点头,见吴老三还算是冷静,没有再继续找自己拼命的意思,赶紧开了车门,“吴大伯,你上来说话吧,不会是同行?又或者,不是冲着你们来的?是烧其他人家,把你们给连累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