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30 警卫部队
    吴老三看着马车内的陈设十分的豪华,干净,有些不好意思上去,这点让轩悦萌心生好感,都已经着了这么大的劫难,还可以为人着想,这人是忠诚可靠的人,急忙诚恳的去拉吴老三的手,“吴大伯,你上来细说,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帮你。”

    吴老三眼眶一红,叹口气,坐进了轩悦萌的马车当中,语带哽咽:“你不要怪我刚才气急,我知道这事肯定不是你做的,不过是因你而起!”

    轩悦萌点点头,也是鼻子一酸,知道吴老三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否则换了平常人,那天他一把挣了十万多两的银子,最后只给了吴老三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就将吴家班给打发了,换做谁也不愿意的,至少得问他要个上万两银子,但是,人家事后连啰嗦都没有啰嗦一句。看着吴家班被烧的这么惨,再看看吴老三灰头土脸的样子,轩悦萌的心里也很难受。

    轩悦萌从小兜兜内,拿出几张银票,有三百两,“我的银子都拿去换成马克了,就是一种德国货币,现在手里就只剩下这么多,虽然不多,应该够你们重新开始生活啦,你先拿着。”

    吴老三忍不住抹了把眼泪,把轩悦萌的手按了回去,“凡事有规矩,那天我答应了让你承包打赏银子的事儿,你已经多给了二十两,这事的确是和你没有关系,刚才是我急了,萌少爷,你再这样的话,就是打我吴老三的脸,人死了不打紧,这信誉要讲的!我也是一个习武之人。”

    轩悦萌力气小,拗不过他,只得将银票塞回到自己的小兜兜内,“到底怎么回事?”

    吴老三:“我们戏班子每顿饭都是准时开饭,大家一道吃,晌午吃饭吃到一半,我就觉得头晕,这时候就看见我家厨房着火了,我们大家想去救火却都没有力气,我的武功底子好,因为担心我藏的银票保不住,一个人强撑着到屋里面去拿了银票,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幸好左右邻里发现的及时,戏班子的人都是被人救出来的。一定是被人下了蒙汗药!这是想烧死我们啊。”

    轩悦萌急忙问道:“那你们到底有没有死人?你醒来的时候,你的银票还在不在?你知不知道又是谁下的药?”

    吴老三叹口气,“银票没了,这是我存了几年的心血,全没了!人就死了一个,是我在乡下找的厨子阿四,邻居说,发现的时候,那阿四已经被烧的不成人样了。”

    轩悦萌也叹口气,案情非常的简单,但策划的很到位,这事别说是在古代,就是在现代都是个无头案,也不知道吴老三说的这个厨子阿四有没有跟外人勾结,反正人都死了,勾结不勾结都一个样,追究这个已经没有意义啦,天煞的强盗们做事真绝。

    唉,简单粗暴。

    吴老三摇摇头,“我清醒的时候,我家早烧光了,左邻右舍都遭到殃及,火这么大,大家只顾得上救人,我们戏班子有四十多人呢,根本什么东西都来不及搬出来,我藏了一些银票在只有我才找的到的地方,他们这是先放一把火,引得我把银票都拿出来啊,心计太毒。”

    轩悦萌:“这么说的话,很有可能是阿四被人给收买了,人家先把你们都弄晕,再拿到你的银票,再杀阿四,最后焚毁证据。他们之所以选在白天,是因为白天反而方便撤退啊!这帮人绝对不可能是一般的土匪和黑道,黑道的人不用这么费事,而且黑道要做这么大的案子,也不会挑你们这样的穷戏班子,有钱的老财多的是。”

    吴老三恨恨的点点头,赞同轩悦萌的分析,道:“我这十多年的心血都完了!到底是谁这么狠毒!?”

    轩悦萌:“这还用问,肯定跟前天的堂会有关,都是因我而起,吴大伯,真对不起,不过你放心,我会帮你们的,你们如果没有地方住,我家有个小院子正好空着,可以暂时住几天。”

    吴老三:“我一定要报这个仇!我这辈子的心血都完了!”

    轩悦萌劝道,“你还是慢点再想报仇的事情,我大概知道是什么人做的,不过,不管是谁,都是我们暂时惹不起的人,你一个人靠什么报仇,你放心,这个仇,我早晚会和你一起报!”

    吴老三咳嗽一声,看了眼才几个月大的轩悦萌,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一个小屁孩,就算是聪明过人,就算是神童,那也还只不过是一个小屁孩,你爷爷现在丢了官,你父亲只不过是一个小吏,你凭什么帮我报仇?都是你害的,被你害惨了!不过轩悦萌诚心诚意的想要帮助自己,这点,吴老三还是看的出来,心里对轩悦萌的怨愤已经平息了许多,却并不喜欢轩悦萌这个孩子。

    这个时候的人,都很信命,只要是碰到谁之后,会很容易将接下来做的事情,跟那人联系在一起,如果由此转顺,会觉得那人是自己的贵人,如果由此败落,会觉得那人是自己的克星!吴老三现在虽然还没有将轩悦萌当成是自己的克星,却也将轩悦萌当成了和自己八字不合的人。

    吴老三叹口气,一边下车,一边道:“萌少爷,不用麻烦你了,也许这就是命数吧!我猜想是洋人的可能不大,应该是那位治麟大人,人家是高官,的确不是咱小老百姓可以惹得起的,幸好这次没有死什么人,烧了就烧了吧,希望他能够就此放我们一条活路,我在天津还有些朋友,不至于找不到住处。只是那些老主顾知道我们倒了这个大霉,怕以后嫌晦气,再揽生意就不容易啦。”

    轩悦萌见吴老三已经下车,不肯要自己的帮助,心中更是内疚的不行,他并没有为骗了洋人和治麟钱的事情后悔,却觉得自己欠考虑了,如果早点想到治麟会用这样下作的办法报复戏班子,自己至少应该给戏班子提早提个醒,而且自己当时应该多给戏班子一些钱的!让他们先去外地避一避也好一些。治麟这么做,目的非常简单,就是抢钱加上泄愤。

    轩悦萌怎么都想不到那个治麟好歹是堂堂高官,居然为了千百两银子就做出这么血腥残忍的事情,地位再高,格局也不高。

    轩大力不知道吴老三跟少爷说了什么,在吴老三走开之后,见轩悦萌一个人在出神,问轩悦萌:“少爷,现在怎么办?还去找家奴吗?”

    轩悦萌有些累了,“这事你自己办吧,先送我回去,然后你跟大牛去买一千斤小麦屯在小院,再找五个家奴吧,挑选年纪跟你差不多的,以老实忠厚为第一挑选条件,身子不要太弱为第二条件,找谁的话,你自己做主吧,反正以后都主要归你管,买了人和粮食之后,你就带人住在小院,记住要派人轮流守夜,以防发生吴家班这样的事情。”

    轩大力叹口气,“少爷猜到了吴家班是被人故意放火的啦?我也是这么想的,这缺德事情做的!这下咱们也被拖累了,别人即便不会认为是我们做的,也会把在轩府唱堂会的事情,跟吴家班被火烧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轩悦萌点点头,往沙发椅上靠去,“行了,回去吧,我现在头晕的很。”

    经过了吴家班被火烧的事情之后,轩悦萌发觉哪个时代都一样,权力永远是凌驾于财富之上的,或者说,权力本来就是财富的结晶,自己的财富是肯定敌不过那个治麟,权力更是差着十万八千里,认准了是他也是白费!不过,有一点倒是让轩悦萌比较欣慰,吴老三的情绪还算稳定,虽然放了两句狠话,不过估计吴老三并不好动真格的就去找治麟或者洋人,这点还是不错的,否则如果吴老三真的豁出性命不要,去找治麟算账的话,那就真的是鸡蛋碰石头了,如果再酿成更大的惨剧的话,他就会更加的内疚了。

    官场的**霸道,生意场上又有洋人的实力雄厚,阴险算计,资本侵略,加上官僚买办的官商结合,轩悦萌真的发觉,自己能在前天从老虎口中掏出那十万两,纯粹是运气啊,如果没有曾纪泽的出手,自己现在估计已经被人家炖成了肉饼汤了。

    昨天,轩悦萌还觉得这个时代太简单了,可以任凭自己纵横驰骋,想咋样就咋样,这时代的人都呆的很,凭借自己比这些人多上百年的远见,还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混的风生水起,现在想来,自己是纯傻啊。

    轩大力和轩大牛就萌少爷送回家,便去按照萌少爷的吩咐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徐香织很奇怪轩悦萌为什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这可不像他,这些天都是不到吃晚饭不回来的。

    轩悦萌回来的时候,徐香织正和小花在屋里面摆弄那两把枪呢。

    俩小女孩见轩悦萌进屋,忙迎了上去。

    徐香织:“悦萌,怎么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轩悦萌迈着小短腿,直接走到了桌子边上,“累了,休息休息。”

    徐香织将轩悦萌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本来小孩就应该多在家里待着,现在外面多乱啊。”

    轩悦萌看着两个人摆弄枪支,这种短枪,也仅仅是比清朝的短铳先进一点,因为是后装,原理十分的简单,部件也很简单,轩悦萌看了两眼就熟悉了。

    轩悦萌怔怔的出神,在想着吴老三的事情,吴老三是个武师,而且手底下有一帮小徒弟,如果能把这股人收纳在自己旗下的话,那多美啊!唉,人家刚刚家破人亡,还是因为自己造成的,自己现在居然就在想着怎么收纳人家,轩悦萌自己对自己呸了一声,太冷血了。

    大力花了两天的时间,给轩悦萌找来了五个家奴,轩悦萌没有满意,也没有不满意,其实很多事情并不需要自己去做,尤其自己现在连一岁都不到,看五个人还老实,便让大力将这五个人和轩大牛一起编队了,这五个人都没有名字,全部是乞丐,名字五花八门,狗剩,狗蛋这类的,轩悦萌也一并给几个人赐名了,因为几个人比大牛晚进入,便叫二牛,三牛,四牛,五牛,六牛。

    大房原先住的小院内。

    轩大牛,轩二牛,轩三牛,轩四牛,轩五牛,轩六牛,再加上大智和大力,站成一排。

    轩悦萌来回的踱着步,对自己的这套小阵容还是挺满意的,八个人,再来三个的话,都可以凑个足球队啦。

    现在就差个武术教练,这些可以算得上是轩悦萌的贴身警卫啦,轩悦萌想让这些人的枪法拿得出手,最好再学些武术,再读些书,成为全能警卫。到时候弄个侍从室出来。

    大智大力虽然认得几个字,不过离着文盲,其实也没有多少路,轩悦萌也想让他们提高些。

    要想做事,先要储备干部,做生意的步骤,轩悦萌是门清的,他在现代虽然没有当过干部,不过跳槽跳的多,待过的岗位多,对于一个企业要怎么运营,还是清清楚楚的。

    轩悦萌:“大力,你去帮我把我二哥叫来吧。”

    轩大力应声而去。

    轩悦文一会就到了。

    在几个兄弟当中,轩悦雷人太老实,读书都差不多要读成白痴了,典型的钻进了书本出不来的人,轩悦萌也试着跟轩悦雷做过简单的沟通,不过看来是没有多少戏来改变轩悦雷了,只得作罢,轩悦雷如果考得上个秀才举人什么的,将来以自己的实力,给他弄个官当是肯定没有问题的,轩悦萌只怕轩悦雷连个秀才都考不上,他反正是不太可能像轩宗露给轩洪波那样买官的!

    轩悦萌到现在也不知道轩宗露具体给轩洪波花了多少银子,不过轩悦萌从平常他们说话的口气,猜想五万两银子是肯定花出去了的!再说,要买也得自己中秀才,这个时代的官场**,但是科举制度是一直维护的很健全的!甚至可以说很健康!科场舞弊的案子虽然时有发生,不过轩悦萌知道,凡是中了秀才或者举人的人,都绝不会是二百五,因为同期的人会举报的。

    轩悦雷,轩悦文,轩悦武三个人都是童生,轩悦文要比轩悦武稳重一些,轩悦萌就想让二哥有空的时候帮帮自己。

    轩悦文:“你们在这儿呢,喔,悦萌!娘不是让你买家奴吗?你一次性买来这么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