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31 买美租界
    轩悦萌笑道:“有钱任性。你们都见过我二哥,以后他也是你们的二哥。”

    这帮人,大多数都比轩悦文还大,不过全部都低头叫道:“二哥。”

    轩悦文觉得好笑,“大智大力,你们怎么也叫?你们以前可从来不叫我的,再说,你俩都比我还大啊。”

    大力笑道:“二哥,这不是从你这儿认,我们都是萌少爷的人,得从少爷这儿认啊,以后就是碰到玉冰,我们也得叫姐。”

    轩悦文觉得好笑,又似乎找不到道理上的不正确,笑了笑:“呃,悦萌,到底找我啥事?”

    轩悦萌笑道:“很简单,你抽空教他们几个认字,就认最基础的,会认五百个字,基本就可以不算是文盲了,你得把三字经和千字文教他们都会认。”

    轩悦文是大方的人,“好。这个可以包在我身上。悦萌,你哥我都不想读书了,想跟你做生意算了,你这才多大个人,又是买车,又是买家奴,你嫂子成天在我这儿唠叨呢,明年我要是考不上个秀才,得被她唠叨死。”

    轩悦萌点点头,“那你就考个秀才呗。”

    轩悦文:“呃……你当是咱家的秀才啊?说考就考,三叔快三十都还没有考中呢。”

    轩悦萌听见轩悦文提起轩洪宇,这才想起来很久没有见过轩洪宇了,这段时间他都比较忙,早上又走的早,“我很久没有见过他啦,你看见他啦?”

    轩悦文笑道:“他不是每天都回来吗?你以为他能上哪儿?他就是怕了二叔,不敢跟二叔碰面。”

    轩悦萌唉了一声,想到轩洪波就来气,加上轩洪波的朋友治麟把吴家班给毁了,轩悦萌也将这笔帐算了一小部分到轩洪波的头上,如果不是轩洪波把人引来,也不会这样!轩悦萌算账从来不算自己,他不想如果不是他坑了治麟,吴家班才不会倒那么大的霉运呢!

    警卫班有了,给警卫班扫盲的人选也找着了,轩悦萌就还在想着吴老三的事情,如果再能够把吴老三弄来当个武术教头跟着自己干,那真的美呆啦!“大力,你以后每天都去看看吴家班什么情况了,回来告诉我,你明天先去打听打听,吴家班是不是还在天津?”

    轩悦文当然也知道吴家班的事情了,虽然不清楚吴家班具体怎么回事,不过天津城都传遍了,大家都认为是轩悦萌一次赚了那么大的一笔银子的事情拖累了吴家班。轩悦文听轩悦萌关心吴家班的境况,还道轩悦萌是因为愧疚,摸了摸轩悦萌的头,“都是命数,你也别太怪自己。”

    睡了一觉的轩悦萌放下了负面情绪,难办的事情很多,天底下的事情大抵都是难办的,有时候连自己洗个头都不愿意动手,除非是有人帮你洗。

    徐香织和小花两个人帮轩悦萌洗头的时候,轩悦萌就是这么想的。

    暖暖的水,徐香织在轩悦萌的头上轻轻的摸着,而自己则躺在小花的腿上,颇为惬意。

    轩悦萌让大力和轩大牛轩二牛轩三牛,陪着自己去租界找李提摩太。

    李提摩太:“悦萌先生,你总算来了,我这两天四处找地方,看哪里适合租场地开洋行,您是想租场地,还是想买场地,这几家说价钱合适的话,也可以考虑出售。”

    轩悦萌笑道:“我既不打算租场地,也不打算买现成的房子。”

    李提摩太大汗,“难道,悦萌先生想买地自己盖一栋楼出来?不用这么费事吧?英租界法租界和美租界的空房子多的很,这里并不是很兴旺,房价也不高啊,自己盖房子可能比买现成的成本还高,而且盖在空地上面,肯定没有现成的房子地段好啊,我看中的几家,您不打算先看一看么?”

    轩悦萌笑道:“李提摩太先生,我昨天想了整整一天,你有想过我们的洋行最适合开在哪一个租界吗?”

    李提摩太:“英租界吧,因为英租界的治安最好,管理也最完善,人流量也最大,已经成为了租界区的核心了。法租界和美租界都基本无人管理,治安不行,做生意的话,治安是首要考虑的条件。”

    轩悦萌点点头,“你说的不错,不过,治安问题不一定要租界方面来管理,我们只要生意好的话,自己也是有实力管理的,我不是买了枪了?生意好的话,还可以跟租界方面谈,帮助他们管理巡捕房,增加华捕,治安不就好起来了?”

    李提摩太听轩悦萌说的新鲜,华捕?这个问题他可从来没有想过。

    轩悦萌也不是自己想出来的,他看上海滩看多了,人家黄金荣不就是法租界的总华捕么?光是靠着华捕这一个头衔,就吃遍上海滩,成为赫赫有名的大亨,当然,轩悦萌的志向可绝不是做一个黄金荣,只是说华捕房这条,他是绝对可以借鉴使用的经验,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上海滩直到二三十年后才有华捕房。

    李提摩太:“那么,悦萌先生,你是打算,将我们洋行的地址选在法租界或者美租界了?”

    轩悦萌点点头,“美租界,法租界的位置没有美租界好,我已经想过了,美租界现在几乎没有人,占有率连一半都不到,只有一条很小的街道,沿河的一大半都是空着的,我想向美国领事馆申请把这一大片都买下来。”

    李提摩太:“……”

    李提摩太是彻底无语了,老板啊老板,你是真的什么都感想,一次性买下大半个美租界?你知道买一块地要多少钱吗?人家怎么可能卖给你?

    轩悦萌:“走,你现在就去找美国领事威廉士,先看看他怎么说,试探一下他的口风,顺便看看大概需要花多少钱,然后再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李提摩太的头摇得像波浪鼓,“悦萌先生,你饶了我吧,你当这是在买马车呢?这是多么大的一个项目?非得由德国领事馆和美国领事馆接洽差不多!”

    轩悦萌笑道,“你很聪明啊,我就是这个意思,你可以说你是替德国领事馆方面私下谈这件事情啊,我不是估计普法战争肯定要以德国获胜为结局吗?咱们现在可都是德国人,所以洋行肯定是不能选择开设在法租界的,选择在美租界,如果位置不好的话,还不如开设在英租界。可是开设在英租界的话,我们这种新兴的洋行,什么时候才可以干过那些已经在大清国扎根了很久的老牌洋行?”

    李提摩太糊涂了,“可是,悦萌先生,我还是没有听明白,那一大片沿河地段可全部都是乱石子的空地荒地啊?您要来做什么呢?连街道都没有形成,据说那里以前还是中国人的乱坟岗,晚上怪吓人的,我从来没有到那边去过,买下来欣赏江景吗?很抱歉,悦萌先生,我实在看不出那片荒地有什么利用价值。而且,这跟德国领事馆又有什么关系?我们德国的生意都在上海,只有北京有一个领事馆,这里也没有德国租界啊。”

    轩悦萌见李提摩太跟自己的想法产生了分歧,却并没有着急,耐心的解释着自己的想法:“李提摩太先生,德国如果在普法战争中获胜,我们可以联合北京天津的德国洋行一起,要求德国在天津设立领事馆,那么我们买下的这一大片地,是不是就可以分出一块给德国领事馆,甚至我们可以提出捐助一个领事馆,再有,如果我们真的能顺利的买下这一大片地的话,我们可以自己开发,自己整平,修筑河堤,修筑街道,为什么我们不能将这块空地变成下一个上海外滩呢?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真的可以实现的话,这整个天津北滩都是我们的,这不是一大笔生意吗?地段不好,我们把他变成好的,不就让地皮值钱了吗?”

    让一件原本不值钱的东西,买下来之后,让它升值,这就是做生意,轩悦萌的这个理念没有因为李提摩太的反对和疑虑而改变。

    李提摩太差点被轩悦萌给惊呆了,“悦萌先生,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见过最敢想,也是最敢干的人,但是,这太不合理了,完全不可能吧?美国人怎么可能把大半个租界卖给我们?而且,就算是你买下来这么一大片空地,要按照你说的那样开发,这得多少钱啊?就靠您那十万两银子么?如果您没有一百万两银子的话,我都根本不用去问,这些地虽然是空地,一百万两中国官银,只多不少。即使您家里再给你五百万两银子,您说的那一切,也不可能会实现的,悦萌先生,我们是不是应该更踏实一些,先找个地方把洋行开起来,然后按照你当初跟我说的,我们去找北洋衙门,向他们争取生意,争取能够拿到淮军万人调到大运河沿岸,挖濠筑堤,疏理河道,这么多人要吃饭穿衣,我们拿到了这个项目将会更好啊,而且,您不是说,李鸿章还打算修筑一个军火库和兵营,扩建天津机械制造局么?这么多生意都急着去争取,您为什么要在选洋行地址这样的事情上花这么大的周折?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轩悦萌:“李提摩太先生,我让您去谈这件事情,跟我们去找北洋衙门争取合作项目并不发生冲突,你不要把什么事情都想的太简单,如果我们一个合作项目都争取不到,是不是我们的洋行就停下来呢?请相信我,这个项目虽然很大,听起来不太现实,但是没有做过的事情,不要轻易的失去信心,行了,李提摩太先生,现在到了你去美国领事馆展现风度的时候了。”

    李提摩太摇摇头,他都有些情绪急躁了,但是悦萌先生跟他说话的时候,始终是平心静气的,有时候李提摩太都怀疑轩悦萌是什么东西转世的呢?根本半点小孩的影子都没有,完全像是一个饱经世故的老头。不过自己只不过是人家的打工仔,不想去也得硬着头皮去啊,李提摩太被轩悦萌指示着去了美租界。

    威廉士也听说了前几天李提摩太在轩家的事情,现在的克林斯曼洋行虽然连地址都没有,却名气很大了,关键克林斯曼洋行还是在美租界注册的,威廉士热情的接待了李提摩太。

    轩悦萌并没有上去,而是让大力和大牛陪同李提摩太上楼的,他则和轩二牛轩三牛在楼下等着,轩悦萌坐在车内,轩二牛轩三牛一个坐在赶车的位置,一个站在车窗外保持警戒,这些都是轩悦萌要求的,虽然租界要比外面太平些,不过自从吴家班出事之后,轩悦萌的警惕性更加的提高了不少,很担心治麟和轩洪波会对自己下手。

    虽然治麟没有跟轩悦萌接触过,不过轩悦萌对这个人充满了恐惧,很多恐惧都是这样,直接摆在面前,反而不怕,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一下,那才是最可怕的。

    轩悦萌之所以想到在买地的事情上面做文章,本身也是对争取到北洋衙门的合同很不乐观,面对赫德和治麟这么强大的对手,不管是华还是洋,克林斯曼洋行都只是一只小蚂蚁。

    李提摩太过了很长时间才下来。

    轩悦萌:“谈的怎么样?”

    李提摩太:“没有想到,美国领事威廉士先生还真的和我具体谈了买地的事情,他说要问美国国内的意思,我试探了一下他的口风,他说在他心中,这块地至少要五百万两中国官银,而且永远属于美国领土。”

    轩悦萌笑道,“他还真敢说,美国领土?他忘记了自己在谁的国家了!不过,你告诉我的话,至少反应了两个信息,第一,美国人对美租界很不重视,已经有让别的国家开发土地的想法,第二,就是美国目前和德国的关系不错,或者说愿意同德国发展关系,所以,我们要赶紧着手联系德国领事馆,将我们的想法反应上去!你现在就可以发一封电报给德国领事馆,把事情说清楚,请求德国领事馆帮助我们同美国领事馆沟通,我们的报价是五十万两中国官银。另外要争取普法战争胜利,我们克林斯曼洋行承办在大清的德国商界对普法战争胜利的庆祝庆典。”

    李提摩太狂汗,人家刚刚报价五百万中国官银,您一下子还到了五十万中国官银?而且,您拿得出五十万中国官银吗?不过李提摩太还是马上照着轩悦萌的意思办了。

    李提摩太现在发现自己很不爱和轩悦萌一道共事,因为两个人的想法偏差太多啦,李提摩太觉得轩悦萌就是一个妄想家,太不切合实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