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33 二百万两
    治麟一怔,还真的不敢再向前,倒不是怕了轩悦萌,而是怕了轩悦萌背后的李提摩太,轩悦萌身后是一家洋行呢!治麟老子再牛,那也是在大清国,牵扯到了洋人,慈禧都算个屁,更别说他。
  
      轩悦萌句句点出治麟烧了戏班子,偏偏治麟还心虚!无从辩驳。引得几个看热闹的,和北洋衙门几个看门的小声议论着。
  
      治麟怒吼道:“你哪只狗眼看见是我烧戏班子啊?我还说是你们烧的呢!小子,你还别狂,迟早让你死的渣都不剩。”
  
      轩悦萌笑道:“我刚才说的是你只敢向无权无势无后台的戏班子下手,让你有种就去烧我们家的房子,我可没有说是你烧的戏班子啊?哦,不用问了,大家都听清楚啦吧?他这是不打自招啊,我并没有点出他是怎么下手的,他自己就说出是用烧火的方法啦!”
  
      治麟大怒,气的浑身发抖:“我什么时候不打自招,我什么时候说了用火烧?”
  
      轩洪波急忙拦着治麟,“算了算了,咱是有身份的人,不要跟这小孩废话啦,大人,走吧。”
  
      治麟盛怒之下,被轩洪波拉着走了,轩悦萌只是平淡的一笑。
  
      马车内。
  
      李提摩太好奇的问轩悦萌:“悦萌先生,你不是刚才还说不喜欢,也并不妨碍成为商业上面的朋友吗?何苦激怒这个治麟,这个人在大清国朝廷可是很有势力的,这样的话,我们以后再想跟清国衙门打交道,不是更加的困难了?”
  
      轩悦萌:“李提摩太先生,我刚才说的是我们跟新泰兴洋行之间的关系,新泰兴洋行虽然也是官商勾结,不过他们的商业成分毕竟大于官的成分,所以我们同他们具备合作的可能。这家伙就不一样了,他是全靠用国家的权力换钱的那种人,而且这种心胸狭窄又工于心计,且无恶不作的人,一旦得罪了他,只有想办法除掉他这一条路,我们跟他们不具备任何合作的可能性,既然是这样,不如就将这个潜伏着的敌人引到明面上来,让他们要对付我们的时候,多一份顾及!如果我们哪天被暗害了一下的话,人家都会第一个想到这家伙。”
  
      李提摩太点点头,赞同了轩悦萌的说法,不过眉头还是紧锁着的,因为轩悦萌这下得罪的可不是一般的人啊。
  
      轩悦萌并不是不将治麟放在眼里,刚才也不是意气用事,他就是要故意激怒治麟。
  
      麦克马福很奇怪李提摩太和轩悦萌居然会来自己的洋行,从三楼的窗户往下看去,李提摩太那豪华的马车,比他乘坐的马车还上一个档次,“让他们进来吧,我见他们。”
  
      麦克马福的助手,“先生,我们可是被他们害惨了啊,损失那么大!你为什么还要见他们?我们应该号召所有的英国洋行一起抵制这个克林斯曼洋行,不和他做生意。告诉其他人,谁和他们做生意,谁就是和我们新泰兴洋行为敌。”
  
      麦克马福摇摇头,“商业上的竞争,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不让大家和他接触,同样不能阻止他做生意,限制对手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对手保持关系,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记住,我们不是海盗。”
  
      助手:“是。我这就去请他们上来。”
  
      轩悦萌并没有上去,对于和洋人接洽,不需要用到他,而且他也不爱过多的抛头露面。
  
      李提摩太从新泰兴洋行出来的时候很兴奋,“真的没有想到,我就按照你教我的话对麦克马福先生说了,我先是对那天的事情表示抱歉,并说如果能够跟新泰兴洋行合作,即便是不能赚什么利润的生意,也愿意效力。麦克马福先生不但没有再责难那天打赏的事情,还说以后有大宗的项目会考虑分配一点给我们做。”
  
      轩悦萌点点头,“我不是说过了?商业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即便骨子里还是敌人,明面上也可以随时转换成朋友的,这个麦克马福先生既然可以将生意做这么大,不会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的,我们最关键还是要展现出我们的实力,这样人家才有可能会把我们放在眼里,他现在只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也不用太高兴。”
  
      过了几日。
  
      一个清晨,轩悦萌像往常一样,每天大清早和李提摩太商量生意上面的事务,轩悦萌做事爱赶早,早上的时候是一日之初,不管是人的精力旺盛也好,还是去找人,这个时候都比较高效。最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只有早起,轩悦萌才可以摆脱曾思平,否则让曾思平守在她家大门口,非缠着他陪着她玩儿,这也是很让轩悦萌伤脑筋的事情。
  
      北京的德国领事馆在李提摩太的请求下,同天津的美国领事馆进行了接触,德国领事馆是出于鼓励德国商人的角度做的这件事情,并且也同意了李提摩太的那个如果德国在普法战争胜利之后,让他们克林斯曼洋行承办普法战争胜利庆祝庆典的活动。
  
      两家领事馆之间的沟通有效,加上美国领事馆本来也有意让别的国家帮助开发美租界,美国国内对天津的美租界完全不重视,因为美国的生意大部分都在长江流域。
  
      双方最后达成的共识是,轩悦萌看中的那块地,底价不得低于二百万两中国官银,而且必须在五年之内分五次将款项付清,首付款项不得低于四十万两中国官银。
  
      这是最低的成交价格和成交条件。
  
      这么一大片土地,就是放在租界之外都是很便宜的!主要是美国领事馆和美国国内都想不到这么一块荒地有什么作用,常年闲置的话纯粹是一种浪费!如果要开发,至少要上千万两中国官银,而且就算是开发出来啦,能不能收回二百万两官银都还是一个大问题,威廉士反正认为谁想开发这么一块地,谁就是傻瓜。不光是威廉士,克林斯曼洋行想要买下这片土地的事情,整个洋人商圈都知道了,没有一家洋行和克林斯曼洋行竞争,大家都觉得克林斯曼洋行是不是疯了。
  
      轩悦萌:“二百万两,确实是不算贵啊。”
  
      李提摩太急道:“悦萌先生,您有这么多钱吗?这笔生意您还是不要再多想了!知道现在人家都怎么说我们克林斯曼洋行吗?说我们是傻子啊!我们怎么可能在五年之内付得出二百万两中国官银?你要让我们的洋行在初创阶段就背负这么巨大的债务吗?而且,您想过吗,这块土地是靠河的,不修筑河堤的话,根本不能使用,不是说拿来就可以盖房子的啊。我实在是想不到这块地有任何的商业价值。”
  
      轩悦萌笑道,“是不是傻子还不知道呢,不过你说的我们没有这么多银子,的确是一个大问题,这首付款项四十万两的事情,我需要着手考虑啦!行了,你去忙你的吧,我再想一想。你要和我一起去吃早点吗?”
  
      李提摩太摇摇头,“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你给我的洋行组织构架,我还没有建立起来呢,悦萌先生,你确定要招这么多工程师吗?我们难道是在开一家建筑行?要这么多建筑技师做什么?”
  
      轩悦萌笑道,“要建筑技师,当然是做建筑啊,而且建筑,机械,制造,这些都是相通的,建筑属于一个知识面很丰富的专业,我们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储备人才是很重要的,我不让你停,你就一直招吧。没事做就一块玩儿,你多花些时间和他们培养感情,好的感情是好的开始,要让大家对我们洋行有归属感。尽快把洋行的技术团队先建造起来,这是你现在工作的重心。你现在就可以向德国的厂家定制一套生产水泥和石灰的设备,再订购一批建筑用的材料,我已经开好了一个清单,多分几个厂家订购,要做到货比三家,我们是德商开办的洋行,要求货到再付款。有了目标就知道该怎么努力,加油吧,李提摩太先生。”
  
      李提摩太收好了轩悦萌给自己的清单,觉得头脑清晰了些,早上起来的时候都不知道今天要做些什么事情呢,“好。”
  
      李提摩太有了工作重心,并且有一个努力的方向。
  
      轩悦萌的工作重心是筹钱,这就相当困难了,要问人家借钱,则必须要有相应的抵押物,清政府可以一直找洋人筹款,是因为清政府是将海关税拿出去做抵押的!没有什么东西再比这个更保险的啦,所以虽然清政府的财政赤字严重,每当北洋衙门管洋人借钱的时候,洋人都是趋之若鹜。
  
      轩悦萌可没有什么东西好抵押的,他现在的全部财产也只不过是那价值十万两中国官银多一些的德国马克而已。
  
      轩悦萌还有至少三十万的缺口,才可以去成交他看重的那块北滩,轩悦萌决心要让这个北滩成为自己在这次的人生当中的第一桶金。
  
      轩大力:“少爷,现在咱们去哪儿?回家吗?”
  
      轩悦萌:“心情不好,去吃点好的,去那家最贵的早点铺子。”
  
      轩悦萌心里想着去那家早点铺子,其实是想去见一见那个郑贝勒的女儿雅馨,轩悦萌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一个十岁的小女孩这么着迷,反正看过她之后,就可以疗愈所有的烦恼啊,轩悦萌想看看雅馨,是不是可以帮助筹钱找找灵感。
  
      轩悦萌很失望,郑贝勒的那个包间是空着的。
  
      轩悦萌叫了四碟精致点心,一碗豆汁。
  
      他虽然没有包厢,但是来过几次之后,这铺子的掌柜子倒也贴心,见轩悦萌是大主顾,还专门给他定制了一个专用椅子,一种特别高的高脚椅,需要人把轩悦萌抱上去才能坐,不过可以让轩悦萌自己轻松的吃到东西,不用像以前一样,站在椅子上吃东西啦。
  
      轩三牛在外面顾着马车,轩大力,轩大牛,轩二牛三人站立随侍,不是说轩悦萌摆谱,他不会跟轩洪涛一样不讲规矩,这里既然是清朝,尊卑还是要的,下人可以吃东西,刚才大力他们都已经快速的吃过了,下人怎么可以跟主人坐一起细嚼慢咽呢?
  
      轩悦萌一边品尝着美食,一边还在想着吴家班被火烧的事情,还有怎么才能够筹款买地的事情,他忽然发觉两件事情其实是可以有关联的!
  
      这只是灵光一现的闪动,他在快速的思索着。
  
      “哎,阿玛,这不是那个小神童吗?”
  
      轩悦萌期待的声音出现啦。
  
      轩悦萌从思索中抬起头来,正看见郑贝勒牵着雅馨格格二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