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34 偷一个吻
    轩悦萌笑道:“郑伯伯好,雅馨格格好。”
  
      郑贝勒见轩悦萌一个人坐着细嚼慢咽,旁边还站着三个人警戒,就觉得好笑,小孩的谱儿有点大。
  
      郑贝勒:“这不是轩家小少爷吗?你父亲呢?”
  
      轩悦萌笑道:“去衙门了吧。”
  
      郑贝勒点点头,就要带着雅馨去他们的包间,郑贝勒在这里是专门有个包间的。
  
      雅馨格格不肯走,“阿玛,要不然我们也跟他一道吃吧,我爱听这小孩讲话。”
  
      轩悦萌大汗,你也大不了多少吧?我是小孩,难道你不是啊?不过想到雅馨比自己大十岁就有些气馁,十年一代人啊,自己跟她不同代啊。
  
      初恋若只如相见。
  
      轩悦萌想到再过个五六年,这个雅馨格格就要被哪个猪头压在身下嘤嘤啊啊的就很不爽。
  
      郑贝勒笑着点点头,“行,那你先坐这儿吧,阿玛去看看今儿有没有什么新鲜东西。成天都那几十样,够腻味的。”
  
      轩悦萌暗道,几十样还不够?在他自己的上一世,特么也就说的出来七八样早点,常吃的无外乎包子油条面条混沌这几样,你都几十样了还挑三挑四。不过这年头的皇室宗族,有几个不是跟郑贝勒这样的天生寄生虫啊,除了对吃有研究,再也就是对吃有研究啦。
  
      雅馨格格今天穿的是一件红色的袄裙,更显得肌肤如雪,“唉,小鬼,你看我今天穿的好看么?”
  
      轩悦萌嘿嘿一笑:“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不穿更好看。”
  
      大力等人都不料轩悦萌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都憋着笑。
  
      雅馨格格呸了一声,想着自己不穿时候的样子,粉脸羞得通红,“一个小屁孩就牙尖嘴利,信不信我揍你。”
  
      其实轩悦萌是故意逗雅馨格格生气,他有个特殊的嗜好,爱看美女生气,小美女也是美女呀,在他目前的年龄来说,跟徐香织这么大的女人,已经是他的极限啦。当然,轩悦萌是从来不会去想跟徐香织怎么样的,虽然没有在心里当徐香织是妈妈,不过名分上面是啊,雅馨格格就不同了,我管你是不是皇亲国戚,跟我有毛关系!他就是要摧毁这种美女的优越感。
  
      轩悦萌伸出小胖爪子:“给你揍,我就爱被你揍来着。”
  
      雅馨格格是大院中的小花朵,平时就很少接触外人,轩悦萌虽然是小孩,却也算是个外人啊,她哪里斗嘴斗的过轩悦萌,轻轻的在轩悦萌的小手上面拍了一下,却被小胖爪子捏住了自己的玉葱般的手指。
  
      呀,摸到手啦。
  
      轩悦萌:“你这辈子都不要忘记,我是第一个和你牵手的男人啊。”
  
      雅馨格格羞得粉脸绯红,急忙将手抽回,“我刚才还跟我阿玛牵手来着。”
  
      轩悦萌:“那不一样,你阿玛虽然也算是男人,却也是你的家人,我可不是你的家人吧?”
  
      雅馨格格格格笑道:“可是你不算是男人,你只不过是一个小破孩子。”
  
      俩人斗嘴,让大力三人觉得很新奇,三人在心中同时泛上一个念头,少爷可真强啊,一岁都不到的人,居然就开始花女孩啦?
  
      这时候,街上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轩悦萌向下望去,一匹健壮的黑马,驮着一人风驰电掣的过来,那人黑衣蒙面,一下子就让马站住啦!然后一个飞身就上了这二楼。
  
      轩悦萌暗叫不好,尼玛,这是拍武侠片吗?这楼少说也有三米高,这是怎么做到的?不过他可来不及去参研人家的功夫,心知是冲着自己来的,苦于自己太小,想跑也下不来啊,这订做的椅子,真尼玛!
  
      鈤!
  
      大力大牛二牛和雅馨格格看见一个人忽然从窗户进来,都惊呆了。
  
      大力算是这几人当中比较冷静的,心知道那人是冲着少爷来的,急忙去抓一把椅子,想要挡一挡。
  
      那人上得楼来,一个抓手,直接将大力提起的椅子抓的粉碎!一掌拍出,大力翻滚着下楼!
  
      大牛二牛俩人已经被吓傻了,加上才跟轩悦萌,自然没有大力那般的忠心,也没有大力那么勇敢,站在原地站都要站不稳,这样的保镖,连保护自己都够呛,也就是做个样子的花架子。
  
      雅馨格格吓得程度比大牛和二牛还厉害,大院中的格格,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大叫了一声,眼泪便像是喷泉一般。
  
      轩悦萌冷静道:“好汉,你是来抓我的吗?别抓错人啊。”
  
      那人眼神锐利,看了轩悦萌一眼,“小孩果然不同,没有错,就是你。”
  
      那人说完便将轩悦萌一把提了过去,让轩悦萌意外的是,那人在看了雅馨格格一眼之后,明显迟疑了一秒钟,居然还将雅馨格格也夹在了腋下,飞速的又从窗户跳了下去。
  
      轩悦萌人在空中,当时就吐了,吐那人一身,对于他这么点儿大的人来说,从二楼跳下,却也跟蹦极差不多的啊。
  
      好在那人落下的极其稳当,居然那人又坐在了马背上,双腿一夹,一手夹着轩悦萌,一手夹着雅馨格格,飞驰而去。
  
      一顿狂奔,倒也不颠,显然那人的马术水平跟武功一样的了得,居然可以从慌乱的人群中经过,而不踩踏到任何东西,在街角一拐,便进入了一个胡同,又有两个黑衣人同样蒙面在那里等着了,见人到了,也不说话,上来就给轩悦萌和雅馨格格一道蒙眼捂嘴,装进一个麻袋。
  
      之后轩悦萌觉得应该是被放到了一个大板车之类的东西上面了,暗道,完了完了,自己太低估古代人的水平了,他原本还以为自己的警卫系统挺靠谱啦的呢,没有想到完全不堪一击啊,成天提防着别人的暗杀和绑架,最后还是没有躲过去。
  
      这绑架有绑的这么光明正大的么?太夸张了吧,让他暗恨自己的保安系统完全是摆设,就这样的保安系统还敢大摇大摆的到处去?
  
      也不知道那班车走了多久,轩悦萌估计也没有多久,就半个小时左右吧,然后他和雅馨格格就被放到了一处踏实的地方,还有点软,轩悦萌估计是铺着禾杆的地上。
  
      雅馨格格吓得瑟瑟发抖,轩悦萌虽然也很害怕,但是毕竟是成年人,要比雅馨格格稍微镇定一点,绑着他的人,估计因为他是一个小孩,不敢绑太重,怕给勒死的缘故。
  
      轩悦萌费力的挣脱了那手上的绳子,拿出堵着自己嘴巴的小布条,轻轻的呸了一口,再解开腿上的束缚,这才喘出一口气。
  
      轩悦萌先没有急着给雅馨格格解绳索,而是先露出一个头,到处看看,果然地上铺着禾杆,这里是一处破旧的木屋,四面都是空隙,好在木屋内并没有人,便轻手轻脚的从麻袋中钻出。
  
      轩悦萌刚要起来,猛然发现门的缝隙处有光影闪动了一下,明显有人守在门口啊!这……凭自己这小胳膊小腿,也就只能自己吃个饭,连大一点的苹果都拿不住,怎么跟人搏斗?急忙又轻手轻脚的钻回了麻袋之中。
  
      轩悦萌钻回麻袋,借着一点光亮看着雅馨格格那张绝美精致的小脸蛋,笑道:“你很害怕吧?”
  
      雅馨格格呜呜两声,哪里能够说话?嘴巴还被堵着呢,只觉得这小孩神经病了吗?被绑票了,人家随时会撕票,你说怕不怕?
  
      轩悦萌叹口气,“他们绑我,要么为钱,要么就是要杀我,绑你干什么啊?你才这么点儿大,难道要拿你做老婆么?”
  
      雅馨格格一听更加的害怕,眼泪立刻盈满眼眶。
  
      轩悦萌替雅馨格格擦去眼泪,“不是我不想给你松开,也不是不想给你去掉嘴里的布片,我是怕你像现在这样控制不住自己,发出声音的话,激怒了门口站岗的人,你懂吗?”
  
      雅馨格格点点头,又摇摇头,明显很想让轩悦萌给自己解开。
  
      轩悦萌叹口气,“这一次过后,也不知道是死是活,都是我太自大了些,俗话说装吡遭雷劈,这句话大抵还是有道理的啊,你想让我给你松开?你能保证不发出声音来吗?”
  
      雅馨格格也不知道轩悦萌罗哩罗嗦的在说着啥,却还是急忙点点头。
  
      轩悦萌先帮雅馨格格将腿上和手上的绳索解开了,他力气小,刚才他自己是靠着小孩的手软,滑出来的,这会儿帮助别人解,反而费力的多,解开了绳索,雅馨格格急忙将嘴里的布条拿开,雅馨格格呼出一口长气,轩悦萌急忙又捂住了她的嘴巴。
  
      雅馨格格也害怕自己呼气的声音大,自己也捂住了嘴巴,轻声道:“现在怎么办啊?这里是哪里?他们会不会杀了我们?到底是什么人绑了我们啊?”
  
      轩悦萌一汗,小女孩的心思还挺细密,一会儿功夫就想到了这么多的问题,是个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孩啊,更增好感,“现在说这些没有用,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冷静下来,不要硬抗,硬抗没有用,懂吗?有我在,别害怕,你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雅馨格格看着轩悦萌那稚嫩的脸庞,忽然觉得这小孩让人有种亲近的感觉,而眼下轩悦萌也的确是她唯一可以依赖的对象了,“你不害怕吗?”
  
      因为距离很近,轩悦萌闻着雅馨格格口中传来的甜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笑道:“怕,不过怕也没有用啊,我们聊点别的吧?”
  
      雅馨格格怔怔道:“聊别的,聊什么?我都吓死啦。”
  
      轩悦萌看着雅馨格格那娇俏的萌样,忽然在雅馨格格的粉唇上吻了下去。
  
      好香。
  
      这个年代,十岁的小女孩,至少相当于现代的十五六岁年纪的女孩了,这个年代的女孩懂事都早,在大院内虽然少跟外人接触,不过府里面的那些个婆婆妈妈没少说那些男女之事,雅馨格格也没有少听啊。
  
      雅馨格格眼泪瞬间止住了,只觉得心跳的厉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美眸瞪得老大:“你……你干什么你。”
  
      轩悦萌认真道:“等你长大了,你嫁给我吧?你记着,你别着急嫁人,一定得等我。”
  
      雅馨格格差点没有被气疯掉,这是在什么地方啊?居然有一个不到一岁的小男孩在麻袋里面跟自己谈婚论嫁,命都要没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