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35 被绑架啦
    雅馨格格死劲的擦着嘴唇上面轩悦萌的口水,边擦边道:“你干什么亲我?你亲了我,我不是要怀娃娃!?”

    轩悦萌大汗,这都什么知识水平啊?点点头,“别怕,这个娃娃已经在你身上啦,不过他一时半会是不会长大的,要过好多年才长大,你怀了我的娃娃,已经是我的人啦。”

    雅馨格格的眼中又涌出泪花,“你真是小疯子,我阿玛一定要骂死我啦。”

    轩悦萌安慰她道:“你不用告诉他,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过了?这娃娃要很多年才会长大的。”

    轩悦萌只是吓着好玩,这年头,女孩子也没有地方了解生理卫生的知识,他估计自己如果不给她揭破这个谜底,这女孩会在好多年之内都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雅馨格格在轩悦萌的胳膊上轻轻的打了一下,轩悦萌忍不住又在雅馨格格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这下雅馨格格是看着轩悦萌慢慢的靠近的,居然也没有躲,就这么盯着轩悦萌看。

    轩悦萌嘿嘿笑道:“你怎么敢打我,我现在就是你的相公了,这事是天知地知,你知唔知的,以后,你的嘴唇这辈子都只能给我一个人亲,你的手这辈子都只能给我一个人牵,你的身子这辈子都只能给我一个人抱,我如果死了,你要给我守寡,听见啦吗?快些,叫声相公来听听。”

    雅馨格格忽然紧紧的抱住了轩悦萌,小声的在轩悦萌耳边:“相公。”

    轩悦萌心中一颤,心说还是古代的女孩子早熟,这么点儿大的人,才十岁的女孩子,就已经情窦初开啦。

    俩人就这么抱着,胡乱说些小孩子玩乐的事情,轩悦萌不爱跟曾思平这么点儿大的人玩,却发现自己跟雅馨格格居然可以交谈,并不会嫌她幼稚,想着陪着她多聊聊,也好减缓雅馨格格和自己的紧张情绪,轩悦萌的心里其实打鼓打的厉害,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那个治麟绑架自己,他甚至都怀疑那个黑衣人就是治麟!因为身形很像,说话的声音也很像,不过隔着个蒙面的黑布,却又不能肯定!主要是轩悦萌不相信那个看上去阴沉沉的治麟会有那么好的功夫?在轩悦萌心里,凡是纨绔,应该都跟轩洪宇差不多,再要么就跟轩洪波差不多,除了吃喝,就是玩乐,就算是心机比较深,那也顶多算是智力型反派,怎么可能修成上等的武功呢?

    如果治麟人长得帅,心计又深,家世也牛逼,再加上武功再高,那真是集合了智慧,力量和敏捷于一身,无解啦。

    咣咣咣……

    钟声传来。

    轩悦萌吃惊的抬起头来,“这伙不是外人,就是治麟!”

    雅馨格格没有见过治麟,不过听过这个名字,因为是郑贝勒的酒肉朋友,“是他?你怎么知道的?”

    轩悦萌:“听见了钟声了吗?我们被送来这里的时候,在路上的时间并不长,所以不可能走远,一定还在天津城内,这钟声告诉我们,我们说不定就在寺庙内,要么也离着寺庙不远!”

    雅馨格格不解道:“那你怎么知道是治麟的?”

    轩悦萌:“很简单,因为我只是一个小孩,抓我肯定是为了钱,那人来的第一目标就是我,后来看见你,他犹豫了一下,是临时起意才一并抓了你!如果不抓你,我还不能肯定是这个治麟!这说明这个人既认识你也认识我,他既然是你父亲的朋友,即使你没有见过他,他也很可能见过你,不是他想绑了你做老婆,就是也想坑你阿玛一笔钱!而且我看你阿玛那样子,估计也就是个打肿脸充胖子的主,既然你家不是很有钱,他又执意要绑架你,你想啊,你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女孩,有没有美到让一个正在作案的歹徒冒着大风险多绑架一个人呢?”

    雅馨格格听得稀里糊涂,不过却很相信轩悦萌的话,“这么看来真的是他啊,我一定要告诉我阿玛。”

    轩悦萌大汗,小女孩就是小女孩,“你别跟你阿玛说,你阿玛一看就是个草包,你告诉他就等于是害了他,也害了你全家!这事你跟任何人都不许说,永远都不许说,直到我有朝一日收拾了他,你才能说,如果这次我死了,你就把这事烂在肚子里面!我不用你替我守寡,我刚才是开玩笑的,只要你开心,我就是死了也值得。”

    轩悦萌刚才对雅馨格格做的事情的确是开玩笑的,只是害怕自己忽然来到这古代,忽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居然连个女人的嘴都没有亲过,那不是比在现代的时候混的还惨了吗?而且他怎么可能因为自己的死,而让一个这么美腻的女孩子一辈子都留下心理阴影呢?

    雅馨格格主动的吻住了轩悦萌的嘴唇,动作很生疏,时间也很短暂,只那么0.1秒的功夫,只是那么碰了碰,“你如果死了,我替你守寡。”

    轩悦萌看着小美女清澈的眼睛,体会着这强大的戏剧张力,他发觉自己进入了古代,自己重拾了自己的青春,因为他都已经几乎忘记了小学发生的事情了,这种最纯粹的久违了的青春感觉,似乎一下子回到了身上。

    轩悦萌从麻袋里爬了出去,笑道:“哎,门口的,什么时候给我们送饭?我可不能挨饿。”

    门外总共站着俩人,听见了屋里面的动静,立刻就进来了,如果不是轩悦萌叫唤,这帮人至少要给轩悦萌和雅馨格格先关起来饿个一天再说,绑票的可没有当天就去让主家赎人的,至少也要等上两三天,等主家够着急了,才去送信,在哪儿交钱。

    雅馨格格吓得半死,暗道轩悦萌胆子可真大,这时候出去干什么啊?在麻袋里面不是也挺好的吗?

    轩悦萌知道不可能一直都待在麻袋里面的,总要吃东西喝水上厕所啊,索性早些出来,还少受些罪。

    蒙面甲:“小孩胆子还挺大,自己挣脱了还敢来烦你家大爷,等我这次给你绑结实了!”

    轩悦萌一摆手,“不用绑,我就在这里,我这么小的人,跑也跑不出这屋子,再说我也不叫唤,而且我即使是叫唤,外面也听不见,我就想让你们把你们老大找来问问,看他是要我的钱,还是要我的命,我配合你们,这样,你们少受些罪,我一少受些罪。”

    蒙面甲和蒙面乙对望了一眼,两个人都眯了眯眼。

    蒙面乙笑道:“这还真新鲜了,都说轩家小子是神童,还真不假,真没有见过这么胆大的小孩,我们不要你的命,就要你的钱,你有什么办法吗?”

    轩悦萌点点头,“要我的钱简单,我写个条子,你们别拿到我家,因为我家人也没有办法拿到我的钱,他们没有钱,我的钱都存在洋行呢,你们拿着我的条子去洋行找一个叫李提摩太的先生,他就会取钱给你们的,到时候你让他们到某个地方交钱不就完事了吗?还有,如果你们仗义一点的话,拿了我那么大一笔钱,你们完全可以自己远走高飞了!”

    轩悦萌趁着讲话的空档,已经看清楚了不远处的一个建筑物,原来这里离着天妃宫不远,或者这里就是天妃宫的后院,天妃宫就在小吃铺子的同一条街啊,搞了半天,这帮人的胆子还真大,干脆连同一条街都没有出!不过轩悦萌转瞬就想明白了,既然是治麟动的手,他又没有什么好怕的,天津地面的官,他都可以暗地操控,又不怕衙门来查,他自己就是衙门。

    轩悦萌估计家人已经报警了,报警报警,警就是匪,报衙门也是无聊的事情。

    轩悦萌故意说的很详细,也很真实,增强他想脱身的可能性。

    两个蒙面人还真的就被轩悦萌说动了心了,他们只不过是治麟的狗腿子,如果不是家人都是治麟知根知底的,还真的就按照轩悦萌说的先去试一试了,他们都知道轩悦萌至少可以拿出十万两银子!

    俩人对视一眼,顿时心领神会,把门关上,跑外面商量去了。

    轩悦萌则让雅馨格格出了麻袋。

    雅馨格格战战兢兢的出了麻袋,“你怎么敢跟这些人说话啊?你吓死我啦。”

    轩悦萌笑道,“不是跟你说了别害怕,有我在呢,刚才咱俩在麻袋里面说的话,你都还记得吧?”

    雅馨格格没有想到轩悦萌还在惦记着那些事,粉脸一红,虽然在恐惧当中,心里也浮上了一层甜蜜,轻轻的点点头,嗯了一声。

    雅馨格格到底还是个小女孩,其实在小女孩的眼里,小孩的世界人人平等。虽然雅馨格格和轩徐氏同年,却绝对比轩徐氏幼稚的多。

    轩悦萌大喜,握了握雅馨格格的嫩手,冲着外面嚷嚷着,“哎,你们俩商量的快点啊,等你们主人来了,你们可就连汤都喝不着了!你们现在一个赶紧去取钱,一个赶紧去让家人先走,从此拿了大笔的银子,赶紧远走高飞啊!”

    门外俩蒙面人正摇摆不定呢,被轩悦萌在里面一通鼓噪,更是心烦意乱,蒙面乙,“闭嘴!”

    轩悦萌:“好好好,我不说了行了吧?你们慢慢商量罢,无毒不丈夫,活该一辈子跑龙套。”

    俩人当然知道跑龙套是啥意思,跑龙套可不是现代名词。

    蒙面甲:“先按照小孩说的办吧?能拿到钱,再拼着命去带家人跑,拿不到钱的话,如果被主子发现了,咱就说是替主子先跑一趟,怎么样?”

    蒙面乙还是害怕,“我看还是算了吧?主子糊弄的过去?一旦发现我们没有禀告,私下去拿钱,他绝对不会留我们两个活口!”

    蒙面甲:“难道咱真的要像小孩说的,一辈子跑龙套?就拼这一下啊?这小孩聪明,他不是神童吗?越聪明的人就越怕死,我看他是真心要拿钱买命的!况且我们知道他有钱!”

    蒙面乙冲着屋内的轩悦萌道:“哎,那小孩,你能拿多少钱出来?我告诉你,别给老子耍花样!”

    轩悦萌:“我的命都在你们的手里,我敢耍什么花样?拿了钱就跑路,忒简单的事情,十万两官银,即换即对,够了吧?趁着现在天还没有黑,一个时辰的功夫足够到票号拿银子走人的!你们主人今天绝对不会过来,你们拿了银票,如果现在不兑换也可以,反正票号只认银票不认人,等到风声小了再去兑换也来得及,你们可以找人去帮着你们兑换啊?有银票到手了之后还怕什么呢?”

    轩悦萌帮着俩人分析的头头是道,更加重了俩人的摇摆情绪。

    蒙面甲,“还等啥?就拼一次啊?如果被小孩坑了的话,顶多就先杀了这小鬼,再带着全家逃命去就是了!十万两银子,咱哥俩下辈子也挣不了这个数,你难道甘愿一辈子就这样给人卖命?”

    蒙面乙,一咬牙,“行,听哥哥的!”

    蒙面乙冲着轩悦萌道:“小鬼,我告诉你,拿到了银子,我们立马放你走人,但是如果你搞鬼的话,爷第一个杀你,不管你搞什么鬼,咱爷们也都来得及杀你!”

    轩悦萌点点头,“这就对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俩蒙面人没有打算放过轩悦萌,即使拿到了银票,轩悦萌也是个死。

    同样,轩悦萌也没有打算给俩人银票,因为他的银票早就换成了银子,银子早都换成了马克了!刚才俩人搜过轩悦萌的身上,发现了几张马克,根本就没有拿走,说明俩人连外币见都没有见过,更不会要这种洋鬼子钱啦。轩悦萌来了这么久,已经很明白这时代的普通人了,除了极个别的像他这样的人,谁也不会把洋行真的当回事,更不会把洋鬼子的钱当回事了,在他们眼里,只有银子才是钱!

    双方斗智斗勇,轩悦萌命悬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