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36 大力施救
    轩悦萌这边被绑走,那边轩大力和轩大牛等人早就急着回家去汇报轩黄氏了。

    轩黄氏听了大力把事情经过一说,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

    轩徐氏失声痛哭,轩宗露,轩查氏和大房二房三房的人都出来了,除了不在家的轩洪涛,轩洪波和轩洪宇。

    轩大力一直就没有听过掉眼泪,“大奶奶,您别着急,我刚才就已经派了俩人去将两边城门都守住了,少爷一定还在城里,我现在去告诉曾家,告诉李提摩太先生,我把认识少爷的人都告诉一遍,发动大家都去帮着找,这天津城不大,不信找不出少爷。”

    这个时候就显示出轩悦萌培养人的正确性了,虽然轩悦萌将轩大智摆在大力之上,不过家奴都是归属轩大力负责的。轩大力做具体的事情,而轩大智管束轩大力。

    轩黄氏听轩大力安排的周到,急忙点点头,“哦,大力,那你去吧!把人都派出去,少爷到底有多少个家奴啊?不是就大牛一个人吗?我怎么听你的意思,还有很多呢?”

    大力也来不及解释,招呼着所有的家奴去了。

    轩黄氏这才注意到,大力身边有四个都是她以前没有见过的,“悦萌这孩子什么时候弄了这么多下人啊?可是这么多人,都守不住一个少爷?到底是什么人要害萌萌这么点大的孩子?”

    轩黄氏的心里立刻浮现出两张脸孔,一个是轩洪波,一个是轩洪宇!在轩黄氏看来,外人该不会难为一个小孩,也就只有这两个可能性了,虽然轩洪宇这段日子早出晚归,很少见到人影。

    轩宗露没有说话,心中暗道,你那孩子是省油的灯了?掉了就掉了吧!老头子看了一圈热闹,居然背着手回屋里面去了,似乎这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轩周氏是紧跟着轩宗露回去的,说了两句别着急的废话而已。

    老头老太太一走,看热闹的二房和三房人等便也散了,二房的轩于氏和轩玉洁什么都没有说,两个人一副窃喜的模样,惹得大房众人非常厌恨。三房这阵子跟大房的关系缓和了许多,不过当家的不在,加上轩查氏还半疯半傻的在屋里面躺着,轩悦陆,轩悦华,轩玉清也只是说了几句别担心之类的话,便回去了。

    轩黄氏缓过劲来,带着大房众人往事发地点去,盼着能多打听到一些关于轩悦萌的下落。

    轩家乱成了一锅粥,轩家的势力小,那边郑贝勒虽然不是能干的人,毕竟酒肉朋友多,加上有一定的人际关系,奔着天津知府衙门早到了天津知府全城的找,加上发动了一堆朋友,反正现在找轩悦萌和雅馨格格的人众是不少,得有三四百人。在天津地面,轩悦萌和雅馨格格这俩小孩,现在也算的上是名人啦。

    曾纪泽这段时间都留在天津帮着李鸿章整肃洋务,协调天津海关道和天津税务司的事情。听说了轩悦萌被绑的事情之后,急忙将家丁都派出去了,自己也坐着马车出去,曾纪泽还是很关心轩悦萌的安危的,他知道父亲曾国藩不会反对轩悦萌和曾思平这门娃娃亲,现在已经将轩悦萌当成了曾家女婿了,并且让下人不得让曾思平知道,曾思平还太小,又成天缠着轩悦萌想跟轩悦萌一道玩耍,曾纪泽不想吓着女儿。

    天津城再小,可是光是小吃街一带也有几千户呢,不可能挨家挨户的去搜啊,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轩悦萌和雅馨格格仍然没有半点消息。

    李提摩太也急坏了,带着一帮新晋招募的工程师和技师,从租界出来,到处去帮着找人,不过在找人这点上面,洋人的确起不到作用,这事通知德国领事馆和美国领事馆也没有多大用处,更何况轩悦萌曾经要求过李提摩太,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除非是他自己说出来,否则绝对不允许李提摩太将他私自成立克林斯曼洋行的事情告诉别人。

    洋人们出来,唯一的作用也就是给天津这边的衙门施加压力罢了。

    轩大力在通知了所有人之后,冷静的想着还有什么人可以通知的,他现在只能是尽快将自己可以想到的人都通知一遍,靠每个人的口口相传,让轩悦萌行踪曝光的可能性加大。

    轩大力忽然想起来吴老三,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认识的人吧,而且轩大力还按照萌少爷的吩咐,去了解过吴老三的境况,吴老三的戏班子被烧了之后,戏班子里面的女戏子都跑光了,都跑别的戏班子去了,吴老三现在带着二十来个徒弟,暂时住在一个在天津小镖局里面挂名的师兄家。

    这个时候的镖局跟武馆是一样的,都是一个师傅传下来,底下做事的基本都是师兄弟,个别有本事的镖师,找不到活儿做,又不愿拜这家镖局的掌门为师傅的,便暂时挂名在这家,算是临时打工仔吧。

    轩大力病急乱投医,便去找了这个吴老三,吴老三是热心肠,虽然他落到这般田地是因为轩悦萌引起的,不过吴老三对轩悦萌的怨气已经过了,听说轩悦萌被绑了,想到轩悦萌可爱的模样,便同师兄和底下二十来个徒弟一起跟着大力出来帮着找,大力自然少不得千恩万谢几句。

    大家找的地方,现在都集中在出事地点的方圆三里之内,几乎囊括了整个天津城。

    曾纪泽从马车中看着街上的人不多,不过官兵特别多,而且很多都是神机营的兵,便让下人去询问怎么回事,下人也不清楚,曾纪泽皱了皱眉头,他知道这些当兵的没有事情是不会管闲事的,而且看这些人的模样,一个个悠闲的荡来荡去,也不像是在帮着找人的样子!

    此时正好郑贝勒拉着天津知府从曾纪泽的马车边上经过,曾纪泽拉开车帘子,“郑贝勒,胡大人,你们也是找轩家小孩吗?”

    郑贝勒看见曾纪泽,顿时唉声叹气,“谁说不是呢,我们家雅馨是跟轩家那孩子一道丢的,听说是有人绑轩家的孩子,顺道把我们家雅馨也绑走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曾纪泽点点头,“胡大人,怎么忽然多了这么多神机营的人马?好像还有兵备道衙门的人,这些人来天津做什么?”

    胡知府摇摇头,“我也不清楚,曾大人您看见了吧?我可真是尽力了,我把衙门的人都派出来了,不过天津衙门小,总共才几十个差役,都派出来也是大海捞针啊,这也不是朝廷督办的大案,也没有办法挨家挨户的去搜,麻烦的很。”

    曾纪泽叹口气,也一时半会儿想不出一个好法子,只得任凭下面人用最傻的办法到处去问。不过现在整个天津都知道这丢了孩子的事情,到了明天就更麻烦了,曾纪泽现在倒反而希望劫匪来问轩家要钱,担心时间长了的话,劫匪看见声势这么大,害怕了,等下会直接撕票!

    轩洪涛早就听了大力的禀报,带着天津机械制造局的十来个武贲,跟疯了一般到处去找轩悦萌,也恰在这时候来到了曾纪泽的马车边上,因为知道了轩悦萌是和雅馨格格一道被绑的,还觉得有些对不住郑贝勒,郑贝勒见轩洪涛急的都变了样儿,也忍住了在这个时候和轩洪涛争吵。

    轩悦萌被绑走的小吃铺在在小吃街的南头,天妃宫在小吃街的北头。

    到处都在找轩悦萌,轩悦萌却翘着脚在跟蒙面甲聊天,蒙面乙已经拿着轩悦萌写的条子去找李提摩太去了!

    轩悦萌拉着笑道:“您坐会儿,我们就在这抓蚯蚓玩儿。”

    蒙面甲见轩悦萌和雅馨格格都很老实,也没有将他们在绑着,要对付一个这么小的小孩,还有一个小女孩,他当然不需要太过紧张,一直绑着的话,俩孩子一会就要小便,一会又要大便,他也省的一直去绑绳子解绳子啦。

    轩悦萌和雅馨格格也不走远玩,就真的在蒙面甲的旁边抓起蚯蚓来。

    轩悦萌轻声道:“你给我当着点儿。”

    雅馨格格也不知道轩悦萌要做什么,轻轻的嗯了一声,轩悦萌速度极快的从他那小皮靴的暗格中拿出金表,将金表打开,此时正是半下午,阳光依然很强!轩悦萌的贵重物品都藏在靴子里面,这是他让徐香织给他特别缝制的。

    轩悦萌找好角度,让阳光射到表内的一块水晶玻璃的镜面上,阳光经过折射,直接射向远处的一尊石头大佛的胖嘟嘟的脸庞的侧面!金表藏在草丛中,射向的方向也是蒙面甲的反方向,蒙面甲只要不找到轩悦萌放置金表的位置去看,绝对不会察觉。

    轩悦萌的这块金表是德璀琳送给他的,价值不菲,轩悦萌很喜欢,每天都戴在身上,却很少在人前炫耀,他其实不是一个爱炫耀的人,现在能不能脱身,就看这块金表啦!轩悦萌知道就算是蒙面乙找到李提摩太也没有用,因为他的钱都藏在曾府,找谁都没有用,只有找曾纪泽才能拿到钱,而轩悦萌从头到尾也没有打算给这俩家伙钱,别说这俩家伙,就算是这俩家伙背后的治麟,轩悦萌也都是信不过的!他知道即便是他给了巨额的赎金,这帮人同样是要撕票!

    轩悦萌做好这一切,赶紧拉着雅馨格格走开几步,再换个地方玩耍,蒙面甲毫无察觉。

    不得不说,治麟选择的这个暂时藏匿肉票的地方是很有智慧的,天妃宫前面人山人海,香火极为旺盛,后面却僻静的很,后院的前面一间便是僧人们的经堂,一天到晚咏颂经文,鬼都猜不到后院会藏着肉票,还是在人流量这么旺的地方!又因为这天妃宫是皇家寺庙,一般人也不允许到这后边来,除非是圣驾到了,不然后院是不开放的。你就是把整个天津城都翻个个,几天功夫中也不可能想的到这个地方,况且治麟也没有打算要几天功夫,他是打算等过了今晚,看看能不能从轩悦萌这里弄到那十万两银子,弄得到自然好,不管弄得到弄不到,第二天就是轩悦萌的死期!至于为什么要将雅馨格格一起绑了,这的确是被轩悦萌猜对了,治麟跟郑贝勒是酒肉朋友,自然是见过雅馨格格的,并且早就垂涎雅馨格格的美貌,打算等风声过了,先将雅馨格格藏到乡下,养个三四年,等雅馨格格长成,偷偷收了做小妾,想的非常美,非常周全。

    治麟此时正和寿川在天妃宫的客室品茶呢!兵备道的兵马,当然是寿川调来的。治麟只用了一个晚上就计划出这么周详的计划!不过他可没有想到今天一定会执行,他让人跟踪过轩悦萌一段时间了,知道轩悦萌有时候会来这小吃街吃早点,而且每次都坐在同一个地方,这作案地点倒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轩悦萌如果知道这一切,肯定要气疯,不管是好的习惯还是不好的习惯,人只要是有什么习惯了,这个习惯迟早是有被人利用的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