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39 加紧训练
    轩悦萌:“你还记得刚才的事情吗?”

    雅馨格格微微的一笑,轻声回答轩悦萌:“记得的,不过不许跟任何人说。对吗?”

    轩悦萌大喜,小姑娘还挺会装的,吓死自己了,别弄得被绑架啦一会,啥都没有捞到啊,“记着,你是我的人,永远都不许忘了。”

    雅馨格格看了看轩悦萌,轩悦萌还没有她的腰高呢,微微的叹口气,她毕竟是十岁的女孩,已经稍微懂事了。

    轩悦萌看着雅馨格格的眼神就明白了,唉,还嫌我小吗?不过他暂时也没有什么办法改变,这毕竟是客观事实嘛。

    酒足饭饱,众人闹够了方散,一堆不相干的人,弄得跟喝喜酒似得,曾纪泽因为帮着找回了轩悦萌,加上经历了一场危险,也心里开心,多喝了几杯,曾纪泽能够留下来喝酒,算是很给轩洪涛面子了,轩洪涛更是喝的不省人事。

    轩悦萌在经历了这场惊险之后,也对古代的社会环境多了一份认识,检讨着自己这段日子的言行,虽然说他的神童之名是已经传出去了,但神童也不是金刚葫芦娃啊,他又不是铜头铁臂,可不希望再有一次那样的危险了,这几日,便是加紧训练自己的几个家奴。

    轩悦萌找训练的地方也费了一番心思,因为李提摩太跟美租界的领事威廉士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他直接将几个家奴都拉到美租界的巡捕房去训练。

    因为美租界的管理松散,美国政府根本没有把天津这个租界当回事情,而且威廉士自己的领事馆都放在英租界呢,所以美租界的治安也只能说是比租界外面稍微好一些。

    经过了这次的事情,大智大力,带着几个新近买来的家奴也训练的很刻苦。

    八个人都举着短枪,砰砰砰砰砰砰……

    子弹管够,轩悦萌还设计了每日的考核,每日得第一名的人,可以额外得到一两银子的奖励,一两银子可以足够买上一个五口之家吃一两个月的主食呢!大家的积极性相当高。

    轩悦萌想着,高手既然一时半会儿弄不来,把枪法练好些也行,除了练习枪法,轩悦萌还让美国巡捕对这八个人进行正规点儿的警务训练,站队啊,跑步啊,射击躲避,追踪,对峙,都弄得像那么回事。轩悦萌对他们的要求是,一个人至少在行动能力上面要超过俩到三个美国巡捕的能力。

    轩悦萌暗暗后悔,早这么弄的话,那天应该就不会被那么容易的就被绑走了,几个保镖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一看情况不对就赶紧拔枪啊!功夫再高,一枪撂倒。不过主要还是应该怪自己太大意了,就这么点警卫措施,怎么敢坐着豪华马车到处去啊?还经常去同一个地方!

    这八个人每天除了接受警务训练,还得抽空接受轩悦文的教育,轩悦萌要求轩悦文给自己的几个家奴扫盲。

    时间过的飞快,又过了一个多月。美国领事威廉士有些坐不住了,虽然他对克林斯曼洋行要买那么一大块地的事情,一开始是不上心的,不过在得到了美国国内的同意之后,他又盼着克林斯曼洋行赶紧将地买走了,那样的话,他倒省心了,一方面是不用自己管理了,而且克林斯曼洋行发展的起来还是发展不起来,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另一方面,如果克林斯曼洋行真的发展的好,少不得算成是他的业绩,说不定还能沾些光。

    李提摩太也有些着急了,李提摩太开始也是不怎么看好这单生意的,认为轩悦萌没有这么多钱,也没有必要让洋行在创业之初期就背负这么大的债务压力,不过被威廉士催的多了,他又想让这事成了。

    李提摩太在美租界巡捕房找到轩悦萌:“悦萌先生,那个威廉士找过我好几次了,他说价格是肯定没有办法再降低了,五年之内拿出二百万两中国官银,这是美国国内开出的最低要求,威廉士说他改不了,不过威廉士说,美租界到目前还没有私人的物业,那条简陋的街道,基本还保持着原先从清政府手里割让过来的原貌,都是归属领事馆的物业,他可以把这部分也一起放到合同里面去,这样的话,等于是二百万两中国官银就把整个美租界都买下来啦啊,这生意就挺像样子的了。威廉士还说,最后一个月的期限,这个月过了,我们还不正式跟美国领事馆订立买卖合同的话,就取消这单生意,以后都不允许我们克林斯曼洋行再提这个话题啦。”

    轩悦萌一阵惊喜,又一阵为难,这样的话,这笔生意的利润明显增加了啊,难的是他现在仍然只有十万两多一点的银子,要指望德国马克猛涨是不现实的,再怎么涨了,依着轩悦萌的估计,不可能超过一倍的利润,这还是最好的打算了!这段时间他都很注意各个国家的洋行自己的外汇兑换的汇率。而且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等到德国马克大涨,他并不熟悉历史,不知道什么时候德国才能够在普法战争中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也许很快,也许还得等几个月。

    轩悦萌心烦的道:“李提摩太先生,我知道了,你还是专心做你自己的事情吧,联系德国那边的厂商了吗?订购建筑材料和生产水泥和石灰的设备都有眉目了吗?”

    李提摩太点点头,“我这边都差不多了,就等着钱呢,我这里列出了一份清单,几家大厂都派电报给我德国的朋友询过价了,也咨询过这边的德商洋行,还比对了英国那边的厂商,价格差不多,在价格差不多的情况下,最好是以德国设备为主,因为德国的服务和设备都很严谨。”

    轩悦萌看了看李提摩太递给自己的清单,对李提摩太近段时间的工作表示了满意,现在就看自己的了,这么大的一笔资金缺口,要怎么办啊!

    轩悦萌其实一直有一个计划,只是还没有付诸行动!

    轩悦萌在回去的路上,让马车停在美租界的边上,让大牛等六个人四周散开,握枪警戒。

    轩悦萌看着滔滔江水对轩大力和轩大智道,“我有个计划。”

    轩大力:“少爷您说,不管让我轩大力去做什么,我大力都听少爷的,上次少爷遭难,我恨不得替少爷去死。”

    轩悦萌点点头,“上次的事情,全亏了你,我事后都知道的很清楚了,不是你到处找人,我即使用金表反射也没有用,幸亏是你找来了曾叔父和王五,他们一个有头脑识破我的暗号,一个有武艺救人,谢谢。”

    大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少爷,我大力这辈子都是你的人,快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计划啊?”

    轩悦萌:“上回,吴家班被烧的事情,你们还记得吗?”

    大力点点头,“是我和少爷去的,我当然知道,我跟我哥说过了。”

    轩大智也点点头,“少爷,我都清楚,准也是那个治麟干的,做了那么多坏事,老天迟早收拾他!”

    轩悦萌:“我现在不是说着报仇的事情,我是在说,我们能不能把那次烧吴家班的事情,在轩府重演一遍!?”

    轩大智和轩大力都被轩悦萌的这个说法给吓了一跳,两个人都没有明白轩悦萌的意思。

    轩悦萌:“轩家迟早是会被老二和老三给败光的,你们应该知道老头和老太太手里有一笔银子吧?”

    还是轩大力更聪明些,当时就懂了,“少爷,我明白了,您是要将老太爷当作吴老三,咱来演一次治麟那伙上不得台面的人?把老太爷那笔钱弄出来?”

    轩悦萌没有说话,看了看大智。

    大智有些犹豫,“这恐怕挺难的吧?咱轩家的人可不比吴家班少啊,而且都是砖墙,再说,还真的把咱轩府给烧了啊?”

    轩大力:“少爷,值得一干啊!我知道老太太手里的银子不少,上回他们二房三房逃到乡下去避难,就是我跟着去的,我估摸着,有了那笔银子的话……”

    轩大力是想说有了那笔银子,轩悦萌想买美租界的事情就简单了,轩悦萌用眼神打断了大力,大力猛的想起来,轩悦萌幕后操控李提摩太和克林斯曼洋行的事情,只有他自己和少爷,和李提摩太三个人知道,轩大智并不知情,而且少爷说过越少人知道越好!轩大力吓出一身冷汗,急忙刹住了车,冲着轩悦萌歉意的低了下头。

    轩悦萌拍了拍轩大力,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冲着轩大智道:“大智,还是你先说说看,看有没有办法?”

    轩大智并没有注意到大力刚才说话只说了半截,“按照吴家班上次的事情的话,咱们把全家弄晕是很容易办到的,然后点火,然后吓得老爷子去将银票都取出来,然后等老爷子晕了之后,拿了银票走,这里最麻烦的一点是选择什么个时间呢?吴家班固定吃饭,固定一起练戏,人都在一起的,人家才比较好掌握时间啊,咱们轩府的人都是分开的,老太太常常不按照饭点吃饭,三爷和二爷也都是神出鬼没的,三奶奶现在半疯不疯的,都不出屋子,这下药的时间就很难掌握啊,而且,吴家班原先那宅子都是木制结构的,所以吴老三怕火烧了银票。以咱家老爷子那小气的脾性,他一定早都防备着着火这层了,如果他放置银票的地方,根本就不怕着火呢?”

    轩大智想不出什么主意,心思却是挺细腻的,轩悦萌觉得轩大智和轩大力都是好帮手,一个细腻冷静,不多话也不多事,一个勇敢果断敢任事!

    轩悦萌笑道,“说半天,都是各种不可能,就没有一点可能性吗?咱好好合计一下!现在咱们在人手上面是够的,如果这个时候做,首先怀疑的是上次烧吴家班的人,不容易怀疑到我们的头上,即便是怀疑轩家里面的人,也会先怀疑二房和三房,毕竟我们大房的人是从来不拿家里东西的,老二和老三他们可都没有少拿!”

    轩大力点点头,“少爷说的是,不过大哥说的也有道理,大哥对老爷子分析的就不错,老爷子是走一步想三步的主,加上小气到家的脾性,他绝对想过忽然着火怎么办,咱是不能完全照搬吴家班的事情,至少得加上一点什么。”

    得,还是等于没有说。不过轩悦萌的心情稍微轻松点儿了,本来这个问题,这段时间都是他一个人在想,现在至少是三个人在想着了,让他心里轻松了不少。

    轩大力想了半天,三个人都想了半天依然没有半点眉目,轩悦萌叮嘱过二人,他说过的话,哪儿说哪儿了,没有参与的人是绝对不能告诉的!

    众人回家。

    到了第二日,轩大力想出一个法子来,“少爷,我想出来了,老爷子小气,心思细密,很不容易下手,不过老爷子小气却也是一个最大的可以利用的地方,小气的人通常都疑神疑鬼啊,咱下了药,然后点了火,先给大门给他封住了,这样就减少了临时来人的可能性,在做这些事情之前呢,咱先说家里失窃了!老爷子昏昏沉沉的时候,听说家里失窃了,怎么都会忍不住去看他的银票有没有被偷,咱这个时候直接趁乱,蒙面给他抢了去!少爷您事先准备好一个藏匿东西的地方,抢完就直接将衣服烧了,把银票一藏,这个时候左邻右舍肯定过来帮着救火,顶多也就烧掉一个厨房。”

    轩大力说的很细致,轩悦萌和轩大智两个人听了之后,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破绽,轩悦萌觉得可行,三个人都很高兴,就开始具体着手计划了!

    最后商定,越少人知道越好,轩悦萌就来演那个被偷了银票的人,因为轩宗露他们并不知道轩悦萌的银票放哪儿,而且大家都知道轩悦萌有十多万两银票呢!轩大智演放药和放火的,轩大力演最后跑老头那儿强抢的人!至于藏东西的地方也想好了,决定今晚由大智和大力俩人,趁着夜里没有人,俩人合力将院子里的一块大青石头给挪开,挖个坑,放进去一个小坛子,等计划进行的时候,就将银票都放在小坛子里面。

    轩悦萌拍了拍巴掌,“这事成了,给你俩记一辈子的功劳。以后让你俩任何一个人的日子都不输给李提摩太。”

    轩悦萌知道俩人对于李提摩太现在每顿吃牛排,非常的羡慕。

    二人闻言大喜,没有得到过富足生活的人,还是很容易满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