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44 一片灰烬
    轩大牛赶紧带着几个家奴一起翻墙,几个人到了墙头张望一下,索性此时已经是丑时!正是人们睡的正香甜的时候!胡同里面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几个人连忙下了围墙,快的往他们平时住的小院子奔去!关起门来,爬上大铺子,盖好被子,众人还紧张的浑身抖,按照萌少爷的要求开始装睡,却哪里睡得着?
  
      六个人眼睛都瞪得大大的,直过了半个时辰才听见外面传来铜锣鼓噪的声音,猜想着是轩家大火被打更的人现了!
  
      直到有人来敲这小院的院门,几个人才赶紧爬起来!出去查看。
  
      敲门的是胡同邻居,“唉!你们几个还在睡觉!你们不是轩家小少爷买来的家奴吗?轩家大火啦!”
  
      轩大牛哦了一声,做惊诧不知所措状。其他几个人揉着并不惺忪的睡眼出去,这个时候也没有人注意他们的演技啦!
  
      胡同里面的人越聚越多,呼叫着,提着水桶来救火!
  
      曾纪泽的府邸离着轩家很近,曾纪泽也出来啦,一看大火就火了!“轩家大房和四房才分了多少点儿东西?还不罢休,还要把人都赶紧杀绝吗?管家!赶紧让底下人冲进去救人!救不出悦萌,我拿你问罪!”
  
      管家吓得急忙领着几个人用油布浇上水,指挥着曾府的下人和轩悦萌的几个家奴去撞开轩家已经被烧的剩下一半的大门!
  
      大门撞了好几下都没有被撞破,轩家的大门还是挺结实的,或者说这个年代的大门都挺结识的,全部都是实心的厚木板。
  
      曾纪泽大吼:“翻墙进去啊,别愣着啦!都赶紧的!年轻力壮的翻墙,其他的人就对着大门泼水。”
  
      大牛和几个家奴也都急于知道里面烧成什么样子啦?虽然是将人都放在院子里面呢,不过万一房屋被烧的坍塌啦的话,还是有砸下来砸死人的可能性的!
  
      大牛进入了外院,火势太猛啦!根本冲不过去,一堆人只得又翻墙出去,到邻居家,再从邻居家的屋顶往内院跳!
  
      大牛站在邻居家的屋顶看见轩家的人还都一排的躺着,一个人都没有醒来,幸好院子够大,房屋也并没有坍塌的迹象,急忙跳了进去。
  
      一堆后生看见光着身子的轩胡氏,明显都愣了一下,轩大牛骂道:“不知道是谁抢了我们家啊?真不是人,居然还搞了女人啊!”
  
      二牛三牛等人听大牛骂,都在心中好笑,还不就是我们把这女的给扒光的么?这不是少爷让扒了的么?咦?大牛把咱们自己个儿给骂了啊?
  
      众人也顾不得救火啦,从邻居家接了楼梯进来,围墙的两边各一个楼梯,这段没有房屋的围墙很窄,旁边就是火势熊熊的房屋!温度高的吓人。
  
      大牛和二牛站在楼梯的最高处,下面是负责往上面送人的三牛四牛五牛六牛,他们赶紧先将萌少爷给托了出去,然后是轩洪涛和轩黄氏,再就是轩徐氏和小花,再来是大房众人和老轩,老轩嫂,大智大力这一家,然后才开始运送老太爷和老太太,依次运着。
  
      等运完了老太太的时候,温度实在太高,几个人都受不了啦,也顾不得再救人啥的,都翻出了围墙。
  
      直接进入火场的人都出去啦,外面的人见轩家自己的家奴都不敢进去,自然也没有谁敢于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人,只能用最土的办法,来回从井里提出水来,一个一个接过去,往火中泼!大门的火终于被扑灭,救火的对外便延伸到了轩家的外院,外院的房屋都被烧的差不多了,已经开始坍塌!
  
      曾纪泽让人给轩悦萌等人泼了水,轩悦萌悠悠醒来,看了看四周,大房,四房和老轩家的都在,算是放下心来,轩悦萌并不希望烧死二房三房的人,轩悦萌也没有想到这古代房子着起火来这么猛,哭着问道:“这是怎么了?”
  
      老头轩宗露和老太太轩周氏,还有大房众人也都醒来啦,轩宗露失声痛哭:“洪波!洪波啊!”
  
      轩洪涛也大喊着:“二房三房的人还在里面吗?洪波!洪宇!”
  
      现场一片混乱,都是乱七八糟的询问之声。
  
      大牛几个人因为有轩悦萌之前的叮嘱,不敢多说什么。
  
      曾纪泽叹口气,将轩悦萌抱怀里,摸了摸轩悦萌的大脑门,“你是命大啊,你们家还有好些人在里面呢!能不能出来,只能看造化啦。”
  
      轩悦萌暗自在心里后悔,能不能弄到钱,在他看来,实在是没有人命值钱的,如果为了钱,要人家的命,这样的事情,轩悦萌可做不出来,默不作声的闭着眼,他也确实累了,居然在曾纪泽的怀里睡着了,接下来的事情,轩悦萌不想过问啦。
  
      天津衙门的人来的很快,这是因为轩府今晚住着胡耀祖的千金女儿的关系!得知了轩府大火消息的胡耀祖哭着喊着过来,轩胡氏是胡耀祖的独生女儿,自幼被娇惯坏了,不然一个官宦之家的女儿也不会风搔成那鬼样。
  
      水龙车一到,火势虽然得不到根本性的控制,不过还是很快的杀出了一条能通往内院的路!二房三房的人接连被救出。
  
      胡耀祖大吼大叫的:“先救了大小姐啊!?你们进去之后先救大小姐啊?救这些人都还不知道救大小姐吗?大小姐有事,我扒了你们这些废物的皮!”
  
      轩胡氏出来啦。
  
      胡耀祖看一眼一丝不挂的女儿,嗓子眼里出噢的一声,咚的一下子,直挺挺的仰面就往后倒去,他也晕死过去啦。
  
      衙门里面的救火队赶紧找了一块麻布给胡小姐先包上,将胡耀祖和轩胡氏都送回了家,围观救火的人看见知府大人和知府的千金都这幅模样,都不知道该做何感想,想笑又觉得不太合适,毕竟人家才遭脱大难,不过胡知府的小姐光着身子出火场的事情,明天是肯定传遍天津城,甚至传遍直隶地区,传遍全国的啦。
  
      曾纪泽已经让人将轩家的人都送入自己的府中暂时歇着,轩宗露虽然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却死活不肯走,要等着轩洪波被救出来,想等着看自己钱有没有事情,轩宗露的脑子还迷糊着呢!轩宗露坐了片刻,直到看见轩洪波被救出来,这才猛然想起来,自己的钱是被一个蒙面人给抢走了啊!自己的钱,房契地契,还有老太婆负责管着的钱,都被抢走啦!
  
      轩家的帐房轩安成就住这条大树胡同对面的一条小点的胡同,那边住的都是普通家庭,不像大树胡同大部分都住着的官绅之家。
  
      轩安成过来,帮着众人把轩洪波和轩洪宇给弄醒了,轩洪波摇摇头,抹了把脸上的冷水,半天还缓步过劲来!
  
      大房和四房的人是因为被救出来的早,并没有什么损伤,顶多是因为晕香的关系,浑身乏力,二房和三房的人就不行了,不但有晕香的关系,还被浓烟给呛着啦!被烈火给烫着啦!一个个都不成人性啦,每个人的身上和脸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烫伤,轩洪波和轩洪宇就被烫的算是毁容了,半边脸都是烂的,不过这才刚刚醒来,他们都还完全没有感觉。
  
      轩宗露开始是担心轩洪波和轩洪宇的生死,现在看人都被救出来啦,一股无名怒火又无处泄啦!轩宗露冲上前去,狠狠的踢了一脚轩洪宇,“你这畜生!说!是不是你勾结外人来抢烧自己家的?”
  
      轩洪宇大怒,虽然站都站不起来,身上脸上,全都火辣辣的痛楚,不过听老头冤枉自己,还是怒骂道:“你老糊涂啦吧!怎么会说我勾结外人?是畜生做的这事!”
  
      轩洪宇说完,立刻瞪着轩洪波,今天这事和前阵子吴家班被烧被抢的事情实在是太像啦!
  
      虽然轩悦萌将细节做了微调,增加了武力的比重,不过整个的故事构架还是照搬了治麟烧抢吴家班的经过的,所以也难怪轩洪宇会立刻想到是轩洪波做的,因为轩洪波是治麟的狗腿子!
  
      听着轩洪宇的话,再看轩洪宇的神色,看着轩洪宇怒瞪着轩洪波,轩宗露也信了八成,顾不得轩洪波是自己最疼爱的儿子,老头子狠狠的一脚踢向了轩洪波,就差没有把轩洪波的大腿踢断!老头现在已经近乎疯狂啦!老头的心里,没有谁的地位可以过他的钱!轩洪波也不例外。
  
      轩宗露对轩洪波怒道:“是不是你这畜生!?快说!你到底是跟谁勾结的?是不是那个治麟?我跟你们没完!”
  
      轩洪波的大腿骨头都差点被老头踢断,疼的钻心,抱着大腿在地上翻滚,“老头,你要死啦?明明是老三,他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你没有看见他刚带回来个女的就出事啦?”
  
      众多救火的人都很奇怪,这是怎么弄得的?怎么轩家的老爷子和两个儿子吵起来啦?不过听来听去,每个人在心里都有自己的版本,有的认为是老二找人做的,有的认为是老三找人做的,反正没有人怀疑轩家大房,更没有人会怀疑一个才几个月大的轩悦萌啦,包括轩宗露和轩洪波轩洪宇,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想到轩悦萌的头上去,因为轩悦萌自己也才刚被人绑架过,还差点死在天妃宫呢。
  
      二房三房每个人都被烧的不同程度的毁容,疼痛难忍之际,轩宗露和两个儿子还在往死里互掐,一堆人丢人现眼的成为了众多救火的人的笑料。
  
      大家见轩宗露自己都不急着救火的事情,救火的人也就失去了救火的热情了,反正大火差不多已经将轩府化为灰烬!众人便各自散去,提防着不让火势从轩府蔓延出去而已。
  
      大火烧了整整一夜,到了天麻麻亮的时候,轩府已经成为了一片断壁残垣,除了院墙因为是砖石结构的,所以完好无缺之外,里面几乎没有东西啦。
  
      轩宗露哭都哭不出来,像是疯了一般的死死盯着这灰烬看!轩宗露知道,他这辈子什么都不剩下啦!剩下的路,且行且珍惜吧!幸好老头是从剿杀太平天国时期就跟着曾国藩戎马过来的人,要是换了旁人,配上个轩宗露这么小气吝啬的个性,绝对没有办法再挺住。
  
      轩宗露什么都没有啦!
  
      轩悦萌这一觉睡了整整一天,醒来的时候,还是被曾思平给晃醒的。
  
      美腻腻的小丫头扎着两个小牛角辫儿,辫子上个插着两朵金灿灿的花,一看就是黄金打造的,曾思平见轩悦萌醒来,笑道:“看见我头上的金钗了么?娘送给我的,我娘回来啦。”
  
      轩悦萌暗道,有钱人家的闺女就是牛叉,这么小就戴纯金的头饰!我在现代连个金戒指都没有戴过呢。“好看。我家那边怎么样啦?”
  
      轩悦萌原本也就打算放一把小火,把二房三房的屋子烧了拉倒,不过他现在估计是什么都不剩下啦。
  
      曾思平眨着眼睛,一下子将眼睛睁大了,“哦,你家被烧掉啦,我要去看,管家不许我出门,我从门缝看见的,你家现在乌漆麻黑的,好大的烟味。”
  
      轩悦萌苦笑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他现在可没有心情和曾思平玩,事已至此,轩悦萌想着的是用什么法子能尽快的取回钱财,也害怕轩宗露追究起来,如果有个稍微明白点儿的断案高手,这案子还是很好查清楚的,厉害的人一看就应该知道是内鬼做的,能看到这一步的人,就不难找到元凶了,这是轩悦萌很担心的,而且现在要去将钱拿走,也是个大问题!夜里是肯定不行,轩府这么一烧,打更的人肯定会多加留心大树胡同这边的,毕竟这边住着的大部分都是官家。
  
      这两个问题压着轩悦萌,轩悦萌哪里有心情去理会曾思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