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45 尽得财物
    曾思平笑道:“我娘从广东给我们带水果回来啦,那水果像西瓜,却比西瓜小,灰溜溜的,上面还长着刺呢,你知道那叫什么么?”
  
      轩悦萌:“榴莲。”
  
      曾思平拍了拍小手,“呀,你真聪明,难怪人家都说你是神童,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快起来吃饭吧?吃了饭,等会我们吃榴莲,那么老远从广东带过来的呢,我娘说广东是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轩悦萌:“你娘有没有告诉你,那榴莲要煮一下更甜?”
  
      曾思平睁大眼睛,大眼睛扑簌簌的,似乎是知道了一个很大的秘密一般,“真的啊?管家还说就这么破开就可以吃,看来他们都不懂吃,我这就去告诉他们,你让他们要煮一煮才好吃。”
  
      曾思平说着便跑出门去了。
  
      轩悦萌在现代的时候就不怎么爱吃水果,水果要煮一煮,这纯粹是他瞎掰的,他哪里知道?他只是想将小丫头弄走,自己好再静一静,想一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轩悦萌静下心来想了片刻,要取走那些财物的法子已经想出来啦,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轩宗露会追查到底!一个翻身起来,决定先去吃点东西,整整一天了,天色又全黑了,又是一个白天过去。
  
      轩悦萌走出客室,想去找轩徐氏给自己喂饭,虽然他自己能吃饭,不过,他还是喜欢轩徐氏喂他吃。
  
      轩悦萌看见曾家的厨房中的下人一个个跳着跑出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又闻到一股奇臭无比的气味。
  
      轩悦萌大汗,“你们家在炖什么东西啊?炖屎?”
  
      曾思平的贴身丫鬟雯儿听闻脸色大变,“萌少爷,不是你对小姐说榴莲要炖一下才好吃的吗?小姐非要管家给她炖榴莲呢。”
  
      轩悦萌大汗,自己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嘛,急忙迈着小短腿,捂着鼻子去厨房,“思平,炖一下就可以了,已经很甜啦。”
  
      曾思平才不管甜不甜呢,捂着鼻子,得意的对管家道:“怎么样?我就跟你说悦萌说这个榴莲炖一会儿就会更甜的吧?”
  
      轩悦萌想笑,却因为大吸了一口臭气,顿时打了个爆,差点吐出来,急着往外跑。
  
      被小姑娘这么一闹,他的心情好了不少,为了尽快去除臭味,轩悦萌对曾思平的贴身丫鬟雯儿道,“你给那榴莲剥掉皮,把里面的瓤跟牛奶一道煮了,多放点儿糖,味道就会散了的。”
  
      雯儿急忙照着萌少爷交代的方法去做,味道一会儿就散了,榴莲奶茶还挺好喝呢。
  
      大房和四房住在曾家,老轩和老轩嫂随着轩宗露和轩周氏则去了同胡同的一个朋友家住,轩洪波的酒肉朋友很多,也自找了去处,轩洪宇没有地方去了,带着三房只能住原先是大房住,后来是家奴们住的那个小院。
  
      大智和大力带着大牛等人将小院中的粮食都运到了租界轩悦萌租住的那个小别墅,就又回来住在曾家,曾府的客房比较多,大智大力等八人是四跟着轩悦萌的。
  
      大力本来想问问少爷要不要偷运东西?说轩府现在无人看管,轩悦萌觉得还在风头上,让他不要去管了,只要他们八个人在一起,不分开,不会有人知道那东西的所在的,轩悦萌觉得现在的时机还不成熟。
  
      轩悦萌很奇怪轩宗露居然没有报官,这事居然就这么算了?不过他并没有掉以轻心。
  
      轩悦萌不知道轩宗露的想法,轩宗露做了一辈子的官,什么案子能破,什么案子不能破,当然比轩悦萌要清楚的多,轩宗露觉得这案子十有**跟胡耀祖的女儿脱不了干系,报官也是报到胡耀祖那里,不是成了请鬼开药单吗?
  
      加上丢的钱,关于钱,多过一个人的手,就少一半,多过两个人的手,找回来是不可能啦,轩宗露反倒希望钱到了那个人的手里,如果能暗中查访到,是再好不过的了。
  
      轩宗露索性就不提这事。
  
      如此过了三天,轩悦萌按兵不动,轩宗露也按兵不动。
  
      大房就这么一直在曾家住着,轩洪涛照常去天津机械制造局当差,轩悦萌每日和曾思平一起玩耍,曾思平吵闹着晚上要和轩悦萌一起睡觉,曾纪泽和他的夫人自然不允。
  
      轩府化为了灰烬,就剩下一圈围墙,可是几日过后,奇怪的是大家似乎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轩悦萌这几日都在曾府和曾思平玩耍,也没有去找李提摩太。
  
      李提摩太知道轩悦萌暂住在曾家,有事来找轩悦萌,“悦萌先生,我们订购的水泥设备和制造石灰的设备都已经到位,还来了一批建筑材料,我们要不要先租一个仓库?都放在你租下的那个别墅是肯定是放不下的。”
  
      事发之后,李提摩太就已经来看过轩悦萌两次了,曾家现在就像是轩悦萌的临时办公场所。
  
      轩悦萌听李提摩太说订购的东西到了,又重拾了干事业的热情,轩悦萌觉得运送财物的时机应该已经成熟啦!轩宗露也不可能一天到晚盯着那个荒废的院子啊,“哦,你让大力雇车,把东西都拉到轩府来暂放吧。”
  
      轩悦萌和李提摩太一起来找大力,交代了一下运送建筑材料的事情,等李提摩太走了之后,轩悦萌拉着大力小声道:“多运几次,明天找机会把东西启出来,运到租界就大功告成!成功了之后你告诉我。”
  
      大力也觉得是绝好的机会,下去安排去了,几个家奴开始一趟趟的往轩府运送建筑材料,轩府都快成了建材仓库啦,至于设备,轩悦萌让李提摩太找人在小别墅修上棚子,暂时先放在租界小别墅。制造水泥和石灰的工艺并不复杂,设备也很简单,关键是技术,知道了就很简单,不知道还是不行的,轩悦萌从德国订购了设备,也同期到达了几个技师。
  
      轩宗露在大力等人运送建筑材料的时候,过来看过好几次,只见大力带着一帮人,将房屋的残垣都拆了,一车车的运走,再把建筑材料拿过来堆放的整整齐齐的,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轩宗露:“大力,这是悦萌让你们运过来的?”
  
      大力点点头,“是的,老爷。”
  
      轩宗露皱了皱眉头,这大宅已经烧光了,而且他连房契都给了轩洪涛,本来是不关他的事情的,他也就只有随口一问的权力而已。
  
      轩宗露四周看了一圈,全部都是建筑材料,而且都是他没有见过的一些东西,鹰架脚架,石灰水泥,这些都没有见过,上面的包装也全部都是洋文,轩宗露有想过,如果是内贼作案,东西很有可能仍旧藏在这大宅子当中!
  
      轩宗露翻看着一包鹰架,再翻看了一包铁钉螺丝的包装袋,“这上面写着什么玩意?都是洋文?你们就用这些东西重新盖房子?”
  
      大力答道:“少爷没有说盖房子,这些东西是少爷让我放在这儿的,具体什么事情,小人不清楚。”
  
      轩宗露点点头,背着手,来来回回将轩大力运来的东西又看了两遍,实在找不出任何的蜘丝马迹,这才走了。
  
      轩大力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自然的看了一眼那块大石头,大石头下面压着的就是东西啊!老头居然还在石头上面坐了半天呢。
  
      再过一日,当大力告诉轩悦萌已经将东西放在小别墅,他住的那间屋子的时候,轩悦萌欢喜的心都要蹦出来了!担惊受怕这么多天,从准备做,到做完,无时无刻不让人提心吊胆啊!毕竟是偷来的东西,一旦事发,会是什么下场?轩悦萌很清楚!轩宗露绝放不过他!这个时代的家法是可以随便处死人的!只要证据确凿,随便找几个德高望重的人来做个见证,就可以活活打死他。
  
      轩悦萌坐着自己的豪华马车来到租界自己租下的别墅,让大智大力带着人守在楼下,他关上房门!
  
      这个房间是轩悦萌的办公室!李提摩太找的工程师和技师都很奇怪,李提摩太到底和轩悦萌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李提摩太是老板,最好的房间却是轩悦萌住着。而且,轩悦萌都不经常来住。轩悦萌怕不安全,还专门让李提摩太找美国领事威廉士调来了四个美国巡捕在别墅外面。
  
      轩悦萌让李提摩太对雇佣的洋人们的解释是这样的,这家洋行,轩悦萌占百分之一的股份,李提摩太占百分之九十九的股份,反正关于股权的分配,只有轩悦萌和李提摩太两个人知道,不这样说的话,迟早也是要被人怀疑的,这样对外说,就合理的多。
  
      轩悦萌咽了一口口水,贪婪的看着那个缸子,缸子比他的人还高!他用个凳子惦着下面,启开缸子外面的封泥!找了好几个框子将东西归类!
  
      做这些事情,对于还不到一岁的他来说,确实是费劲了些,不过轩悦萌却很愉快的费着力。
  
      银票,首先是银票,轩悦萌激动的几乎要疯掉啦!轩悦萌怎么都不会想到,这里的银票总数居然超过了八十万两!
  
      金银,轩悦萌都不放在眼里,略估了一下,两千多两官银的价值,放入一个筐子,作为日常周转使用,找了一块布,随意的盖着。
  
      珠宝首饰,轩悦萌估不出来,全部放入一个筐子中。
  
      古董字画,轩悦萌就更估不出来了,放入一个筐子当中!
  
      这里是租界,轩悦萌不怕任何人来查,洋人不会买清政府的帐的,别说是轩宗露,就是李鸿章想查到租界来,也没有那个实力。
  
      房契地契,轩悦萌全部抄录在了一张清单上面之后,然后全部烧掉,这是最大的罪证啦!轩悦萌有老头亲手立下的契约,这契约是具有大清律法效力的,上面有几十个官员富商做见证呢!只要知道这些东西具体的位置,便不需要这些地契房契,只要花点钱到衙门重做契约即可!轩悦萌没有想到老头居然有几万亩地,简直是深藏不露。
  
      轩悦萌将金银和写着房契地契的清单,还有那几大叠的银票都放入自己办公室的保险柜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