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46 暴力上涨
    做完这一切,轩悦萌便让大智和大力上来,到洋行开了一个柜子专门存放珠宝首饰和古董字画这些物品,轩悦萌觉得放在别墅还是不保险!他现在只需要保管一张除了他本人,任何人斗胆不得去打开的保险柜的保单便可。
  
      而且,轩悦萌打定了主意,这些东西,除非是老头死,不然他都不会去动的,随便一件外流,都会让老头查出来,这次的案子是他做下的!
  
      再次回到别墅,放好保单,轩悦萌整个人瞬间轻松了下来,他现在要考虑的事情,是赶紧将这些银票都变成现银!
  
      再将现银都变成德国马克!再变成英镑或者黄金!
  
      这两样东西是租界的公共货币。离着威廉士约定的一个月期限已经越来越近了!威廉士是代表美国领事馆下的最后期限,即使威廉士私人可以再延长期限,但是美国政府的面子也不允许他再延长,时间相当的紧迫!
  
      这回轩悦萌怎么处理银票,没有让大智大力他们知道,轩悦萌想了很久。
  
      轩悦萌没有时间离开天津,这个时候离开,一定会让人怀疑的,李提摩太可以去做兑换的事情,但是轩悦萌肯定不敢让李提摩太一个人去办这件事情,万一李提摩太直接跑回了德国或者英国怎么办?不成了替他忙活半天啦?
  
      而兑换的事情,又不能放在直隶地区!至少要拿到上海去才行,因为在直隶兑换这么大宗的银票,轩宗露一定会知道风声。轩悦萌估计,轩宗露要想让人盯着李提摩太,不太现实,毕竟李提摩太是住在租界的,轩悦萌估计自己身边的人,包括大智大力和几个家奴,可能都有人盯着,随便是谁,如果长时间不在他身边,都会惹得轩宗露起疑的,所以,跟随李提摩太去上海兑换外汇的事情,只能委托一个他信得过的外人。
  
      这件事情本来是可以让曾纪泽替他办的,不过轩悦萌怕曾纪泽知道了是他抢了轩宗露的钱财,会瞧不起自己,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轩悦萌想来想去,便只有一个人选可以做这件事情,轩悦萌让一个家奴帮他去曾府向轩洪涛和轩黄氏打招呼,说他晚上不回去吃晚饭,立刻让大智大力等人护着自己去找大刀王五!
  
      没有错,轩悦萌现在只能想到这个王大侠啦,王五既可以盯着李提摩太,毕竟是这么大一笔钱,轩悦萌虽然信得过李提摩太的为人,可是这笔钱实在是太大啦!在轩悦萌看来,任凭谁都难免会起贪念的,但是轩悦萌信得过像王五这样的镖师,镖师的责任就是护镖,并且保密!正义的镖师就是死也不能泄漏客户的资料。
  
      王五很好奇轩悦萌会来找自己,他对轩悦萌并不熟悉,虽然有过一面之缘,却并没有多少的交谈,当然,王五也听说过轩悦萌的事情,神童之名,在天津这个小地方已经很响亮啦。王五所在的镖局是个小镖局,生意不是很多,而且像是王五这样的挂名镖师,除了特别大的生意,是不会叫上他的,多叫一个人就得多出一份工钱。所以,王五最大的愿望是能够自己开一个镖局。
  
      轩悦萌自从上次拜王五为师的事情失败之后,并没有死心,经常让大力向吴老三等人打听王五的情况,大力是很聪明的人,侧面打听出了王五想开设镖局的事情,并告知了轩悦萌。
  
      轩悦萌开门见山:“王师傅,虽然你不愿意做我的师傅,不过你救过我,我想资助你开设一个镖局,等你有了钱再还我,可以吗?”
  
      王五看了吴老三一眼,没有想到轩悦萌会这么说,正中王五的心事啊,当然会心动,“悦萌,救你的事情,只是顺手,事情都过去了,你不用再提起了,我和你说过我是不会收你做徒弟的,我们这一门有规矩,我不能坏了规矩。”
  
      轩悦萌笑道:“王师傅,你误会了,我怎么会做强人所难的事情?你不肯收我为徒,我们也可以做一对忘年之交的朋友啊?你难道连把我当朋友也不愿意吗?”
  
      王五一怔,失声笑道:“忘年交的朋友?这倒是新鲜的很,你才多大点儿的小孩,就要和我做朋友?”
  
      轩悦萌请吴老三先离开一阵,说是要和王五私下聊聊,等吴老三出去之后,轩悦萌将想要请王五帮他陪同李提摩太去上海兑换银票的事情跟王五说了,“王师傅,你把不把我当朋友,这先放下再说,我只想告诉王师傅,虽然我很想跟你学功夫,不过规矩我懂,如果你不愿意,我绝不会再提这件事情的,你帮我办这件事情,我就为王师傅提供开办镖局的场所,我在克林斯曼洋行有股份,我为给王师傅提供资金上面的支持,也是希望王师傅以后能够帮克林斯曼洋行押镖,专职为克林斯曼洋行押镖,这是生意,王师傅不会连跟我做生意,也不愿意吧?”
  
      王五笑着点点头,“好吧,你这小孩的脑子转的太快,我答应你,帮你办这件事情,这么大的一笔数目,既然你这么信得过我王五,我自然是要帮忙的,不过,要不要在你的资助下开办镖局,我再考虑一下。”
  
      轩悦萌高兴的一抱拳,学着江湖人物说话的口气,“好。”
  
      找人护送李提摩太去上海的事情终于搞定啦,王五和李提摩太当日就乘坐轮船带着银票去上海,事情办的很顺利,李提摩太在上海直接将这些银票都换成德国马克带回来,只有在上海兑换这么大数额的银票才不会让人起疑!上海也有义盛号的分号。
  
      轩悦萌在事先就叮嘱过王五和李提摩太,这件事情是绝密,不得让任何人知道,就他们两个人悄悄的去,悄悄的回来。
  
      轩悦萌做了这么多事情,轩宗露并不知情,轩宗露表面上并没有报官,却也托了老关系,让几个老朋友的家丁帮忙分别盯着直隶这边各家的义盛号票号,还有跟轩洪涛,轩洪波,轩洪宇有关系的众人,如果发现有大宗兑换银两的就跟上,轩宗露想找出是谁抢了这笔财物,再出手!
  
      轩宗露怎么都想不到,他还在这边守株待兔呢!李提摩太和大刀王五都已经从上海回来啦,八十多万两银票,变成了一皮箱的德国马克,被轩悦萌存放在了一家大洋行的保险柜里面。
  
      此时距离威廉士约定的最后期限还剩下十日!因为普法战争还没有出最后的结果,德国马克在这段时间虽然有小幅的上涨,不过始终维持在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五的这个区间内的涨幅波动!
  
      在现代是炒股老手的轩悦萌当然知道,这肯定不是一次涨幅的巅峰!他每天都会将外汇的汇率做记录,图形上并没有显示出冲高回落的抛物线。
  
      轩悦萌非常的焦急,虽然他急于购买美租界的这么一大片土地,不过他更希望自己那价值九十多万的马克能够得到大幅的升值!否则,他这段时间都白忙活啦。
  
      还剩下十天,没有变化!
  
      还剩下九天,没有变化!
  
      还剩下八天,没有变化!
  
      还剩下七天,没有变化!
  
      轩悦萌快绝望啦!
  
      距离收购美租界土地的最后期限还只剩下七天啦!普法战争决定性战局的结果还没有传来!轩悦萌每天都让李提摩太去给德国大使馆去电询问,想在第一时间得知普法战争的结果。
  
      这段时间有三件事都很是让轩悦萌提着一颗心,一个是得到了大批的银子,生怕事发;第二件事情是银子全部换成了马克之后,马克半天不暴涨,他现在支付购买美租界土地的第一笔钱是足够了,不过轩悦萌希望能大赚一笔马克的差价嘛,毕竟谁也不嫌弃钱多的,而且买了土地,将来要开放使用,要用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买下这么大的一片空地,如果开发不当,在自己手里放着,越来越贬值也是会有的事情。第三件事情就是关于王五收自己为徒弟的事情,王五帮助轩悦萌押了一趟镖,轩悦萌付给了王五一千两官银的银票,有了这么一笔钱,王五想到北京去开一家小的镖局,他可以在北京城外找个小镇,买一个小院子,王五不想依附在轩悦萌这么个小孩之下。
  
      李提摩太终于带来了好消息!
  
      德国攻陷法国巴黎,法国投降,德国马克开始暴力拉升!
  
      暴涨!暴涨!
  
      暴力上涨!
  
      李提摩太带着轩悦萌四处转悠,各家洋行去查看德国马克的汇率,整个直隶地区的汇率,甚至整个中国的汇率,其实相差不大的,电报虽然在大清衙门没有被普遍使用,不过外国人是早就在用了,两个人到处去看,也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愉悦的心情而已。
  
      李提摩太:“悦萌先生,这次真的赚大啦!我能不能问一下,你是从哪里弄来了快百万两银子的?我听说你们家才刚刚失火啊?”
  
      轩悦萌瞪了李提摩太一眼,“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许再提这事吗?怎么?你跟王五谈过这事啦?”
  
      李提摩太的脸一红,急忙解释道:“不,悦萌先生,你不要误会,我只是问一问而已,你不愿意说的话,就当我没有问过。”
  
      轩悦萌叹口气,“我如果需要告诉你的事情,自然会告诉你的,我不告诉你的事情,请你以后就放在心里。”
  
      李提摩太:“我看这次要等到马克翻倍了,悦萌先生,你这次要发大财啦。”
  
      轩悦萌摇摇头,“我不这样看,外汇不是黄金,黄金的涨幅落差也从来不会达到翻倍的时候,外汇就更不可能了,不要抱这个幻想。”
  
      李提摩太不解道:“可是,外面很多人都说马克这次肯定会翻倍的啊?”
  
      轩悦萌不知道该怎么跟李提摩太解释:“那都是一些炒家放出来的消息而已,他们正在大量吃进,市面上的马克被吃进的越多,马克就越稀少,物以稀为贵,什么东西在市场上一旦不够了,就会使得其价格开始飞涨,我们手里的量太大,一次性出手的难度太高,再过两天,我们就要开始分批出手啦,否则等哪天开始大跌的时候再抛出,就会来不及,都砸手里。德国这一仗打赢,的确在实质上会造成马克的价值有小幅的提升,但是货币毕竟是货币,货币无法取代实物去炒作,因为货币是可以大量发行的东西,国家是可以调控货币的价值的,我们得尽快换成英镑和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