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48 败个彻底
    轩悦萌听着李提摩太的话,看着自己设计规划的蓝图,皱起了眉头,抱着手,在思索着对策,他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急了些?这一步实在是跨的太大啦!他是按照天津在现代的北方的商业地位和商业位置来考虑自己的这次投资的,他没有想到各家投资者居然会不买他的帐,你们都不看好美租界的发展前途吗?
  
      轩悦萌和克林斯曼洋行陷入了巨大的困境当中!而,这个困境是轩悦萌自己一手一脚给自己画下的,自己往里面跳的!
  
      轩悦萌很清楚,如果这个时候停下码头的兴建攻城和河堤的修筑工程,还有整个法租界的土地拓宽整平工程的话,负面影响就会迅速散播开来,他再想招工,再想买材料,再想重新启动项目,都会变成天方夜谭,那样的话,这些工程将会彻底的成为烂尾攻城,明年到了支付美国领事馆土地费用的时候,他付不出钱来的话,所有的钱都将打水漂,所有的努力都将打水漂,他和大房甚至连小院儿也住不了了,因为小院儿现在都被三房住着呢!他们总不能一辈子暂住在曾纪泽家吧?
  
      这几乎是一个无解的难题,轩悦萌有种要崩溃的感觉啦!
  
      也许他来这个时代之后,不是太顺的话,他不会将自己推入到这么一个绝境的!
  
      轩悦萌:“李提摩太先生,请不用担心,你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就是了,我会解决这些问题的。”
  
      李提摩太叹口气,“悦萌先生,你不要再硬撑了,洋行有多少钱,你自己有多少钱,我大概清楚的,钱花完了的时候,就是工程被迫停工的时候,码头是停不得工的啊,一旦停下来,明年春汛一到,将会全部被冲毁。赶紧将土地贱卖了,赶紧降低标准招加盟商吧?把码头的大部分份额让出去,跟有实力的洋行合作,是我们现在唯一的出路。”
  
      轩悦萌怒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情愿把钱都扔水里去!让美国领事馆终止合同,收回所有的土地,你别说了,不是还没有到这一步吗?现在至少还可以支撑一个多月,支撑到过年之前,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李提摩太:“那你原先让我向德国政府申请的,承办德国对法战争胜利的庆祝庆典活动,我们还要承办吗?德国政府已经通过德国领事馆批准了我们的请求。”
  
      轩悦萌一汗,差点把这事忘记了,“当然要办,当初我就是为了打响我们克林斯曼洋行的知名度所考虑向德国政府承办的啊,不办的话,不是会影响我们克林斯曼洋行的声誉吗?”
  
      李提摩太叹口气,“可是,我们克林斯曼洋行现在的名气已经有多大了?您知道吗?连德国国内都知道我们洋行了,我们要那么大的声誉做什么啊?我们现在要的是钱。”
  
      轩悦萌:“李提摩太先生,你什么时候才会明白,声誉其实也就等于是钱,这么一个浅显的道理呢?”
  
      李提摩太嘟哝着,“反正我就看见我们克林斯曼洋行一直在往外面扔钱,声誉这么大,怎么没有进过一点钱?”
  
      轩悦萌抿着嘴,低头生着闷气,不想搭理李提摩太,李提摩太见轩悦萌真的生气了,叹口气,摇了摇头,出了轩悦萌的办公室。
  
      码头施工还差二百多万两银子的缺口,明年交纳美国领事馆的购买土地费用还需要四十万两银子,两者加一起,超过三百万两银子,轩悦萌确实感觉自己这次是真的玩大了!三百万两银子都够买好几艘铁甲舰的呢!
  
      轩悦萌开始之所以会将克林斯曼洋行的第一个项目放在房地产开发上面,主要是因为他认为可以吸引外资,而且是独立建造,受到英国商团的包围影响就会小很多,能将中国的地方炒热,还能够建造中国的土地,还能够赚外国人的钱,现在想来,自己就跟个白痴差不多啦。
  
      美租界码头让克林斯曼洋行获得了足够的关注度,但是找不到三百万资金缺口来完成这个巨大的项目的话,美租界码头也将成为克林斯曼洋行失败的根源,轩悦萌真的被逼上了绝路啦。
  
      赫德看过了克林斯曼洋行兴建的********之后,哈哈大笑着,“麦克马福先生,克林斯曼洋行的那个德国人是疯了吗?这样的人,居然还有我们英国的国籍,简直给英国的商界丢脸,我猜想,不到中国人的农历新年,这个克林斯曼洋行就要破产!他高估了天津的发展潜力啦。”
  
      麦克马福微微的一笑,“是啊,不过我还是觉得这个李提摩太很有魄力,居然敢弄这么大一个手笔,他光是在码头建设当中的投入,将超过整个英租界的建筑投入呢,真不知道这个德国人是怎么想的?有这么大的资金,不如做一些能立刻见效的事情更好,他如果是开办一个什么工厂,就不会出现现在的局面了。”
  
      赫德笑道:“麦克马福先生,还是我们的生意最稳健,跟中国朝廷和北洋衙门合作,他们的项目是稳赚不赔的,不过,没有我,除了新泰兴洋行,其他人想要拿到中国朝廷的项目,也绝无可能。”
  
      麦克马福举起酒杯,“这还要谢谢赫德先生的努力啊,来,我们干一杯,到时候等着接手这家克林斯曼洋行吧,我得准备一笔钱了,哈哈。”
  
      赫德觉得非常的开心,笑着和麦克马福碰了碰杯子,“来,麦克马福先生,干杯。”
  
      到目前为止,轩悦萌都没有认为自己做错了,只是走的步子太大,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不过人生就是这样,慢吞吞的,是不容易摔跤,但是慢吞吞也难有大发展啊,更何况是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年代,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绝对是人类一个科技和经济,各项工业指标大爆炸的年代,轩悦萌知道要想在这个时代稍微有点作为,就不能太过保守,更何况,他现在得来的钱,全部都可以归为是侥幸,他一个一岁不到的小孩,能得到现在的这些,他并没有拿出多少个人的水平出来,或者说没有显示多少个人的实力,多半靠的是实事恰巧的机遇和运气。想到自己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全部丢了,大不了继续什么都没有而已,现在自己是曾纪泽的未来女婿,总不至于没有饭吃啊,想通了这个道理,轩悦萌抬起头来,傻笑了一下。
  
      这一次,轩悦萌想强行装一装。
  
      轩悦萌带着轩大智和轩大力等家奴从租界出来,打算回曾府,轩悦萌忽然想到了什么,对身边的大力道:“改道,去城北看看天津西沽筑城工程!”
  
      那天在轩府分家的时候,轩悦萌记得曾纪泽抱着他的时候,和周馥谈的都是西沽筑城工程,这是一个军事工程,非常的紧要,所以被李鸿章排在了第一位,甚至还在疏通永定河道和修建军火库和兵站之前。
  
      轩悦萌记得那天曾纪泽和周馥谈的时候他得到的信息是:这个周馥应该是个大负责人,在李鸿章手下的地位是和盛宣怀那个敛财商人不相上下的,只不过盛宣怀在商业层面上的地位更高,而周馥作为李鸿章的心腹幕僚,主要做一些具体的事情,算是一个实干家,轩悦萌现在知道走盛宣怀的路子很难走的通,应该多尝试别的方面,毕竟,他想做成一番事业,怎么样都是绕不开李鸿章的,轩悦萌曾经想过直接去找李鸿章,后来想到就算是直接去找李鸿章,李鸿章也一定是和盛宣怀商量,还是打消了直接找李鸿章的念头,他忽然心中敞亮了些。
  
      人很多时候都这样,无路可走的时候,思维就会迟钝,越想越觉得无路可走,现在轩悦萌放下了心中的负担,决定重头开始,便豁然想到了还有别的方法去接触李鸿章。
  
      见李鸿章很难,见周馥却并不难,西沽筑城工程是北洋衙门直接负责的,因为李鸿章现在是北洋大臣,所以人们现在习惯性的将北洋衙门和直隶总督行辕作为一个单位来看待,轩悦萌也是这样。
  
      轩悦萌的豪华马车出了城,远远的就开不过去了,工地上到处堆放的乱七八糟,明显管理混乱,施工明显是停滞了。
  
      轩悦萌只得让大力背着自己去找周馥,周馥底下人一看见轩悦萌的豪华马车,便知道来了不得了的人物,马上带着轩悦萌等人去见周馥。
  
      周馥很奇怪轩悦萌怎么会来,那天凡是经历了轩府分家的人,都对轩悦萌的印象很深刻,周馥当然也记住了轩悦萌这个神童,“悦萌,你来这里做什么?”
  
      轩悦萌笑道:“周伯伯,就随便玩玩。”
  
      周馥叹口气,“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啊?”
  
      轩悦萌见周馥明显情绪低落,问道:“那天我听周伯伯跟我曾叔父谈起西沽的筑城工程,似乎遇到了什么难事?”
  
      周馥又叹口气,本来是不想对一个小孩子说太多的,不过轩悦萌正好问道了周馥的心事了,让他忍不住道:“还能有什么事情?缺银子呗,这个工程关系重大,中堂不放心交给工部的人去做,打算咱北洋自己来做,但是户部迟迟不拨发银子,而且筑城需要大的石料,所以停下来了。”
  
      轩悦萌哦了一声,笑道:“我能帮周伯伯解决这事。”
  
      周馥一惊,这是几十万两银子的事情呢,你一个小屁孩上哪儿去帮着解决啊?“悦萌,别开玩笑啦,这里荒山野岭的,没有什么好玩,赶紧回家去吧。”
  
      轩悦萌笑道,“您别不信啊,我真的能帮着你解决,可以让克林斯曼洋行捐助的,克林斯曼洋行刚刚购置了大批的水泥和石灰,你们要到远处采办大型石料,不如自己用水泥浇灌,更省事,也更省钱,您如果不信,可以到租借码头去看看。”
  
      周馥点点头,“租界码头我去看过,洋人的法子的确管用,可是洋人凭什么帮我们?洋人的好处可绝对占不得的,洋人凭什么好好的没事捐这么大一个工程给我们,几十万两银子呢!怎么?悦萌,你是来做说客的?”
  
      轩悦萌摇摇头,“不是做说客,我也是刚才见周伯伯发愁,临时想到的,克林斯曼洋行想要办一个工业区,租界也需要用电,所以要开设一家发电厂,发电厂主要用的是煤,大清国的煤质量不行,都是小煤窑,数量也供应不上,而且矿产资源都是朝廷控制着,如果要开设一家发电厂,基本条件就不够,必须要就近有一家给与足够支持的煤矿!”
  
      周馥有些明白了,“洋人想在咱天津开办个煤矿?这不行,朝廷绝对不会答应的,过去的那些个不平等条约都是洋人用枪炮逼着朝廷签订的,现在又没有打仗,朝廷怎么会允许洋人开采煤矿?绝对不行。”
  
      轩悦萌笑道:“周伯伯,你误会了,不是洋人自己开办,是克林斯曼洋行一并捐助一个煤矿给北洋衙门,白送一个。”
  
      周馥彻底糊涂啦,“那除非是那个洋人脑子坏掉啦差不多,他凭什么扔这么多钱给咱们?孩子,别说了,这么点大个人,怎么净是折腾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还有,我跟你说,我知道你会洋文,学一点洋文是不打紧,不过还是少跟洋人搀和的好,洋人可没有几个好东西,出了什么事情,你曾叔父也帮不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