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49 李家经寿
    轩悦萌一汗,“周伯伯,你想哪儿去了,您别急,听我跟你简单说一下,洋人捐助修建煤矿,只索取需求煤的权力,采煤也按照公价的两成付给北洋衙门报酬,克林斯曼洋行只拥有开采的权力,而且煤矿的归属权也完全归北洋衙门和大清朝廷所有,煤矿的资产和周转银子,全部归属北洋衙门所有,仅此而已,我们有百利而无一害,我们什么都不干,就可以白拿银子,人家也可以就近得到便宜的煤,这不是双方面共赢的事情吗?”

    周馥明白了,点点头,“这洋人倒是脑子活络,如果这样说的话,的确是可以考虑的,这是官督洋办啊,以前大清国没有过先例的事情啊,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李鸿章,盛宣怀和一帮洋务先行派走的路是官督商办的路子,但是大清国的所有洋务企业,都是靠政府不停的拨款补贴才能够维持的!清政府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的好处,这也是顽固派一直诟病洋务派最大的一个方面。

    这么些日子以来,轩悦萌将他所感觉到的朝廷当中对待洋务的官员,分成四派!顽固妥协派,顽固主战派,洋务妥协派,洋务主战派。

    洋务主战派轩悦萌是还没有看见过一个,不过轩悦萌觉得左宗棠应该算是吧,不过好像左宗棠在做官这方面不如李鸿章,虽然资格比李鸿章更老,却不如李鸿章吃香。除了洋务主战派,其他各派的势力基本持平,慈禧玩的就是一个平衡之术,运用的如火纯情。当然,顽固派在整体上肯定是更强大的,因为慈禧就是一个最大的顽固妥协派,还靠这些人管理天下呢,但是慈禧之所以这么器重李鸿章,也是因为没有李鸿章弄那点洋务修修补补一番,大清朝这艘巨大的破船,早就四面漏水沉掉啦。

    慈禧不想让船沉,也不想要一艘新船,因为换了新船,她这旧船主就没有她什么事情了,李鸿章这帮人只是些努力的修补匠而已,永远左右不了船主的想法,这就是轩悦萌对眼下时局的一个基本判断。

    轩悦萌笑道:“我也就随口说说,因为克林斯曼洋行的李提摩太先生是我的好朋友,他曾经跟我谈过这事,您也别往心里去啊,我走啦!”

    周馥本来还以为轩悦萌是特地来找他说这事的呢,现在见轩悦萌一脸的萌样,又颇为失落,“别忙走啊,那我明天去拜访下这位克林斯曼洋行的李提摩太先生吧?他似乎很有钱,工程铺的这么大。悦萌,明儿早上,你陪我去找这位李提摩太先生问问清楚?行的话,我才好向中堂大人汇报啊。”

    轩悦萌知道这是一件大事,办成了这件事情,他周馥的官声必定响亮不少,在李鸿章的幕僚中的地位必定提高的,谁也不希望被人压着嘛,轩悦萌不动声色的笑道,“周伯伯,好。”

    离开了周馥那儿,轩悦萌的心情大好,天色已经晚了,轩悦萌便在车上用便笺将刚才的事情简单的写下来,让手下人去给李提摩太送信,让李提摩太准备下明天接待周馥的事情,然后驱车回曾府,轩悦萌暗道,要是有个手机就爽了,不过这个年代,要想有手机,不知道还要等多少年呢,无线电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发明出来。

    轩悦萌虽然是成天泡在租界,不过对于获得整个世界的信息的条件来说,还是很不够的,轩悦萌第一次萌发了想到外国去瞧瞧的想法,轩悦萌在现代的时候,除了出国旅游过两回,可从来没有想过要跟洋人学些什么,中国的事儿还学不明白呐。

    轩悦萌没有将跟周馥见过面的事情跟曾纪泽说,在家里,他还是一个低调的小孩子罢了,即使曾纪泽知道他的低调很多都是在刻意表现,不过轩悦萌知道曾纪泽也同样对洋人很排斥,不想让曾纪泽过分担心自己。

    吃罢晚饭,曾思平拉着轩悦萌在胡同里玩耍,胡同里面的小孩很多,不过大都按照年纪和家世搭伴玩耍,跟轩悦萌年纪相近的有大两岁的吴长庆之子吴保初,还有跟曾思平同年的李鸿章的女儿李经寿,周馥之子周学熙,他们五个人时常在一块儿玩。

    几个孩子当中最大的是李鸿章的大女儿李经寿,她是这群孩子的头,一般都是她发号施令。

    轩悦萌平常也不太和他们玩耍,今天是被曾思平硬拉着出来的,曾思平说天还没有黑,不想待在家里。

    几个人都是官宦子弟,都有家奴或者贴身丫鬟在旁边看着呢,各个都娇贵的狠。

    李经寿:“咱们来玩打架吧,我们两个女孩,打你们三个男孩。”

    轩悦萌大汗,这个李经寿长得文文弱弱的,这么野蛮,他以为曾思平会反对的,曾思平在她们家可是小霸王呢,没有想到曾思平拍着小巴掌赞成,“好啊,我和经寿姐姐一边,我们俩个打你们三个。”

    其实这样分派倒也合理,五个人当中,李经寿和曾思平都是四岁多快五岁的人,男孩当中只有周学熙一个人是四岁多的,吴保初才三岁,轩悦萌连一岁都还着这两个月呢,轩悦萌和周学熙的战斗力基本为零,所以说这样的分配挺合理。

    但是,轩悦萌并不想打架玩,“没意思,我回去啦。”

    曾思平翘着嘴巴,“不行,我不准你回去,就来玩嘛!”

    轩悦萌说什么都不肯。

    李经寿哼了一声,“一个男孩子还这么没有用处,你不敢和我打吗?草包。”

    呃,这是轩悦萌第二次听见有人叫他草包了,他估计曾思平的草包俩字也是跟这个李经寿学来的,曾思平在李经寿这里,明显处于被支配地位。

    李经寿见轩悦萌不吭声,继续用语言攻击道:“胆小鬼,你不敢吗?如果你不敢的话,我们大家以后就都叫他胆小鬼,让整个胡同的人都不跟他玩。”

    轩悦萌:“呃……”

    轩大力:“少爷,咱不打架,还是回家吧?”

    曾思平急忙叫道:“经寿姐要和你比武,这个时候你怎么可以回家,你不敢跟她比武,你就是胆小鬼呢,我就不让你住我家,以后也不理你啦。”

    轩悦萌再次领会到习武的重要性,特么,要不然一个小女孩都敢欺负到你头上啊!“大力,你别管,打就打,不过,我先说好,你比我大这么多,我敢跟你打,其实就等于是我赢了,你打赢了可不许压在我身上,也不许打我的脸,我还要靠脸吃饭呐。”

    吴保初觉得好笑,格格笑着,傻傻的问道:“悦萌,你还要靠脸吃饭么?”

    四岁多的周学熙要伶俐一些,当时就给轩悦萌的话做了注解:“是啦,嘴巴在脸上,打了你的脸,也会把你的嘴巴打肿啦,你就没有办法吃饭。”

    李经寿得意的哼了一声,“行,我不打你的脸!我等会把你的屁股打肿,看看谁是神童?”

    轩悦萌大汗,神童这个名号可是给自己惹了许多祸事啊,大人也说这个称号,小孩也说这个称号,我不就是才当个神童么?我容易么我?

    李经寿一抱拳,“请。”

    轩悦萌不懂是什么意思。

    李经寿跺了跺脚,将手放下,“你真笨,我说请,你也要跟我一样,双手抱拳,然后说请,然后我们就开始啦,这个都不知道,真不知道怎么算是神童滴?”

    轩悦萌咳嗽一声,学着李经寿的样子,“请。”

    李经寿摆了一个起手式,倒也像模像样,秋风中的暮色里,李经寿穿着一身古代汉服,倒也娇俏可爱。

    不过轩悦萌马上就没有兴趣去欣赏李经寿可不可爱啦,李经寿的拳头来到,轩悦萌以为自己能避开呢,才刚歪了身子要躲,肩膀上就被李经寿的另一只拳头打中啦。

    轩悦萌大汗,这鬼丫头绝对是练过的!是啦,多半跟李府的武师练过,李鸿章掌握着淮军,手里怎么会没有几个武学高手?

    大力惊叫着,生怕主子被人给揍成小肉饼儿,急忙来拉开两个人。

    轩悦萌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已经被李经寿一推一扳,顿时四脚朝天的仰面摔倒在地啦。

    轩大力急忙将萌少爷抱起来,“少爷,摔坏了没有?”

    李经寿哼了一声,“服不服?草包?”

    轩悦萌这还是头一次挨打,即便打自己的是一个小女孩而已,仍然极其不爽,毕竟他是成年人的心智,这小女孩即便是练过两下,也顶多就是这一招啦,“大力,你走开,我服你妈!”

    李经寿气的呀了一声,又冲了过来,仍然是刚才的那一招,轩悦萌怒气冲天,两只手想去握住李经寿的胳膊,好将李经寿给制住,想破解这招,他不信自己一个成年人,连小丫头的一招都破不了。

    哪知道轩悦萌的手刚握住李经寿的胳膊,噗的一下就往前摔出去老远,居然将小便都给甩出来,流了一裤子。

    唉,做个小孩就是有做个小孩的尴尬,小便啥的,遇到这种特殊时刻,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的啊。

    周学熙,曾思平,吴保初三个人同时哇了一声,一起鼓掌,对李经寿大拍马屁,并讥笑轩悦萌小便流在裤子上面的事情。

    轩悦萌被轩大力抱起来,“少爷,算了,咱不打了,你打架要是让大奶奶知道,她会担心的。”

    李经寿得意的斜睨着轩悦萌,“哼,草包,还想抓我的胳膊?让你尝尝狗吃屎的厉害。”

    轩悦萌叹口气,“你吃什么不好,为什么喜欢****?是要红烧还是清炖?”

    虽然输了,轩悦萌憋了一肚子的火,但是这嘴巴上是不能输的,更何况现在被大力抱着,也不怕这小鬼丫头啦。

    李经寿想了想才明白轩悦萌是绕着弯儿骂自己是狗,“草包,你下来,我还没有打够呢,我要打的你汪汪叫,看谁是狗?”

    轩悦萌想不明白为什么李经寿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招,就可以把他制的死死的?其实这段时间轩悦萌让美国巡捕训练大智大力他们的时候,轩悦萌也在旁边学了些基本的格斗招式呢,虽然美国巡捕的招式很简单,但是抓个小偷啥的应该有用,自己也算是学过的人啊,为什么连个小丫头都对付不了呢?

    轩悦萌:“大力,放我下来,我再试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