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50 官督洋办
    轩大力:“别,少爷,你打不过她的,她显然学过武功呢,再说她比你大那么多,打输了也不丢人啊。”
  
      李经寿切了一声,“输了就是输了,那人家武师比武,还先问问谁的年纪大小吗?那以后打仗选将军啥的,直接派老头去不就好了?”
  
      轩悦萌大汗,一个这么点大的小女孩,说话咋这么冲头呢?冲的自己头晕眼花的,还真够劲!虽然知道对方只不过是一个四岁多的小女孩,不过轩悦萌仍然咽不下这口气,“大力,我没有事,你放我下来!”
  
      轩大力见萌少爷一定坚持,只得将萌少爷又放了下来,“少爷,咱不打了吧?”
  
      周学熙,吴保初和李经寿,曾思平的家奴和丫鬟们也纷纷劝俩人别打了,大家都担心轩悦萌会被李经寿给打坏,那就惹出祸来了。
  
      轩悦萌和李经寿打架之际,已经围了几个小孩和大人在旁边看热闹玩。
  
      其中一个黑瘦小孩,三岁多的样子,应该和吴保初差不多大,他看见轩悦萌看向了他,立刻对着轩悦萌比了一个左手画圈,右手下劈的动作。
  
      轩悦萌顿时心领神会,知道那黑瘦小孩是在教自己武术呐,对着那黑瘦小孩点一下头,表示答谢。
  
      大家都不知道轩悦萌在看什么,李经寿等的不耐烦啦,“喂,要是怕了的话,跪地上叫大姐!”
  
      轩悦萌大汗,本来以为曾思平已经挺野蛮啦的,跟这位比起来,曾思平简直是小羔羊啊,跪地上?还叫大姐?你当自己是黑道大姐头呢?
  
      轩悦萌呸了一声,“叫你妈!”
  
      李经寿大怒,气往上冲,再次在呀了一声之后,向轩悦萌冲来,轩悦萌记着刚才那小孩教自己的动作,左手画个圆,迷惑李经寿,李经寿的打法是需要别人的力气,让她来借力的,否则以她一个四岁的小身板,要想从从容容的就把轩悦萌摔倒也是不容易的,半天借不到力,只听见轩悦萌哈的一声,右手做个下劈的动作,正打在李经寿腰间没有防守的地方,李经寿啊的一声惊叫,被轩悦萌干到了地上。
  
      轩悦萌咳嗽一声,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从此以后再不敢小瞧中国武学啊,轩悦萌原来只认为中国武术都是花架子,用来强身健体还行,格斗嘛,还是得泰拳那种的。
  
      周学熙,曾思平,吴保初三个人同时:“呃……”
  
      谁都没有想到轩悦萌竟然可以打到李经寿。
  
      轩悦萌得意洋洋的看着李经寿,“别以为练了一招就可以到处欺负人!我也不用你叫哥哥,你就叫声哥哥老公来听听吧!”
  
      李经寿本来就被摔的头晕眼花的,再被轩悦萌调笑一下,顿时气的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师傅教的一点用都没有!呜呜……”
  
      曾思平小猫一般的跑到轩悦萌的身边,“老公哥哥,你好厉害!”
  
      轩悦萌:“呃。”
  
      曾思平的这一声老公哥哥,让他逝去了许久的童年,瞬间回到了自己的胸膛,原来,自己也是可以再从一个小孩子做起的,握着曾思平滑腻腻的小手,满满的幸福感,腾腾腾的往头上冲啊,骄傲的像个****。
  
      周学熙和吴保初也乐颠颠的跑到了轩悦萌的身边,“大哥!”
  
      轩悦萌一汗,我比你们都小那么多,我何德何能做你们的大哥啊?“好,以后咱都是结义弟兄,我老大,思平老二,就叫二妹,学熙老三,就三弟吧!保初,你就老四,四弟!”
  
      轩悦萌气恼刚才李经寿得意忘形的样子,故意排挤李经寿呢,想到打赢了李经寿,多亏了那个黑瘦小兄弟,去看时,那小兄弟已经走了,让轩悦萌颇为惋惜,不过想到既然是在这里出现的小孩,八成是住在这胡同的,总能够再碰上的。
  
      李经寿见四个人称兄道弟道姐妹的,顿时更为失落,大哭着,被她的贴身丫鬟给牵回家。
  
      周学熙,曾思平和吴保初没有玩尽兴,刚才轩悦萌说要结拜,吴保初说他爹不在家,当真就拉了轩悦萌三个人到吴府大厅去结拜,吴夫人见小孩子们闹着玩,而且这几个都是官家小孩,跟自己家孩子的身份倒也合适,便由着四个人瞎胡闹啦。
  
      轩悦萌起初是好玩,后来被三人缠的没有法子,只能跟着拜了关老爷,心想着这样也好,这样,他不在的时候,三个人就能拧成一股绳,就不会被李家那小丫头摆布啦。
  
      不知道为什么,轩悦萌似乎跟李经寿天生就是敌人一般,轩悦萌自己是个大人,但是他看李经寿那副小小大人的样子,怎么都看不惯,而且他觉得李经寿娇蛮的过头了些。
  
      两个强势的人,总是不能在一起好好相处滴。
  
      轩悦萌和曾思平回到家,轩黄氏见轩悦萌浑身摔的烂脏,急忙检查轩悦萌有没有受伤,问过大力缘由,数落轩悦萌几句,让轩悦萌以后不许和人打架云云,轩黄氏也没有放在心上,虽然李经寿是相爷的宝贝女儿,倒也不认为会为了小孩儿打架的事情就生气,毕竟李经寿比轩悦萌大好几岁,轩黄氏抱着轩悦萌就去洗澡。
  
      第二日,周学熙的爹周馥一大早就来曾府接轩悦萌去租界,周馥担心轩悦萌小孩心性,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昨天晚上,周馥回家想了一夜,越发觉得如果真的能够像轩悦萌说的那样,真的是一件好事,如果他真的办成了这件事的话,说不定就会给大清的洋务之路找到一个新的方向!
  
      周馥却哪里知道,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情?洋人是绝对不会干那些和清政府互惠互利的事情的,洋人来中国,想着的只有占便宜,除了占便宜,还是占便宜,占完了便宜,还要杀你的人!夺你的土地,占着你家不走!
  
      李提摩太已经在昨天接到过轩悦萌写的便笺啦,轩悦萌在便笺上面,简单的将事情先说了一遍,好让李提摩太有个心理准备。
  
      轩悦萌原先只想着将李提摩太当成一个傀儡,当成一个演员,自己让他怎么演,他就得怎么演,但是轩悦萌却没有想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家李提摩太也是有思想有想法的人啊,人家会自己慢慢的进入角色,会自己将自己当成是克林斯曼洋行的股东的啊,股东就有发言权嘛。
  
      李提摩太当着周馥的面,知道周馥听不懂英语,直接用英语跟轩悦萌交流,“悦萌先生,你是怎么搞的?我们的资金多么的紧张?难道您心里一点数都没有吗?还是说,除了账上的钱,你还能弄几百万两银子出来吗?”
  
      轩悦萌摇摇头,也用英语回答李提摩太,“怎么了?李提摩太先生?我没有钱啦,我的钱已经全部拿出来啦,我不是说过,钱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吗?”
  
      李提摩太愤怒啦,“悦萌先生,我试着去理解你的想法,但是我昨天晚上一晚上都没有睡觉,你知道吗?我实在是想不通,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我们既然已经没有多少钱啦,你也不同意将低价降低出售,也不同意码头招股东,现在还要给清政府捐赠什么西沽筑城工程?还要给清政府捐助什么煤矿?您到底有没有搞错啊?您的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您是想让克林斯曼洋行垮掉的更快一些吗?”
  
      轩悦萌大汗,原来又是为了钱的事情,李提摩太和他的经营理念不合,他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要知道,一个人要想改变另外一个人的想法是多么的困难,他即使是一天到晚的给李提摩太解释自己的想法,也不见得就能起到多大的作用,更何况,即便是他一天到晚的向李提摩太解释,李提摩太也不一定就会听他的,而且,轩悦萌很多时候,脑子中的计划并不是十分的成型,他自己也是在走一步看一步嘛,他又不是神仙,世上哪里会有明明白白的路去等着人走的呢?否则人生还有啥意思呢?
  
      周馥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什么,不过也看得出李提摩太不高兴,“怎么了吗?悦萌?这位李提摩太先生似乎不高兴我来?”
  
      轩悦萌笑道:“不是,跟你没有关系,他平时就这样,老外说话都喜欢手舞足蹈滴。”
  
      李提摩太这才意识到有客人在,稍微冷静了一点:“悦萌先生,请你想想我的话,不要再胡来啦,你心里要有一本账啊,虽然你的钱来的很容易,但是也没有必要这么败家吧?”
  
      轩悦萌微微的一笑:“李提摩太先生,我知道一句话两句话解释不清楚我的想法,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也同样很紧张我们的洋行,我很高兴看见你能够为我们的洋行担心,请你放心,我这次虽然赌的有点大,但是我是有计划的。请你现在按照我昨天给你写的短信,好好的接待这位大清高官,他虽然级别不是很高,不过他是直隶总督北洋大臣李鸿章李大人的心腹幕僚,我们的生意成败,就在他的身上啦。能不能让我们的洋行和北洋衙门建立合作关系,就看你的啦,这种关系可以换来数不尽的财富!”
  
      李提摩太当然也不傻,他是可以理解轩悦萌的想法的,只是他不愿意按照轩悦萌的思路去想,他觉得轩悦萌这么做,实在是将所以的宝都押在别人的身上,李提摩太知道清政府的政策是一天一个样,清朝的官员更换之频繁也是匪夷所思的,把宝都押在这个北洋衙门,都压在这个李鸿章身上的做法,李提摩太是绝对没有办法同意轩悦萌的做法的,他想不通轩悦萌为什么会这样。
  
      李提摩太忍着自己的不同意见,按照轩悦萌的意思跟周馥谈了谈,虽然李提摩太的中文不行,不过有轩悦萌在旁边解释翻译,帮着李提摩太将话说的圆滑,还是给周馥吃了一颗定心丸。
  
      周馥:“悦萌,看来这个老外是真的想跟我们北洋衙门合作啊,不要我们签订任何的合约,白白的给我们捐助,这样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这就去同李中堂商量。”
  
      轩悦萌微微的一笑:“但愿李大人能像周伯伯这么热心,还有朝廷,这么大的事情,李大人肯定要同朝廷商量的吧?”
  
      周馥叹口气,“这是好事,我也不是很担心李大人,我就是怕朝廷会拦着,朝廷敢不敢要洋人给的好处,实在是难说的很啊。”
  
      轩悦萌提醒李提摩太,向周馥发出了参加普法战争胜利庆祝庆典的邀请函,至于北洋衙门其他人的,轩悦萌早就列了一个清单,让洋行的买办分头去送。
  
      轩悦萌和周馥的担心果然没有错,李鸿章听过周馥的汇报,非常的感兴趣,想不出任何的风险,李提摩太和克林斯曼洋行的事情,李鸿章早就听说过了,毕竟李提摩太和克林斯曼洋行的声势太大,别说是他,整个大清国商界,甚至是关心清国的洋人国家的商业界都知道了李提摩太这么一个人。
  
      李鸿章叹口气:“现在就看西边的啦,我现在就写折子!等有了眉目,我亲自跟这个人见面。这还是第一个尊重我大清国的洋人和洋行,老夫对德国的印象也不错,德国的机械较之西国其他国家都要坚固耐用的多。”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