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52 伊藤博文
    治麟和寿川是不请自到,当然,还有那个只要有酒喝就不落人后的郑贝勒,郑贝勒是轩悦萌发出的请柬,轩悦萌本来以为郑贝勒会带着雅馨格格一起来的,没有见到雅馨格格,这让轩悦萌非常的失望,这三个人,轩悦萌都认识,三人一起的还有一个穿着一身西服的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黑头发黑眼睛的,这就让轩悦萌有些好奇了,天津地面的洋务派人士,他可以说大部分都认得啦,却没有见过这个人。
  
      治麟依然是阴恻恻的不说话,像是看鬼一样的盯着轩悦萌狠狠看了一眼,让轩悦萌心底升腾起一股凉气!轩大智和轩大力等贴身家奴见到治麟都很警觉,手都放在后腰,随时准备拔出短枪!
  
      郑贝勒摸了摸轩悦萌的小肩膀,笑道:“悦萌,你发请柬给你郑伯伯,你郑伯伯很有面子啊,我带了几个朋友来给你捧场。”
  
      轩悦萌礼貌的一笑:“欢迎。”
  
      李提摩太那日之后也听轩悦萌分析了这个治麟,当然非常的警觉,非常的厌恶,不过来的都是客人,更何况这个治麟背景显赫,寿川也是直隶地面的实力派,来了总不能往外轰,不过李提摩太对于这种不请自到的行为还是很不理解,表现的非常冷淡。
  
      治麟身边的那人忽然一个深鞠躬,“能够出席克林斯曼洋行的宴会,非常的感谢李提摩太先生,我叫伊藤博文,请多多关照。”
  
      轩悦萌大汗,他就是再是一个历史白痴,也不可能没有听过伊藤博文啊,如果说清朝是慈禧太后和李鸿章唱主角的话,那么今后的日本历史,毫无疑问是自己面前这个高大壮实的伊藤博文唱主角了!轩悦萌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这个人。
  
      李提摩太也很好奇怎么会出来一个日本人?这个时候的天津,日本人并不多,“欢迎。”
  
      轩悦萌:“伊藤博文先生的中国话说的很好啊?你在中国待了很久了吧?你是私人身份来中国,还是有日本政府的背景呢?”
  
      伊藤博文先是对着李提摩太一个深鞠躬,再对轩悦萌一个深鞠躬,并没有将轩悦萌这么点儿大的小孩子不当一回事情,反而听轩悦萌才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想弄清楚自己的来历,在心中高度的警惕着,“早就听说天津出了一个神童,轩悦萌先生,今日能够得以相见,伊藤博文感到非常的荣幸!我的中国话说的很一般,是在朝鲜的时候跟中国商人学的,以前在日本的时候,也有中国的同学留学日本,也学了一些,我也到过中国的许多地方,我这次来天津,是我国政府想同大清国建立友好外交关系,我来提前做些准备。”
  
      如果不是对这个侵华元凶早就知道底细的话,轩悦萌几乎要对这人产生好感,日本人一副很礼貌很诚恳的样子,的确是很能迷惑人的!
  
      轩悦萌决定学一学,也来个小鞠躬:“伊藤博文先生,非常欢迎。”
  
      这个时候的轩悦萌,心中满含杀机,如果能一下子做掉这个日本人,就算是不为人所知,也是为中国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啦!每个国家的知名人才,那都是稀缺资源,弄死一个少一个!
  
      伊藤博文当然不知道轩悦萌的想法,不过伊藤博文在卖力微笑的同时,心中也在想着要弄死轩悦萌,一个不到一岁的小孩就这么能说会道的,已经骇人听闻!这样的神童可是世上少有,而且这小孩似乎思想十分的开化,这么小就知道跟西方势力搅合在一起,将来一定会成为在中国有影响力的人物,趁着小苗儿还没有发芽,弄死最好!
  
      两个人微笑着握了握手,各怀鬼胎。
  
      这之后,嘉宾陆续来到,英国公使威妥玛和在天津的各国公使都到了,当然,法国公使罗书亚是肯定不会来的,克林斯曼洋行这个庆祝普法战争胜利的庆典,是彻底将法国人给得罪啦。
  
      今天到场的人很多,有一千多个嘉宾,主持宴会的当然是李提摩太。
  
      李提摩太想到这顿饭吃完,明天工地连开工的钱都没有,连买给工人们吃饭的钱都没有啦,就憋着一肚子的火,就说了个欢迎大家到来,就下去啦。
  
      轩悦萌一汗,只好让克林斯曼洋行的副经理勒夫上去主持宴会,他是李提摩太亲自找来的一个德国人。
  
      勒夫上去,先拿了李提摩太早就准备的演讲稿念了一遍,再将轩悦萌规划好的蓝图,开始讲起来。
  
      勒夫宣布了克林斯曼洋行接下来的发展计划:将最近收购来的大片农田改造,一半作为农场和渔场与美国农业部合作,一半作为工业区,与德国工业部合作,促成德美商业在克林斯曼洋行所开发的小范围区域当中合作。
  
      勒夫一边说,底下的闪光灯闪成一片,轩悦萌指了指旁边的德国领事杜德克和美国领事威廉士,勒夫会意,急忙将两位领事请上去致辞。
  
      德国领事杜德克和美国领事威廉士发言之际,轩悦萌向勒夫招了招手,勒夫来到了轩悦萌的身边,轩悦萌将早就写好的纸条给勒夫,让勒夫等会照着念。
  
      德国领事杜德克和美国领事威廉士下去之后,勒夫:“感谢大家的光临,我们克林斯曼洋行将会向德国领事馆和美国领事馆申请成立德美在华商业联合会,以期待加强两国商人的合作。”
  
      勒夫的话一出口,德国领事杜德克和美国领事威廉士和颇有点儿骑虎难下的味道,勒夫并没有说德国和美国的在华商人已经达成了什么协议,不过这段话刚好接在两个人讲话之后,就好像是已经达成了协议一般,现在在华势力最强大的还是英法,英国公使威妥玛本来今天都不想来的,不过举办地点在英租界,而且各国公使都到场了,如果他不来,似乎就得罪了德国人和美国人了,所以威妥玛还是来了。
  
      德国在华商界和美国在华商界将要联合,而且牵头的是克林斯曼洋行,这一下子就大大加强了克林斯曼洋行的地位,底下众人纷纷窃窃私语。
  
      勒夫:“再跟大家说一个重磅消息,几家德国国内著名工业企业预定了克林斯曼洋行的商业用地,我们的工业区将会是清国商业工业中心!随着租借码头的修建进度,美租界的商业利益将会快速增长,相信有识之士都会看到这当中巨大的商业价值。”
  
      其实已经有不少人对轩悦萌的这个项目很感兴趣了,轩悦萌到现在都没有卖出去一块地,最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大清国北方的经济远远不如南方,而且现在来华投资的外国洋行的实力大都不强,部分强势的洋行,也将主要的精力都放在短期贸易上面,没有哪家会真心将在华的生意当作一个长期的生意来做。
  
      轩悦萌并没有让勒夫说出克林斯曼洋行捐助北洋衙门西沽筑城工程项目的事情,因为说了也没有意义,北洋衙门到现在也没有回信,自己剃头挑子一头热,到时候事情不成,反而成为人家的笑话。
  
      李提摩太轻声问轩悦萌:“悦萌先生,德国哪里有什么大型工业企业和我们有合作意向啊?又什么时候有人订购了工业区的土地啦?”
  
      轩悦萌微微的一笑,轻声道:“虚假信息,用来撑场面的。”
  
      李提摩太吃惊的捂着嘴巴,你是真敢吹牛啊,这样的牛皮也敢吹?不过想到如果今天拿不到一张订单的话,克林斯曼洋行都要关门大吉了,李提摩太也懒得再在这事儿上面纠结。
  
      勒夫发言完了,的确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勒夫还代表克林斯曼洋行接受了记者们的群访,这之后,宴会有条不紊的进行,今天的宴会是在英租界最高档的爱登堡酒店举行,一切都是最高规格的,即便是国家元首来了,也就是这个待遇了。
  
      宣传很到位,场面也做的很足,仍然只是问的人多,没有一个下单子的,轩悦萌急的心都要蹦出来了,他以为至少应该能够卖出去一半的吧?这一批他拿出来出售的土地,只是他所划分十六级档次的最低一级别的土地,数量也不多,才一百多块,轩悦萌的目标价位是一块土地五百两,也只是希望能在今天收上来个两三万两中国官银而已,哪曾想到,估计连个毛都收不上来啦!这是轩悦萌第一次做生意,有种要崩溃的感觉。
  
      不过有一点,轩悦萌很奇怪,北洋衙门居然一个人都没有来,他下了不少请柬给北洋衙门,怎么样?你们至少也得来个代表做做样子吧?这样一个人都不来,也不合乎中国人的礼数吧?
  
      轩悦萌侧头一看,一直觉得有人在看自己,正看见治麟在笑呵呵的看自己笑话,他的二叔轩洪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在治麟身边,和寿川三个人不时的看看自己,又不时的谈论着什么,轩悦萌不用问也知道,是在笑话自己,是在笑话克林斯曼洋行!如果今天一张订单都拿不到,又弄这么大的场面的话,实在也算是一个特大的笑话,特大的新闻啦!
  
      李提摩太轻声急道:“悦萌先生,宴会已经过半!赶紧降低价格吧!趁着现在有实力的洋行都在这里,能卖出去多少是多少,如果真的一张订单都拿不到的话,怎么收场?”
  
      轩悦萌故作镇静道:“不会一张订单都没有滴!你赶紧找几个人假扮独立商户,先签几张假的买卖合同!”
  
      李提摩太大汗,这样都能想的出来,可是假的毕竟是假的啊!你当别人都傻吗?签几个假的买卖合同就能骗大家都跟风啦?这要是被人拆穿的话,不丢死人啦?就算是事后被人知道了,也不光彩吧?
  
      李提摩太也是病急乱投医,想不出什么法子,还是按照轩悦萌说的去做了,找了三个面生的洋技师,让他们假扮才刚刚来中国投资的商家,购买了三块土地!
  
      勒夫高声的念出了成交信息,并且让人去爱登堡酒店门口放爆竹,当然这都是轩悦萌的主意,勒夫给众人的解释是,入乡随俗,中国人做成了一笔生意,就要放一挂爆竹滴。
  
      别说,轩悦萌这招也不是完全没有效果,有四家打算来天津发展的德商和美商洋行还真的购买了四块土地,虽然轩悦萌订下的价格是英租界的十倍!不过,买一块土地,即便是亏损一些,对于大洋行来说也不算什么,关键这几家洋行是受不了其他国家的洋行那种看热闹的心态,尤其是受不了在场过半数的英国洋行!
  
      李提摩太惊喜的擦了擦汗,“悦萌先生,恭喜你,总算是卖出去四块地啦!两千多两银子进账呢!这还是我们克林斯曼洋行第一次赚钱,少是少了点儿,应该能把这个月挺过去啦!不过你那个资助北洋衙门西沽筑城工程的项目,还是趁早打消了吧,你看今天,北洋衙门连一个人都没有来!”
  
      眼看宴会过半,虽然做成了四单生意,这可不是轩悦萌忙乎了这么久的目标啊!轩悦萌并不认为自己的定价不合理,是比英租界的商业用地要贵出了十倍的价格,不过一旦美租界码头造成,这些钱真的不算什么,那时候,差一点位置,就差着巨大的商业利益呢!轩悦萌叹口气,没有接李提摩太的话,看样子就只有四单生意啦,满满的失败感纠结着他。
  
      “北洋大臣,直隶总督,李中堂大人到!”
  
      就在轩悦萌心灰意冷的时候,爱登堡酒店的大门口传来了轩悦萌那一百多个家奴整齐的呐喊声,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一下子就将快要睡着了的轩悦萌跟震醒了!
  
      轩悦萌醒了!所以的洋行代表们,所有的记者们都醒了!
  
      谁都知道,在大清国,出了北京的李鸿章代表的就是大清国的朝廷,代表的就是清政府啊!
  
      这是什么样的效果?
  
      这是多么的震撼!?
  
      轩悦萌的眼泪都要出来啦,“早点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