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53 获采矿权
    李提摩太咳嗽着,一下子站起来,亲自出去迎接!

    李鸿章也确实会造势,排场十足,先是二十多个高大魁梧相貌堂堂的贴身侍卫进来排成两列,然后是大批的天津官员进来,分侍两列,垂首而立,然后才是李鸿章迈着方块步子,四平八稳而入,走起路来衣角生风,风采之华丽,可称绝代!

    不管李鸿章能不能答应轩悦萌之前提出的申请开矿的要求,只要今天李鸿章能来!轩悦萌相信,等会至少应该再签个四五张单子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吧?怎么样也得把今天宴会的成本给弄回来啊?而且中国人吃饭可不跟洋人一样,中国人是肯定要包红包的,这又能赚一点儿吧?

    轩悦萌毕竟没有做过大生意,满脑子也跟李提摩太差不多,还在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小钱。

    李提摩太想上去跟李鸿章握手,李鸿章微笑着抱了抱拳,吓得李提摩太也赶紧抱拳。

    李鸿章风度翩翩的向一众熟悉的各国领事抱拳致礼,各国领事也急忙站起身回礼,表现的极为尊重!这一刻画面被众记者啪啪啪的用照相机记录了下来。

    李鸿章能赢得洋人的尊重,绝对不单单是靠着权势,而是靠着能力,若论起权势来,恭亲王奕欣肯定完爆李鸿章,不过轩悦萌这段时间接触到的洋人对奕訢的评价都很负面!尤其是奕訢居然会提议让清朝派出一个美国人当外交大臣周游列国,并签订了一大堆的不平等条约,这事放在现代,想破头都想不到啊,一个国家的外交主权怎么可能交给一个洋人?李鸿章办事有效率,而且能据理力争,这点是很让外国人服气的地方。

    轩悦萌不得不承认,能当大国宰辅的人,的确光是有那份风度,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学的来的,如果让他重生到李鸿章的身上,他不一定就做的比李鸿章好!他现在对于自己的能力一点信心都没有了,虽然比古代人多那么一点点见识,不过随着时间的增长,他看见自己身上的不足也越来越多!不过幸好他重生之后还是原本的自己,相貌身体都是自己原本的,只是重新活了一次而已,从小时候活起,人生的许多遗憾还来得及填补,轩悦萌时时刻刻的警惕自己,这一世一定要更努力!不能在虚度光阴啦。

    以前,轩悦萌经常想,如果让自己到古代,自己一定怎么样怎么样,现在看来,如果不努力的话,在哪个时代是叼丝,换个时代还是叼丝。

    李提摩太请李鸿章上台发言,李鸿章点点头,看见了轩悦萌,过来牵着轩悦萌的小胖爪子,“你给我做翻译。”

    轩悦萌微微的一笑:“好。”

    李鸿章:“前阵子,克林斯曼洋行的李提摩太先生向我们北洋衙门的道员周馥提议,要向我们北洋衙门捐助天津城北的西沽筑城工程项目,还提出要捐助一座煤矿,提出官督洋办,煤矿的产权归属北洋衙门,克林斯曼洋行按照市价的两成向北洋衙门购买煤。今天朝廷颁下旨意,核准了我们北洋衙门的请奏,我正式宣布,我们北洋衙门接受克林斯曼洋行的提议。”

    轩悦萌吃惊的将李鸿章的话用英语翻译了一遍。

    宴会会场一片哗然,又引得各国记者啪啪啪的猛按照相机,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重磅啦!

    连轩悦萌都难以置信,因为他昨天晚上才让曾纪泽去帮自己问过呢,不是说没有音信吗?

    的确,慈禧太后发给各督府商议,却并没有等到各督府都给出意见,便传旨准了李鸿章的请求,因为慈禧太后和恭亲王奕訢商量了一阵,这事的确是没有一点危害,完全有利于大清朝廷的事情。

    李鸿章下来,轩悦萌马上让勒夫发言,宣布克林斯曼洋行立刻启动发电厂项目!克林斯曼洋行已经开始向欧洲采购一整套的发电厂专用设备。克林斯曼洋行除了向北洋衙门捐助天津北城营建工程之外,拟定计划捐资修建通工业区的一条高速公路和一条铁路,其实很短,但是开创了洋人兴建赠送铁路的先例!公布营造国际大厦计划,国际小商品城计划,国际粮食布匹商贸城计划,发布总投资额度超过两千万两中国官银投资计划。沿河空地,金融街,目标五年之内超过上海外滩,重新规划华洋商界,南北商界,让商业重心北移,修筑大石水泥河堤!

    两千万两中国官银?

    这下不但是李鸿章惊呆了,李提摩太更是被轩悦萌吓到了,认为老板疯了吗?我们今天才开了四张订单,总共才两千多两,你上哪儿去弄两千万两官银出来,那一万倍,是吹出来的?

    轩悦萌的确是在吹,吹一吹又不犯法,再说,拟定计划嘛,到时候再说,能收上来多少钱,再做多少的事情呗。反正轩悦萌在现代住的小区的物业就是这样,成天要钱,成天吹牛皮,反正要上来一块钱,就顶多会做五毛钱的事情,轩悦萌也是这么一个理念,如果美租界真的发展起来,计划总会一个个的实现的嘛。

    轩悦萌反正是想不到有什么比物业更赚钱的事情,完全不用本钱,只要占到了一个位置,就纯收钱,他现在就是这么一个经营理念。

    李鸿章对李提摩太道:“李提摩太先生,关于贵洋行想捐资修建高速公路和铁路的事情,修建公路是很欢迎的,但是建造铁路,还需要经过朝廷的许可。”

    轩悦萌没有将李鸿章的意思,完全翻译给李提摩太,就说李鸿章向李提摩太示好呢!

    李提摩太急忙说了一大堆的感激之言,当然,说的时候,面部表情是灿烂的。

    李鸿章纳闷,我这是在变相拒绝他们修造铁路的计划,他还这么开心?这个外国人的确不简单,挺有含量的!

    轩悦萌:“李中堂大人,李提摩太先生说,修筑铁路只是一个意向,这事不急,等矿山开发之后再修建也不迟。”

    李鸿章哦了一声,“那克林斯曼洋行现在已经有选好开发矿山的地址吗?”

    轩悦萌早就准备过这件事情了的,现在采矿,好矿山,没有开发的矿山到处都是,有的夸张点儿的,根本都不需要挖洞,直接一铁锹下去都能铲起一堆煤!只是中国目前的工业完全为零,煤分很多种,也有好几道加工工艺,不同的煤有不同的用处,他要找的是适合发电厂的用煤,如果是营造钢铁厂的话,还要根据不同的铁矿选择不同的用煤、

    轩悦萌笑道:“已经选好了地址,选择了一处离着克林斯曼洋行的工业开发区最近的煤场,如果北洋衙门配合的好的话,今年年底就可以开始产煤。”

    李鸿章将轩悦萌抱起来,在轩悦萌的背上拍了拍,轻声问道:“悦萌,你老实跟我说,你跟这个洋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轩悦萌不知道李鸿章想说什么,“我就是他的翻译啊,然后我在克林斯曼洋行有一点点的股份,百分之一,算是小股东。”

    李鸿章叹口气,深邃的看了一眼轩悦萌,“你老实跟我讲,这个洋人就这么好讲话?就没有对咱大清有什么阴谋吗?”

    轩悦萌一汗,原来李鸿章还是不放心啊,“能有什么阴谋?大清就是吃亏吃的多了,突然来了一家将大清平等对待的洋行,反而让大清疑神疑鬼的,人家什么都不要求,就要用煤的供应权而已,也不对外销售煤炭,自己开发,然后还给北洋衙门钱,向北洋衙门购买用煤,上哪儿找这种好事啊?”

    李鸿章点点头,自嘲的笑了笑,“是啊,也许是老夫吃亏吃的多了,但愿老夫是疑神疑鬼吧,你小子才多大点儿的人呢?就懂得赚钱了?真是个小人精!要不是你年纪太小,老夫真的要把你调到衙门来当官!就怕别人说北洋衙门荒唐。”

    轩悦萌笑道:“这个好办,中堂大人可以给我父亲升官啊,只要我父亲的官职升上去了,我帮助我父亲,不就是帮了北洋衙门了么?”

    李鸿章笑着在轩悦萌的大掰掰上面拍了拍,“臭小子,你父亲还往哪儿升?现在又不打仗的,你父亲一个秀才,老夫一下子将他拉拔到了六品官,这在整个大清都是恩遇了,要是正常捐官的话,至少要十万两,还没有这么好的名声,你父亲那叫因公得官,将来如果还想上去,这第一步是非常好的,除了科举出身,就算因公得官和皇上直接恩赏这两样最好了。”

    轩悦萌听李鸿章向自己卖好,也觉得好笑,人家一个帝国宰辅,当然不需要拍自己一个几个月大的人的马屁,这是希望自己以后多帮他搞洋务呢!“中堂大人你放心,你以后就将悦萌当儿子看待,无论有什么差遣,悦萌定当效力!”

    李鸿章又拍了拍轩悦萌的大掰掰,“你小子,还一套一套的,将来一定是个圆滑的官。”

    轩悦萌呲笑一声,“再圆滑也不如盛宣怀圆滑!中堂大人,请恕我背后打小报告,盛宣怀这个人真的很差劲的,这次如果不是周馥大人的话,北洋衙门和克林斯曼洋行合作的这么好的事情,就没影了。还有,那个盛宣怀成天跟那个治麟等人接触,那个治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中堂大人多留心他们,这帮是蛀虫!”

    轩悦萌难得有机会跟李鸿章接触,大讲盛宣怀和治麟的坏话,以报盛宣怀冷淡他和李提摩太的事情,以报治麟绑架并想杀他的事情。

    李鸿章微微的有些不悦,他不喜欢听人背后的是非,“悦萌,你还小,还是跟经寿他们那些小孩多在一起玩玩吧,记得,不能打架哦。”

    轩悦萌听出了李鸿章的不悦,“中堂大人,我不是爱在背后说闲话的人,除了中堂大人,刚才那话,我跟任何人都不会说,大人关系天下,任何一个决定都会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大人如果觉得我是无理中伤旁人的话,以后我再不说了。”

    李鸿章笑着摸了摸轩悦萌的头,也觉得自己对一个才不到一岁的小儿生暗气,是自己过了些,“你还太小,有些事情,将来会慢慢明白的,官场有句话叫做引而不发,做官要多做事,不要对人,无论什么样的人,能把事情做好,是第一要务。更何况,谁也不能随意的改变这个由人组成的朝廷。每个人背后都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能够在保护自己的同时多做事情,这就是为国为民最大的益处啦。”

    轩悦萌若有所悟的点点头,只觉得李鸿章对自己算是极为提携看重的,这几句话算是推心置腹,估计轩洪涛是没有机会听见李鸿章这么教导呢,顿时觉得心里暖暖的,伏在了李鸿章的肩膀上撒娇。

    一万条广告也抵不到李鸿章的一席话!

    宴会结束之前,轩悦萌本次推出的商业用地销售一空!

    李提摩太惊喜的来找轩悦萌:“悦萌先生,都卖出去啦!真的都卖出去啦!赶紧增多销售规划吧!把第二期用地也推出来预售吧!”

    轩悦萌听说这一次的销售批次商业用地全卖光了,心里也像是喝了蜂蜜一般,不过还是笑着摇摇头,“李提摩太先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咱们现在的广告打的这么好,气势这么足,不能拉低了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强势氛围啊,还是按照原先的预案,每个月推出一批商业用地!明年入秋的时候推出最后的地王!你一股脑的多推出销售地块,让人觉得咱们急于出手,到时候市场消化不了,你后面还怎么提价?”

    李提摩太若有所悟的点点头,不过现在心情大好,只觉得轩悦萌如同神人一般,随便轩悦萌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没有二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