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54 西沽筑城
    英国公使威妥玛,中国总税务司赫德,新泰兴洋行总经理麦克马福,治麟,寿川,轩洪波,伊藤博文看见克林斯曼洋行高超的商业手法,火爆的销售状况,眼睛都红了!
  
      威妥玛,赫德和麦克马福等到宴会一结束,急忙离开!
  
      治麟冷哼一声:“洪波,你这个侄子可比你和你大哥要厉害的多!”
  
      轩洪波赔笑道:“治麟大人,我早说了这还是妖精转世的,您不信啊,我可是出够了力气的,谁让您上次没有抓住机会?直接将这小孩宰了,也不会有人跟您抢北洋衙门的订单了。”
  
      寿川也附和道:“治麟,不是我说你,你现在办事越来越不牢靠了,上次我出了多大的力气?连兵备道衙门的人马都给你调来了,你自己不成事,现在怨得了谁?”
  
      治麟狠狠的握了握拳头,拳头捏的格格作响,斜了一眼正和李提摩太说话的轩悦萌,出了爱登堡酒店。
  
      伊藤博文淡淡的看了轩悦萌一眼,也出了爱登堡酒店。日本在这个时候,还没有实力用武力和商业在中国争夺利益,日本的眼光都放在中国的周边,这么一个弹丸岛国要发展,首先要从中国外围的朝鲜和台湾开始,朝鲜是中国的附属国,台湾是大清的领土,这两个地方是野心勃勃的日本绕不开的地方。
  
      洋人方面,唯一对克林斯曼洋行衷心祝贺的就是德璀琳了,德璀琳是天津税务司,又是德国人,向李提摩太伸出手:“恭喜你们啊,今天非常的成功。”
  
      李提摩太人逢喜事精神爽,宴会尾声的时候的样子,和宴会开始之前的样子大不一样了,笑着和德璀琳握手,“谢谢德璀琳先生。”
  
      轩悦萌掏出自己的金表晃了晃,“德璀琳先生,你给我的金表,我一直都带在身边,非常的准时,谢谢你,李提摩太先生,我建议,在下面一期的销售地块中,赠送一块地给德璀琳先生,以感谢他一贯对我们克林斯曼洋行的支持。”
  
      德璀琳没有想到轩悦萌在克林斯曼洋行的权力这么大,连忙推辞道:“谢谢,我是钱不够,刚才我不是听说了你们自己规划的有六个小区?三个廉租房小区,两个中端别墅区,一个高端别墅区,我到时候买你们的高端别墅区的一所房子,到时候把我在德国的家人都接过来。”
  
      轩悦萌点点头,“那也好,到时候,你买地,李提摩太先生,你也提前选一块地,你们两个的地挨着,让洋行提前抽出人力物力给你们盖房子,让你们第一批入住,李提摩太先生,你也将家人都接过来住吧。”
  
      李提摩太感激的看了轩悦萌一眼,“悦萌先生,谢谢,你想的真周到。”
  
      德璀琳虽然有些奇怪,为什么李提摩太是老板还要谢谢轩悦萌?不过他并没有多想,也谢了轩悦萌的提议,也谢了李提摩太。
  
      轩悦萌是个别人对他有过恩遇,他一定会记住的那种人,他对德璀琳的印象不坏,上次能够从新泰兴洋行的麦克马福那儿弄到一大笔银子,德璀琳人家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呢,而且像是德璀琳这样出手大方,完全没有存钱习惯大手大脚的人,又有一定的身份地位的人能住进他所拥有的美租界,绝对是有益无害的,一个德璀琳这样的人,可以带动一大堆消费,这叫拉动消费,如果都是小气的人住在一起,没有消费,又去哪里取得利润?
  
      今天这第十六级出售地块的一整个批次的土地全部预售出去,总共得银五万多两!李提摩太彻底的兴奋啦。
  
      轩悦萌的办公室当中,李提摩太:“悦萌先生,按照这个进度,只要不在扩大建造投资规模的话,是可以在明年就完成美租界的土地金额的。”
  
      轩悦萌摇摇头,“我们这次一个批次的土地销售的好,那是因为有李鸿章大人的重大利好消息刺激,我们既然答应了捐资天津西沽筑城工程,就要做到!现在还必须加大招工人数。还有,发电厂的设备,你赶紧向德国方面的大型企业询价,最好是能跟哪家企业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在保证设备质量的同时,让他们一定要派出工程师来帮助我们走上轨道,还要让他们提供至少要在发电厂做满五年的技师,直到我们自己培养的技师可以独立作业为止。发电厂的设备和煤矿的设备同一期到达,可以专门包一条海轮,这样会节省一点运费,如果有德国商行愿意承包这笔业务也可以考虑,趁着现在这么多洋行代表汇聚天津,你多做工作吧。”
  
      李提摩太担忧道:“这么快就真的要上马采掘煤矿的事情和开办发电厂的事情?我们的资金将会不足啊,这需要很大一笔资金的,悦萌先生,你真的觉得天津这里完全没有什么工业的现状,有需要开办一个发电厂的用电量吗?煤矿,发电厂,这些至少又要两百多万两,就算是你的商业用地全卖了也不够,况且在你的规划当中,你不是将一大半都留给了咱们克林斯曼洋行自己开发?我算不过来这笔帐,我怎么都算不出你可以回本。”
  
      轩悦萌笑道:“凡事要想在头里,你似乎忘记了,我们还有码头呢?还有工业区呢?只要码头建成,有庞大的物流量,我们不管是找德国和美国银行贷款也好,对于发展工业区的工厂赚钱也好,都是至关重要的!”
  
      李提摩太迷迷糊糊的看着老板萌少爷,“好吧,悦萌先生,不管怎么说,今天的确很成功,在今天的宴会之前,我还以为我们洋行已经没有明天了呢,但愿能够像你说的那样吧,我这就去开始联系购买发电厂和煤矿的设备,看来还得储备更多的工程师和技师啦,我真的很担心,你把资金链拉的这么紧绷,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我们的洋行就要关门的。”
  
      轩悦萌很欣赏李提摩太那股德国人的认真劲头,他自己也有些担心,的确,资金链这么紧绷的话,是很危险的事情,他似乎现在每往前走一步都得靠卖地来维持资金,随便被人在哪个环节使坏都会很麻烦的!他可以发布虚假消息来赚钱,难道人家不会发布虚假消息来害他吗?
  
      轩悦萌点点头,“李提摩太先生,你的担心是很有必要的,我答应,接下来的路,我会更加的谨慎,也请你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毕竟你现在的身份不同了,人家要对付我们洋行的话,有可能会对你下手的,我们得再买一批短枪,先将美租界的巡捕房给承包下来,美国领事威廉士不是说了今后美租界的各方面都由我们承包吗?我俩现在就是公董局唯一的两名董事了呢,加上威廉士自己,美租界公董局也就三个人而已。”
  
      李提摩太:“是的,悦萌先生,你说的不错,我会注意的。”
  
      离开了租界,今天轩悦萌忙到很晚才回到曾府,他今天并没有发请柬给曾纪泽,是怕曾纪泽为难,发给北洋衙门是因为克林斯曼洋行可能会跟北洋衙门有生意上面的往来,如果邀请曾纪泽这样的,就是邀请朝廷官员了,至于治麟,寿川和轩洪波,那是他们不请自到,整个宴会过程中,轩悦萌都没有理会过轩洪波,在这之前,轩悦萌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轩洪波了。
  
      轩黄氏和轩洪涛他们都去睡了,只有轩徐氏徐香织和小花还在等着轩悦萌。
  
      轩徐氏:“你这么点儿大的孩子,有必要这么辛苦吗?”
  
      虽然不知道轩悦萌每天具体在外面做什么,不过大概的还是知道的,大家都以为轩悦萌是在克林斯曼洋行给李提摩太当翻译。
  
      小花急忙抱着轩悦萌,去给轩悦萌擦身子,换衣服,轩徐氏则在一旁打下手,两个人配合的很默契。
  
      轩悦萌微微的一笑,“就忙乎前面一阵子,接下来能稍微轻松些的,我不努力,怎么能够让你俩过好日子啊?”
  
      轩徐氏和小花听见轩悦萌这么说,两个人都同时脸红了,不知道想到哪里去。
  
      小花是轩悦萌买来的家奴,“小主人,小少爷,奴婢侍候少爷是应该的,不敢图什么的。”
  
      轩徐氏有些酸溜溜的在心里,她觉得小花跟自己差不多大,万一长期照顾悦萌,悦萌长大了会不会喜欢小花?小花毕竟这么漂亮,不过轩徐氏转念间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小花也只不过是十岁,轩悦萌才一岁不到的人,就想这些,是不是可笑?
  
      轩悦萌已经在两个人的熟练侍候下,擦净了身子,换了一身新衣裳,专门用来给他睡觉穿的,笑道:“你早不是家奴了,我希望你们两个可以以姐妹相称,你就姓花,应该有个大名,你长得这么漂亮,花容玉貌,就花月容吧?”
  
      花月容的眼中瞬间噙满了泪水,她很喜欢少爷给她起的这个名字,最关键是少爷没有将她当成下人,虽然才来少爷身边一个来月的时间,但是她吃得好住得好,四奶奶对她也好,花月容只觉得自己曾经的苦难仿佛是梦一般,花月容跪下道:“我花月容这辈子能侍候少爷,是我花月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轩悦萌伸出小胖爪子,对花月容道:“我是觉得叫小花,不好听,才想着给你起个学名的,这样显得大方的多,花月容?怎么样?你喜欢我给你起的这个名字吗?快起来吧,以后再不许随便下跪啦,咱这里没有这个规矩,你别被曾府的人给带坏了,曾府他们是大宅子,规矩多。”
  
      花月容感激的点着头,“喜欢,我很喜欢少爷给我起的这个名字,只有大户人家的小姐太太们才有名字呢,我有名字,这合适吗?”
  
      轩悦萌笑道:“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徐香织,花月容,都很好听,香织,月容,以后咱们都互相叫名字,嘿嘿。”
  
      徐香织心里不开心了,她觉得自己是轩悦萌的妈妈啊,哪里有对着妈妈叫名字的?
  
      轩悦萌并没有将徐香织当作过妈妈,这都是旧时代的特定环境下弄出来的事情,他反正在心里上是没有办法接受自己有一个比自己才大十岁的妈妈的,你才跟雅馨格格一样大,怎么做我的妈妈?想到了雅馨格格,轩悦萌就想起那次和雅馨格格一起被绑架的时候,雅馨格格喊他老公,他心里便无限的甜蜜,好一阵子没有见到雅馨格格的,怪想得慌。
  
      晚上,轩悦萌被徐香织和花月容夹在中间,他悄悄的睁开眼睛来,左右看了看,两个人立刻警觉着醒了,同时撑起胳膊问道,“悦萌?饿了吗?”“少爷?俄了吗?还是要嘘嘘?”
  
      轩悦萌大汗,这照顾的也太周到了吧,看着两个人的小肚兜,急忙闭上眼睛,“没有,都睡罢。”
  
      以前时常幻想着睡觉的时候能够一左一右都是美女,虽然徐香织和花月容的年纪都还很小,不过两个人都已经看的出美人胚子了,当真的在身边有两个美女陪睡的时候到来,轩悦萌的感觉却并不是很舒服!当一堆佳肴摆在面前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能那啥,挺那啥滴。
  
      闻着两个少女身上的芳香,轩悦萌愉快的进入了梦想,每天都不想睡觉,每天都有很多事情在等着他做,这种有憧憬的生活,和现代的混吃混喝等死的日子比起来,天差地远。
  
      第二天,轩悦萌决定给自己放一天假,反正有大事情的话,李提摩太会亲自来找他,或者让人来找他的,至于工地上面的事情,他去了也没有用,前一阵子的连续开会,整个美租界和美租界码头,农场,渔场和工业区的蓝图规划都已经完成了,矿山的选址工作也已经完成。
  
      至于,天津西沽筑城工程的捐助,克林斯曼洋行和北洋衙门商量过了,主要就捐助一批水泥浇灌出来的大型石材便可以,这是北洋衙门目前最缺乏的,不但没有资金去采掘,而且这样的大型石材,不是说想采掘就能够采掘到的,克林斯曼洋行的大型水泥浇灌出来的石材,一下子就解决了北洋衙门的大问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