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56 霍元甲啊
    李经寿听轩悦萌说的郑重,想了想,“哼,有什么不敢,一次定输赢就一次定输赢,那你这次输给我,你就得这辈子叫我姐姐!不许反悔。”

    轩悦萌笑道,“行,那你要是输给我,是不是要叫我哥哥?”

    李经寿想了想,“呸,你当我跟他们三个一样啊?我本来就比你大,你叫我姐姐是应该的,如果我输给你,我这辈子都不逼着你叫我姐姐,也不逼你再和我比武,也不再打你,这总行了吧?”

    轩悦萌笑了笑,觉得这也合理,能不再被这鬼丫头糾缠也是不错的,“行,大家都听见了啊,不许反悔。”

    李经寿哼了一声,也没有心情再玩跳房子了,转身回家找人练武。

    轩悦萌还能去找谁?只能去找那天那个小孩呗,他想着那天既然在胡同内碰上了的,总是住在这胡同中的人,而且看那孩子的穿着,家境不是大富之家,这是官家胡同,老百姓之家并不多,轩悦萌居然挨家挨户的让大力他们去帮着自己打听,看看哪家普通的老百姓之家,有习武的小孩子,或者是跟镖局或者是跟武馆有渊源的住户。

    轩悦萌的运气不差,居然真的有这么一家,这家人姓刘,大力刚好认得这家人,他们家有人在天津小南河霍家做事。

    轩悦萌:“小南河霍家?”

    大力点点头,“迷踪拳,很出名的。那刘家小孩叫刘振声,那霍家小孩叫霍元甲。”

    轩悦萌大汗,失声道:“迷踪拳?霍元甲?哈哈!”

    他即便是历史知识再少,也不可能不知道迷踪拳和霍元甲啊。

    大力也不知道霍元甲有什么哈哈的,不就是一个比少爷大几岁的小孩么,心想少爷还认得霍家的人?

    轩悦萌急忙让大力带着自己去,正看见俩小孩在院内扎马步呢,其中一个扎马步扎的比较正规些,蹲的比较低,另外一个小孩,只是随随便便的站着,只是将腿张开稍微开一点而已,几乎是站着的,轩悦萌认得这黑瘦小孩,就是那日教了自己一招,让自己打败了李经寿的小孩。

    轩悦萌大喜:“小兄弟,总算找到你了,我想学武,你教我两招吧?”

    那黑瘦小孩看了看轩悦萌,也想起来了,笑道:“我还想学武呢,你也想学武?找我可没有用。”

    轩悦萌在王五那儿已经碰过壁了,知道这时代,想学武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各家门派敝帚自珍,而且有真本事的武师非常少,“你教我一点吧,我每天被那女孩欺负,你那天都看见了,我约定明天和她最后比武一次,我如果赢了,他以后就不能再打我,你教了我,我给你一两官银!”

    对于一个三四岁的小孩来说,一两官银是很大的誘惑啦!

    那小孩踌躇着,“你为什么想习武呢?”

    轩悦萌见这小孩比自己才大着三四岁,就一副老成的样子,也觉得好笑,“为了让人觉得我们中国人并不是东亚病夫。”

    呵呵,其实这个时候也没有人说他们是东亚病夫,轩悦萌想着这人估计就是霍元甲,故意这么说的。

    那小孩:“中国人?你是想说我们大清国人吧?东亚是哪儿?有人喊我们是病夫么?”

    轩悦萌点点头,“东洋鬼子就喊我们是东亚病夫!我要习武,我要为国争光啊!你是叫霍元甲吗?”

    那小孩奇道:“咦?你咋知道我叫霍元甲的?”

    轩悦萌大喜,呵呵笑着,“昨儿晚上我做梦,梦见咱俩今生要做一辈子兄弟呢!梦里面,你跟我说的你叫霍元甲,你说,你是不是叫霍元甲?如果你是霍元甲,你就得和我做兄弟。”

    小孩被轩悦萌弄懵了,小孩的确就是霍元甲,霍元甲从小身体就弱,他爹生了一堆小孩,就看他身体弱,不愿意教他功夫,可偏偏霍元甲就是个天生的武学奇才,天赋千年罕见,就平时在旁边随便看看,就比他那些学到了十多岁的哥哥们所悟道的还要多。

    霍元甲:“那,我就和你做兄弟罢!”

    轩悦萌大喜,让大力带着刘振声出去,在小院就和霍元甲捻土为香,拜了把子,几天功夫,他拜了两回把子啦。

    轩悦萌心想,大刀王五,我去,不肯教拉倒,老子抱上了霍元甲,霍元甲过个几年就应该能闯出武学名堂了,比三十多岁的王五当师傅还强些呢,毕竟小孩和小孩比较容易沟通嘛。

    霍元甲:“我霍元甲愿意和想要为国为民争光的轩悦萌兄弟做兄弟,今生今世不后悔。”

    轩悦萌:“我轩悦萌愿意和想要为国为民争光的霍元甲兄弟做兄弟,今生今世不后悔。”

    俩人对着苍天磕了头,两个小孩抚掌大笑,还颇有些武林好汉惺惺相惜的意味。

    轩悦萌:“这下你得把会的功夫都教我,咱俩人这辈子就穿一条裤子来着,我的都是你的,你的也都是我的。”

    霍元甲想想觉得有道理,“可以,不过,我家的功夫,我也是偷着学了一点儿,再就是我大哥教了我一点儿基本功法,你可不许告诉任何人啊,不然我爹打死我的。”

    轩悦萌点点头,“放心罢,我谁也不说,我爹,我娘,我谁都不告诉,就咱俩知道。”

    霍元甲笑道:“好,那我就把本门修炼内气的波若功教你。”

    轩悦萌好奇道:“波若功?这是你们霍家修炼内气的功法?我上次好像听说大刀王五也练的是波若功啊,你们这一门,有多少分支啊?”

    霍元甲想了想,“王五?我不知道,不过我听大哥说过,我们都是河北沧州传出来的,总共有两支,我们这一支主要练拳,还有一支主要练掌法和刀法。”

    轩悦萌点点头,“这就是啦,别说了,咱们赶紧开始吧。”

    霍元甲当时便将波若功的功法口诀交给了轩悦萌,再教了轩悦萌几个起始动作!

    武功这一种学问,是纯考验悟性天赋的,有的人练一辈子,可能都不如人家练了个十天半个月的人,就是这么来的,王五那种就属于稳重持久耐力惊人的类型,三十岁之后才有小成,所以王五觉得治麟很有天赋,因为像治麟那种纨绔公子,要想静下心来练武的确困难,不过治麟的修为却并不比王五低。

    轩悦萌的记性很好,加上波若功的功法口诀也没有多少字,一篇八百字的作文的样子,轩悦萌强行记住,再学了霍元甲教他的三招。

    霍元甲:“我自己也就学了三招,我会的东西,已经全部都教给你啦。你先试着练,我爹说能不能引气,要靠灵气和运气,我的身体差,爹让我试着引气过一次,没有成功,后来爹就不让我练武啦,因为我的哥哥们都是一次就成功的。”

    轩悦萌感激的对霍元甲抱了抱拳,学着电视里武林好汉的样子,虽然霍元甲现在还只是一个四岁小孩,只是因为身体差,显得跟三岁的小孩一样,但是不管他是不是小孩,霍元甲都算是轩悦萌的启蒙恩师了,这是人家的家传武学,自己这其实是在偷东西啊!

    霍元甲笑道:“你千万别告诉别人就行,咱们已经是兄弟啦,以后我会的东西,我都教你!”

    轩悦萌感激的拿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这个你拿着吧。”

    霍元甲并不认得银票,“这是什么啊?”

    轩悦萌:“银票,这钱,可以让你买一个像这样的小院子!”

    霍元甲一听是钱,急忙摆手,“我不要,爹说过,学武之人,要除暴安良,不能拿人家的钱财的。”

    轩悦萌心想,大侠的爹,应该也是大侠吧,看霍元甲的穿着,吃的肯定不好,穿的也很破旧,要不是自己知道那么一点点历史,谁知道这寒门小孩将来会成为让人敬仰的一代大侠啊?

    轩悦萌收回银票,出去招来大力,让大力递给霍元甲一点散碎银子。

    轩悦萌:“这个你一定要拿着,这钱不是我给你的钱,你听我说为什么,我每天都要花一些钱,不然就不痛快,今天我要练武,等会就没有功夫去花钱啦,你帮我花吧,谁让咱们是兄弟?”

    霍元甲听轩悦萌说的有道理,将拿钱装入了兜内,“这些可以买什么啊?我一定要今儿个花完么?”

    轩悦萌笑道:“不一定要今天花完,可以留着慢慢花的,这些钱,够买一匹小马呢,谢谢你帮我花钱。”

    霍元甲拍了拍小胸脯,“别客气,谁让咱俩是兄弟呢?你是我霍元甲这辈子唯一的兄弟!我爹说过,学武之人,不能到处跟人称兄道弟的,一个人一辈子有一个真朋友就够了。”

    轩悦萌一阵感动,也暗暗下定了决心,这辈子也最后一次跟人拜兄弟,能有霍元甲这么一个兄弟,没有什么遗憾啦!“不错,我的好兄弟!我轩悦萌这辈子能有霍元甲做兄弟,也足够啦。不过,我前两天还结交了几个,改天我一起介绍给你认得,我以后不再跟人拜兄弟啦。”

    霍元甲哦了一声,和轩悦萌俩人手牵着手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