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59 收吴老三
    更何况,三房的悦陆和悦华都还不到十六岁,都还只是孩子而已,他们的问题,也是他们的父亲和母亲造成的,现在三房已经这么惨了,还有什么理由再去恨悦陆和悦华他们?
  
      在帮助了三房之后,轩悦萌的心情很好,正遇见来找他玩耍的霍元甲和刘振声。
  
      霍元甲:“悦萌,谢谢你刚才帮我,害的你和你朋友吵架。”
  
      轩悦萌知道霍元甲指的是自己刚才为了他,同李经寿吵架的事情,笑道:“我们是兄弟嘛,别去管她,李经寿就是这样的,过一天就没事额。”
  
      霍元甲见轩悦萌并没有放在心上,也笑道,“可惜,我怎么都想不出招式破解李经寿刚才的那一招,也不知道她学的是哪一门派的功夫,不过,肯定跟我们霍家不是一个路数的。”
  
      轩悦萌忽然灵机一动,既然霍元甲说他们霍家和大刀王五是一个路数的分支,而霍元甲的爹又不肯教授霍元甲功夫,不知道,大刀王五肯不肯教霍元甲?如果肯教霍元甲,跟肯教授自己,那不就都一样啦吗?
  
      轩悦萌新近尝到学武的乐趣,正在兴头上。加上,轩悦萌输给李经寿,也很不服气,霍元甲想着破解李经寿的招数,轩悦萌又何尝不在想?
  
      轩悦萌:“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大刀王五,你还记得吗?你们霍家既然跟他是分支,我们去找找他,看看他肯不肯收你做徒弟?反正你爹也不肯教你习武。”
  
      霍元甲迟疑着,“不行的吧?他们虽然跟我们是同一家数,但是毕竟已经是分支了,武林中的门派是分的很清楚的。”
  
      轩悦萌笑道:“就去试一试而已,行就最好,不行拉倒,为什么连试一试都不去呢?”
  
      霍元甲只是个四岁小孩,而且除了练武的心思高于常人,在其他方面都普通的很。哪里敌得过轩悦萌的古惑。
  
      刘振声也在一旁大力撺掇霍元甲去试一试。
  
      霍元甲在两个人的大力劝说下,还是跟着轩悦萌去啦。
  
      轩悦萌让大力大牛等人,驱动豪华马车,带着他和霍元甲刘振声前往大刀王五的住处。
  
      大刀王五还在为了在哪儿开镖局的事情烦恼呢。他收了轩悦萌的钱,又拒绝了轩悦萌拜师的请求,其实也是很矛盾的。
  
      王五可不认为是轩悦萌因为他的武艺高强而让他去走这一趟的镖,王五只知道自己是一个籍籍无名的镖师,又在人家的镖局里面挂名。有人找自己走镖,那就是天大的恩情啦,王五认为这趟镖是轩悦萌白送给他的。而且,吴老三等人也不愿意离开天津,毕竟在天津这边混了好几年了,已经有感情了,众人在这一个月里面就反复讨论这事,到现在都还没有个结论。
  
      院子中,吴老三带着几个戏班中仍然跟着他的学徒,在那里练功。扎马步,劈一字马,舞刀弄枪。
  
      轩悦萌看的热闹,带着霍元甲和刘振声,并不出声。
  
      吴老三看见了轩悦萌,也很热情,烧了戏班子的事情,他已经释怀了,而且轩悦萌说了帮助吴老三重建戏班子的,是吴老三自己不好意思接受而已。其实吴老三不舍得走,不舍得离开天津,吴老三在天津已经奋斗了好几年啦,早就有了归属感。
  
      吴老三也知道轩悦萌现在是克林斯曼洋行的董事。克林斯曼洋行现在的名气很大,吴老三还是动过想让轩悦萌帮助他重开戏园子的想法的。
  
      吴老三:“萌少爷,来了怎么不进来?有什么事儿吗?”
  
      轩悦萌笑道:“没有什么事儿,吴大叔,我就是来看看你和王师傅,你们准备好了要去北京了吗?上次王师傅不是说想去北京开镖局的?我看看你们银子够不够?”
  
      王五也在家。听见动静正好出来,正好又听见轩悦萌的询问,更是心中愧疚,热情道:“萌少爷,进来玩。”
  
      轩悦萌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银子不够就跟我说,几千两银子,我可以挤得出来的。”
  
      戏班子的几个女戏子学徒听见轩悦萌这么说,粉脸都红了,芳心砰砰砰的跳个飞快,当然不是因为轩悦萌这么个不到一岁的小孩,而是因为轩悦萌说出的那几千两银子,对于女人来说,金钱的魅力比媋药差不了多少!
  
      几个女戏子都去看他,心道可惜是个小孩,不然这富贵小公子的脾气,还真是惹人喜爱。
  
      几个男戏子学徒则自惭形秽不少,几千两银子?他们连一两银子都不曾独自拥有过呢。要知道,这个时代,一两银子可以够一个人紧着用,吃大半年呢!
  
      轩悦萌冲着几个女戏子嘿嘿一笑,满足感满满的都要漫出来啦!不管活在哪个年代,人活着,还不就是为了装装吡么?
  
      装吡乃人生至高乐趣。
  
      轩悦萌还真的是在装吡,他此时上哪里去拿出几千两的官银来?他是知道吴老三和王五是绝不会接受,才这么说滴。
  
      王五叹口气,“萌少爷,我王五是什么出身,能得萌少爷如此的厚爱,我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只是,实在是师傅早有遗训,王五不敢违拗。没有得到师傅的允可,本门功夫是不得传给外人的。”
  
      轩悦萌并没有开口说拜师的事情,这次是王五自己主动提起的,习武之人都是老粗,心里装不下事情。
  
      吴老三:“老五,师傅是说过武功得嫡传,却也并没有说死,就一定不能破例啊,我是没有得到师傅的真传,不然我早收了萌少爷了,我就看着萌少爷很不错。”
  
      王五踌躇着的时候,一个十五六岁的壮实男孩出声道:“爹,不能收,规矩就是规矩,吴大伯是看人家是有钱少爷。这种有钱少爷要是练了武,那只会坏了我们波若掌和波若刀的招牌!”
  
      轩悦萌大汗,眼看着事情很顺利啊,明显王五都动摇啦,怎么这又杀出个小程咬金来呢?那少年四方大脸,浓眉大眼的。倒是和王五有几分相像,只是多了点鲁莽之气。
  
      王五:“占魁,去练你的功去,小孩子瞎掺和啥?”
  
      吴老三也很不满。“王占魁,我该叫你师弟了是不?你现在是不是跟我和你爹一个辈分啦?我跟你爹说话,都要你来插嘴啦?”
  
      那王占魁不服气的撇撇嘴,“吴大伯,您老别生气。我不是故意要插嘴,不过您老也别老是撺掇着我爹教外人啊?”
  
      轩悦萌一看肯定没戏,也就不说让霍元甲跟着王五学武的事情了,那肯定更是没戏!
  
      轩悦萌笑道:“你们别再为了这事争吵啦,我今天来,并不是求王师傅教我武功的,王师傅已经说过他有难处,我又怎么会做强人所难的事情呢?我们克林斯曼洋行的生意越做越大,我想着,吴大叔你既然不愿意接受我的馈赠。那么你看,你以后也别再跑江湖卖艺啦,你就留在我们克林斯曼洋行的宣传部当个副经理吧,你就专心培养小剧团,我让克林斯曼洋行给你们开工资,将来有自己的剧院,有好的住宿和吃饭的条件,你看怎么样?”
  
      吴老三大喜,虽然也搞不清楚副经理是个啥东西,但是听轩悦萌的意思。那就跟个在衙门当差差不多啊,还会有剧院?自己的剧院?唱戏的人,说到底的梦想就是有一方自己的舞台,在人生中苦苦追寻了一辈子的东西还不就是这个嘛。
  
      吴老三:“萌少爷。您是说真的啊?您给我开多少工钱,这不打紧,只要是能让跟着我吃饭的这些个孩子们有地方唱戏,有地方吃饭,我就满足啦。”
  
      轩悦萌见吴老三答应,也很高兴。“吴大叔,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比直隶地面上的任何一个戏班子差的!就这么说定啦!你先将你那被火烧了的院子卖了,然后搬到码头工地去,先搭棚子凑合一下,每几天就给工地上的工人们表演一次,让大家干活更有劲,等租界内的小区造好,我让人拨几套房子给戏班子住。”
  
      吴老三感激的点着头,“好,都听萌少爷安排,我吴老三要是再不兜着萌少爷给的脸,我吴老三就真的不识抬举啦,萌少爷,其实,你如果真心想学武,我可以先教你的,波若掌的八十一式,前面入门的三十六式我都是会的,我可以全部教你,我不用你跟我有什么师徒名分。”
  
      轩悦萌大喜,的确,自己总是将眼光放在王五这样的大高手身上,怎么忘记了吴老三啦啊?其实他开始的目标就是吴老三,只是后来插了个大刀王五出来,他又移情别恋啦而已。
  
      话说,幼儿园的人让个大学老师来教授,真的好吗?让吴老三这样的初中老师教就不同啦,可以从幼儿园直接教到初中毕业呢。
  
      轩悦萌大喜着冲吴老三一抱拳,“谢谢吴大叔!我这儿还有两个小伙伴,你让他们也跟着进戏班子玩吧?”
  
      轩悦萌指了指身边的霍元甲和刘振声。
  
      吴老三哈哈大笑:“我现在都是您的手下啦,您想让谁进戏班子就让谁进戏班子啊,这戏班子还不是您自己的吗?不过,萌少爷,我传了你功夫,你也不能到处去传给别人,非至亲不得传授,我吴老三是将萌少爷当作至亲的。”
  
      学武的人,没有多少扭扭捏捏的,想好的事情,就会一力应承下来!
  
      轩悦萌大喜,立马拿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这可是他现在的全部家当啦呢,轩悦萌让吴老三准备带戏班子到洋行去上班的事情。“大力是克林斯曼洋行的副经理,吴大叔,以后你有什么需要,还有洋行对戏班子有什么安排,你和大力两个人多商量着办吧。”
  
      大力和吴老三两个人本来就认识,吴老三看见大力现在都一身西装革履的啦,颇有点儿后悔,这才过了多久啊?一个多月之前,大力还是一个穷后生的模样呢,如今也人模狗样的,唉。吴老三想着,如果自己在着火被烧了房子的当时就答应跟着萌少爷的话,应该会获得比现在更好的条件呢。
  
      大刀王五想到要和吴老三分别,心里颇为酸楚,王五原本还想拉拢吴老三跟着他去创办镖局的呢。
  
      王五对吴老三道:“三哥,你真的要带着人到租界去?”
  
      吴老三点点头,“光阴过的太快,老这么东奔西走的也不是个事,既然有好的去处,我又信得过萌少爷,以后我就跟着萌少爷吃饭吧,老五,你有什么打算?占魁是不是还先跟着戏班子练功?”
  
      王占魁不等他爹说话,便抢着道:“爹,我不跟戏班子在一起!”
  
      大刀王五怒道:“胡扯什么?你先跟着你吴大伯练功!爹明天就去北京找地方,先找个小点儿的地方租个院子,把镖局的门面撑起来再说!”
  
      王占魁被父亲王五呵斥,不敢再顶嘴。
  
      轩悦萌很是看不惯这个王占魁,有官二代,富二代,怎么没有人说说武二代啊?看来武二代也不是好鸟呢。你不愿意留在戏班子,你也应该先问我是不是愿意让你留着吧?以后戏班子的开销,毕竟都归我包了!
  
      当然,轩悦萌也不会这么傻的就去得罪王五,做不成师徒,也没有必要断了关系,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轩悦萌带着霍元甲和刘振声,跟着戏班子里面的一帮学徒玩了一阵,心情颇为愉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