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61 退婚威逼
    曾纪泽对于轩悦萌这两天没有往租界跑的事情非常满意,摸了摸轩悦萌的头,对轩洪涛道:“我对悦萌和对思平是一样的,这两个都是我的孩子。”
  
      轩洪涛非常感动,没有曾纪泽,可以说轩悦萌还有他,其实还是什么都不是呢,轩洪涛只是胆小加好高骛远,并不是很蠢,也懂得感恩,诚心诚意道:“纪泽,多的话都不说了,我痴长一岁,我先把这杯酒干了。”
  
      轩洪涛今天挺开心的,一仰脖,满杯尽了!
  
      曾纪泽笑了笑,“好,那我也只能舍命陪君子啦!洪涛兄,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我就是担心你儿子聪明过头,怕他将来会玩火。”
  
      轩悦萌一汗,我也没有做什么啊?不就是跟洋人做了一点儿生意么?“曾叔父,您不用为我担心,我会好好的。”
  
      曾纪泽看了看轩悦萌,呲笑一声,“你要是能好好的,那就不是你了,我让你少跟洋人来往,你听了吗?我到了现在的年纪,跟洋人接触的时候还小心翼翼的呢,跟你说了洋人没有几个好东西,你就是听不进去啊。”
  
      轩悦萌又一汗,又是老话题,不过他也没有办法,总不能把自己都能够控制洋人啦的事情告诉曾纪泽吧?现在的洋务先驱当中,即便是像曾纪泽这样的顶尖人物,也并没有从内心当中将洋人当成是人,一个个都只是将洋人当成是纯土匪,并想去理解土匪,只想着买些土匪用的东西,打土匪。
  
      这不知道算是文化上面的悲哀,还是算认知上面的悲哀,似乎也差不多,你们要搞洋务,怎么也得先深入了解一下吧?光是知道买洋人淘汰下来的旧机器,有什么用处呢。
  
      轩悦萌:“我会小心的,再说。我也就是给洋人当个翻译而已,我并没有插手洋人的事情啊。”
  
      曾纪泽:“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呢?你是克林斯曼洋行股东的事情,整个天津,整个直隶。甚至整个大清国都知道,人家知道我曾纪泽的女婿,不仅是神童,还是一个德美洋行的股东,连我家老爷子在南京都知道啦。”
  
      轩悦萌大汗。这消息传播的速度是古代人的速度吗?幸好你们不知道我是克林斯曼洋行的唯一掌权人!不然你们还不跳起来?
  
      轩悦萌正色道:“一点小股份,而且是那李提摩太送给我的。”
  
      轩洪涛见曾纪泽有些不高兴,连忙圆场,“这孩子就是爱学个洋文,悦萌,听见你曾叔父说的了吗?以后尽量少去租界。你跟那个李提摩太说说,没有特别需要翻译的事情,也不要老是叫上你,我看那洋鬼子说咱们的话也说的不错啦呢。”
  
      曾纪泽叹口气,“我倒不是反对他学洋文。也不是说跟那个李提摩太接触就怎么不好,那个洋人算是不错的,我接触过,悦萌啊,洋人那里的确是有一些东西比我们大清国厉害的,但是做人不能忘了根本,悦萌的洋文厉害,那也不能放下圣人之道啊,我还是希望悦萌一步一个脚印的踏踏实实学好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
  
      即便是开明如曾纪泽,同样还是认为古典的经学比西洋科学要重要。可见在这个时代搞洋务,充其量也只是搞了个皮毛啊。因为在这帮洋务先驱的骨子里,并没有真正意识到现在中国和世界的差距,这是最可怕。也是最关键的地方。
  
      这些方面,轩悦萌早就有很多感触了,从天津机械制造局的建设当中他就看的出来,买来洋人的机器,也只是求知道个用法,似乎会用了就行了。没有人去寻求原理,去想想这些机器是通过什么原理制造出来的,也没有去想过要钻研维修技术,想着看看自己是不是也能仿造,似乎中国买来的洋机器都只是为了一次性使用而已。
  
      没有一整套的产业链,光是买人家的成品机器有什么用?反正轩悦萌是搞不懂这个时代的洋务先驱们的想法,似乎搞洋务,有种赶时髦的意味。就像是为了穿新衣戴新帽,骨子里该怎么样还怎么样,洋务派和顽固派,说难听一点,也只不过是一线之隔,只是洋务派的人看的稍微远一点而已,而这个远,非常的有限。
  
      轩洪涛给曾纪泽斟上了酒,“对对对,悦萌,你都听见了吗?还是要学好道德文章!争取五岁就考个秀才回来,也为你曾叔父争口气。”
  
      轩悦萌大汗,五岁就考个秀才?你真能想啊?轩悦萌是知道考秀才是怎么回事情的,得先考中县学宫,然后还要考过府试和院试,县试,府试,院试,过了这三关,才是秀才呐,任凭哪一关的难度,都直接难过现代的高考啊!说白了,古代的科举,从第一关到最后一关都差不多,只要能过的了一关,就好像是直接晋级世界杯的十六强,场场都是硬手,场场都是淘汰赛,所以,二十来岁的年轻状元经常有,七八十岁的童生也比比皆是!
  
      考科举的决定条件还是家庭财力,能到乡试级别的,就没有什么无产阶级啦,轩悦萌的财力肯定没有问题,不过轩悦萌自己知道自己有几两重的水平,学洋文和学古文,那绝对是两个概念啊,就跟让他在现代考清华北大一样,那是要读书天赋的,不是光努力就行的,而学语言,跟玩儿差不多,越是轻松,越是喜欢,就越发的容易,轩悦萌的性格就只适合玩。
  
      轩悦萌除了适合学外语,还适合学武功,学武功是天赋和努力各占一半,轩悦萌也挺适合的,关键看他的天赋高不高,而学古文,那就不是天赋的事情啦,既要求天赋绝高!又要求有头悬梁锥刺股的努力!不管哪个年代,能考中状元的,绝吡都是天才加猛人。
  
      反正轩悦萌以前在现代看电视,经常看见电视剧里面将一些状元出身的朝廷大员演的跟个傻吡一般,他是毫不认同的,又能考中状元,又是个大官,怎么可能是傻吡呢?封建科举制度的确是禁锢了绝大部分人的思想,但是真的能从科场考试中突围而出的,有过一个算上一个。绝吡各个都是猛人!因为国家政权就是靠着这些人在维持的啊。
  
      曾纪泽的眼睛一亮,“洪涛兄当真是这么想的?”
  
      轩洪涛一愣,不知道曾纪泽说什么?“唔?”
  
      曾纪泽笑道:“你刚才不是说让悦萌五岁就考个秀才回来的吗?”
  
      轩洪涛哦了一声,也忍不住好笑。他刚才就是随口一说,还真的有人五岁能考秀才啊?五岁都还没有桌子高,写字都还得站着椅子上面写吧?
  
      轩悦萌这个气,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关于靠科举的事情。以前曾纪泽就提过的,今天却是轩洪涛在高兴之余,自己主动又提了出来,正中曾纪泽的下怀。
  
      曾纪泽摸了摸轩悦萌的大脑门,“悦萌,你爹的意思,跟我的意思是一样的,你五岁就能够考个秀才回来的话,你曾叔父就不再管你爱跟洋人玩的事情啦,如果你考不中的话。曾叔父就跟你退了这门亲事!到时候,你爱怎么和洋人玩就怎么去玩吧,曾叔父也管不了你啦。”
  
      轩悦萌大汗,都发展到什么时候啦?还玩退婚流啊?退就退,我怕你啊,你那女儿是挺漂亮,可是小时候漂亮,不代表以后漂亮!五岁的小黄毛丫头,你当我好稀罕么?再则说了,就凭哥这宇宙无敌的气质。玉树临风的外形,到时候多少女人要冲过来扑倒我啊?我还在乎多你女儿一个,少你女儿一个么?
  
      轩洪涛当时眼泪就要下来啦,眼圈顿时红红的。“唉,纪泽兄,我就是随口说说啊,你别难为孩子啊,悦萌他还小呢,哪能五岁就考中个秀才啊?退婚这么大的事情。岂能儿戏啊?”
  
      曾纪泽点点头,“五岁是小啦点儿,十岁吧?悦萌这么聪明,现在就已经比一般十岁的小孩聪明的多了,等他到了十岁的时候,怎么也超过二十岁的人,我定个十岁中秀才,对悦萌来说,只要他每日抽出半个时辰学习文章,就随便中秀才啦,怎么样?洪涛兄,我们一言为定?”
  
      轩洪涛也知道曾纪泽这是要轩悦萌收收心,将精力都放在读书上面去!苦着脸道:“纪泽兄,真的要让悦萌十岁就中秀才?不然就退婚?”
  
      曾纪泽笑道,“我们都是七尺男儿,说过的话,岂能更改?洪涛兄,你难道不想让悦萌成才?”
  
      轩洪涛是中过秀才的人,当然知道科场的苦楚,心疼儿子之余,叹口气,“悦萌,你听见了你曾叔父说的吗?你别不当一回事情,我告诉你,如果你曾叔父跟咱退了亲,爹可以告诉你,大清国的官家小姐,一个都不会考虑你啦!你长大就只能找个乡里妹子啦。”
  
      轩悦萌大汗,不至于吧?
  
      曾纪泽大笑道,“洪涛兄这话,不错,我曾家要是跟你们退了亲,还真的没有哪家做官的敢把女儿嫁给悦萌的,就连你洪涛兄,也很难在大清国的官场接着走下去啦,人家即便是不顾及着我曾家的声望,也要顾着我父亲遍布天下的门生。伤了曾家的面子,可不是伤了一两个人。”
  
      轩洪涛接口道:“连李中堂都是曾老中堂的门生呢,左大人也是跟着老中堂出来的,曾家,李家,我轩家的这个孩子又不是黄金堆出来的,谁会为了这小破孩子得罪两大家族啊?纪泽兄,这十岁考中秀才的约定,是不是改一改啊?二十岁吧?”
  
      曾纪泽笑道,“对悦萌来说,十岁能不能考上,跟二十岁能不能考上,其实是一样的,我就算悦萌五岁开始考,五岁,六岁,七岁,八岁,九岁,十岁,他可以考六次,六次都中不了一次吗?悦萌二十岁,至少该中个举人,中个状元回来啦。”
  
      轩悦萌大汗,曾纪泽,你还真的会规划,随便几句话,把老子一辈子都规划进去啦?他之前还很庆幸能抱着曾纪泽和曾国藩,这曾家的大腿呢!现在看来,他和轩洪涛,就是曾家的腿毛而已啊。
  
      轩洪涛是大腿毛,自己是小腿毛!
  
      轩悦萌现在后悔无比,早知道这样的话,情愿发展慢一点,也断断不该当人家的腿毛哇!
  
      轩悦萌有种要哭的冲动,眼圈都红啦!
  
      曾纪泽见轩悦萌一直不说话,笑道:“悦萌,怎么?你害怕啦?害怕就说话,我曾家的女婿,可不能是个孬种。”
  
      轩悦萌大怒:“谁怕了?我五岁就考个状元给你!”
  
      轩悦萌说的是气话!现在轩悦萌烦死了这个曾纪泽,谁也不愿意给人做腿毛哇。
  
      轩洪涛大惊,你当考状元是烤红薯呢?说考就考哇?其实轩洪涛现在也为刚才说了五岁就让轩悦萌考秀才的事情而后悔不迭啦!自己怎么就提起这茬儿来了呢?疼爱子女的心思,人皆有之,轩洪涛虽然以前不长进,但是对于子女的管教是很放松的,并不想让孩子的童年太过辛苦,轩洪涛自己是过来人,知道考秀才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
  
      曾纪泽拍了拍巴掌,“好,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像是我曾纪泽的女婿!来,洪涛兄,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轩洪涛苦着脸跟曾纪泽干下一杯酒,此时干杯,跟刚才的心境,又自是大不相同啦。
  
      这事,就算是这么定了。
  
      轩悦萌想到要准备考科举,就有种想死的冲动,但是他也知道,如果现在不做曾家的腿毛,他和轩洪涛,依然是两个连腿毛都不如的东西,人活着,总是脱不了社会的网啊。
  
      轩悦萌忽然觉得这两个月做了很多事情,又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克林斯曼洋行还有很多的不确定因素,能否在英法洋行领衔的洋人商界站稳脚跟还是一个未知之数,现在又被曾纪泽弄出个考科举的规划出来,让他有种想死的冲动啊。
  
      第二天,轩家大房的人都搬走啦,曾纪泽还真的去请了一个天津地面有名的老夫子来家里开私塾,就专门给他和曾思平,还有周学熙,吴保初,李经寿这几个交好的官宦子弟上课。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轩悦萌有种想死的冲动!尼玛,本来能来古代,让他觉得最不错的地方,就是又可以沿着小孩的轨迹走一次,他以为他是不用读书了呢?只要不读书,那这个童年将无比幸福啊,做生意,学点儿武艺,学学洋文,还老外打打屁,这都是轩悦萌愿意做的事情,读书可不是他愿意做的事情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