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63 大嫂轻萝
    轩悦萌紧张的吞了口口水,尼玛了个擦了擦,来的不是时候啊?大嫂一个人在做运动么?

    这种真人阵仗,轩悦萌还真的是第一次遇上,紧张到不行啊。

    如果……

    曾经……

    也许……

    比如……

    貌似……

    那么……

    轩悦萌的思路乱的很……

    轩悦萌想走又舍不得走,犹豫了一秒,还是决定不要错过人生的为好,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大嫂的榻沿,眼睛瞪得大大滴。

    只见大嫂闭着眼睛,上齿轻轻的咬着下唇,秀发披散着,一边继续闷哼,一只手死命的揉着自己的胸口,表情十分的痛苦又似乎十分的舒服。

    轩悦萌透过那起伏的被角看进去,只见一根胡萝卜时隐时现,大汗,大嫂城会玩,够高端的啊,小白兔在吃萝卜么?

    这还是轩悦萌这辈子第一次看见真人秀,以前交过几个短暂的女友,可也没有眼福亲眼见到别人在自己跟前表演这事儿啊?毕竟女孩子都是害羞的,轩悦萌即便是想看,也不好意思让人家现场表演给自己看不是?

    狭小的房间,幽暗的场景,空气中似乎散发着霪糜的幽香。

    此时此景,紧张的轩悦萌只觉得心噗噗噗的跳的猛烈,似乎要跳出了胸腔差不多,口干舌燥的,重重的吞了一口口水,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轩悦萌紧张的盯着轩赵氏那丰腴修长的大白腿,那大白腿轻微的晃动着,随着轩赵氏的声音越来越急促,小腿侧弯儿的肌肉时紧时松,脚尖渐渐的绷直啦,脚背侧弯,呈现出一个优美的弧线,那脚,那白,让轩悦萌感叹着。人的身体真的是绝美的艺术品啊,这皮肤,真白!

    好想抱着大嫂的脚亲一下呢!

    清朝的服侍保守,女人的脖子都被大高领保护着。除了小半张脸,啥也看不见,皮肤当然保养的好啦。

    轩赵氏其实也才十六七岁,只是月份比轩悦雷要大个几个月,年龄还是不大的。但是身体却已经成熟啦。轩赵氏和轩悦文的媳妇轩钱氏处的很好,两个人几乎无话不谈,轩钱氏怀孕之后,更是尺度大开,时常跟轩赵氏聊那些羞人之事,让轩赵氏既羡慕,又哀伤,才有了轩悦萌现在看见的这一幕。

    轩赵氏忽然嗯的一声娇吟,粉唇张开,整个上半身瞬间挺起来。让半截肚兜出了被窝,两片大馒头上面的雪白的肌肤,粉红色的两个晕儿无遮拦的展现在了轩悦萌的面前,轩赵氏侧着身子咬住了枕巾,额头上沁出一层细汗,眼角却滑落两行泪水。

    那两行泪水拉回了轩悦萌的理智,看见轩赵氏在无声的啜泣,便想悄声退出去,哪里还顾得上拿什么字帖啊?

    轩赵氏模模糊糊中看见一个小小的人影,紧张的一下子抱着被子挡在了身前。紧张的一下子坐起来,待到看清楚了是轩悦萌,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悦萌?”

    轩悦萌大汗。只恨不得立刻高速挖个大坑,赶紧让自己变成土拨鼠,消失在此刻才好,愣立当场,尴尬无比:“大嫂。我……我不小心看见哒。”

    轩赵氏一下子坐起来,用被子捂着身子。沾满了亮晶晶的水渍的萝卜却落到了塌下。

    轩赵氏急忙擦了擦眼泪,克制着自己的尴尬,粉脸却羞的涨红,“悦萌,你怎么在这儿?”

    轩悦萌将那胡萝卜捡起来,整根胡萝卜都亮晶晶的,还带着温热的气息呢,轩悦萌将那胡萝卜放在了轩赵氏的榻沿,轩悦萌:“我来找大哥学写字,大哥让我上这屋来找字帖,我以为大嫂睡了,就自己进来啦。大嫂,是我不好,我不会对别人说的。”

    如果轩悦萌不解释,还好一点,轩赵氏顶多是将轩悦萌当作一个小孩子,告诫下轩悦萌不能跟任何人说,就完事啦。

    轩悦萌解释之后,也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我就是一个不到一岁的小孩子嘛,我解释个毛线啊,我直接卖个萌,然后走人,不就完事啦吗?我这么一解释,不就是等于告诉大嫂,我知道她刚才在做什么运动么?轩悦萌暗道自己还是不够老道啊,紧张个什么劲儿呢?

    轩赵氏看见了轩悦萌的裤子上的一个巨大的凸起,虽然轩悦萌穿着一身让花月容给他特质的少爷袍子,就是为了防备他那老二时常凸起怕给人瞧见嘛,但那玩意在仔细看的时候,还是颇为显眼的,加上现在轩悦萌高度亢奋之下,半天下不去。

    轩赵氏更是羞得无地自容,喘息良久,也没有措词完成。

    轩悦萌:“大嫂,委屈你啦,我走啦。”

    轩悦萌虽然是一个不到一岁的小孩,但是神童之名却太过响亮,轩赵氏早就不知不觉的将轩悦萌当作一个小大人啦。

    而且,这个时代的女人,毕竟那方面的知识少的可怜,不然,轩赵氏也不会不去奇怪轩悦萌这么点儿大的孩子,怎么会有一根恁大的那啥腻?

    轩赵氏:“悦萌,你别走,跟嫂子睡吧?嫂子想跟你说说话呢。”

    轩悦萌大汗,不是吧?我跟你睡?你到底想干啥啊?不过,轩悦萌却欢喜的一颗心都要蹦出来啦一般,他倒是愿意滴。

    轩赵氏也不管轩悦萌答不答应,居然掀开被子下了榻,将轩悦萌抱上了榻,又用被子将自己和轩悦萌盖好。

    整个过程,轩赵氏身上除了一个小小的大红色肚兜,曼妙的身材尽收于轩悦萌的眼底,轩悦萌的眼睛彻底的吃了一把冰激淋。

    轩悦萌被动的被轩赵氏抱在怀里面,非常的紧张,不知道她要做啥?不会对老子这才一岁不到的人动手吧?没有这么不满足吧?十六七岁的少女,有这么大的需求量么?

    其实,还是轩悦萌想太多啦,轩赵氏当然不会将一个不到一岁的小男孩当成男人啦,轩赵氏只是摄于轩悦萌的神童之名,觉得轩悦萌可能真的已经像是一个大人一般的懂事啦。

    轩赵氏紧紧的抱着轩悦萌,贴着轩悦萌的后背,问道:“悦萌。你不会看不起嫂子吧?”

    轩悦萌摇摇头,感受着自己的背部传来的清晰的触感,轩赵氏那两个绵软的大馒头可是紧紧的挤压着自己的背部呢!那滋味,让轩悦萌享受的都闭上眼睛去体会啦。真想回头摸一摸啊!“嫂子,你别担心,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再说,这也是一个女人的正常需要。”

    轩赵氏听见轩悦萌这么说。更加羞的无地自容,轩悦萌这么小点儿的小孩,真的是全都懂啊?

    轩悦萌见轩赵氏不说话,“嫂子,我现在手头不宽裕,钱都拿去投资啦,不过你放心,两年之内,我一定凑个几万两银子给大哥捐个贡生,他读书还不就是为了做官吗?等他真的做了官。就会把心思放在你身上啦!到时候你就不用独守空闺啦。”

    轩悦萌为了缓解尴尬,又忍不住的开始大吹牛吡啦。

    轩赵氏震惊啦,她以前只知道轩悦萌是神童,没有想到轩悦萌居然连男女之间的事情,也懂得的这么多,更因为轩悦萌会为她着想,从来没有人设身处地的为她想过呢,轩赵氏的眼圈又红了,心中暖暖的,“悦萌。你对嫂子真好。不过,没有用的,你大哥他那个人,你还不了解他。就算是要给他买贡生的资格,他也不会接受的,他更不会接受买来的官,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会觉得是在侮辱他。”

    轩悦萌大汗,轩赵氏说的还真的不是没有可能。轩悦雷这种人对科举看的无比的神圣,说轩悦雷是封建科举制度的卫道士,一点都不过分的,从封建文人的角度看轩悦雷,几乎算是半个圣人啦,但是从轩悦萌这个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轩悦萌,这种就是被毒害的毫无药救的人啦。

    轩悦萌想了片刻,忽然道:“嫂子,你千万别抛弃我哥啊。”

    轩悦萌很怕以轩赵氏刚才表现出来的那种潜力巨大无比的需求量,会耐不住寂寞,那到时候,为了大哥的话,轩悦萌很有可能会将轩赵氏当成仇人呢,做轩悦萌的仇人的滋味,轩悦萌自己想想都害怕,他现在可是手底下有枪的人啊!等下一个生气,把大嫂这样的大美女给毙了,岂不暴殄天物么?

    轩赵氏轻轻的叹口气,“悦萌,你什么意思?你是怕嫂子会不守妇道吗?”

    轩悦萌:“……”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却也的确是这么一个意思呀。

    轩悦萌忽然发现轩赵氏其实也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女人,自己并没有说过什么啊,她的思维很跳脱嘛,因为有很多时候,轩悦萌自己都无法理解正在想啥。

    轩悦萌违心的辩解道:“嫂子,我不是那个意思……”

    轩赵氏松开了轩悦萌,坐直了身子:“你是怎么想的,嫂子都明白,嫂子不是下贱的女人……嫂子的这辈子就这样啦。”

    轩悦萌回头看了一眼轩赵氏,轩赵氏的美眸泛泪,楚楚可怜,本来姣好的脸蛋,现在又是豆蔻年华,正是一个女孩一生当中最有活力的时候呢,轩悦萌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初恋,想起了暖暖的夏日,白裙飞舞,她如果在现代的话,应该是一个高中生啊。

    轩赵氏用青葱般儿的手指的手背擦眼泪的动作,显得那么无助,那么动人,让轩悦萌忽然有种想保护她的动作。

    轩悦萌在内心呐喊一句:嫂子,你也太美啦吧!

    轩悦萌忽然转过身,爬起身来,搂住了轩赵氏的脖子,吻上了轩赵氏的嘴唇。

    轩赵氏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着轩悦萌。

    不管轩悦萌做什么事情,就算是现在忽然拉一泡屎在她的被窝里,她也不会这么吃惊的。

    轩赵氏当然没有将轩悦萌当成一个大人,怔怔的瞪着美目,看着轩悦萌,黑溜溜的眼睛清澈,好看,轩赵氏的两只手不知道是该去抱轩悦萌,还是该去推轩悦萌,轩悦萌的那啥顶在了轩赵氏的柔软的肚脐周围,却被轩赵氏给感觉到了,轩赵氏羞得粉脸通红。

    轩悦萌吻了有十来秒钟,才松开了轩赵氏,口齿很清楚的认真道:“嫂子,你等我几年,等我长大啦,我让嫂子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轩赵氏面红耳赤,心噗噗噗的巨震着心房,只觉得太荒唐啦,又似乎带着淡淡的甜蜜,反复的冲击着她的脑神经,这么小的一个小人儿忽然跟自己表白,她哪里说的出话来?这还是轩赵氏第一次听一个男滴跟自己表白呐。

    轩悦萌见轩赵氏不说话,认真的问道:“十年!嫂子,您能等我十年吗?”

    轩赵氏秀丽的黑发披散下来,映着如雪的皮肤。一双凤目静静的凝视着轩悦萌,在烛火的映衬下,美目之中流光溢彩,轩悦萌被这样的一双眼眸看得,几乎三魂七魄都要被她勾走啦呢。

    轩赵氏轻轻的抿了抿嘴,终于笑了,偏开了头,居然不敢就这么和轩悦萌的目光对视,“傻小子,瞎说什么呢?睡吧,这么晚了,别回去啦,明天早上起来,嫂子再给你找字帖吧。”

    轩悦萌见轩赵氏似乎没有将自己当一回事呢,执着的再问了一遍,“嫂子?我养活你,我给你做靠山!你到底愿不愿意等我?”

    轩赵氏轻轻的在轩悦萌的大脑门上面点了一下,“人小鬼大,你才多大点儿的人啊?你让嫂子等你什么?嫂子不是都说了吗?嫂子这辈子就都这样啦,嫂子认命。”

    轩悦萌捧着轩赵氏的脸,在轩赵氏的嘴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香甜浓厚的滋味,好不醉人,“嫂子,我不要你认命!我要你活的开开心心的!轻萝!你答应我吧?”

    赵轻萝是轩赵氏的闺名,除了轩悦文的老婆轩钱氏偶尔和赵轻萝打闹的时候叫过一两次之外,已经很久都没有人这么叫她啦,赵轻萝的心中微微的一颤,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面前的是一个还不到一岁的小男孩,要不是轩悦萌的小脸实在太过稚气,她仿佛都要将轩悦萌当成一个大人啦。想到两个人差着十六岁,赵轻萝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居然是这么小的人向自己疯言疯语的,却教人没有办法生他的气,如果是一个成年男人这么对她,轩赵氏早就发火啦。

    轩悦萌在现代大学读书的时候,就有个外号叫表白狂!不过他也就是嘴巴爱花花点儿,真的在大学时代处过的对象也就三个而已,如果让他在现代碰到赵轻萝这么漂亮的女孩,他打死也不能错过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