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64 三叔洪宇
    赵轻萝轻轻的叹口气,将轩悦萌抱住了,“悦萌,以后你要叫我嫂子,不许再叫我轻萝,而且,不许你再亲嫂子的嘴啦,以后的事情,嫂子说不清楚,不过嫂子答应你,嫂子绝不会轻贱自己的。”

    轩悦萌见赵轻萝并没有将话说死,已经是大喜过望啦,他是喜欢赵轻萝,很想擦擦了赵轻萝,不过赵轻萝是他的大嫂啊。

    他现在呢,其实也只是好奇想试一试自己的战斗力的成分居多,看看作为一个不到一岁的小男孩,是否真的具备和一个成年女人谈恋爱的可能性,听赵轻萝的意思,至少也给自己留了百分之一的门缝吧!

    赵轻萝能这么说,那就真的足够啦,让一个女人等自己十年,你当是在拍神雕侠侣么?

    轩悦萌笑着,忽然快速的在赵轻萝的粉颈上吻了一口,“行,不亲嘴就不亲嘴,不过在没有人的时候,嫂子除了嘴,哪里都可以给我亲!”

    赵轻萝轻轻的呸了一口,察觉到了自己的语病,看着傻萌萌的轩悦萌,忽然觉得这么跟轩悦萌说话,居然好像在調情一般,轻轻的在轩悦萌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小疯子又疯言疯语啦。赶快睡觉。”

    轩悦萌开心的脱离了赵轻萝的怀抱,“等等哈。”滑下榻去,打开房门,大声嚷嚷着:“大力!你们留几个人站岗,回去告诉小妈,我今天不回去啦,我跟嫂子睡!”

    外院传来大力答应一声,轩悦萌看了看大哥轩悦雷的房间,他这么大声喊跟嫂子睡,灯火映照在窗纸剪影当中的轩悦雷居然还在那儿摇头晃脑的读书,轩悦萌顿时被雷了个外焦里嫩,你老婆的心门都被我攻破一条小缝儿啦,你还读个毛的书哈!

    轩悦萌笑眯眯的关上了房门,爬上了嫂子的榻,进入了那香甜气息的被窝。好爽,好爽。

    赵轻萝本来是静静的平躺着,不敢去看轩悦萌,见轩悦萌一个人在那里脱衣服。还是忍不住坐起来帮他,“你这小疯子,算了,你还是回去睡吧。”

    轩悦萌笑道:“不行,我不能让嫂子太寂寞啦。嫂子,你要忙乎什么,尽管忙乎,就当我不在哈。”

    赵轻萝想起刚才那事儿,又是粉脸羞得通红,给了轩悦萌一个巨好看的白眼,帮轩悦萌解了外衣,将轩悦萌送入被窝让他躺好,“你是嫂子前世的小冤家吗?刚才你看见的事情,不许对任何人说。不然,嫂子死给你看。”

    轩悦萌嘿嘿一笑:“行,打死我也不说,不过,嫂子以后还是得演给我看。”

    赵轻萝听轩悦萌这么说,差点羞死,闭着眼睛,“还说?”

    轩悦萌抱着嫂子的脖子,在赵轻萝的下巴处,亲了一口。“不说啦,不说啦。”

    轩悦萌这一觉睡的巨满足!

    徐香织比赵轻萝漂亮,但是轩悦萌不敢像是看赵轻萝那样肆无忌惮的去看徐香织,虽然轩悦萌和徐香织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不过来了这个时代几个月啦,思想观念也多多少少的被影响了不少,反正总觉得有点心理障碍,跟赵轻萝就不同啦,这年头,男女一般是过到老的。不管夫妻关系怎么样,死也要死到老,拖也要拖到老,这年头可没有婚姻登记处,想离婚就离婚么?除非夫家休妻。

    很多兄弟之间,哥哥身子不行的话,就弟弟补上,弟弟不行的话,就哥哥补上,两家合起来过的情况多的很。

    轩悦萌第二日便给赵轻萝买了个丫鬟来,这丫鬟也才十岁,也跟花月容一样,是个没有父母的孤儿,由奶奶拉扯着,奶奶死了,只得卖身葬老人,轩悦萌给那丫鬟起名叫花月颜,想着正好跟花月容凑成一对名字,也方便记忆。

    轩悦萌为什么都买这么小的丫鬟,因为,年纪小,养大更贴心,这年头都这样,倒不是轩悦萌故意的,丫鬟市场的行情也是这样,大多数是这个年龄段的丫鬟,难得有大的,也不会有太小的,那得到童养媳市场去挑选。这年头,买人比买菜还方便。

    轩悦萌这一两个月,买了一两百个人啦!

    赵轻萝对轩悦萌的体贴和心计,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啦,她知道轩悦萌一方面是为了不让自己干活,是对自己好,另一方面是担心自己耐不住寂寞,不放心自己,还颇有点儿委屈,居然觉得自己会吃轩悦萌的醋,会在意轩悦萌的想法,真真是十分的可笑。想到轩悦萌那赖皮孩子的萌模样,忍不住又噗哧一笑。

    轩悦雷对于家里多了一个女孩,又多了一个轩悦萌的事情,浑然未觉,似乎生活该啥样还啥样,他除了吃饭睡觉,每日依然还是将自己整个人都泡在了书里。

    这几日,轩悦萌每日都要去跟赵轻萝睡觉,轩徐氏的心里非常的难受,非常的失落,看着轩悦萌正在奋笔疾书的练习字帖儿,默不作声的在旁边为轩悦萌研磨。

    轩悦萌对于读书来说,的确是天赋不行滴,不过胜在他有成年人的心智,一番刻苦之后,每日抄袭一遍字帖,倒也进步不小,至少,现在他的字儿,方方正正啦,一个个站的挺稳滴。

    看着今日的任务完成,几日的功夫下来,至少让自己的毛笔字可以达到吴保初的水平,这让轩悦萌还是挺满意的,伸个懒腰,看了一眼轩徐氏。

    徐香织正在出神,美眸中糊着一层薄雾,模样楚楚可怜。

    轩悦萌不敢再看,雅馨格格虽然才十岁,却已经美的惊世骇俗,曾思平年纪还太小,不过也可以看出以后是绝美的美人胚子,至于李经寿,轩悦萌则懒得评价!管你美丑,不喜欢就不多看!

    徐香织跟雅馨格格一般大,已经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啦,轩悦萌反正觉得跟徐香织在一起,就一万个不自在,甚至生出想解脱掉和徐香织这层母子关系的想法,不过不可能啦,他毕竟没有办法改变历史,他和徐香织的母子关系。那都已经是既定事实啦啊!不管哪个年代,不认父母,那都是要被社会给唾弃的。

    轩徐氏看见轩悦萌练字完成,回过神来。“阿萌,你写好了字儿啦?你饿了么?”

    轩悦萌叹口气,看了一眼徐香织,“我不饿,跟你说一声。以后我会经常住我大哥那儿啦。”

    徐香织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为什么啊?是我和月容照顾的不好吗?”

    花月容也哭着跪下,“少爷,是月容哪里做的不好吗?您告诉我,月容一定改。”

    轩悦萌看了看俩女满脸是泪的可怜模样,“你们哭什么嘛?不关你们的事儿,是我自己喜欢跟大嫂睡。”

    徐香织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幽幽道:“哪里有哪家的小叔子和大嫂睡的?”

    轩悦萌大怒,滑下椅子,站在地上。“我就睡了!碍着你什么事情啦?”

    他还是一个不到一岁的人,他可以理直气壮。

    徐香织也生气啦,“好,那我和月容今儿个也搬过去,我们大家一起睡。”

    轩悦萌大汗,他小看了徐香织啊,这是肯定不行的,一时之间倒是被徐香织给僵住了军啦,说不出话来。

    轩悦雷和赵轻萝的情况,徐香织也知道一点。她感觉的出轩悦萌喜欢赵轻萝,不然干什么给赵轻萝买个丫鬟?“你要实在是这么喜欢你大嫂,我跟曾夫人说说,让你大嫂搬过来跟咱们一起住一阵子。行吗?”

    轩悦萌:“呃……”

    好像也只有这样啦,经过这次的事情,轩悦萌心底对徐香织的看法,反而提高了不少,他就是这么一个贱骨头,如果人家拿他没有办法。他就会轻视别人,如果他发现人家比他厉害,他反而老老实实的按照原本秩序走。

    轩悦萌选择了向徐香织妥协,决定按照徐香织提出的办法做,亲自去接轩赵氏。

    轩悦萌的豪华马车来到大哥家的门前,轩悦萌还没有下车,就听见院子当中在争吵,一看,居然是轩洪宇。

    轩洪宇这段日子都在姬院过的,抽烟,玩女人,逛戏园子,轩洪宇每日也挺忙的,轩洪宇把能找的人都找了一遍,到处借钱,轩悦萌和轩洪涛给三房的钱,都被轩洪宇给拿走啦,轩悦萌却还不知道,因为三房的人觉得丢脸,即使生活再苦,也没有声张,况且轩家老太太轩周氏还是会时不时的去接济三房,倒也不会让三房饿死。

    轩悦雷愣愣的看着轩洪宇:“三叔,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我们没有钱啊,我们家每个月靠我娘拨点儿银子度日,您是知道的。”

    轩洪宇笑道:“这天津才多大?你们轩家大房现在出名的很,随便问问就知道了,你们会没有钱?是,你三叔现在连借点钱都借不到了,你们大房各个都不讲人情了,我就去让街坊们都看看,我就不信,你们大房的人都不要脸么。”

    轩悦萌一阵厌恶,事情很简单,听两句就明白了,正宗的无赖!轩悦萌没有想到轩宗露落魄之后,这个轩洪宇会堕落的这么快,以前至少还衣服考究,人模人样的,现在整个一个阿混。

    轩洪宇看见了轩悦萌,吓了一跳,轩洪宇是知道轩悦萌的厉害的,敢惹旁人,却不敢去惹这个小魔头啊。

    轩悦萌并不下车,对大力道:“打的他不敢撒泼!不过别打伤了。”

    大力得令,对身边几个家奴道:“少爷说打的他不敢撒泼,不过别打伤了。”

    几个家奴:“好的,力哥。”

    轩悦萌大汗,还力哥,怎么不喊许文强啊?你们当现在是在演上海滩么?不过大力再高也高不过他啊,见大力现在都这么牛叉,轩悦萌颇有些冯敬尧的感觉,只可惜他还太小,不能抽烟,否则飙一根雪茄,戴个大礼帽,然后静静的坐在车里,看着自己的狗腿子们做丧天害理的事情,那还不牛叉毁了。

    大牛带着三个家奴进去了。

    轩洪宇猛然发现了轩悦萌的豪华马车,“唉?你们要干什么?我侄子悦萌在吗?我是他三叔!”

    他刚才就看见了轩悦萌啦,故意这么说的,轩洪宇其实一点也不傻,也是被轩家老头给惯坏了的。

    大牛冷哼一声,两个家奴便一左一右的架住了轩洪宇,让轩洪宇动弹不得。

    大牛在想,既要打的他不敢撒泼,又不能打伤了?这该怎么打?他也犯难了,回头去看力哥。

    大力笑道:“三叔不是喜欢让街坊邻居评理吗?少爷说了,不能打伤了你,又让你不敢再撒泼,我想,也只要脱了裤子打屁股这一条路了。三叔?怎么样啊?”

    轩洪宇一听说要脱了自己的裤子,顿时吓个半死,杀猪般的嚎叫:“悦萌!我是你三叔啊!”

    轩悦萌下了马车,对大力的脑子还是挺服气的,他自己刚才也就是随口提个要求,具体要怎么做,他可没有想好,觉得大力那脱了裤子打屁股,对一个大老爷们来说是够绝的啦。

    轩赵氏在门旁看着,粉脸羞得通红。

    轩悦萌:“轩洪宇,你要是再敢烦大房的任何一个人,下次就不是这么跟你说话了。”

    轩洪宇怔怔的看着小不点儿般的轩悦萌,居然生出一股莫大的恐惧出来,这妖孽般的小孩,这才多大啊?就教人这么害怕?“不会了,三叔这就走。悦萌,毕竟我是你三叔,你三叔要是在外面混成这样,你脸上有光吗?”

    轩悦萌:“三房被你拖累成什么样了?你身为一个做父亲的人,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家庭?你不老实在家待着,迟早我让你没有办法出去混!那就不怕给我们丢人啦。”

    轩洪宇吓了一跳,轩悦萌这是在软威胁啊,点点头:“我这就回去,再不乱来啦,你三叔这不是在外面玩惯了吗?你放心,我以后不会了。”

    轩悦萌叹口气,过去拉着了轩赵氏的手,对轩悦雷道:“没事了,大哥,你去读书罢。”

    轩悦雷刚才也是被轩洪宇给硬拽出来的,早就想走了呢。

    大力见少爷不打算追究了,对大牛使个眼色,大牛再对底下的家奴使了一个眼色,俩人放开了轩洪宇,轩洪宇哪里还敢再撒赖,跑的飞快。

    轩悦萌看了一眼轩洪宇的背影,也一阵黯淡,一个人从衣冠楚楚到邋里邋遢,也就是几日的功夫而已!不过想到轩洪涛从邋里邋遢到衣冠楚楚,也是几日的功夫而已,轩悦萌的心里又平衡啦。

    轩洪涛当初惨成什么样?大房惨成什么样?怎么没有一个人去管?

    他现在好歹会接济三房,不会让三房的人挨饿,而且轩悦萌猜到轩家老太太不可能不管三房的,三房的境况,比起大房当初来,不知道好上多少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