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65 带大嫂玩
    众人出去之后。

    花月颜去打扫,轩悦萌牵着轩赵氏进屋。

    进屋之后,轩悦萌一下子抱住了轩赵氏,自从跟轩赵氏睡过之后,他忽然觉得像是得了一个大宝贝一般,自己没有来这个世界多久,居然就能和成年女子打情骂俏啦?

    唉,跟了书痴大哥,大嫂真的是可惜啦。

    轩赵氏的粉脸羞红,也不挣脱,反而是一下子将轩悦萌给抱了起来,这让轩悦萌的心里很受伤,自己抱的再高,也只是能够抱着大嫂的膝盖上面一点儿,身高是硬伤啊!

    真的很怀念可以居高临下傲视美女的从前。

    轩赵氏笑眯眯的看着轩悦萌:“你怎么又来了?”

    轩悦萌笑道:“你不喜欢我来吗?”

    轩赵氏嫣然一笑:“不喜欢。”

    轩悦萌:“走,收拾一下,搬我那儿去和我住,我已经跟小妈说好咯,回头我再跟大妈说一声,让她每顿派个丫鬟给大哥送饭来就行。”

    轩赵氏没有想到轩悦萌居然会这样,有些踌躇,“跟你住?”

    轩悦萌紧张啦,“怎么?你不愿意啊?”

    轩赵氏的眉宇间流露出淡淡的哀伤,这让轩悦萌觉得他又自作多情啦,轩悦萌本来以为这是很简单的事情呢,一句话的事情吧?现在想来,你一个不到一岁的娃娃,你凭什么就随便俘获美人的芳心啊?你对付雅馨格格那个十岁小女孩级别都还勉强够用,按照这个年代的标准,赵轻萝可是正宗的成年女子啦呢,都快熟透啦。

    赵轻萝摇摇头,“你要是喜欢来睡,你可以经常来睡便是,这里毕竟是我的家,我上四房去住,别人会怎么想啊?再说,四房现在还寄宿在曾府。我不是才刚刚搬出来嘛。”

    轩悦萌大汗,“管别人怎么想呢?大妈和小妈都答应了,这不就是我们自己两个人的事情吗?反正你在不在,大哥都不会在意。曾府更不会管这事。我不和你在一起的话。一会儿就会想着,想着就会睡不香嘛。”

    赵轻萝的粉脸一红,白了轩悦萌一眼,坚决的摇摇头,“要不然你让小婶子他们搬过来。反正你大哥睡那屋,我们几个人也睡的下。”

    轩悦萌大汗,那成什么啦?你和花月颜,徐香织和花月容,我们五个人睡一起?我一个男人跟四个女人睡一起?想着是不错,不过不现实啊,怎么可能让徐香织过来?这可是两房人呢,分不分家都不能一起睡吧?

    轩悦萌妥协啦,将脸转向一边,黯然轻声道:“那随你吧。看来是我自作多情啦。”

    赵轻萝看了看轩悦萌,“怎么?你生气啦?”

    轩悦萌又将小胖脸蛋转回来,看着赵轻萝,笑道:“我没有这么容易生气,大丈夫嘛,怎么能为这么点儿儿女私情挂怀?走,跟我到租界去逛逛。我领你去看看我们未来的住处。”

    赵轻萝轻轻的啐了一口,“谁跟你是我们?分了房,以后即便是合起来,也是大房和四房。我怎么都不可能跟你住一起的。不是我打你的面子,是你自己瞎胡闹,须不能怪我呢。”

    轩悦萌委屈道:“你从来没有想过要跟我住一起?”

    赵轻萝摇摇头,“没有。你以后也不要胡思乱想啦。”

    轩悦萌反复的建设着自己的心理高度,忽然发现,自己居然被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制的死死的,看样子,外貌真的是领导一切啊!自己现在不到一岁小孩的外貌真的是硬伤,撇去了英俊无比的外形。自己的心理还真干不过赵轻萝。

    轩悦萌没有再为了这个问题跟赵轻萝纠葛,他只想享受能跟一个成年女人谈恋爱的感觉,那样的感觉,可以让他觉得放松,让他的心情充满阳光,不会为了许多难以做到的事情操心。

    轩赵氏还是第一次坐轩悦萌的豪华马车,新奇的四处看,看车内,看车外,只见每个人看马车的眼神都是羡慕,好奇,猜测着车中之人的身份,这很能够满足女人的虚荣心的。

    轩赵氏优雅的坐着,忽然觉得世界真的好大,天空很开阔。

    轩悦萌暗赞,香车,美女,不错。

    轩悦萌一路给轩赵氏讲解着各种建筑,各行各业,轩赵氏问,他作答。

    轩悦萌要通过学识,将自己拉到和轩赵氏同等的高度,我懂得比你多,看事情比你准,比你通达,你就得服气。就得承认哥才是个大男人。

    不但是中国人,进入了租界,就连洋人们看着轩悦萌的豪华马车的时候,也是这种眼神,洋人们也是分着三六九等的,轩悦萌的身家,现在即便是放在洋人当中,那也绝对是顶级的!

    只是轩悦萌的身家还浮的很,随时都有可能因为不够缴付欠着美国领事馆的钱,而被强行收回土地,那样他就什么都没有啦。

    这主要也是被他自己给弄浮的!如果他不是将投资脚步跨的这么大,老老实实守着从轩宗露那里夺来的家业,并且老老实实的做他的投资生意,他可以安安稳稳的做一个富豪,身家每年按照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的比例上浮是肯定没有什么问题的,那样的话,他此生都不需要为钱发愁啦。

    不过,轩悦萌显然不是一个这么稳健的性格,不是一个守着眼前的利益而不想着更大的天地的人,上一世在现代,他是没有办法,这一世,他已经走入了上流社会,他又怎么愿意再去做一个井底之蛙,再去老老实实的做一个市井小民?

    在轩悦萌看来,稳健和保守,差不多就是一对孪生兄弟啦嘛,做人太保守,那还叫做年轻人么?

    在现代,甚至很多时候,连是谁剥削了他,他都不知道,连他那个最底层的阶层的上面一层在干什么,他都不知道,更别提中层阶级和顶级阶层在干什么,在想什么啦。对于轩悦萌来说。在现代,他的部门经理都是他的上一层阶级啦,老板就算是中层阶级啦,地区级的政府官员。那都可以算是苍穹之巅啦!

    到了租界,轩悦萌的保卫级别又提高了至少两倍,一整队的美捕房的巡捕都是轩悦萌的人,两排,一排十个。还有带队的队长护卫,气势之大,英租界的人还以为是哪个国家的领事出来了呢。

    轩赵氏心中一阵柔软,到了租界,她才真的意识到轩悦萌是一个握有权力的男人,至少,到了租界,轩赵氏会将轩悦萌不自觉的当作男人来看待,即使是轩宗露也没有过这样的排场啊,轩赵氏笑道:“悦萌。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呢?跟你大哥一样,学经史子集考科举吗?看你近来挺热衷书法的。”

    轩悦萌笑道:“考科举?嗯,是要考的,不过我考科举,和别人是为了做官可不同,我可不是为自己一身计,为稻粱谋,我是为天下计,为天下谋!”

    轩赵氏吃吃的笑笑,很爱听轩悦萌吹牛吡。神气活现的样子,虽然她不是很懂轩悦萌的话,毕竟这年代的女孩子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轩赵氏已经算是好一点的书香家庭啦。看见轩悦萌似乎当自己是皇帝,轩赵氏笑道:“说来说去,也不就是想当官呗,顶多是心大一些,将来你要是当了官,八成也是个小贪官。不过。你现在的日子,已经比当个知府什么的,都要气派了呢,以前老爷当正三品的时候,也没有你这么大的谱儿啊?”

    轩悦萌还真没有轩赵氏想的那么高大,他连当官的事情都还没有正经想过呢,似乎,他来这时代,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规划,他只想让家里人都过上好日子,让自己过上好日子,然后在能力许可的范围内,让自己身边的人都过上好日子,逐步扩大范围,总之,自己首先得爽着才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咩。

    相比于做官来说,轩悦萌更愿意做一个悠哉悠哉的富豪。

    当然,如果再不是太劳累的情况下,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轩悦萌也是愿意的,太过于劳累的话,他就有些打退堂鼓啦。

    轩悦萌这还是头一回带女伴出行,两个人说说谈谈,如沐春风,中午,轩悦萌带着轩赵氏去了租界最顶级,甚至是直隶最顶级的爱登堡酒店,他已经让大力去包了最豪华的包间!

    一排带着圆圆的白色带红色花边的高帽的洋人服务员,看见轩悦萌,大家都认得,轩悦萌经常来,而且前不久克林斯曼洋行才在这里举办过大型的庆祝庆典活动,身为克林斯曼洋行股东兼李提摩太翻译的轩悦萌,又加上他这么一点儿大的人,加上神童的名号,加上到哪儿都一帮人前呼后拥这么大的谱儿,他想不受注意都难。

    虽然这里没有轩悦萌的长期固定包间,不过轩悦萌经常去的地方,都专门设有一张专门为轩悦萌定制的高脚椅,方便轩悦萌吃饭的。

    一排带着圆圆高帽的洋人服务员整齐的低头鞠躬:“欢迎悦萌先生。”

    轩悦萌哈哈一笑,“打赏。每个人一个便士。”

    轩赵氏很好奇,问道:“他们说什么呢?”

    轩悦萌:“说你很漂亮!”

    轩赵氏知道轩悦萌又在那里胡说八道呐,当着人多,粉脸顿时羞红啦,抿了抿嘴,将想笑话轩悦萌的话硬生生的给憋回去啦,不过跟轩悦萌接触的多了,也逐渐的适应了轩悦萌的那些个疯话。

    富丽堂皇的酒店,富丽堂皇的包间,连餐具都是金灿灿的。

    轩赵氏显得有些拘谨。

    轩悦萌先喝过牛奶,然后就开始切面包,在家是轩徐氏给他喂饭,出来的时候,轩悦萌都是自己吃饭的,笑道:“就学我这样,用刀叉吃东西,我给你点了披萨,牛排,果盘,沙拉,海鲜,你爱喝什么汤?上面有配图的,你自己点汤吧。”

    轩赵氏哪里会点,看见轩悦萌点了几十样,一张长桌都被堆满了,心疼道:“很贵吧?干什么点这么多?怎么吃的完?等会打包么?”

    轩悦萌笑道:“这里不让打包,随便吃吧,你不管怎么吃,都吃不穷我的。”

    轩赵氏轻轻的叹口气,“唉,小败家子。”

    轩赵氏不爱吃这里的大部分菜式,却很爱吃这里的甜点和水果,很多水果,她都是第一次见,直吃的肚子都涨了,全因为轩悦萌说不能打包,东西剩下太多的话,轩赵氏心疼的不行。

    轩悦萌很快就吃完了,一边喝着牛奶,一边看着轩赵氏吃东西,画面很美。

    轩赵氏看了看轩悦萌:“你吃饱了?要我喂你吗?”

    轩悦萌左右看看服务员,笑道:“你看我拿餐具不够熟练么?我哪里需要人喂?不要把我当成小孩。”

    轩赵氏笑着吐了吐舌头,“你本来就是小孩。”

    说是这么说,轩赵氏还是很满意今天跟轩悦萌出来的行程,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有种花钱后的满足感,女人,天生都爱花钱。

    轩悦萌看着轩赵氏的模样,看着轩赵氏的身段,心里那个美啊,轩赵氏一身深兰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外面是一身粉红烟纱裙衬着,清新典雅,绣了樱花的白色披肩一点也不张扬,却让人眼前一亮头上梳的是双蝶髻,带的依旧是通绒草花做的簪子,垂了银丝流苏。

    流苏底下缀了粉红色的樱花,素雅却略带喜庆。

    一双杏仁眼,肤若凝脂,面若芙蓉,气似幽兰,巧笑倩兮,眉目间透出几分清秀。总之,轩悦萌爱看的狠。

    轩赵氏的粉脸一红,“小孩子,看什么看?哎呀,在这吃饭,旁边站着这么多人,还是不习惯呢。”

    轩悦萌微微的一笑:“那就是你的问题啦,你多接受,就自然可以慢慢的习惯哒,你想啊,咱们这里吃的热火朝天,那些服务生站着眼馋,是不是吃起来更有劲儿呢?”

    轩赵氏白了他一眼,笑道:“那是你,我才不会因为这样而有劲。”

    吃完了饭,轩悦萌又带着轩赵氏去做头发,轩赵氏不肯,轩悦萌非拉着她去。

    轩赵氏:“是不是就跟我刚才看见的那些洋人女人一样?弄得一头卷起来的?”

    轩悦萌笑道:“那是烫发,你不喜欢烫发,可以不用烫发,我让他们给你剪一个时髦的。”

    轩赵氏摇头,“不行,不用啦,我们都是盘头发,哪里需要剪头发呢?”

    轩悦萌:“修一修,再洗一洗,这叫护发护肤,做个保养,省的你回去让月颜在家里给你洗头啦啊,家里地方小,还洗不干净,等会你就舒服死啦。”

    轩赵氏听见轩悦萌说舒服死,又想起那天轩悦萌看见自己那啥的事情,粉脸顿时羞得通红,不言语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