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66 租界公董
    轩悦萌觉得轩赵氏很像高圆圆,觉得应该让轩赵氏留个现代化一点的造型,轩悦萌是觉得轩赵氏的脸型很具时尚感。
  
      轩悦萌也不管轩赵氏愿不愿意,就让马车开到了英租界最高档的理发厅。
  
      轩悦萌用英语说着,又拿过纸和笔,将他想要让轩赵氏剪的发型画出来,理发师才完全明白轩悦萌的意图。
  
      修剪,洗发,护发,护肤,今天轩悦萌很有耐心,足足陪着轩赵氏在理发店待了快两个时辰,轩悦萌差点将一本清代小说给看完啦,如果不是文言文晦涩难懂,这么一本不到十万字的小说,他一个下午绝对可以看完呢。
  
      轩赵氏看着自己在大镜子中的模样都变了,虽然觉得很好看,却还是很害羞,一会功夫成了洋婆子啦。
  
      轩悦萌眼前一亮,认为客观的说,高圆圆比起轩赵氏来,差远了,现代女人都是化妆品,我这个大美女那可是纯天然呐。
  
      高圆圆如果七十分的话,轩赵氏至少八十五分。高圆圆如果八十分的话,那么轩赵氏就是满分。
  
      在现代的时候,轩悦萌一度认为高圆圆接近的脸蛋是接近满分的,现在他的审美观被明显的拔高了好几级。
  
      不过,轩悦萌是不喜欢给任何东西打满分的,在轩悦萌的眼里,世上的任何东西都有缺陷,喜欢将事物看的完美的人的人生,会很无趣。
  
      轩赵氏有种古典的美和现代的美的结合,气质非常独特,实非语言可以形容。
  
      轩赵氏:“让他们给我盘回去啊,谁把头发披散开的?既然要盘着,剪这么多花样,还不是没有用?”
  
      轩悦萌笑道,“怎么会没有用呢?很好看啊,盘回去也比之前更好看啊?难道刚才洗头不舒服么?”
  
      轩赵氏:“舒服是舒服,但是这么多老外忙乎了这么半天。一定很贵吧?老外还真的会享福,大清国可没有让女人进的理发店。”
  
      轩悦萌让理发师将轩赵氏的头发盘回去,这里的洋人理发师也会中式的盘发,既然这里是中国。很多外国贵妇还很喜欢中国的宫廷发型呢。
  
      轩悦萌:“舒服就行,你跟我在一起,不要问钱的事情,懂吗?那样会掉我的价的。具体每样东西多少钱,你以后会慢慢清楚的。”
  
      轩赵氏可没有过过轩悦萌这样的挥金如土的生活。暗暗感叹着人和人不同的时候,心里也生出一种想法,只觉得每天过这样的日子,真的容易教人懒惰,家里有丫鬟啦,出门又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对,衣来伸手是还没有。
  
      马上就有了,轩赵氏从理发店出来已经焕然一新,面部本来就青春洋溢,化了淡妆之后更是楚楚动人。美艳动人,美轮美奂,摇曳生姿。
  
      轩悦萌啧啧两声,“看见刚才那些洋人都怎么看你吗?”
  
      轩赵氏紧张的看了看轩悦萌的那些家奴,知道轩悦萌肯定又要说疯话,不去理他,上了马车。
  
      轩悦萌嘿嘿一笑,也跟着进了马车。
  
      轩大力怎么都觉得萌少爷和大房大少奶奶的关系不正常,但萌少爷毕竟还只是一个不到一岁的小孩啊,轩大力只能说萌少爷也太厉害了。从五岁,到十岁,再到十六岁,是一个都不放过啊。
  
      吃完饭。修完头发,轩悦萌又带轩赵氏去买衣服,轩赵氏知道反抗也没有用,索性便由着轩悦萌啦。
  
      轩悦萌亲自帮轩赵氏选了好几套,连内衣都帮轩赵氏选了,轩悦萌知道轩赵氏肯定不会穿这些洋人的衣服。然后用英语告诉店员,要辅助轩赵氏穿衣服,然后对轩赵氏说,这地方就是这么个规矩。
  
      服装店的店员一看来了这么大的顾客,从店员到老板,都出来站在旁边侍奉站立,老板认出了轩悦萌是克林斯曼洋行的股东,更是重视了一个非常,一直用英语说要给轩悦萌打折扣。
  
      倒不是轩悦萌现在不爱讨价还价啦,轩悦萌明白一个道理,越是装的大,越是能够获得更多的好处,越是处处小里小气的,越是一点价钱都讨不下来。
  
      赵轻萝出来,一身的贴身长裙,显得高贵大方,立刻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轩悦萌咣的一下,觉得自己就快要死了,要不是自己还是个小孩,只恨不得立刻将轩赵氏就地阵法啦才满足。
  
      赵轻萝捂着胸口,雪白丰满的蘇胸露出了一大块雪白的肌肤,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哎呀,洋人的衣服怎么能穿出去?我快换下来。”
  
      轩悦萌笑道:“就是这样的,刚才你看那些洋人女人,不都是这么穿么?一个个不是都很自在,我跟你说,你身上的这一身,就是租界里面的洋人女人,也只有极少数才穿得起。”
  
      赵轻萝听轩悦萌这么一说,再照了照镜子,轻轻的扭动了两下,也觉得好看,而且女人对于价格是很敏感的,总会觉得只要是贵的就不会错,“还是不要买了,也没有机会穿。”
  
      轩悦萌笑着冲店主道:“给小姐将衣服包起来。”
  
      店主大喜,急忙让几个店员围着轩赵氏一通忙乎。
  
      轩赵氏又羞又急:“唉,你还真的要买啊?买了我上哪儿去穿啊?”
  
      轩悦萌笑道:“有的是机会,你如果不爱穿着上街,可以在家自己欣赏也不错啊,以后我带你参加舞会,你也可以穿。”
  
      那老板听的懂一点中国话,也认识轩悦萌,轩悦萌可是现在经常上报纸的名人啦,笑着竖起大拇指,“这位小姐,你穿着很好看!悦萌先生可是我们租界商人中最有眼光的人啦。”
  
      轩赵氏听着那老板怪声怪气的中国话,忍不住捂嘴一笑,知道自己也拦不住轩悦萌,便由着他去了。
  
      出了服装店,轩赵氏仍旧是之前那身旗袍装扮,旗袍穿在轩赵氏身上也是很美的,白色中带着几朵紫色的花儿,将轩赵氏的身体曲线衬托的玲珑有致。
  
      轩悦萌笑道:“轻萝,你真漂亮。你这幅模样,如果让皇帝看见了。我就倒霉啦。”
  
      轩赵氏想到为什么皇帝看见了,你要倒霉?轻轻的呸了一口,“又疯言疯语啦。”
  
      轩赵氏想着轩悦萌的意思,想到如果让皇帝看见会怎么样?忽然粉脸羞得通红。还能怎么样?同治皇帝的名声很臭,坊间传闻皇帝经常微服出宫,甚至流连八大胡同!
  
      轩悦萌:“我要去美租界看看,那是我们洋行承包的地方,我想去看看施工进度。我们走几步吧?”
  
      轩赵氏看了看身边的两派美巡捕,还有轩悦萌的一堆家奴,道:“还是坐车吧。”
  
      轩悦萌本来是想走几步的,一天到晚坐车,弄得他都有点缺乏锻炼啦,“怎么?”
  
      轩赵氏:“你弄这么些个拿枪的守着身边,怪变扭的,你是不是每次出门都要这么多人跟着?又不是去打架。”
  
      轩悦萌:“我上回才被绑架过,你不知道啊?你不担心我吗?”
  
      轩赵氏哦了一声:“那个时候是有些担心的,不错。是该多带些人,估计很多人都盯着你这头小肥猪呢。”
  
      两个人正要上车,一辆马车从街角过来,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停下来了。
  
      轩洪波伸出头来,“哟,这不是我的那个神童侄子吗?”
  
      轩悦萌厌恶的看了一眼,居然是轩洪波和治麟,还有那个日本人伊藤博文,顿时心生警惕!
  
      轩悦萌回头一看,大力他们也都将手握在了枪柄上。一堆美巡捕显然也提高了警惕,这让轩悦萌的安全感增加了不少,当着这么多人,总不能再将老子给绑了去吧?
  
      治麟也看见了轩悦萌。特意让马车夫将马车停下来的。
  
      轩洪波:“哎?怎么还有老大家的儿媳妇?轩赵氏,你见到二叔怎么不叫啊?”
  
      轩赵氏立刻紧张的后退一步,闪到了轩悦萌的身后,轩悦萌握着轩赵氏的手,冲着轩洪波轻蔑的一笑:“叫你干什么?都分了家了,各过各的。再说,你是什么东西,配和我们攀交情吗?别理他,我们上车。”
  
      轩悦萌说的十分的刻薄!他是已经将轩洪波,治麟这几个人当作死敌啦!一点闲话不想跟这几人扯!
  
      轩洪波被轩悦萌一阵抢白,面红耳赤的要发作,“先不说我是你叔叔,我好歹是官,并不你爹的官小,你又是什么身份?”
  
      轩悦萌哈哈一笑:“我是什么身份,你眼瞎吗?你们告诉他,我是什么身份!”
  
      轩悦萌的家奴和两排美巡捕大声道:“萌少爷是美租界公董局董事!”
  
      轩洪波没话说了,他那个六品官,在洋人面前就是个苍蝇一般,的确没有什么资格在这跟轩悦萌叫板,这里可是租界。
  
      治麟笑道:“这倒是有趣,你这么点儿大的人,现在是美租界的公董局董事啦?也不知道洋人都是怎么想的?不过,萌少爷,你也别得意的太早,你们那个破洋行能不能玩的转,还不一定呢!等那个克林斯曼洋行倒闭了,我看你还狂的起来吗?”
  
      轩悦萌嘲笑的瞥了治麟一眼,“米粒之光安与日月争辉?我不用狂,也比你这条四处讨屎吃的狗要强,下三滥,你有本事再绑我一次试试啊?估计你每天做梦都在想着怎么杀我吧?治麟,你给我记住,早晚,我让你跪着喊爹!”
  
      治麟毕竟是有身份的人,怎么都不会料到轩悦萌居然会说出这么粗鄙的话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该先去驳斥轩悦萌说他绑架他的事情,还是应该先去驳斥轩悦萌说早晚让自己去讨屎吃的事情。
  
      讨屎吃就讨屎吃吧?还跪着?
  
      轩悦萌直接将画面都设定好了。
  
      轩悦萌也为自己的一通大骂,非常的满意,要知道,放在以前,他哪里有机会对治麟这种身份的政府大员开骂?连边都挨不到呢。
  
      治麟想大骂,但是轩悦萌的一堆家奴已经围了上来,轩悦萌这边三十多个人,当然不怕治麟这边的七八个人,而且美巡捕的腰上都别着短枪,手里都拿着警棍呢。
  
      伊藤博文在车里对着轩悦萌一个深鞠躬,“悦萌先生,你好,很高兴再次看见你。”
  
      轩悦萌瞥了眼伊藤博文,淡淡道:“伊藤博文先生,你们那车可真够臭的!清萝,我们走。”
  
      伊藤博文虽然中文很好,却也弄不清楚为什么轩悦萌会说这车很臭?也不知道轩悦萌具体说哪一个人臭啊?怔怔的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轩悦萌并不理会几个人,连场面都懒得跟他们做,牵着赵轻萝,让赵轻萝将自己抱上车。
  
      赵轻萝上了车还心有余悸:“刚才那个人,就是绑架你的人?你既然知道是他,怎么没有报衙门呢?二叔怎么会跟这种人在一起?”
  
      轩悦萌冷哼一声,“报衙门?一方面是没有证据,治麟在事发之后将他的手下都灭了口啦,另一方面,你知道他是几品官吗?他自己就是个三品,你上哪儿去报官?”
  
      赵轻萝气愤的握了握粉拳,“大清国真的黑透了,这样的人居然也是朝廷高官?这还有王法吗?”
  
      轩悦萌微微的一笑:“别大惊小怪啦,这个世界本来就是黑暗的,你上哪儿去找光明?光明就是手中的枪,手中的权力!谁有枪,谁有权力,谁就是光明。”
  
      赵轻萝若有所悟,深深的看了轩悦萌一眼,只觉得像是轩悦萌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就想这么多,也真的是够难为他的啦,再和轩悦萌接触的久了之后,赵轻萝愈发的觉得轩悦萌处处给人新鲜感。
  
      两个人的想法不同,经历不同,所得到的感观总是不同的,就像是轩悦萌,其实也很喜欢这个时代,虽然黑暗是黑暗了些,但是跟这个时代的人交谈,会让他时刻冒出各种各样的灵感,因为,他比他们都要看的远一些。
  
      祝清萝握着轩悦萌的小胖爪子,看着轩悦萌道:“不过,你以后还是别跟人呛啦,你这样,我会担心的。这些人都坏的很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