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67 津运河帮
    轩悦萌笑着看了看赵轻萝,为赵轻萝为自己打抱不平的神态而开心,这说明她已经有点儿在乎他啦。

    轩悦萌嘻嘻一笑:“轻萝,我才知道你这么关心我呢?”

    赵轻萝粉脸一红,听这么点大的人叫自己的闺名,到底还是别扭:“那天我不是跟你说了,你只能叫我大嫂,你刚才为什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叫我轻萝?”

    轩悦萌将头枕在赵轻萝的丰满的胸口上面,“轻萝,别吵,我眯一会儿,有点儿困啦。”

    赵轻萝拿轩悦萌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在轩悦萌的脑门上轻轻的点了点,看着说睡就可以睡着的轩悦萌,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一只手搂着轩悦萌的头,一只手托着轩悦萌的腰,轻轻的吟哦着小曲儿。

    美租界和英租界是挨着的,没有片刻就到,不过轩悦萌居然真的就睡着了,大力在询问过赵轻萝之后,轩赵氏也不知道轩悦萌具体要去哪里看,轩悦萌刚才只是说想来看看美租界的施工进度,只得让豪华马车就停在了租界门口。

    李提摩太和勒夫正在现场,看到了轩悦萌的马车,也就让勒夫和自己一起驱车过来,现在克林斯曼洋行已经有三挂马车啦,加上轩悦萌给轩黄氏买的一挂豪华马车,轩悦萌最近光是买车都买了四部!他自己一部,轩黄氏一部,两部车是现在天津最贵最奢侈的马车,下面是李提摩太一部,还有勒夫一部,李提摩太的马车是跟英国领事馆的领事同一个级别的,勒夫的马车就比较普通,不过洋行的副经理有专车的也非常少见。

    李提摩太下了车,看见车内的轩悦萌正躺在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的怀里呼呼大睡,便没有叫他。

    大力笑道:“少爷年纪还太小,说困就困,每次睡半个时辰就会醒的。李提摩太先生,你们的进展很迅速啊,美租界入口的景观门都做起来啦?”

    李提摩太笑着叹口气,“这门的价钱比一栋别墅都要贵!这是西方工艺和东方技艺的完美结合。雕梁画栋,用的都是最好的石料和木材,我去过北京,北京的皇家园林也没有这么奢侈。”

    轩赵氏听李提摩太的中国话虽然也不是很标准,不过她都能够听懂。听李提摩太和大力谈论,觉得好奇,不由的在车窗边上看起那大型的景观门。轩赵氏今天和轩悦萌出了一趟门,所受到的震撼的确不小,轩悦萌就不说了,就连她对大力和轩悦萌的一帮家奴的认识都大为改观,原先在轩家老宅的时候,轩赵氏却没有发现这些人出来以后各个都似乎很能干似得。原先在赵轻萝的印象中,轩大力就只是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一个守门人的儿子罢了。

    ‘美租界欢迎你’

    六个巨大的汉子是楷书。下面是一排洋文,字儿还镶嵌了金边。

    轩赵氏抿嘴一笑,她曾经看过轩悦萌在家画图,设计这个大门,知道这些肯定都是轩悦萌的点子,的确是很大气,很新潮,也很奢华。

    大力点点头,“李提摩太先生,这已经很快了。赶上萌少爷制定的工程进度没有什么困难啦吧?这一个月就应该可以先将美租界巡捕房的框架盖起来,年前就应该可以让巡捕们住进去了,省的大家都住工棚。”

    李提摩太摇摇头,“工期很难完成啦。虽然北洋衙门派了一些人手来帮助我们,但是他们的人手也很紧张,我得到消息,天津运河帮的人四处散播消息,谁要是敢到我们美租界来做工,就是和他们天津运河帮做对。”

    轩大力心中一惊。这是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啊!难怪刚才治麟说克林斯曼洋行要玩不转了呢,这是釜底抽薪啊,如果没有人来帮工,这么大的工程,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完工?赶不上工期进度,就没有办法跟少爷制定的销售计划挂钩,影响了销售,这危险,不用说了,到时候就赶不上缴付美租界的土地款,到时候……

    轩大力不敢再想了,除了萌少爷和李提摩太两个人,轩大力就是唯一清楚克林斯曼洋行底细的人啦。

    李提摩太看见轩大力一脸的焦急,也是叹口气,他是一个中国通,当然知道天津运河帮的势力有多大,整个江北的第一帮派,黑边两道都要给面子的,得罪了这么一股强大的民间势力,有德国领事馆和美国领事馆撑腰也是没有什么作用的。“眼下的办法,只能是尽快花大价钱到外地去招工!可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轩悦萌已经醒了,听到了两个人在谈论天津运河帮的事情,他就全都明白啦,天津开埠的历史已经不短啦,一直用的是三岔口码头,老的天津城市重心也在那边,等到他的这个美租界码头一建好,不管是管理上还是地理位置上,还是硬件设施上,势必将三岔口码头挤得没有生存的条件啦,这是在断人家的财路啊!

    轩悦萌知道人家要跟自己动手,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不过轩悦萌以为有钱就能够请人,再说他已经将美捕房的队伍建设到了一百多个人,也不怕有人来捣乱,却没有想到天津运河帮的势力这么大,居然可以让工人们都不敢到美租界来帮工。

    轩悦萌表情凝重的下了轩赵氏的大腿,坐在沙发上,深深的靠在靠背上,他要一个人思考一会儿。

    轩大力,李提摩太,勒夫,都看见萌少爷坐起来啦,一个人坐在轩赵氏的身边出神,大家都不说话啦,知道他在想事情。

    反正众人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的时候,最后还是只能靠萌少爷的智慧来解决,他们都有点依赖性啦。

    轩悦萌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好的点子出来,这个时候去找李鸿章肯定是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的,李鸿章的人手也很紧张,轩悦萌知道李鸿章虽然是直隶总督兼任北洋大臣,权倾整个直隶,甚至大半个中国,但是大清朝廷不可能不对李鸿章猜忌,否则淮军拱卫京畿的力量也不会就两万来人啦,李鸿章的淮军现在到处要忙着疏通河道。和工部一起修筑各个重要的军事设施,还要扩建天津机械制造局,李鸿章那点人,自己都不够用。怎么能抽出人力来帮助克林斯曼洋行?

    况且,李鸿章也不太可能直接派军队来帮他,这牵扯的面可就太广啦。

    轩悦萌下了马车,欣赏了一番美租界入口的景观门,“不错。宏伟,大气!不错。”

    李提摩太苦笑了一下,“可惜就只是修好了一座门而已,里面都是坑坑洼洼的一大片,这样下去,三期的土地怎么销售?”

    轩悦萌看了一眼还是坑坑洼洼的一大片工地。

    轩悦萌知道李提摩太要说人手的事情,一抬手,打断了李提摩太的话,“李提摩太先生,刚才你们说话。我都听见了,人手的事情,是不容易解决,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办吧,现在就可以着手去办向外地招工的事情了。”

    李提摩太吃惊的看着轩悦萌,没有想到萌少爷这次这么痛快的就按照他的意思去办了,每次他提出什么意思,萌少爷总是有其他的办法的啊。

    李提摩太将轩悦萌拉到一旁,轻声道:“悦萌先生,我们的资金已经告罄啦。没有这么多钱啊,这样做,将会很不划算,你看。是不是能在天津运河帮的身上想想办法,跟他们谈一谈?”

    轩悦萌哦了一声,“可以啊,你就去跟他们谈一谈看吧?”

    李提摩太急的差点跳脚,“悦萌先生,你真不懂还是装糊涂呢?就是他们搞的鬼。我们去谈有什么用?你看看,我们是不是可以想想法子,让北洋衙门给天津运河帮施压呢?我看你跟李鸿章大人不是很熟悉的吗?不是都说兵匪一家,这些江湖帮派,不敢不给衙门面子的吧?”

    轩悦萌看了看李提摩太,暗道李提摩太的确是一个中国通,而且对中国的国情越来越有研究啦,这的确是一条路,不过还是摇摇头,“很难,你想啊,北洋衙门跟我们克林斯曼洋行合作的事情,所有的报纸都有报道,他们又怎么会不知道?天津运河帮既然知道我们跟北洋衙门有交情,还敢这么做,显然,他们并不怕北洋衙门,他们吃的是码头的饭,吃的是漕运的饭,他们的饭碗都快要被我们抢走啦,这个时候你跟人家商量什么?”

    李提摩太黯然的点点头,看来是他自己想的简单了,“但是,现在该怎么办啊?悦萌先生,再这么下去的话,我哭都哭不出来,我昨天做梦都被没有工人干活的情形给吓醒了呢。这样下去,我们克林斯曼洋行挺不过这个月啦,一旦工地全部停工,后果不堪设想啊。现在就还剩下几百个从外地来天津讨生活的杂工,他们不是直隶地区的人,不怕天津运河帮的势力,其他的直隶地区的本地人是不敢再来我们工地干活啦。”

    轩悦萌叹口气,苦笑了一下,“李提摩太先生,哭也没有用,请把心放宽一些,这不是还没有停工的吗?多发工钱,让工人们夜以继日的先干着,我们再分头想想办法。这事虽然很难办,但是当你再活个几十年之后回头来看,也许这不是什么大事,既然要做大生意,这些困难都是很正常的。”

    李提摩太也苦笑一下,“悦萌先生,我真的服了你啦,你似乎到时候都这么冷静。”

    轩悦萌知道自己,他可不是什么冷静,他是真的想不出来办法嘛,大家都悲观大哭,有用么?

    李提摩太带着勒夫等高级买办,散去,轩悦萌乘着马车,四处转了转,离开了美租界。

    轩赵氏:“你刚才和那个洋人谈什么谈了这么久?还是在谈工人不够的事情吗?他就是你的合伙人吗?”

    轩悦萌点点头,“是。”

    轩悦萌现在没有心情说话,他在想着怎么解决问题,他目前貌似只有两条路,到外地找人,肯定是不行的,一是没有足够的资金,二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他要么找个能压制天津运河帮的势力来帮助自己,或者利用另外一个帮派死对头让他们和运河帮斗起来就行了。

    但是轩悦萌想到的更大的势力,在自己的关系图谱里面,那也就只能是直隶总督兼任北洋大臣的李鸿章李中堂啦,他很没有把握。

    找更大的帮派?人家天津运河帮已经是北方最大的帮派啦啊,还有谁敢跟天津运河帮斗起来?

    轩赵氏见轩悦萌在出神,忽然觉得自己很没有用,什么也帮不上他,在跟轩悦萌去租界的这一天之前,轩悦萌在轩赵氏的心里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小孩子而已,但是跟轩悦萌去过了一次租界之后,尤其是看见那么多衣服华贵的洋人在轩悦萌面前毕恭毕敬的样子,众人推戴轩悦萌的样子,众人等着轩悦萌拿主意的样子,还有轩悦萌现在聚精会神想事情的样子。

    轩赵氏忽然觉得,也许,他,不是一个小孩,就算他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大人,至少,他很有能力。

    轩悦萌最后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好法子出来。因为这是与虎谋皮啊!

    轩悦萌最后两个方法都用不上!

    轩悦萌让大力将轩赵氏送回了家,轩赵氏下车回家的时候,轩悦萌甚至都没有下车。

    女人对于轩悦萌来说,就如同衣服。

    轩赵氏甚至微微的有些失落,轩悦萌就这么走了。

    轩悦萌:“大力,这事不好办啊。”

    轩大力知道萌少爷说的是天津运河帮的事情,“少爷,你说罢,怎么办?”

    轩悦萌叹口气,“咱们建了一个美租界码头,肯定是夺了人家的生计,而且天津运河帮的名气不坏,没有少帮穷人,公开跟天津运河帮做对,肯定讨不了好去,但是我们现在也被逼上了绝路啦!”

    轩大力和轩悦萌两个人在马车当中,轩大力的眼睛蒙上了泪水,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萌少爷这么为难的时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