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68 再烧一次
    轩大力:“萌少爷,要不然,您去跟李中堂说明白啦吧,跟李中堂说清楚,求一求他,就说那家克林斯曼洋行实际上是您开的。实在不行,您就去找曾大人,相信李中堂看在曾家的面子上,会管的。”

    轩悦萌果断的摇摇头,“如果这样的话,一起都白废了!那样人家就都知道克林斯曼洋行是我开办的,失去了洋人这层外套的话,我要这家洋行也就没有意思啦。难道以后不壮大啦?”

    轩大力叹口气,“可是,少爷,您现在还想着将来呐?先保住眼下再说吧!?”

    轩悦萌用小胖爪子摸了摸自己的脸:“也不是完全没有法子,我在想,直接找李鸿章的话,他不见得会帮忙,即便是他会帮忙,去跟天津运河帮打个招呼,意义也不大,因为咱这是在断人家的生路,是在与虎谋皮啊!人家拼了命也要跟我们干到底的!我们可没有跟天津运河帮干到底的实力!你说,天津运河帮怕谁?”

    轩大力想了想,“怕李中堂呗,还是不行啊,您不是都说了直接找李中堂没有用处吗?”

    轩悦萌摇摇头,“咱们不直接找他,天津运河帮怕李中堂,那么,李中堂又怕谁呢?”

    轩大力:“怕洋人,怕朝廷。少爷,您到底啥意思啊?”

    轩悦萌:“洋人,对,你说到点子上啦!就是洋人!直接找美国领事馆或者德国领事馆的话,他们也未必会帮忙,而且美国领事馆和德国领事馆在北方的势力太弱,在天津这一块最强的就是英租界和法租界,尤其是英租界!你想想看,有什么什么法子,可以让英租界觉得天津运河帮在向他们下手,逼得英国人去给李鸿章施压,再让李鸿章去死磕天津运河帮,或者是英法一起对付运河帮。从而解了我们的围,让天津运河帮没有功夫来管我们?”

    轩大力的脑子都有点儿转不过弯儿来了,心说少爷也真的是会想事情,反正他都早就对萌少爷佩服的五体投地啦。萌少爷说的这些,打死他都想不到的,也不知道萌少爷都是怎么想出来的?

    轩悦萌给出了一个大概的方向,但是和具体的找到答案还差的很远呢。

    轩悦萌和轩大力两个人又再次陷入了沉思当中,眼看快到大树胡同啦。轩悦萌让马车在附近慢悠悠的打转,他还不想这么早就回去,想不出办法的话,轩悦萌知道,回去也是糟心。

    轩大力:“少爷,天津运河帮主要做的咱清国人的生意,跟洋人并没有什么瓜葛,洋人有自己的轮船运输啊,他们算是井水不犯河水,既然没有什么瓜葛。怎么挑起洋人对天津运河帮的不满呢?少爷,我实在是想不出来啊。”

    轩悦萌恶向胆边生,“没有什么瓜葛,却也不等于是一点瓜葛都没有,三岔口码头这么小,既有洋人的仓库,也有天津运河帮的仓库,而且,在三岔口码头干活的都是运河帮的人,你敢不敢带人去烧了英国人和法国人的仓库?只要一烧洋人的仓库。洋人肯定第一个就会怀疑是天津运河帮搞的鬼!”

    轩大力吓了一大跳,少爷是真敢想啊!“少爷,仓库那块,洋人是派兵把守的!天津运河帮的总舵也在那边。两边的人加起来至少有上千,咱这几个人去,不是送死吗?估计连人家的仓库的边边都挨不到一下,更别说放火啦。”

    轩大力估计萌少爷是烧了一次自家老宅之后烧上瘾啦,现在都动不动就是烧。

    轩悦萌:“你想办法弄一些英军的衣服,咱打不过英军。偷衣服总没有问题吧?偷到了衣服之后,从大牛他们当中选十来个死忠的,然后!这样……这样……”

    轩大力听着萌少爷的计划,吓得浑身轻微的打颤,萌少爷的这个计划实在是太过于大胆,轩大力现在可以确定一点,萌少爷就是一个妖孽少爷,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让他去干!

    轩大力咬了咬牙!像是发誓一般的道:“少爷,你放心吧,大不了大力将命交给少爷,没有少爷,大力什么都不是,等美租界码头建好了,别忘了大力就成。”

    轩悦萌在大力的手上拍了一下,“知道克林斯曼洋行是我建立的事情的,除了李提摩太就只有你,你说我对你多大的信任?这次的事情办好了,我给你克林斯曼洋行百分之一的股份!你以后就是克林斯曼洋行的股东啦!”

    轩大力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害怕,浑身轻微的打着颤,想控制都控制不住!

    他知道少爷完全是因为自己从小就在轩家,才照顾自己的,否则自己怎么有资格得到克林斯曼洋行的股份?怎么有资格成为股东?人家李提摩太的年纪比自己大一倍,还游历了许多的国家,还会说中国话和英语,德语,自己会什么呢?连字儿都认不到一百个的,还是这段时间悦文少爷突击教了大家一些。

    轩大力一下子给轩悦萌跪下,“少爷,你放心吧,不管成不成,我到时候给大家每个人发点儿砒霜做成丸药,不成就自己吃了,绝不连累少爷。”

    轩悦萌看着轩大力满头大汗的样子,知道他是真的害怕啦。

    轩悦萌黯淡的一笑,“不用搞成这样,记着,挑人之前,多想一想,既要忠诚,也要勇敢,这事不成的话,咱洋行就真的没有几天好玩的了。记住,挑选合适的人,这是这事成败的关键!对了,你现在就去让李提摩太到报社去打个广告,说咱们在东北和西北那边各找了五千工人,上万工人在月底之前就会赶到天津,直隶这边现在就只是还需要两千工人,每天干活每天发现银,让想到美租界工地干活的人都抓紧,从下个月开始就不招工啦。”

    轩大力点头,一一答应下来,轩大力知道这是萌少爷使的障眼法,做给外界看的,用来掩人耳目的,想告诉别人。克林斯曼洋行有的是钱,就算是天津运河帮发了不让人到美租界干活的消息,克林斯曼洋行也毫不在乎。

    过了两天,轩大力还真的搞到了几身英军的衣服。轩悦萌的家奴大都是乞丐出身。乞丐除了靠讨要,就是靠偷了,偷几件衣服不成问题。

    轩大力:“少爷,那事我仔细的想了一遍,还是不成。挑几个忠勇的家奴是不成问题,但咱没有做过这类的事,而且干系太大,干哪个行当,都是要有经验的啊,可不是想做就能做的起来的呢。上回那是在自家老宅,这次是去有重兵把守的码头仓库。这种事,还真的得亡命徒才行,还得是做过几回的熟手,您看?”

    轩悦萌明白轩大力的意思。的确,让才练了一个来月的家奴队伍去执行这么大的任务,的确是如同儿戏。轩悦萌知道大力不是因为不敢去,再次向自己告诫,那是出于对自己的关心和考虑。

    轩悦萌点点头,靠在沙发的后背上,全身倒是挺放松的,只可惜现在没有音乐,不然他想听一首歌,到了这种最后关头。轩悦萌反而能够冷静下来。

    轩悦萌看了大力一眼,觉得大力应该是有什么法子,只是不方便向自己开口,随口道:“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就直接说。”

    轩大力看着萌少爷:“少爷。我的意思是这种事人多了没有用,就我和大牛两个人,再加两个人就成,我觉得吧,四个人就差不多啦,再不行的话。再加上我哥,五个人。”

    轩悦萌的眼睛一亮:“哦?听你的意思,你想到了什么合适的人选吗?”

    轩大力点点头,“我这里正好有两个,咱不是接管了美捕房吗?我和大智把那些成年旧案都梳理了一遍,把那些小偷小摸什么都放了,那些人愿意留在咱工地干活的,我就先给他们都安排了差事,不愿意的,我就放走了,这事还没有来得及跟少爷禀告。”

    轩悦萌点点头,“你做的不错,以后这样的事情,你自己拿主意就行。”

    轩大力见得到了少爷的认可,提着的心放下了,他为了能管束下面的人,偶尔做些独断专行的事情,这都是事先得到过萌少爷认可的,不过真的做完了,轩大力又心里没有底了,因为轩大力知道少爷并不是凡事都不挂心的人,只是很多事情会放在心里,引而不发而已。

    轩大力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道:“现在我手头有俩杀人犯,这两个人以前是干打家劫舍营生的,听说拜过江湖上的游方武师,学过点儿功夫,犯了大案,在美租界藏匿的时候被人给暗报了,这才被美租界抓住,这两个人手上有不少人命,如果不是美国人不兴杀人,放到大清这边的话,早被砍头啦,最后让美国领事馆给他们判了个无期徒刑,现在放在清污局专门做清污的事情。”

    轩悦萌知道,清污还不就是清理粪便啥的呗,原先在自己接手之前的美租界也落后的很,还没有排污管道,那些粪便就靠手工清理,当然都是由中国人当中的这些囚犯去做。

    轩悦萌觉得美国人也挺矛盾的,自己成天到处烧杀掳掠,偏偏还爱装个民主。

    轩悦萌:“这样的人,靠的住吗?放他们出去,别等下跑没影啦。”

    轩大力点点头,“这也是我现在在担心的事儿呢,我也就是跟少爷提个想法,行不行的,还得看少爷,少爷如果坚持要让我选人去做,大力也没有二话,大力是担心咱没有做这种事的经验,怕坏了少爷的事情。不过,要用这两个人的话,也的确是担着极大的风险的,这种人,毕竟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靠的住。”

    轩悦萌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以前是因为下巴有胡子,他爱摸摸下巴,看看胡子长出来没有,现在毛都没有,但他还是保有着这个习惯。

    轩悦萌也知道这种事的干系重大,如果这两个人不牢靠,在事发之前就走漏了风声的话,那就全完了,全家都要跟着他陪葬,这次他赌的确实大,“那我先看看这两个人去吧,他们在这里关了多久啦?”

    轩大力:“两年多啦。”

    清污局,又脏又臭。

    轩悦萌捂着嘴巴,差点透不过气来。

    十来个工人正在一下一下的往外面铲屎。

    轩悦萌看了一眼,差点没有吐了,冲着大力点点头。

    大力将萌少爷让到了一处干净屋子当中等着,对一个巡捕喊道:“把张德成和尉奎恒带过来。”

    那巡捕应了一声,便去带人。

    张德成和尉奎恒两个人都是二十多岁的黑瘦汉子,长期被关押,吃不好睡不好的,能不黑瘦吗?两个人的脚上都拴着笨重的脚镣,打着赤脚。

    轩悦萌忍受着两个人身上的难闻气味:“你们都犯了什么事情,说说吧。”

    张德成看了看轩悦萌,心想一个这么小的小娃,居然能说这么流利的话,暗暗诧异,“杀了些人,大都是为富不仁的乡绅,有几个是做船运的客商,具体多少人,记不清啦。不过,我没有杀过一个穷苦老百姓,还周济过不少乡里人。”

    尉奎恒:“我也是,我都是跟着张大哥混饭吃。”

    轩悦萌点点头,暗道这两个人还有点觉悟,看样子也不像是十恶不赦丧心病狂的那种类型,“我想让你们做我的家奴,给你们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你们愿意吗?”

    这哪有不愿意的?两个人对望了一眼,扑的就跪了下去。

    张德成指天发誓道:“这位小少爷,如果能让我们脱出这地方,我们这辈子都愿意为少爷做牛做马。”

    尉奎恒急忙附和道:“是,我在这地方早就受够了,少爷,你放心,我们虽然是粗人,但也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

    轩悦萌淡淡的一笑:“你们是什么样的人品,日后慢慢就会知道,我也不图你们报答,大力,给他们放了,跟他们签家奴的契约吧。”

    两个人闻言大喜,重重的就给轩悦萌磕起头来。

    轩大力没有想到少爷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按着少爷的意思,将两个人放了,轻声在萌少爷的耳边问道:“少爷,是让他们跟一般家奴一样吗?”

    轩悦萌点点头,并没有很小声音,故意让张德成和尉奎恒两个人听见:“当然,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不指望你们报答,你们愿意跟着我,我自然会尽力赏你们饭吃,不愿意跟着我,我不拦着。”

    轩悦萌终究决定赌一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