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69 干场大的
    张德成和尉奎恒就这样被安排到了码头工地干活,格外的卖力。
  
      如此又过了三日。
  
      轩悦萌:“这两个人怎么样?”
  
      大力:“干活不是很卖力,不过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轩悦萌点点头,“做过强盗的人,很难安心做这样的事情,你去找他们来,跟他们说事情吧。”
  
      大力知道是说那事,担心道:“少爷,您要是不放心的话,我看还是算了,就我和我哥,再叫大牛二牛,咱自己做了算了,至少我们几个人绝不会出卖少爷,实在不行,我们大不了就是一死,也绝不会连累少爷。”
  
      轩悦萌沉声道:“大力,你这是在说什么呢?我把你们当兄弟,我是怕被连累的人吗?你们跟着我,时常冒这些大风险,是少爷我连累了你们才对。”
  
      轩大力听见萌少爷这么说,感动的不行,萌少爷虽然年纪小小,说话做事,却处处的这么暖人心。“少爷,我大力这辈子都跟定了少爷!”
  
      轩悦萌笑道:“你很爱表白啊?去叫人去吧。”
  
      轩大力不一会就将张德成和尉奎恒带来,当着萌少爷的面,将想要挑拨天津运河帮和英国人法国人矛盾的事情说了一遍。并初步谈了假扮英军去杀几个英**人,并焚烧仓库的构想。
  
      张德成听罢,两眼放光,很久没有听过这样的事情了,这么大的事情,简直疯了,看着轩悦萌,心想着这神童少爷,原来是要用我们两个人做这样的大事啊,他和尉奎恒这几日在码头跟工人们一块干活,当然已经听过很多关于轩悦萌是神童的事情了。
  
      张德成淡淡的道:“少爷这么看得起我们哥俩,让我们脱了牢狱之灾,实在是我们的在身父母。这事,既然少爷信得过我们老哥俩,我和尉奎恒肯定给少爷办了。不过,光是扮英军还不够。还得让英国人法国人怀疑是天津运河帮干的才成,还得去偷一样运河帮的人特有的兵器留在现场,而且这事不能用枪,人也不能太多,两个负责把风。两个负责准备火油,两个负责动手,要六个人,现在已经踩好点了吗?”
  
      大力:“我画了一张三岔口码头的地图。”
  
      张德成点点头,“英国人和法国人最大宗的贸易就是大烟,你知道他们放置大烟的仓库的位置吗?”
  
      轩悦萌其实也想到了这一点,不过当听到张德成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很认同张德成的才干的,的确,烧掉英国人和法国人的大烟仓库的确是最能激怒洋鬼子的办法啦!而且。轩悦萌最是痛恨大烟,害了多少国人啊?而且大烟就是英法列强从中国牟利的最大手段!如果现在可以把大烟断了,清朝对列强的贸易重新顺差,中国的经济不几年就可以恢复过来的!中国地大物博,是个最大的内销国家,底子还是很好的。
  
      大力听了张德成的问话,摇摇头,“没有,里面根本混不进去,我不敢去看。帮英国人和法国人的仓库拉货的工人都是固定的,他们吃住都在棚子里面,不好去打听,再说英国的仓库很大也很多。不知道具体存放什么位置。我想,要想烧人家的大烟仓库,基本没有指望啦。”
  
      张德成一脸的凝重,“少爷既然这么相信我们,这是为少爷立功的好机会,我拼上这条命也要办成这事的。你就只管找四个人来吧,少爷,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去。”
  
      轩悦萌点点头,“去吧。”
  
      张德成和尉奎恒走后。
  
      大力问道:“少爷,要不要找人跟着他们?”
  
      轩悦萌笑道:“不用,人家要跑就早跑了,他们不是那样的人,你说他们干活不上心,但是他们还是留了下来啊,这说明他们是讲义气的人,你让人盯着他们,一方面是盯不住,另一方面会让人家寒心的。这次的事情,以张德成领头吧,他让怎么做,你们就怎么做,你全力配合他。”
  
      轩大力的脸发烫,额头一层的细汗,“少爷,这次的事情可是太大啦,您是真的敢押宝啊,把宝都押在这种亡命徒身上,您真的不怕吗?”
  
      轩悦萌笑道:“人是你推荐的,现在你自己倒是反而没有信心啦?把心放宽吧,三分靠打拼,七分天注定!”
  
      又过一日,张德成和尉奎恒已经弄清楚了英国人和法国人共用的租借仓库的具体情形啦,连大烟存放的仓库位置也一并弄清楚啦。
  
      轩悦萌很佩服两个人的效率,却没有去问人家用的什么法子,轩悦萌批准了张德成的要求,同意他们今晚行动。
  
      行动成员是张德成,尉奎恒,轩大智,轩大力,轩大牛,轩二牛,一共就六个人。
  
      轩悦萌当晚没有回大树胡同,而是住在了租界的那栋租住的小别墅当中,别墅在英租界,他相信,这里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张德成他们有没有得手。
  
      这是一个干燥的天气,轩悦萌喝了许多的牛奶,还是觉得口渴,整个人燥热的狠!
  
      张德成等人是在凌晨两点的时候行动的,穿上预先偷来的英军衣服,划着一条偷来的渔船悄然靠近了三岔口码头!
  
      他们的道具是火油和几件天津运河帮专用的兵器——几把刻着个运字的斧头。当然,这运河帮的道具也是偷来的,他们今天使用的所有道具都是偷来的,以防止事后被查到道具来源。
  
      轩悦萌瞪着眼睛等着看着火的壮观场面,可是还是没有忍住,先睡着了,这段时间,他似乎特别的犯困,这不光是因为他是一个小孩,还因为他上次成功的引气入体的事情。
  
      正常人的身体发育总会因为外界因素和自身不好习惯导致自身发育不能非常的充分,以达到天人合一的效果。
  
      事实上,天人合一的效果只是一种理想化的构想,人在和天象接触的时候,能捕捉到半丝灵气都已经是天大的机缘啦。
  
      轩悦萌在机缘巧合之下,居然捕捉到了三丝灵气,直接让他的身体水平的潜在爆发力可以堪比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这对于一个不到一岁的人来说,是多么可遇而不可求的机遇啊!
  
      最惊人的还不是他现在的潜能有多么的强大,关键是他的丹田已经和正常人的丹田不一样啦!他的丹田就像是钢铁打造的。即便是在快速的损失了内气的情况下,他也可以比正常人用超过百倍的速度回复过来!
  
      比方说一个人受伤需要调整三个月的话,轩悦萌就只需要调整一天,如果人家需要调整一个月。轩悦萌就只需要调整几个小时,如果人家需要调整几天来恢复,轩悦萌就只需要调整个把小时。
  
      总之,吓死人!
  
      但是,轩悦萌自己并不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素质已经很牛吡啦。更不知道他以后会有多牛吡,他仍然只期待能过个普通的富豪生活便罢了,等到将来长大了,把自己喜欢的,看中了的美女都收集够了,过个快乐的田园生活,这就是轩悦萌现在的理想。
  
      轩悦萌可没有想过做个武林高手,他当初想要练一点武功的想法,一方面是为了自保,另一方面是为了装吡。在习武方面的目标,他只期待练到大刀王五十分之一的水平就心满意足啦。
  
      最近轩悦萌特别容易俄,特别容易困,这都是天地灵气在他的丹田内悄然成长的原因,万事万物都有一定的自然规律,成长不就是吃饭睡觉嘛,所以他现在在完全固化住那股天赐真气之前,要比正常小孩子吃饭睡觉的时间多几倍,几乎没有啥时间做别的事情啦。
  
      凌晨的三岔口码头特别的黑,这个时代没有电灯。码头也没有人把守,只有一些无家可归的苦力,为了明早能顺利找到短工的伙计,而在码头露宿。
  
      天津这地面或者说这个时代的中国肯定是不缺少苦力的。如果不是天津运河帮放出话来,谁敢去美租界做工就要谁的命,轩悦萌的工地绝对不会缺人手,有钱有饭吃有地方给人睡觉,怎么会招不到人手呢?
  
      这些苦力有的是没有住处的,有的是帮着人看货的。有的不是很紧要的货物,货主为了省下一笔存放仓库的费用,便会让人临时先寄放在码头一下。
  
      张德成和尉奎恒先行,蹑手蹑脚的先将码头上露宿的人都吹了晕香,以免他们忽然醒过来,看见了他们的行踪!
  
      有一个人睡觉比较惊醒,张德成都还没有过来,那人就睁了眼,张德成幸好是蒙了面的,快走两步,一脚便将那人踢晕!
  
      一切办妥,张德成冲着尉奎恒点点头,尉奎恒冲着码头下面轻轻的吹了一声口哨!
  
      轩大智,轩大力,轩大牛和轩二牛这才过来!这都是他们来之前事先就约定好了的。
  
      轩二牛因为紧张,上岸的时候,差点掉河里去,幸亏被轩大力眼疾手快给拽着了。
  
      轩大牛也紧张的不行,只觉得两条腿肚子打颤,轩大智和轩大力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四个人是给张德成和尉奎恒当帮手,却连当帮手都不太够格。
  
      轩大力上来之后,看了眼横七竖八躺着的几十个苦力,这些人都已经被张德成和尉奎恒给弄晕啦,暗道,幸好是有张德成和尉奎恒,否则凭着他们的实力,肯定是会被人发现的。
  
      今天他们任务的重点,一是要烧掉洋人存放大烟的仓库,二是绝不能让人发现行踪,他们的目的是为了让英法租界将怒火烧到运河帮的头上,否则,便不单单是白费力气的事情,还会一下子就将萌少爷给害死,所有牵扯人员都得死!
  
      过了码头,六个人贴着黑暗的街道边边前行!轩大智和轩大力等四人,始终和张德成和尉奎恒保持一段距离,这也是张德成事先跟他们说定了的。
  
      轩二牛又摔了一跤,火油桶子都差点打翻,轩大智,轩大力和轩大牛三个人狠狠的瞪了一眼轩二牛,轩二牛急忙紧张的爬起来,用眼神表示歉意,但那眼神中,更多的还是惊慌失措。
  
      到了英国人的仓库,果然有英军把守,两个不知道是英国人还是法国人的士兵在那里打着瞌睡。
  
      张德成和尉奎恒蹑手蹑脚的过去,一人一个,只一招,便将两个守门的洋人兵士干掉!
  
      那两个人连声音都没有发出半丝,脖子便被扭断!
  
      张德成和尉奎恒将两个人的长枪背在了身上,尉奎恒对着轩大力这边摆个手势!
  
      轩大力:“大牛二牛,叫你们过去望风呢!警醒着点儿!”
  
      轩大牛和轩二牛吓得腿都有些软了,不过还是赶紧硬着头皮奔过去,等张德成和尉奎恒将两个洋人兵士挪到角落之后,轩大牛和轩二牛补上了那两个外国死鬼的位置。
  
      张德成和尉奎恒继续入内!
  
      他们知道不可能只有两个站岗,一定还有洋人兵士的!
  
      果然,再往里走,便是一个值班室,里面摆放着十来张床!躺着一堆值班的洋人兵士。
  
      并不是说洋人的守卫有多松懈,而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谁敢相信有人敢来烧租借仓库啊?租借仓库的旁边就是英国人和法国人的军营呢,这里离着英租界和法租界相当的近!如果英国人和法国人的军营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上千士兵可以在半个钟头之内增援到位!如果是暴露了行踪硬碰硬的话,别说这六个人!就是把李鸿章的两万多人的淮军大队都调过来也打不过英法联军,关于这一点,早十几年前,中国人在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时候就实验过啦!
  
      张德成用晕香先将值班的十多个洋人兵士都炊晕,然后进去一刀一个,把人都结果啦!
  
      尉奎恒又轻轻的对着外面吹了一个短促的哨子!
  
      按照约定,这次是轩大智和轩大力抱着几桶火油过来啦!
  
      轩大牛和轩二牛继续在门口假装英军守备!众人将洋枪分了分,继续执行计划。
  
      张德成,尉奎恒,轩大智,轩大力,再往里走!
  
      张德成和尉奎恒按照白天摸到的情况,一路往仓库区的腹地而去!轩大智和轩大力紧紧跟随在他们身后五十米远的距离。
  
      存放大烟的仓库在最里面!
  
      这里也有洋人士兵,而且不但有洋人士兵,还有洋行派出的巡夜的!
  
      租界仓库就是一个外松内紧的形态,价值几百万两的货物,洋行比军方更加紧张的!
  
      张德成和尉奎恒猫着腰,看着两个巡夜的东张西望,旁边是两个打瞌睡的洋人士兵,没有想到到了这里,守备还这么森严!
  
      张德成和尉奎恒互望了一眼!
  
      尉奎恒:“大哥,现在怎么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