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70 烧光大烟
    张德成一咬牙,“都到了这里啦,总不能这个时候退了吧?少爷待我们以诚信,我们不能做人不厚道!硬干!”
  
      尉奎恒点点头,跟张德成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同时站起来了,很轻松的朝着巡夜的人走去!
  
      巡夜的一个是洋人,一个是中国人,当然看见两个穿着英军衣服的兵士过来。
  
      那洋人用英语问道:“查理,是你吗?”
  
      轩大智和轩大力等人见有人发声询问,在黑暗中吓得差点湿禁!
  
      张德成哈哈笑了一下,并不答话,张德成和尉奎恒当然不知道老外说的是什么,不过想着隔着这么远,老外一定看不清楚他们的样子,仍然很轻松的朝前走,等到距离二十多米远,那两个人足够看见他们脸部的时候!
  
      那两个人看见张德成和尉奎恒居然蒙着黑布!知道不好,惊叫了半声!同时想要去推醒旁边的兵士!
  
      张德成和尉奎恒的两把斧头早已经同时掷了出去!
  
      噗!!
  
      噗!!
  
      几乎是同时到的两把斧头,非常准确的飞到了两个巡夜的人的身体上!
  
      两个人惨叫一声,同时毙命!
  
      这两声惨叫,在黑夜里格外的刺耳!
  
      两个打瞌睡的洋人士兵被惊醒了,惊觉的端着长枪就要射击!
  
      张德成和尉奎恒再发两柄斧头!
  
      噗!!
  
      噗!!
  
      和刚才如出一辙!
  
      两把斧头再次非常准确的飞到了两个洋人士兵的身体上!只是这一次多了一声枪响!
  
      两个中了斧头的士兵,其中一个在临死前开枪啦!
  
      砰!
  
      黑夜中的这声枪响格外的刺耳!
  
      吵醒了所有的人,就连十里之外,正在昏睡着的轩悦萌也被吵醒啦!
  
      轩悦萌紧张的来到窗边,往租界仓库方向的望去,并没有看见着火,心想完蛋啦!
  
      轩大智和轩大力紧张的提着四桶火油朝着张德成和尉奎恒奔来!
  
      张德成急道:“赶紧浇上火油,烧火!”
  
      张德成说完便吹了一声嘹亮的口哨,这是通知轩大牛和轩二牛赶紧过来,向他们靠拢!
  
      轩大智和轩大力紧张的到处浇着火油。
  
      轩大牛和轩二牛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吓得差不多魂不附体啦。
  
      英法租界的军营四处笛声大作!显然是英法军队听见了枪声,正在集结啦!
  
      火油终于浇完。
  
      轩大力点着火!
  
      轰的一声!火光冲天而起!
  
      张德成四下一看,皱着眉头道:“没有办法从原路回去啦!赶紧把衣服脱了烧了,咱们从后面翻墙走!枪都别带了!一并放火里烧!”
  
      众人听着张德成的吩咐。赶紧将所有的随身的东西都往火里面扔。
  
      轩大智和轩大力,轩大牛和轩二牛,四个人紧张的心都要蹦出来啦!如果不是有张德成在这里指挥,四个人现在就要不顾一切的瞎跑了,更别说最终烧着了英国人和法国人的仓库!
  
      四个人跟着张德成和尉奎恒往来时候的反方向跑!不敢走路。都是翻墙!
  
      租界仓库设计的很不合理,大烟仓库虽然是在最里面,最不容易接触到的地方,但是也便于逃跑,才翻过了三堵墙,六个人便逃出升天!
  
      轩悦萌见到起了大火,又是激动,又是紧张,不知道大智和大力他们怎么样了?
  
      这几个人就是他最近忙乎出来的全部精华啦!
  
      在轩悦萌的心里,几个人的安危甚至比他的财富还贵重!钱没有了还可以再挣钱去。人没有了,再想重新找过就难了!尤其是大智和大力这样的,想找都找不到,这里面有世代的情分在呢!
  
      轩悦萌其实也担心张德成和尉奎恒两个人,毕竟是才刚收的人,还是江洋大盗,谁知道会不会临阵摆自己一刀?毕竟,冒着生命危险去做这种事,一旦事发,他们绝对会供出自己来吧?
  
      轩悦萌紧张的在屋子里面走来走去。念了一万遍哦弥陀佛。
  
      英法军队来的速度很快,因为距离很近,到处是吹哨子的声音,英法租界的巡捕也全部出动。巡捕配合着军队一起,不到二十分钟便完成了对租借仓库的围堵,一边救火一边搜捕来放火的人!
  
      张德成等六个人,循着荒僻小路,直接逃出了二十多里地,到了一处荒僻的岸边。这才敢停下来喘口气,跑到了这里,再想抓住他们就难了。
  
      六个人仰天躺着,看着漫天的星空,惊魂未定,却都傻笑了一声。
  
      大力大大的喘了口气,“辛苦两位兄弟啦,也不知道英国人和法国人会不会怀疑是天津运河帮的人做的。”
  
      张德成苦笑一声,“这咱们就说不准了,总算是没有死人,这就是万幸啦!”
  
      尉奎恒看了看轩大智,轩大力,轩大牛和轩二牛四人,沉声道:“今天的事情透出去半点风声的话,我们几个包括少爷,都别想活。”
  
      轩大智点点头,“这个大家自然知道的,我们都是受了少爷的大恩,大家又都坐在同一条船上。”
  
      张德成笑道:“都别多想了,赶紧找路绕远路回去,少爷该着急了,可惜现在没有酒。”
  
      英法联军扑灭大火的时候,大烟仓库一点都没有保住!还殃及了附近的七八个仓库!这次的大火,一下子将英法租界的仓库烧掉了五分之一,损失惨重。
  
      英国公使威妥玛和法国公使罗书亚赶到,两个人看着底下人呈上来的杀人凶器——刻着运字的斧头!
  
      一名洋行买办恨声道:“这是天津运河帮的武器,一定是这帮中国佬,他们也偷偷做大烟生意的,这次放火烧了我们的大烟,他们就可以大赚一笔啦!”
  
      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的新泰兴洋行的麦克马福先生也赶来啦,麦克马福在租界的仓库有好几个,更是最大的大烟商人,整个华北的大烟生意基本都是被新泰兴洋行垄断的!麦克马福一看见大烟仓库烧成了一片废墟,嗷的一声便晕厥过去!
  
      上回被轩悦萌骗走了十万两中国官银的事情,跟今天的事情比起来。根本就不如一根腿毛!
  
      麦克马福今天的直接损失,最低估算就已经超过一百五十万两中国官银!
  
      这还只是麦克马福一家,做大烟生意,这是英法商人还有各个国家的商人在中国最赚钱的生意啦!
  
      整个租界仓库在这一个晚上的损失超过八百万两中国官银!相当于一整年向全中国输入大烟的利润!
  
      众多商人们被气的疯狂了。这一夜,不知道多少洋商要因此倾家荡产,他们疯狂的叫嚣着要将遗留了凶器在现场的天津运河帮连根铲除!
  
      英国公使威妥玛和法国公使罗书亚的鸭梨山大!
  
      两个人也只不过是各自国家的商人代表而已,愤怒的已经失去了理智的商人们,哪里会给他们查案。再外交交涉的时间啊!?
  
      英国公使威妥玛和法国公使罗书亚被迫在第一时间联合下达命令,让英法联军迅速出动,见到天津运河帮就捕杀!
  
      天津运河帮也不是好想与的,虽然运河帮大当家庄际昌,二当家余煌,三当家刘若宰都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马上明白是有人在陷害运河帮是肯定的!
  
      但是,英国人和法国人已经在到处乱杀人啦!
  
      二当家余煌,“大哥,洋鬼子见到我们的弟兄。问都不问就杀,我们跟他们干!”
  
      三当家刘若宰:“是啊大哥,咱不能坐着等死,他们不想让咱们活,咱们也跟他们没有什么好说的啦!”
  
      庄际昌满头的大汗,紧张的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话来:“运河帮传到我手里已经几百年啦!看来要在我手里毁了啊!谁会这么害我们运河帮?”
  
      余煌:“大哥,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去管是谁?这事慢慢再查,现在是拿洋人怎么办?他们见我们的人就杀。今天在码头已经杀了我们几百弟兄啦!”
  
      庄际昌点点头,“艹他奶奶的!干!跟洋人往死里干!告诉弟兄们,都别愣冲,如果硬冲的话。咱不是洋人的对手,洋枪洋炮可不是吃素的,官军也不是洋人的对手,咱就给他们来暗的,只要有洋人落单,见一个杀一个!还有。晚上趁洋人不注意的时候,弄土雷往洋人的屋里面招呼!”
  
      余煌拔出了刀子,狠狠的道:“得叻,我马上去安排!”
  
      刘若宰也点点头,“大哥,就该这么办,这事不管是谁陷害咱运河帮,不给洋人点厉害的,洋人这回怕是要一次整死咱!”
  
      英法军队还有英法租界的巡捕房全面出动,见到穿运河帮黑马褂的,见到就是枪杀!整个天津城再次回到了天津教案的时候的景象啦。天津运河帮帮大业大!在北直隶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中途出现过几次兴衰,等传到了庄际昌的手里的时候,已经历经四十多代帮主!直接的帮众就有好几千人,接近一万!实乃现今天下的第一大帮!
  
      运河帮真的卯起劲来跟洋人干!一下子就让整个北直隶都陷入了混战当中!
  
      洋人别说出门,连家都不敢待着了,全都冲到各地的衙门里面寻求清国衙门的保护。
  
      中国人是联合不到一起,否则的话,就算是这个年代洋人完全占着武力优势,赤手空拳的中国人也照样有实力跟洋人干!
  
      轩悦萌这么一弄,歪打正着的成全了天津运河帮,运河帮能在短时间内号召好几千人呢,而且是在暗处跟洋人做对,强龙不压地头蛇,一下子也弄死好几百洋人。
  
      张德成和尉奎恒一伙人终于在天黑之前回到了轩悦萌这儿。
  
      轩悦萌看见几个人,眼圈都红了,连连道:“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