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71 结丹境界
    轩悦萌的眼圈一红,大智,大力,轩大牛和轩二牛便忍不住哭了,几个人跟着轩悦萌的日子虽然才几个月,不过感情已经很深了。
  
      张德成和尉奎恒看见萌少爷跟大家的感情这么好,而且这么照顾下人,这两个铁打的硬汉也红了眼圈,感觉算是跟对了人啦,再强的硬汉也需要靠山,轩悦萌无疑是很好的靠山啦。
  
      大力简单的将昨晚的经过大概的说了一遍。
  
      轩悦萌点点头:“人没事就好啦!赶紧散了,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你们六个每个人赏一百两官银,德成和奎恒出的力最多,多赏一百两!大家都管住嘴,把这事烂在肚子里面,这几天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轩悦萌这一下就赏出去了八百两中国官银,出手之大气,把几个人都惊呆了,张德成和尉奎恒本来只是红了眼眶,现在也忍不住流下泪来!再次告诉自己,跟对了人啦,千万不能负了萌少爷。
  
      其实连轩悦萌也被自己的大方给吓了一跳,不过他的心情着实好,估摸着这回英法租借仓库至少损失五百万两以上,他有个毛病,看见别人倒霉,比自己走运还让他开心。
  
      轩悦萌是没有做过大烟生意,这都是他自己估计的,如果轩悦萌知道英法租界商人这次的损失超过了八百万两的话,他更是不知道要高兴成什么样啦。
  
      不过轩悦萌现在没有这么多银子,先对他们几个人说好,克林斯曼洋行的账上暂时拿不出这么多银子,而且现在就发巨款的话,很快就会泄露消息的。
  
      轩悦萌就给每个人打了个条子,先发放了一部分,等银子松动了,再全部补发,几个人自然不会计较这些,看见萌少爷在这么紧张的情况下。还这么豪气,又再推辞一番,自不必表。
  
      克林斯曼洋行当天便招到了足够的工人!天津运河帮是暂时没有功夫再去管克林斯曼洋行招工这种事情啦,而且天津运河帮这一出事。那些苦力也得找地方吃饭啊!
  
      英法租界大乱,轩悦萌让大力将美租界的军警都派出去,二十四小时严格防范,保证美租界的安全,美租界暂时连房子都没有。都是些窝棚,反倒容易保证治安,倒是有不少英国租界和法国租界的商人,情愿来美租界住窝棚!住的环境差一些没有什么,治安好啊,相比较来说,还是命更重要。
  
      美捕房的治安更好,这都是轩悦萌下了大功夫的结果,整个租界规划的相当合理,租界巡捕房都采用了现代的派出所形式来管理。
  
      而且。美租界的巡捕房由于主要是以华捕为主,也在这次的大乱当中显示出了华捕的力量!
  
      外国人看中国人都是差不多一个样子,但是中国人看中国人就不是这样了,一看就知道一个人大概是做什么的。
  
      天津运河帮想来美租界捣乱,只能明着来,暗地里是不如到英法租界的,英法租界到最后没有办法,除了留下洋行的极少数买办,只能被迫将所有中国人都驱逐出英法租界!
  
      美捕房的户籍管理也很严格,轩悦萌给外来的人口都办了暂住证。暂住证的具体落实,也让外来的阿混们少了可乘之机。
  
      这次的焚烧租界仓库事件对英法租界和运河帮,都是极大的打击,说夸张点。都很致命,两边的实力一下子削去了一大半,这是轩悦萌怎么都没有在事先想到的。
  
      轩悦萌当晚回到曾府,竭力克制着自己的兴奋,却还是将小脸涨的红扑扑的,心里那个美啊。藏都藏不住!一下子解决了多少心头大难题呢。
  
      跟着轩悦萌回到曾府的还有三十名美捕房的军警!
  
      轩悦萌共调集了五十人,轩洪涛和轩黄氏那边拍了十个人过去,大哥轩悦雷那边派了五个人,二哥轩悦文那边派了五个人,除了荷枪实弹的军警,还派了好些家奴去保护家人的安危,他怕万一运河帮起疑,就麻烦了。
  
      不过,如果运河帮真的起疑的话,轩悦萌派再多的人也无济于事,运河帮干不过洋鬼子,对付他还是有办法的。
  
      对于这一点,轩悦萌倒也不是很担心,因为李鸿章很快就被迫介入了这次的焚烧租界仓库事件,大批的淮军奉命上街戒严!运河帮敢跟洋人对着干,却绝对不敢跟淮军明着干的,在直隶,谁得罪了李鸿章,不如直接自尽来的爽快。
  
      如果上次的天津教案事件将崇厚换成是李鸿章,根本打不起来。李鸿章就是有这样的能力和这样的震慑力!
  
      可是,美中不足的是,五千淮军一到,把洋人和运河帮在当天就压了下去,这很是让轩悦萌不爽,轩悦萌还希望两边再接着干呢。
  
      轩悦萌对曾纪泽卖好道:“曾叔父,我派美捕房的军警保护你吧?外面乱的很。”
  
      曾纪泽笑了笑,看见轩悦萌对自己上心,摸了摸轩悦萌那没有几根毛的脑袋,“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不用为我担心,倒是你,最近不要往租界跑了,你弄这么多军警到我府外站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曾纪泽在给洋人办事呢。说来也怪,也不知道这事是怎么起来的?运河帮吃了豹子胆啦?怎么忽然跟洋人干上了?”
  
      轩悦萌笑道:“不知道,我这段时间都不去租界啦,租界好吓人,到处都在抓人,我就老实在家读书写字儿。”
  
      曾纪泽好笑的看着轩悦萌萌萌的表情,“最好是啦,你呀,就会哄人,我让你读书是有道理的,你自己要明白读书的道理才好。”
  
      曾思平听说轩悦萌最近都不出门啦,好不开心,忙拉着轩悦萌去玩耍,但是轩悦萌玩不到几分钟便呼呼大睡去了,昨晚让他担心了一夜,加上他最近疲乏的厉害。惹的曾思平气鼓鼓的嘟着小嘴走了。
  
      修习内功,自古有之,内功就是各门各派独特的呼吸吐纳功法,通过呼吸吐纳之法让自己的全身得到均衡发育。
  
      轩悦萌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无限接近于结丹这种传说中修仙的境界啦!(别误会,这里是写一点点武功。中国武学也属于历史的一部分,不可抹杀。本书是不会真扯到修仙的,我看见历史小说搭上玄幻修仙我就受不了,上一本崇祯盛世弄了个穿越现代。我都后悔死啦,虽然成绩还可以,不过如果不穿回现代的话,成绩应该要好上一倍,哥还是有一点天赋。嘿嘿。)
  
      只可惜轩悦萌无人指导,自己也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他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实际上已经等于是在身体里面拥有了一个大宝藏,他得到了人类历史上都不可能有人能够得到的身体天赋!
  
      他甚至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可以使得自己能够细微快速的控制自身的每一个身体部位的提升,可以透过每一次呼吸的能量来加以修炼。
  
      结丹,这种传说中的境界!
  
      武学的至高阶梯。
  
      达到了结丹境界,甚至可以洗精伐髓!
  
      轩悦萌在睡梦中快乐的堵着小嘴,轩徐氏忍不住,轻轻的在轩悦萌的小嘴上面吻了吻。轻轻的拍着轩悦萌的胸,对身边的花月容道:“悦萌都睡了两天啦,看过大夫,大夫说没有事,是太累了,可是两天不吃不喝,人怎么受得了啊?”
  
      花月容:“四奶奶,你别担心了,大夫都说没有事,就肯定没有事的。曾老爷不是说了?再到明天,少爷如果还不醒来的话,就去京师找御医来。”
  
      轩徐氏轻轻的叹口气,晃了晃轩悦萌的胸。“悦萌?悦萌?”
  
      轩悦萌实际进入了一个不得不进入的提升状态,他是无意识进入的,概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引气效率实在太高,人家引气都是吸入少许天地间的浊气,杂质很多的灵气,而他是直接吸入了大量的天地灵气。而睡觉的时候,四脚向天,便自动触发了融合的过程。
  
      此刻,轩悦萌的脑中恍恍惚惚的,似乎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舒服境界,比那啥的时候还舒服。只觉得胸襟一片开拓!
  
      有时白云起,天际自舒卷。
  
      再过一日,轩悦萌睁开眼来。
  
      轩悦萌只觉得自己的视力忽然好到了可怕的地步,居然可以看清楚床帘上的花纹的细线,就好像是跟忽然装了个显微镜一般!轩悦萌往旁边一看,目光射出窗户,居然可以看见对面五十米开外的假山上面爬动着一只小小的昆虫!
  
      居然连那昆虫身上的毛毛都看的清清楚楚滴。
  
      轩悦萌吓得赶紧收回目光,大汗,这是得了千里眼啦?
  
      其实不是他得了千里眼,而是他身体内化了他引入的天地灵气,他体内的真气水平,已经达到了人家苦修二三十年的水平啦!他的身体技能要比一般人厉害的多,只是他的年纪还太小,不能长久使用,真力跟的上,但是自身的体力跟不上!真力只是最大限度的发挥人体的潜能,体力还是跟正常人一样的啦。(一个正常人,极限可以跳高五六米,要说直接御空飞行,那就是玄幻小说啦。极限可以力拔千钧,要是说可以一个人举起一部坦克,那也纯属扯淡,后世的运动员没有练武功,也照样可以挑战超过自身体重三倍的重量,超过自身两倍的高度,就是纯粹在体力上面的一种超越,比轩悦萌这种真力上面的超越,就要差一些啦。)
  
      轩悦萌没有得到千里眼,他至多也就是比正常人要看的远,看的细致些而已,超过了百米的距离,他就不行啦,再说,有望远镜,看的太远也没有啥用,至少轩悦萌现在还不知道他这种忽然具备的百米视物身体效能有啥用处。轩悦萌知道是因为他修习了霍元甲教他的波若功心法造成的,这反而让轩悦萌对武功有了些抗拒啦,不知道练武这么神奇,怕再练下去,又不知道会到什么样的地步?反正轩悦萌是不敢再练武啦,从最初的好奇,到现在的微微抗拒,微微害怕。
  
      但是,轩悦萌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思维纯净如水,再不似以前那般起床的时候有起床气啦,似乎心境也上升了一层,只觉得自己现在心平气和,心情爽朗。
  
      花月容在一旁绣制花布,看见轩悦萌醒了,惊喜的过来,“少爷,你醒了啊?你睡了三天了呢?都说你今天再不醒的话,曾老爷都要帮你去京师找御医来了。”
  
      轩悦萌大汗,这才知道自己原来已经睡了三天?有没有搞错啊?居然一点都不饿?呃,有一点点而已。
  
      轩悦萌只是笑了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花月容,花月容急忙服侍萌少爷更衣,洗脸,快速的给他端来食物,并通知了轩徐氏。
  
      轩徐氏和花月容两个人围着轩悦萌一通忙乎,都喜不自胜。
  
      轩徐氏又急忙去通知了曾夫人和六牛,让曾夫人找人带话给曾老爷,不用再担心轩悦萌了,不用去京师请御医啦,让六牛去通知大房那边,让大家都不用着急啦,否则轩黄氏一天要过来好几次,大家都为轩悦萌担心。
  
      曾思平:“啦!啦!啦!”
  
      曾思平边唱着轩悦萌听不懂的儿歌,边蹦蹦跳跳的来了,“呀,悦萌,你醒啦?”
  
      小姑娘头顶顶着个高高的小辫子,上面还绑了个红花,傻萌傻萌的。
  
      轩悦萌一汗,要是能够跟曾思平这么开心,倒也是挺不错的,不过,他想他是很难体会小孩子真正的快乐啦,毕竟他的现代记忆抹不去啊。
  
      为什么要抹去?哥不就靠一点点现代记忆混饭吃么?
  
      曾思平过来拉着轩悦萌的手,“你怎么不说话?咱们去上学去吧?老夫子这几天还一直问你为什么不跟我去上学呢?我说你病啦。”
  
      轩悦萌哦了一声,从花月容的大腿上滑下来,他本来还想着要去找霍元甲一趟,看看霍元甲知不知道他们家的武功练到了一定的境界,会不会有他这种反应呐?
  
      不过,现在曾思平先找上了自己,轩悦萌知道,今天的学是躲不过的啦。
  
      对于轩悦萌复出学堂,大家都很高兴,本来这私塾就是高级私塾,就这么几个人,总共才五个人的私塾,轩悦萌再不在的话,一下子就少了五分之一的人啦。
  
      老夫子反正是不太相信曾思平说轩悦萌这几天病了的事情的,尤其现在看见轩悦萌小胖脸蛋圆嘟嘟,红润润,半点病了的迹象也没有。
  
      老夫子有意难为轩悦萌,让李经寿快速的将这几天学的论语背诵了一遍。
  
      李经寿得意洋洋的斜睨着轩悦萌,心说这次得看你出丑啦吧?还神童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