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72 记忆超强
    老夫子:“悦萌,你不能耽误了功课,刚才经寿背诵的就是我们这几天学过的内容,现在你背诵一遍,背不出来的话,就罚抄十遍。”
  
      老夫子和轩悦萌都不知道轩悦萌现在已经发生了变化啦!
  
      轩悦萌这次的成功引气,改变了各部分的身体技能,连大脑也得到了极其强大的开发,记忆力惊人呢!
  
      轩悦萌把刚才李经寿背过的内容,居然一字不差的背诵了出来!他真的只是听过一遍而已,就算是在现代学过一点儿,也只是一两句话,刚才李经寿背诵的最少有五百字!
  
      老夫子和在座的人的嘴巴都忍不住张大了。李经寿更是夸张的口水都滴出来啦,她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轩悦萌居然可以背出来这么长的一篇文章?
  
      要知道,老夫子以前讲学的时候,讲五句话,轩悦萌能够记住一句话都算是不错啦。
  
      老夫子:“悦萌,你以前学过这一篇吗?”
  
      轩悦萌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着还是不要骇人听闻的好,实际上,轩悦萌也被自己的牛吡表现给吓着了!
  
      轩悦萌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可以忽然这么能背书?
  
      他当然不知道是因为他成功的引起入体的原因,只得自己在现代被压抑的太久啦,因为来古代心情舒畅,便全面爆发啦?
  
      轩悦萌不自觉的便将记忆力变强的功劳都分给了轩赵氏赵轻萝,轩悦萌觉得,自己在亲过了大嫂之后,每天心情都萌萌哒。
  
      真的,就只是刚才听李经寿背过了一遍而已,连李经寿刚才背错的一个地方,都被他原原本本的给强行记住了,就好像那些文字像石头刻出来的一般,刻在了他的心上。
  
      轩悦萌:“以前学过。”
  
      老夫子哦了一声,不过还是感到非常的欣慰。摸了摸轩悦萌的头,“悦萌,你真的是一个神童,老夫没有想到有生之年居然可以教一个神童。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是,悦萌,你的天资再高,你也要刻苦才行,常言道: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你知道吗?”
  
      轩悦萌大汗,我连小河都怕,还无涯?你当我要做个孔夫子啊?不过轩悦萌还是恭恭敬敬的一低头,“悦萌知道啦。”
  
      老夫子见轩悦萌前几日还一副顽童模样,这几日不见,不但谈吐越发的稳重啦,而且在轩悦萌的气定神闲之际,颇有些才子气质出来了,更增风范于典雅俊美。对轩悦萌自此便比别的学生不同,多上了许多心思!
  
      轩悦萌如果知道因为记忆力大进,老夫子便想让他要比别人多学东西,估计都得气死。(轩悦萌:哥来明末是为了享福的啊,不是来头悬梁锥刺股滴。)
  
      老夫子:“过了年,便是县试和府试,大家都去考,本来曾老爷同我讲过说让悦萌明年去考学,我看今年就可以去考了,到时候我给悦萌推荐。早一些熟悉考场的氛围也是好的。”
  
      轩悦萌大汗。过了年我不也才一岁的人嘛?就可以考学啦?难道古代考学连个年龄限制都没有啊?
  
      轩悦萌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货色,即便是记忆力大涨!但也得理解吧?而且文章当中虽然是可以大量的引经据典,却也至少要有一半是自己的构思吧?况且还有政论题呢?千奇百怪的,我行吗?
  
      轩悦萌想起上次曾纪泽和轩洪涛的退婚约定。就又盼着能争光,能考个秀才,甚至考个进士,能吐气扬眉一番!他来古代已经时日不短啦,虽然轩悦萌从来没有瞧得起科举过,不过科举在这个时代的统治力。轩悦萌还是明白的。
  
      但是轩悦萌又怕真的去考,毕竟,谁也不喜欢丢人嘛,尤其轩悦萌还这么喜欢装吡呢,他可不想跑到考场去秀下限。更何况,咱们轩悦萌是一个巨要面子的人。
  
      其实,老夫子教的这五个学生,真的能去考场的,也就只有轩悦萌和吴保初,周学熙三个男孩子而已,曾思平和李经寿是女孩,这个年代,女孩是不能进考场考试的,去掉吴保初还太小,学会的文章十分有限,能去考试的实际上也就只有周学熙一个人而已,老夫子对周学熙也同样不是很看好,这次才决定多增加一个推荐的对象,古代考学都是推荐,不是谁都可以跑到县试去考试的。
  
      下了学,轩悦萌也顾不得和这几人玩耍,快步而出,去找霍元甲。
  
      曾思平正想跟轩悦萌好好的玩一场呢,哪里追的上他?惹得曾思平又气鼓鼓的嘟着小嘴。
  
      轩悦萌:“元甲,你有没有听你家大人说过,练功如果有小成,是不是可以看的远一些?”
  
      这是轩悦萌现在很关心的问题啦,一个人,如果那部分的身体机能得到了大的提升的话,也是挺让人害怕的。
  
      霍元甲不知道轩悦萌是啥意思,懵里懵懂的搔搔头,“好像会啊,看的远一些,就是视力好一些吧?这对于练功是很有些帮助的,功夫提高了,身体条件也会跟着提高的啊。视力好,别人的虚招你能看破,飞镖打来你能接住,打飞镖也特别的准,我爹好像就能打中二十米内的飞镖,百发百中。”
  
      轩悦萌立时明白了,原来如此啊,他没有将心思放在看招和打飞镖上面去,忽然想到,那么,我以后考试要作弊不是容易啦?我抄别人的文章不就可以啦吗?哎,真实是笨,刚才还担心老夫子要推荐我去考学的事情呢。轩悦萌又想到,这以后打枪也可以准一些啊!
  
      还有,偷看女人……
  
      想到偷看女人,轩悦萌就想起来轩赵氏赵轻萝,立时下面咣的一声,立起老高!
  
      轩悦萌:“二十米?你爹也只能看清楚二十米?”
  
      霍元甲点点头,“是,我听爹说,他的成就已经超过了我爷爷呢,也超过了他的师傅,三十米能够看清一根针的针眼,这就是一个武者的极限啦。武师之上才是武者,武者之上便是宗师,到了宗师的功力,便能够自行领悟功法。开宗立派,这是学武之人的至高荣耀。我以后一定要将我们家的迷踪拳发扬光大,创新立派!”
  
      轩悦萌看了看四岁多的霍元甲,油然起敬,看看。看看,看看人家霍元甲,才四岁多大的小孩子,就有这么崇高的理想,再想原先自己四岁时候是啥样?他早已经记不得啦,不过肯定不如人家霍元甲。(霍元甲一笑,稚气的小黑脸蛋,鼻孔上出了一个大的鼻涕的泡泡,你肯定不如我啦,我是未来的一代宗师耶。)
  
      轩悦萌不是很清楚霍元甲之后有没有什么特殊的际遇。但是轩悦萌知道,霍元甲以后是一代宗师!还名满天下呢!“元甲,好好练习吧,你将来一定可以成为一代宗师的!”
  
      霍元甲两眼放光,“悦萌,你真的这么看我?爹和哥哥们都说我不适合练武呢。”
  
      轩悦萌笑道:“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说你适合还是不适合做一件事情,唯一有资格说这种话的人,只有你自己,因为你自己不放弃的话,你就永远有机会。”
  
      霍元甲懵里懵懂的一笑。“悦萌,你今天对我说的话,我要写下来,我要永远都记得这句话。”
  
      在霍元甲这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轩悦萌知道视力大涨和心智大开,这些应该都属于是练功的正常反应,不由的放心了不少,只是没有想到自己才一岁不到的修为,居然连霍元甲的爹都超过啦?
  
      轩悦萌急于练功,让霍元甲和刘振声到门口帮他守着一下。他就在霍元甲的榻上运起功来。
  
      轩悦萌依着波若功心法口诀盘膝而坐,起初他情绪起伏,很难静下心来,但是他通过强行闭气,让自己不去想所有的事情,然后缓缓的呼吸,让自己的血液流动速度跟着放缓,整个人慢慢处于一种石化状态,不多一会儿的功夫,轩悦萌便空净神明,一念不起。
  
      一股温厚纯良的真气从轩悦萌的丹田缓缓流出,顿时觉得四肢百骸舒畅无比,运行一个小周天之后再回到了轩悦萌的丹田之中,浑身暖融融的,比那啥了之后都舒服。
  
      轩悦萌再睁开眼时,已经是一个多时辰之后了,只觉得浑身神清气爽,知道又是波若功的心法帮助自己得到了舒畅,自此,对于武功的迷惑少了不少,不再担心习武会对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副作用啦。
  
      霍元甲对武功的悟性是极高的,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先天条件这么差的情况下,后来还能够成为一代宗师的原因!轩悦萌能够和霍元甲这样的天赋的人做朋友,又找到了吴老三给自己打基础,这都是很好的机缘啦,只是,轩悦萌对于自己在武学方面的这些机缘,并不是很看重,或者说不是很重视。
  
      人就是这样,很多人苦苦追求,却不可求得,有的人根本就丝毫没有放在心上,机缘却像是癞皮狗一般的死命追着他跑啊!
  
      霍元甲见轩悦萌从屋里面出来,整个人更加的精神奕奕,便知道轩悦萌已经引气入体成功啦!“悦萌,你是不是已经得到了丹田气?”
  
      轩悦萌把衣服撸起来,动了动小腹,“应该是的吧,不然你摸摸看?”
  
      霍元甲伸出了小黑爪子,在轩悦萌的小腹上面一摸,惊道:“悦萌,我爹的丹田也不如你这么烫啊?我以前听大哥说过,丹田之处越烫,就代表功力越精进,你这都跟开水一般啦?你这是怎么回事?”
  
      轩悦萌一汗,开水一般?太夸张啦吧?他自己是没有什么感觉的,他自己本人只觉得自己的体温跟常人无异。
  
      刘振声也摸了摸,一下子将手缩了回去,放在耳垂上,“是啊,好烫。”
  
      轩悦萌放下衣服,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笑了笑:“你们只要勤加练习,将来也能跟我一样的。元甲,我看好你哦。”
  
      霍元甲郑重的点点头,握紧了小拳头,“悦萌,你放心,我一定会在暗中勤修苦练!将来将我们霍家拳发扬光大,我要成为天下武林第一人!”
  
      轩悦萌呃了一声,不知道该咋接话。(霍元甲这孩子还真不会说话,少脑子么?缺根筋么?你死个小配角唉,你成为天下第一,那我咋办啊?你一个小配角还想要喧宾夺主不成么?)
  
      就这样,轩悦萌的入门心法虽然是霍元甲教的,但是轩悦萌不到几日,便将霍元甲的爹的真气修为都给超越啦,只是轩悦萌自己并不知道,而且也不会用,有了内力基础,还需要气力辅助,还需要融会贯通,还需要招式发威呢。
  
      霍元甲就会三招,已经全部都交给轩悦萌了,轩悦萌忽然想起来吴老三现在已经是自己的手下啦啊,并且还答应要传授波若掌的前三十六式给他呢,便跟霍元甲约定好,明日便带他去租界,每天上午他要上学,以后从下午开始,就去租界练功。
  
      霍元甲高兴的答应啦,随后又黯然的想起了什么,“悦萌,我是跟着振声到天津城来玩儿一段时间的,过几天,我家亲戚就会把我俩送回小南河啦。”
  
      轩悦萌也颇为失望,“那我们得抓紧时间啦,你不是说你家人都不肯教你吗?你自己学一些,然后回去偷偷练习吧,至于咱俩以后见面的事情,我总会找到办法的。”
  
      轩悦萌这几日没有去租界,大力晚上将租界的事情跟轩悦萌做了一个简单的汇报,轩悦萌知道了萌园的地基已经搭建好,围墙也已经砌好,正在抓紧动工呢。
  
      轩悦萌让大力跟李提摩太说一声,帮徐香织也申请一个德国国籍。
  
      大力不是很明白萌少爷的意思:“少爷,你将来打算带着四奶奶一起去德国吗?为什么要给四奶奶也申请个外国籍啊?”
  
      轩悦萌笑道:“不一定非要去德国才需要德国的国籍,我想,将来也许她会介入到我的生意中来。”
  
      其实,轩悦萌是经过了这次火烧租界的大事之后,有了很多感触,他在这个时代立足,真的凭借不了什么,轩悦萌也有很多不安全的感觉,他是怕万一自己有什么事情的话,徐香织和大房以后怎么办?他想让徐香织也获得克林斯曼洋行的股份,或者……轩悦萌不敢再想,轩悦萌甚至都有了想立个遗嘱的想法啦。
  
      大力哦了一声,“好的,知道了少爷,我马上去跟李提摩太说,我们洋行现在这么大的声势,这事是小事一桩。这事,要让四奶奶知道吗?”
  
      轩悦萌摇摇头,沉着个小脸,“不用让她知道。”
  
      轩悦萌在租界打算盖一个豪华别墅,作为自己的皇宫,他给这别墅林园起了一个‘萌园’的名字,‘萌园’在东,紧挨着‘萌园’的叫‘西园’,轩悦萌打算让‘西园’作为大房的新家!
  
      大力告诉萌少爷,整个工地的进度非常理想,现在人手充足,天津运河帮暂时没有再来找麻烦,在运河帮出事的期间,有足够的工人们来投奔他们。
  
      轩悦萌点点头,知道毕竟是钱当老大,运河帮一出事,很多人一定是趁乱过来打工,等到运河帮的事情平息,工人们也就不走啦,当初运河帮发下的狠话,便被自然的给破解了。
  
      就算是过了这一阵,运河帮再来找麻烦,轩悦萌也决定跟运河帮硬碰硬!
  
      只是轩悦萌想弄清楚到底是为什么让英国人和法国人同运河帮就这样和解啦?这让他很是奇怪。
  
      关于这一点,大力也不清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