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73 占魁师兄
    事后,轩悦萌才慢慢的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运河帮的势力实在是过于强大,真的硬干起来,才一天的功夫,英国人和法国人就已经吃不消,大清朝廷怕外国人,民间结社可不怕洋人。
  
      两边势均力敌的时候有李鸿章出马,李鸿章的办事能力非常的强悍!两边都软硬兼施,陈述厉害,用了各种手段,居然让这次死的人比天津教案多的多的焚烧租界仓库事件就这么无形化解啦。
  
      李鸿章一边和英国人和法国人交涉,告知他们,除了几把斧头,英国人和法国人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是运河帮做的这些事,这件事究竟是谁做的,应该细查。
  
      而在对方运河帮方面,李鸿章派了吴长庆出面,吴长庆代表着李鸿章的军方势力,吴长庆出面,强迫运河帮赔钱给英国人和法国人,否则北洋衙门将封杀运河帮,和洋人联合剿杀运河帮,这是运河帮吃不消的。
  
      最后双方谈到了赔偿二十万两官银,就让这事暂时的就这么过去啦。
  
      二十万两对于大洋行来说不算什么,对于这次英法租界商人的总的损失,更是九牛一毛。
  
      但是运河帮只不过是一个江湖帮派,并不是完全靠经商过生活的,二十万对于运河帮来说就很多啦,占了帮中积蓄的三分之一以上,运河帮大当家庄际昌差点没有被这天外飞来的无妄之灾给气死。
  
      运河帮的人当然怀疑过是美租界的克林斯曼洋行搞的鬼,但是运河帮的几个头头脑脑,并不认为克林斯曼洋行有这么个胆量和实力,能做成焚烧租界仓库的事情。(轩悦萌:哥有主角逆天的运气,还有精明的眼光,敢赌的胆略,我哈哈哈。)
  
      这事,彻底的成为了一桩悬案。
  
      英国人和法国人,天津运河帮,北洋衙门都在暗中追查事情的真相。
  
      轩悦萌管不了这些。利用来之不易的机会,加紧实施他建设租界,赚钱的方案,钱才是王道。每个年代都一样。
  
      除了每日看一眼美租界的工程进度之外,轩悦萌便是和霍元甲抓紧练功。
  
      美租界的一处大窝棚当中。
  
      这里暂时是吴老三的戏班子落脚的地方,吴老三跟了轩悦萌之后,戏班子上上下下的每个人都能领到一份工资,戏班子也有了落脚的地方。生活终于稳定住啦。
  
      轩悦萌的克林斯曼洋行,凡是在洋行供职的人,都做好工资表,考勤表,甚至还有养老保险和医保,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管理非常的到位,管理的非常兴旺。
  
      轩悦萌既给他们来制度化管理,同样也来人性化管理,硬的软的一起上。弄得洋行上上下下,心服口服。
  
      凡是进入了克林斯曼洋行的人,都有家的感觉,没有一个愿意走的,毕竟这个年代,不可能有第二个地方会像克林斯曼洋行这样,把一个人一辈子都帮你规划好。克林斯曼洋行的员工都希望洋行能够越来越好。
  
      现在轩悦萌也没有盲目的要扩大克林斯曼洋行的生意范畴,眼下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将美租界尽快的兴旺起来,最少先把框架立起来,让人多起来。等美租界大致建设完成,光是管理好这么一处繁华的大城市,都不得了啦。
  
      至少,轩悦萌眼下的眼光。能让他成为一城首富,他就已经满足啦。
  
      吴老三带着十来个小徒弟,还有轩悦萌,霍元甲,刘振声练武,其他几个戏班子的女孩子则在一旁练习女戏子的那些台上功夫。以前的娱乐圈可不跟后世一样。人家都是从小练起,唱功,身段,甚至是台步,一颦一笑,那都是千锤百炼练出来的,基本功非常的扎实,概因为这个年代看戏的人也大都是行家,稍微有些差池,便有人会指出错误,水平差的戏班,根本无法在娱乐圈立足。
  
      吴老三教了几招基本的招式,便让王占魁带着大家练习。
  
      王占魁是大刀王五的儿子,虽然没有拜师吴老三,但是在这个戏班子里面却是名副其实的大师兄,牛的很。
  
      王占魁斜睨了一眼正在练功的轩悦萌,霍元甲和刘振声,看三个小家伙出拳出脚倒也有点架势,“来,师兄来考校你们的功夫,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众人都为霍元甲三人捏把汗,三个人当中最大的刘振声,也只不过是七八岁的年纪,最小的轩悦萌才一岁不到,三个一起上,也不是王占魁的对手啊!
  
      王占魁见三个人没有出声,嘿嘿一笑,“怎么?都怕了?习武之人最重要的是有胆量,有人叫阵,不管打不打的过,都是不能退缩的!你们先闪开!其他的师弟们,你们自己站四个人出来,咱们比划比划给这三个小家伙看看!你们三个也听着,我跟他们打完,等会我就用一只手对付你们三个,另外一只手和脚都不用,我照样三招让你们三个小鬼都趴地上!”
  
      众人和轩悦萌见王占魁这么托大,都是心中有气,你以大欺小还这么牛?
  
      轩悦萌四下看了看,他们开始练武之后,大力就带着人出去啦,守在棚子外面警戒呢,这个时候都是师兄弟在习武,去把大力他们叫进来似乎也不太合适。
  
      吴老三的戏班子有十多个学徒,里面有几个已经练了好多年功夫啦,大家想这王占魁今天是怎么了?虽然王占魁的功夫在这帮人当中鹤立鸡群,不过要一个打四个,大家不信王占魁能做的到。
  
      当即,四个十多岁的少年站了出来,各个都是练武在五年以上,基础功很扎实的弟子,“请王师兄指教。”
  
      王占魁笑着点点头,“众师弟,不用多礼,来吧!”
  
      王占魁一手前推,一手握拳腰间,站的笔直,王占魁这个五大三粗的黑大个,气势倒是颇为倜傥。
  
      轩悦萌暗暗羡慕王占魁的姿势,又燃起了不少习武的热情。这么装吡啊。
  
      轩悦萌是知道这四个人的水平的,在弟子当中算是中上等水平了,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去打大力那种没有习武的人。一个打两个都应该不是很费力,一个打一个的话,分分钟拿下。
  
      轩悦萌暗道这下有好戏看了,暗自希望几个师兄能赢了王占魁,这样就可以杀杀王占魁的气焰。他和霍元甲就不用比武啦。
  
      四个师弟抱拳道一声请,一起扑上。
  
      王占魁后退一步,躲过最先攻到的两个人的两条腿,闪到了最右边一个师弟的身边,那师弟的招式已经送到王占魁的身上,王占魁一抬手,便将最右边人的手腕打开,轻轻的一送,那人便前扑在了地上。
  
      这下的动作快速干净,尺度把握的分毫不差。看的轩悦萌心醉神驰,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其他三人已经拳脚招呼过去,对王占魁形成了三路方向夹攻,王占魁拼着背上挨了一掌,迎着一个方向上的弟子冲去,一个假动作要劈那人的腿,那人收招不及,却被王占魁用腿一扫,勾的半空飞起,王占魁借力一闪。将那人猛的半抓着甩向了另外俩人,三人同时倒地。
  
      等到四人爬起,均再不敢大意,缓缓的围着王占魁走位。再不敢贸然出手啦。
  
      王占魁看着四人脏了的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笑笑道:“这就怕了?动手啊。”
  
      四人等了短暂的片刻,其中那个武功最高的弟子耐不住了,对三人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先上。他们三个从旁掠阵,好过四个人一起扑上,乱糟糟的反而容易被王占魁抓住机会。
  
      显然这四人从小在一起习武,已经有了默契啦。
  
      轩悦萌看出了他们的意图,也认为这么打,比刚才那样要好一些。
  
      他们的心思,王占魁自然明白,嘴角微微的扬起,很轻浮的一笑,并不放在心上。
  
      那武功最好的弟子,一招波若掌中的防御招式卧龙在川拿来进攻,以守为攻,走稳健的路线。
  
      王占魁笑道:“你们师娘死的早,这莫不是跟你们师娘学的功夫吧?哈哈哈……”
  
      王占魁双掌左右摆出,使出了波若掌前三十六式当中最主攻的招式,龙腾四海!
  
      那弟子急忙后退当中用双手去挡,其他三人急忙抢上,从三面对王占魁分别施展出卧虎藏龙,龙生九子,叶公好龙三招,分三个方面,上中下三路,直把轩悦萌看的目眩神迷。
  
      刚才这几招都是轩悦萌才学过的,此时见到实战,当然兴奋的不行啦。
  
      王占魁先是跳起来,躲过卧虎藏龙,再仗着身体厚实,用两臂格挡着,硬吃了龙生九子和叶公好龙两招,仍然将刚才那招龙腾四海打完,一脚便将武功最高的那第一个弟子踹倒在地。
  
      武功最高的那名弟子倒地之后,王占魁立刻返身去攻右手边的弟子,再用一招龙腾四海将这名弟子也一并踹倒在地!
  
      两个被踹翻在地的弟子,半天都爬不起来啦。
  
      剩下俩人哪里还敢再斗,停手道:“王师兄,我们服了。”
  
      几个女戏子也停下练功来看这边的打斗,见王占魁赢了,都不约而同的拍手叫好。
  
      轩悦萌心中来气,同门比武,至于出手这么重吗?
  
      王占魁好不得意,“你们四个,还得再练练的,过个十来年,兴许可以跟你们师兄比划比划。”
  
      四个人相互搀扶着站好,都不住称是,但是心中均有气,刚才挨了踹的俩人尤其心中气愤,师兄弟间比武较技,用的着出这么重的脚吗?两个人均感到已经受了轻微的内伤,至少要调养好几日,估计才能痊愈。
  
      王占魁看了一眼几个女戏子,微微的笑笑,端了把凳子来坐好,又冲着轩悦萌和霍元甲三人道:“唉,你们三个小鬼,到底敢不敢?我坐在凳子上不动,只用一只手对付你们,怎么样?”
  
      王占魁三番两次的要考校轩悦萌和霍元甲,激起了霍元甲的好胜之心,“好!”
  
      轩悦萌大汗,就刚才那架势,那几个师兄打在王占魁身上,王占魁似乎都没有什么感觉,你一个四岁多的小孩要去跟王占魁这么个十六七岁的硬手打?凭什么啊?说鸡蛋碰石头都夸张啦,这是果冻碰石头啊。
  
      轩悦萌:“我们还太小啦,元甲,别跟他斗了,等过几年再说吧。”
  
      轩悦萌实际上已经看出来王占魁的意图有些针对自己,他是不信王占魁敢把自己打伤,毕竟这是自己的地盘,到处都是自己的人,连这个戏班子都是自己的呢!
  
      王占魁呲笑一声:“怎么?怕了?刚才不是跟你们说过,习武最重要的是什么啊?是勇气,胆量,连这点胆量都没有,趁早别学了,而且我不伤你们,我就用一只手,还是坐着凳子上的,我怎么伤你们?别装娘们啦,来,来,来。”
  
      霍元甲的身体虽然弱,但是勇气并不小,摩拳擦掌道:“悦萌,就跟他斗一斗吧?他坐着又不来追,我们顶多是打在他身上疼一点儿。我也很想试一试吴师傅今天教的那几招呢。”(未完待续。)